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一章渣滓罐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邵云德作为第七部门的最高领导这几天的感觉可以用焦头烂额来形容。一方面国内的各大媒体都在对莫违天的杀人事件进行推测性的报道,这让他不得不紧急采取各种公关手段封堵对国家不利的信息;另一方面大统领不断向他施压要求他马上拘捕莫违天,为此他又要没日没夜地毯式搜索城区,希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抓住这个破坏分子结束上面的催促。

  可是要想做到这两点哪里那么容易。第七部门现在能用上的人手都派出去了而他自己也加入其中。由于第七部门是直属于大统领的秘密部门因此人数并不多而且这次事件本身具有特殊性所以无论是对媒体的封堵也好还是对莫违天的抓捕也罢都必须是在暗中进行的。这一要求让完成这两项任务的难度系数又上一次层次。邵云德现在每天最多睡四个小时,每天他在部下面前出现的造型都是端着一杯特浓咖啡的熊猫眼。不过他的部下们的样子也好不到哪去。既然部长都已经忙得要死那下面的人基本上已经是轮轴转的态势了。

  这天夜里,特工李思南带着一小队人在城区周边做zuihou一次排查。这里他和他的人已经守了两天了始终没有见到任何异动。看来这个通缉犯并没有离开市中心啊!李思南暗暗寻思着。他看了看手表,已是凌晨三点,自己手下的人早就一个个累得不行了。但是他还是不敢大意,在仔细斟酌一番之后他对后面的人说:“朴载昊你和史密斯留下来继续看守,其他人和我先回去先休整,两个小时候我派别人来替你们俩。”

  他身后的朴载昊是新调任这边的特工,过去曾经开过跆拳道馆,是一个身材不高的小眼男人。他听自己的队长给他下达了任务马上努力地点了点头以示赞同。史密斯是一位人高马大的黑人,是第七部门中比较有经验的老特工。他并没有马上表态而是等待着李思南的进一步指示。

  李思南很满意,但是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拍了拍朴载昊和史密斯的肩膀说:“交给你们了,千万别大意。要记住这个通缉犯非常危险!”

  朴载昊和史密斯见李思南如此谨慎于是又都各自慎重表示不会大意。李思南知道这两位部下都是非常厉害的角色于是便放下心来带着其他人先撤离了这里。

  朴载昊两个人在小队人马离开后就静静地守在原地一点也不敢大意。他们只等着莫违天的出现,希望能够亲自抓住他以便以此得到升迁的机会。可是他们没想到的是此时莫违天就在他们的脚下,在赛里斯的城市排污下水道中缓慢前行。

  赛里斯作为首都其地下的排污系统也是整个国家最先进、规模最大的。这样的一套系统着实让莫违天迷路了好一阵。还好经过他仔细观察之后发现虽然地下管道错综复杂支线颇多,但是每个大约两英里的距离就会有处明显的指示标。这大概是在修建它的时候留下来方便工人用的吧?莫违天想不管它原来是用作什么的现在这些指示标就是他和那扎尔走出赛里斯的地图。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顺着上面指示的方向向前走着。莫违天记得上一个路标指示他们身处城西的“净化”装置站下方,那么现在他们俩应该是在工厂的熔炉附近。莫违天清楚每个城市都拥有一套完整的“净化”装置和“渣滓”处理系统。熔炉就是用来溶解人类劣根用的,是“渣滓”处理的核心设备。每天都有成千上面新生儿的“渣滓”被运往这里处理。这些“渣滓”通常都会先被压缩成水果罐头大小的罐子然后由运输车统一运到熔炉这里集中销毁掉。一般城市所使用的熔炉在工作状态下温度可达到一千五百摄氏度,这样的高温足以彻底焚化储存“渣滓”的罐子,这一整套系统在两百年间一直被认为是人类新文明的最高标志。

  莫违天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路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这里既然是熔炉的下面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到热呢?不仅不热而且还很凉爽,好像是有专门的冷却装置在附近工作一般。

  正在寻思之际,身旁的那扎尔却一手拉着他的衣袖一手指向前方小声问道:“大哥,你看前面漂过来的是什么东西?”

  莫违天抬头顺着小那扎尔指的方向望去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是这是“渣滓罐”!没错!这是储存“渣滓”用的特殊压缩罐,莫违天过去在帕拉斯见过很多次。这罐子应该是集中处理的啊!怎么会被扔到下水道里呢?正当他纳闷的时候更令他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前方顺着污水的流势漂过来更多的罐子。这些罐子密密麻麻的顺流而来,由于太多时不时的有罐子被挤到了一起发出碰碰的响声。这声音在封闭的下水道中格外响亮。

  这简直太诡异了!莫违天在自己的心中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他出于好奇,上前从水中捞起其中一个罐子――空的!是的,的确是空的!这更加诡异了。这种罐子都是在“净化”过程中由装置现场组装并加入“渣滓”而是事先准备haode。也就是说从这些罐子被生产出来到被销毁这里面应该始终是满的而此时却出现了这么多空罐子,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莫违天见过了太多不可思议的情形可是这一次却是在挑战自己的常识。

  他将手中的罐子认真地检查了一遍发现罐口有被开启的痕迹。莫违天推断这罐子原来应该是满的,这其中的东西好像是被什么人取走的样子。莫违天弯下腰又捞起一个罐子看了看,罐子口还是有一样的痕迹,看来这些罐子都被打开过。是谁干的呢?他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莫违天暂时还想不出来。他只能先将罐子收进包里希望等到脱险之后再慢慢研究。

  他带着那扎尔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路上见到好几处路标也拐了好几个弯儿,污水的流向也随之变化。莫违天在看过最新的一个路标之后对那扎尔说:“不远了,我想我们差不多到市区周边了。”</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