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二章审讯室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陌生人一只手托住莫违天另一只手轻敲那道与众不同的铁门。当从门中传出“请进!”两个字的时候门自动打开了,这两个字似乎并非真的来自门后而来而更像是从广播发出出来的,因为这两个字中带有不是很明显的杂讯声。陌生人看了看莫违天,将他生生地拖进了铁门。铁门的里面并不是一个房间而是一个类似过道的狭小空间。在铁门的正前方矗立着另一道门。这是一道高大的合金门具体所用的材料莫违天并不知晓,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务人员又怎么会了解这些东西呢?再说依据现在他的情况需要关心的东西也不应该是这个。

  陌生人走到合金门前将自己的眼睛贴近门左侧的电子屏,电子屏对着他的视网膜发出一道蓝光,这道光从上到下扫描了一遍陌生人的眼睛合金门便自动打开了。这应该是虹膜扫描装置,莫违天见过很多,这在政府中是一种很常见的安全措施。一般政府楼中的所有大门都安装有类似的装置。虽然在当下已经没有犯罪这一说了但是人们的好奇心还是时常左右着他们去探索一下自己并不知道的东西,所以为了不让政府的一些重要信息泄露出去这样的安全措施还是有必要的。

  陌生人此时放开了莫违天,他自己径直地走入了合金门里。莫违天望了望身后的铁门这个时候早已经被锁上四周也并没有其他进出口,自己也只得跟着陌生人走进了房间。

  莫违天刚一迈进去,合金门就自动关上了。合金门内是一间很大的房间,房间内灯火通明仿佛白昼一般,这让一直处于黑暗环境中的莫违天很不适应。他半眯着眼睛瞧向前方,房间正中间有一张三人长的大桌子,桌子也是用类似合金门的材料打造的,桌面极为光滑,上面也并没有任何物件,只有桌角附近有几个暗红色的按钮。桌子后面坐着两个男人,一个又矮又胖,面色红润只是头发有些稀少,看上去有四五十岁年纪;另一个比较年轻,大概三十岁上下,带着金丝边的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两个人都穿着政府统一的深黑色的制服,这种制服莫违天非常熟悉,因为自己平时上班时也穿这种制服。但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二人与众不同之处,他们两人在制服胸前都配有一枚三角形胸章。胸章呈银色,表面刻有一个大大的“S”。

  这时莫违天也渐渐适应了这里的光线。他回头望了望拖自己进来的陌生人也和坐着的两个人一样的打扮。此时他正站在莫违天的后面一动不动的伫立着。从服装上看莫违天可以判断出他们是一伙的,可是这种制服又说明他们和自己一样是为政府工作的公务人员,既然都是为政府工作weishenme他们要把自己带到这里来还要说自己杀了人?自己工作上并没有什么过失而且即使有过失也不应该将自己送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来啊!?

  莫违天越想月头疼,自己下意识的不住摇头。坐在他前面的两人看出了莫违天的异常反应,其中的眼镜男随手按下桌子边上的一个按钮,从地下升出一把乳白色的椅子。矮胖男人随即说道:“莫违天,你可以坐下来了,坐下来我们会解答你的疑问。”

  莫违天听到此处便慢慢坐到椅子上面,他还未等前面的两人开口就问道:“你们weishenme说我杀人?这里究竟是哪?”

  “这里是审讯室,是审讯犯人的地方。”眼镜男用冰冷的口吻回答了莫违天的话。

  “审讯室?你们开什么玩笑啊?共和国是没有犯罪的。这连三岁小孩都知道,你们不要告诉我你们不知道。既然没有犯罪又怎么会有审讯犯人的审讯室呢!?请不要再和我开玩笑了好吗?”莫违天现在有些懊恼,从醒过来到现在发生的一切让他心底憋了一股气现在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

  “你是罪犯而且证据确凿,你杀了你的妻子司徒晓雪。刚才从你的表现中就可以看出来你的确是罪犯。”眼镜男继续不紧不慢的回答了莫违天的问话。

  “这不可能,我很爱晓雪,我们刚结婚,我是不可能杀她的!你们一定搞错了!”莫违天有些失控了。

  眼镜男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问道:“你是莫违天,2187年1月31日出生,管理区是亚洲领域A行政区第五管辖区帕拉斯城第三十六道庞贝街十五号对吗?”

  “是的,没错,你的信息很准确,你想用这些证明什么?我杀人?”莫违天对眼镜男所说的不屑一顾。

  “你是什么时候参与的‘净化工程?‘”眼镜男没有理会莫违天的态度继续问道。

  “这你们不用问了吧?你们都有我的出生日期还不知道吗?当然是出生的时候。”莫违天答道。

  “你确定在2187年1月31日参加了‘净化工程‘?”眼镜男又问道。“这个好像我不需要回答吧?出生证明上应该有详细的记录。政府系统应该不会有错吧?”莫违天轻蔑的回应道。

  矮胖男人听到此处侧身对眼镜男耳语了几句,眼镜男又推了一下眼镜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记录的确没有错,但是我想问你刚才你weishenme会有愤怒的表现?如果真的参与了‘净化工程‘那不应该有这样的反应。要知道在经过善恶提纯以后一切负面的情绪都不会表现出来的。”

  眼镜男的问话让莫违天顿住了。是啊,自己weishenme会有那种情绪呢?不应该啊!自己从来就没有这样的表现。这是一种异常吗?难道这和自己被指控杀了晓雪有关吗?莫违天想到这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眼镜男继续说道:“这只是间接的证据罢了。我们还有更加直观的东西给你看。”说着眼镜男又按了一下桌角的按钮,从房间天顶上缓慢降下一面电子屏幕,随即电子屏便开始播放出一段视频。

  当莫违天看到视频的内容时自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视频画面中一个与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男子与晓雪正在房间中说话,由于只有画面没有声音判断不出说的是什么但是从房间的布置上可以看出那是晓雪和他两个人的卧室。交谈进行了两分钟左右男子突然起身掐住了晓雪的脖子,晓雪奋力挣扎但是无奈气力有限,挣扎的动作幅度逐渐减小,zuihou便一动不动了。男子随即扬长而去,画面定格在晓雪死去后圆瞪的双目上。画面右上角显示的时间是2212年1月31日晚7点30分。“我想请你解释一下画面的内容。你也可以看到画面上的时间这是昨天晚上发生的。恰好被害人附近有政府工程运作,工地上安装有360度摄像头。由于当时被害人没有关窗户才拍下了这段画面。请你不要告诉我那个人不是你。”眼镜男还是用一贯冰冷的声音询问道。

  莫违天此时有点恍惚,昨天是自己的生日朋友们在晚上举行生日宴会庆祝自己25岁的生日,晓雪因为加班说会晚一点参加生日宴会而自己当时应该和朋友在一起,晓雪昨晚到底有没有来自己什么时候离开的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自己的记忆出现了一段空白好像一觉醒来就直接到了这里中间的时间做了什么他自己根本不知道。

  就在自己整理思绪的时候桌子上的一个按钮忽然亮了起来,矮胖男人按了一下,桌子上升起一张控制面板。矮胖男人盯着面板看了一会儿起身说道:“今天的审讯就到这里了,麦克你带犯人先回到他的房间。”站在莫违天身后的男人接到命令后又一次架起他不由分说的将他拖离了座位。</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