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四十八章钥匙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老者抽完烟的时候莫违天也已经消失在他的视野范围内了。他没有要马上离开的意思而是又拿出一根火柴点燃烟斗津津有味地吸了起来。

  从老人身后的黑暗中飘忽不定地游走出一个身影。黑色的长袍、金色的面具,这身装扮在这深夜的陵园中出现有一种说不出的鬼魅和恐怖。

  老人没有回头只是静静地吸着烟,身后的黑衣人也好像不着急似得站在他身后一动不动。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老人才慢慢地将吸完的烟斗揣进怀里。身后的黑衣人见他如此随即低声说道:“这种烟现在很难买到,估计你要把它带进坟墓里去了。”

  老人听到身后的黑衣人开口说话还是没有回头,只是简单地微微一笑回答道:“有些东西最好带进坟墓,否则会荼毒这世间的万物。”

  黑衣人冷哼一声道:“就算带进坟墓又怎样?还不是有好事的人将它挖了出来?这些都是注定的。”

  “哦?这么说你已经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了?”老人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黑衣人向前走了几步说:“如果我真的知道他们想做什么也就不会让他来找答案了。”

  “你是说是你派他来找我的?”老人问。

  “并不是这样,是在凭自己的意志在寻找答案,我并没有给他什么具体的指引。”

  老人听到此处又是干笑两声说:“这小子倒是和你年轻时候一样。那他知道你是谁吗?”

  黑衣人由于戴着面具始终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但是很明显在老人问他这句话的时候身子颤抖了一下,他停顿了几秒之后回答道:“怎么可能!他不应该知道太多,这会毁了他。”

  “你现在已经在摧毁他的人生了。我们以前造了那么多孽到头来还是一副刽子手的尊荣。”老人略有所思地望着前方的墓碑出神。

  “够了!我来这里不是和你说过去的事情的。你知不知道有人盯上了你。”黑衣人提高了音调说道。

  “老人不以为然的看看黑衣人,然后微笑着问:“谁那么有闲情雅致居然还愿意盯委派这个老头子?难道是共和国的人?”

  “应该是。那小子在船上的时候就被盯上了。昨天他进你店里之后那条尾巴便没有动过。他走了之后尾巴还留在你附近转悠。我估计他是想查出你和那小子到底是什么关系。”黑衣人回答道。

  老人听完笑道:“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事情共和国已经开始留心了啊!”

  “那倒未必。我看共和国现在还把那小子的事情当作个别事件处理,恐怕第七部门还不知道国内要发生大事了。”黑衣人说。

  “那今晚的事”老人刚要问出口黑人便一摆手说:“你放心,今晚的事情绝对没有走漏出去。不过最近第七部门内部好像有点不正常,上次他们就在新亚历山大城大开杀戒,从这一点上看不像他们平时的作风。我看你也有危险最好小心点。”

  “不用说那么多废话。既然没走漏出去就好,我会按照和那小子的约定找到钥匙背后的答案的,至于那个谜题就看那小子自己的悟性了。”说完这句话老人便起身要走。

  黑衣人好像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赶紧问道:“你不怕死吗?”

  老者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背着手头也不回地一步步的走下石梯继而朝陵园的出口走去。

  黑衣人默默地站在坡顶,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仰天daxiao起来。这笑声在这墓园就像丧钟一般摄人心魂,伴随着笑声他的身影也消失在夜色之中。

  莫违天回去之后倒是没有想太多。他见到这位老人之后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在生命中的某一个时刻自己曾经见过他。这种亲切之感就像是孩子对父亲的感觉一样,虽然说莫违天从来没有过父亲但是他却真切的感受到这种情感上的波动。那是一种亲人陪在身边的安全感,是一种信赖!老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告诉自己这件事交给他就放心吧!他一定会帮助自己找到答案的。

  这一晚莫违天睡得很香,他没有再做什么噩梦,他太累了只想好好地休息。这一觉他也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一睁眼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那扎尔此时为他准备好了午饭,莫违天胡乱的吃了几口就告诉那扎尔一会儿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让他自己好好呆着。这对那扎尔来说早就是家常便饭了,他的这位莫大哥总是有数不完的“重要事情”要处理,按照现在的情形看在这之后也还会有无数“重要事情”要去做。这些事情自己暂时都帮不上忙,唯一可做的事情只能是乖乖地等他回来了。

  莫违天自然没有那扎尔想得那么多,他吃过饭后就匆匆地离开了旅馆向老人的开锁店走去。

  一路无话,他到店门口的时候时间已过了中午。莫违天有些不好意思地敲了敲门,没有人答应。他又使劲敲了敲还是没有人答应。莫违天犹豫了一下推开了店门走了进去。窗户还是像昨天来的时候那样紧闭着,上面拉着厚厚地窗帘。前台并没有人,柜台上摆放着各种配钥匙的老式工具,这些工具被整齐地排放着好像列队的士兵在等候着某位首长的检阅。

  莫违天突然心生一丝异样,他赶忙绕过前台快步走进里面的房间。顿时眼前的场景让他差点摊倒。

  只见开锁的老人平躺在地板上,胸口插着一把尖刀。此刻老人圆瞪着眼有一口没一口的喘着粗气。莫违天慌忙走过去扶起老人哽咽着问道:“是谁干的?”

  老人吃力地摆了摆手,用尽力气说道:“不重要钥匙答案在”老人边说着边摊开颤抖的手。只见他手中握着的是那把无名的钥匙和一张沾血的字条。

  莫违天接过钥匙和字条,他没有马上去看这字条而是低声询问老人还有什么要说的。老人望了一眼莫违天又一次露出了笑容。这一次的笑与莫违天上次见到的不同,这是一份安洋的笑容。他一只手握着莫违天用近乎微弱的声音说道:“看来看来三叔这次真的死了呵呵”

  老人一生zuihou的表情定格在一张笑脸上。这也许是对一个人最大的恩赐。人们都是哭喊着呱呱落地,倘若还是悲伤着离开这个shijie那未免也太过凄惨了。但是人们总是畏惧死亡,当死亡来临的时候往往会显露出自己对它的恐惧之情。这种情绪会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让其他人更加畏惧恐惧。其实死亡本是无可避免的东西,我们即使畏惧它也没有用,那只是在逃避人生的必要阶段。死亡并不可怕,可怕只是人类自我意识的表象罢了。

  现在的莫违天还不能完全领悟到这些,他依然觉得悲痛不已。为了答案、为了shijie背后的真相又有一个人牺牲了。他希望放弃但是显然已经停不下来了,他只能继续下去,这份痛苦远比放弃还要难以承受,可是他别无选择。

  莫违天放下老人,将他留给自己的字条慢慢打开。只见上面只有个阿拉伯数字:7!

  这又是什么意思?现在没法子再去问老人了,他已经去另一个shijie。莫违天低下头想要静静地为他默哀,正在这时忽然屋外碰的一声,有人!莫违天一个激灵――莫非是凶手没走!想到这儿,他撒腿就飞奔出去,只见前台边上的窗子被打开了,外面的风吹打着窗帘呼呼作响。

  糟了!凶手可能是跳窗跑了,莫违天赶紧来到窗边往外一望,果然不远处一个黑影正在往店铺相反的方向逃离。莫违天想都没想也跳出窗子追了出去。</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