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九章暂时安全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休息片刻之后莫违天回过神儿来。此时天色已近黄昏。暗红色的天空让他本来就十分压抑的心情更加沉重。

  他利落的起身,没有去看那个几十米宽的天坑而是迅速跳上一棵古树极目远望,发现这里已经是赛里斯的边界。越过这片树林再往前去十几里就是弗蕾亚的管辖区了。那是一座新兴的城市,其历史不足百年。那里的居民大多是战争期间北欧移民的后代。弗蕾亚在北欧神话中是主神奥丁的妻子。她的名字也代表一周中的星期五(Friday来自词源Freya)。由于这座城的奠基仪式是在星期五举行的,所以这里的居民就称这里为弗蕾亚了。

  弗蕾亚又被称为建筑工程师的摇篮。共和国内许多工程中的设计人员都出身于这座城市。这几年政府启动了大量新项目,城内的很多年轻人都因为才华出众而被招募到各地参加这些新项目的建设,所以现在弗蕾亚的实际居民很少。不仅如此,这里还保留了十几个世纪以来北欧人民的传统,也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当太阳西沉之后,整座城就逐渐进入了梦乡。夜里街道上绝对没人走动,大家都遵守着古老的习惯早早地休息了。莫违天觉得这时候要想找个暂时安全的地方非那里莫属,至少在晚上是这样。不管怎么说首都是一定不能呆了,要是再来一波特工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莫违天便跳下树来对一直等在树下的那扎尔说:“此地不宜久留,我已经看过了,再往前走个十几里就是一处好去处。我们晚上在那里歇息应该比较安全。”

  那扎尔自然听莫违天的话,二人绕过天坑继续前行。大概走了两个多小时他们就来到了弗蕾亚的管辖区。此时月亮早就爬上了云头,露出一道银白。这月光射向地面染在四周低矮的小树上显得shijie一下子清净了不少。白日的纷争和杀戮在这时都归为虚无。

  莫违天喜欢这样的夜色,这样他的头脑清醒了不少。他和那扎尔不敢上大路就一直走小道,当能够隐约看到城市轮廓的时候莫违天就停下了脚步来到一处较为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他要趁着自己头脑清楚之时整理一下思路。离开了赛里斯下一步该怎么办,这是他目前要决定的事情。通缉犯可不是闹着玩的,现在全国每个地方都在找自己。这个shijie貌似是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了。还能去的地方想来想去就剩下一个――原人寨!可是怎么回去呢?自己现在的身份没法使用共和国内的任何交通工具,也不能出现在任何城市的街道上,这样看来要想回到原人寨比登天还难。难道自己真的走投无路了吗?莫违天使劲摇晃着脑袋希望藉此能够想出些有用的办法,奈何自己才智有限在这样的条件下根本没有什么好法子。

  那扎尔见莫违天时而发呆时而叹息又时而不住地摇头就知道他十分心烦。这心烦的理由小男孩自己也猜得出七七八八。他们身处弗蕾亚之时暂时性的安全。等到天一亮事情估计又不好办了。对于这样令人头疼的事情那扎尔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他们二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想着一些自己根本解决不了的事情。

  正在胶着之际他们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小子,太让我失望了。看来我给你的东西没起什么作用呀!”

  这一声着实把莫违天吓个不轻,他立马跳将起来双手握拳准备战斗。但是当他看明白情况之后又将抬起的拳头放了下去。

  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教他格斗术的金面具。只见他还是一身黑袍无风自动,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莫违天倒也不客气,正色说道:“前辈,感谢你又救了我一次!大恩不言谢,你告诉我的事情我没有忘记,我”

  莫违天还要说下去却看到金面具对着自己轻轻地摆了摆手道:“小子不用废话了。我帮你自然有我的目的这点你清楚。本来我不想再露面怎奈你小子太笨,教你的东西根本没有融会贯通。没办法,我又不能看着你被共和国的人杀了,只好再次出手了。不过我救你也得到了点好处,至少你帮我测试了那种新开发的强化剂。怎么样?那东西是不是很厉害?”

  莫违天听到此处倒也不吃惊,他心里也大概猜到那瓶药是这个神秘人的杰作,于是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言语。

  金面具见莫违天没有意外之色便又继续说道:“看来你事先知道那药是我的吗?难道是那小鬼告诉你的?”

  经金面具那么一说莫违天回头看了一眼那扎尔,当看到小男孩一脸的尴尬时自己便心中了然了。

  他回过头来对金面具说:“前辈,您送我的药确实厉害,当时我就猜到是您给我与我身边的小兄弟无关。”

  金面具一听他这话倒是乐了:“你小子分析和联想事物的能力果然了得。也不枉我将那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不过你也不用袒护那个小鬼,我一路跟踪而来,你们这段时间的情况我基本都是知道的,我我也没有要怪这小鬼的意思,这也不是我出现这里的目的。我在这里现身是想问你一件事,三叔那老鬼临死前是不是把秘密告诉你了?”

  莫违天一听三叔脸色立马变了:“怎么?您认识他?”

  金面具叹了口气:“唉,的确认识,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也不想对这件事多解释什么。我只能告诉你我和他交情匪浅,他所掌握的东西决定了你、我还有你身边的这个小鬼乃至整个国家所有人的安危。事不宜迟,快告诉我那老鬼告诉你的地点,我现在就带着你去找那个地方!”

  莫违天一听金面具这样说无奈地摇了摇头:“前辈,我并不知道什么什么地点。三叔临死的时候只给我了这张字条,上面写的东西我根本没看懂。”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张纸条递给了金面具。</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