永恒之罪 第二十六章奇怪的画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眼看着墙壁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莫违天急中生智,抓起萧潇掉落在地上的长鞭将它顺势朝安放全息影像装置的小孔击去。金字塔全部由石灰石筑成。这种岩石并不坚硬十分便于切割和打磨,玛雅人正是看中这一点才把它作为建筑的主要材料。如果在这种石灰石砖块的某一点上施加足够的力,那么破坏掉它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莫违天正有这个想法。他见长鞭已经钩住了大厅棚顶上的成像小孔,自己立马左手持鞭,双脚一蹬飞身跃上,同一时间他右手的拳头也跟着砸出。这一击他用了十成的气力,只是一下便把石灰棚顶砸出了个大洞。虽然石灰石比较容易被破坏,但是如果是普通人仅凭拳头是根本不可能砸碎砖块的。幸好莫违天喝了金面具的强化药剂,现在的他身体各项指标都异于常人。这一击又是拼尽了全力,当然水到渠成。

  “丫头,抓住我的手快上来!”莫违天冲着下面的少女喊道。

  萧潇自然不敢怠慢,她从小习武,弹跳极好,自己纵身一跃右手便抓住了莫违天伸出的胳膊。

  “你先上去!”莫违天臂膀一用劲,萧潇就被抛进了刚刚砸开的大洞。此时两侧的墙壁已然就要合上,莫违天也不敢久留,自己也迅速地爬进洞去。

  莫违天心神刚定,就听得轰隆一声,下面的墙就瞬间合拢起来。他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这要是再慢一刻,自己就会被挤成肉饼了。

  莫违天和萧潇刚才都吓得不轻,二人在漆黑的环境下喘着粗气,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这时,那鬼泣的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这里是大厅的上一层,声音这一次并不是从下面传出的,事实上它就仿佛在人的耳边萦绕一般挥之不去,这似远还近的声音虚无缥缈却没有仙乐那样优美,与之相反的是,它里面满是凄凉和空冥的调子,让听者的血液在刹那间就凝固到了冰点。

  莫违天已经顾忌不了萧潇的恐惧了,他现在只想知道这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究竟是什么,他不想让这东西阻碍他们的行程。

  “到底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的,就不能现身吗?如果是英雄的话就请当面说话!”莫违天在这一片黑暗中高喊着。

  四周忽然亮了起来,而瘆人的鬼泣之声也随之消失。莫违天有些不太适应眼前的光亮,他半眯着眼睛往前一看:这又是一条狭长的隧道,仅容得下两人并行。在隧道的两侧是两排铜质的长明灯,周遭的光亮就是这些灯中的火焰。

  莫违天拉起坐在一旁的萧潇站了起来。这时候他注意到了隧道墙壁上的壁画。这里的壁画与他以前见过的玛雅壁画不同,里面的所描绘的场景很像是祭祀活动却又与一般的那种不同。壁画上的人粗略数来有上百个,他们围成一个大圆圈站立着。每一个人的头上都带着一个类似头冠的东西。在圆圈的中心描绘着一个东西,这东西像太阳一样闪烁着光芒,就在光芒中大神伊扎姆纳(他是玛雅神话中的创世神,也是玛雅神话体系中地位最高的神。)板着特有的古铜色面庞应运而生。这画是什么意思?是在讲玛雅神的诞生吗?还从来没有任何书籍提到过伊扎姆纳的诞生过程。在上古的文献中人们只是提到过他拥有一个罗马式的大鼻子和满脸的胡须。他是创世之神也是毁灭之神,是昼夜的掌管者也是玛雅文字的发明人。他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就连羽蛇神都只是他的表象。

  这么重要神祇怎么会诞生于一团不知名的金光之中呢?按照莫违天思路如果是创世的大神则必然是受上天感应或是经历无数劫难才能够成神的,而这上面描绘的场景确实如此的简单,这显然与自己认知的常识不太相符。不过对于莫违天来说这幅壁画也仅仅限于有意思罢了。可能是玛雅人的生产力太低下没法在这么有限的空间里绘制更大的场面吧?也有可能这根本就不是大神诞生的过程,它也许只是个普通的祭祀仪式而已。莫违天这样想着。可是当他拉着萧潇又往前走了几步之后就发觉有些不对了。这墙壁之上绘制了许多幅壁画。每一幅画所描述的场面大致相同,上面都是成百的人带着古怪的头冠围成一个大圈在庆祝着什么。大圈的中间还是那团不知名的光亮。而每一幅画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这些光亮的中所描绘的神祇不同。有一幅画所描绘的神是象征太阳的羽蛇神,另一幅则描绘着十三位善神和九位恶神(玛雅神话中的天堂或冥府之神。玛雅人认为天国分十三层而地狱有九层。这些地方每一层都有个主神管理。),甚至还有描绘保佑一般商旅和学者的路星(玛雅神话中指示方向、消灾除恶、启迪智慧的神。)的壁画。

  这样一来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玛雅人是个非常敬神的民族。据莫违天所知他们的祭祀活动繁琐而又隆重。当要祭祀不同神明的时候所采用的方式都有明显的不同。可是这些画中人们的行为只有一个,就是围着圈站着。这样做似乎是在庆祝什么,因为玛雅人只有在喜庆之时才会在篝火旁围成一个大圈活动。但是这些人围在中间的东西可不是篝火,这闪烁着巨大光芒的物品让莫违天联想到金字塔外面和刚才镜子上的雕刻。好像这三者是一样东西,它究竟是等等,莫违天又发现了一些不太寻常的东西。他小心地用手剥去墙壁上的巨大蜘蛛网,仔细地辨认了一阵。

  “这是”

  “怎么了莫大哥?到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萧潇不解地问。

  莫违天指着壁画上的一处痕迹道:“你看,这是刀刻过的痕迹。痕迹比较新,应该就是近几十年的东西。”

  “你是说这里有人来过?”

  “没错,在我们之前就有人来过这里。下面大厅中的全息影像估计就是我们的前辈留下的把戏。不过到现在我也想不通他们weishenme会留下那种影像。现在这墙上的东西就更让人不解了,你看看这上面刻着什么?”

  萧潇凑到眼前看了半天也不得要领,自己迷迷糊糊地问:“这写的是什么啊?”

  “是个大写的L!”莫违天答道。</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