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四十七章三叔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是个出行的好日子,但是莫违天却没有时间和经历去闲逛。他知道今晚的事情至关重要,这次可千万不能再出岔子。一想到岔子,他就不自觉的想起保罗来。自己对他的确是误会太深,要不是为了接头他可能就不会死了。可是直到zuihou他也没来得及向自己的好朋友说上一句对不起。

  莫违天没有将悲痛的心情挂在脸上。他在经历了那么多次异变之后已经成熟了许多,悲伤与泪水对他来说早就失去了意义。现在只要找到真相就算是对死去的人最haode慰藉。

  那扎尔在昨天大吃一顿之后倒是没有再吵着出去。这个孩子虽然没见过世面但是很通人情。他知道莫违天的一些想法,他也知道自己在这趟旅行中的位置。那扎尔不想太多干涉这位大哥的jihua,他明白当莫违天需要他帮助的时候他会开口告诉自己的。

  终于熬到了天黑。他在仔细研究了一下地图之后便回到卧房去了。这一次莫违天没有提前踩点,他一直怀疑上次保罗和自己遇袭是因为他的行踪提前让别人知道了。看来自己的反侦察能力还需要提高,但是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与理由再拿别人的性命为赌注来练习这项技能了。此刻他需要做的只能是小心再小心,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暴露自己。

  开锁店的老人只说让自己晚上去陵园却没有规定具体的时间,看来他也是在防范什么东西。模糊的时间规定会让一些暗中观察者摸不着头脑,看来这位老人着实不简单啊!

  莫违天在房中一直等着,直到深夜小那扎尔都睡下了他才动身。夜里风有些大,莫违天拉紧身上的衣服快步向前走着。

  陵园在赛里斯的南郊,这是这座城市最大的公共墓地。陵园建在一座山坡上。山坡边上有一道石梯直通到坡顶。坡顶之上没有任何植被,只有林林总总的墓碑。这些墓碑都不是很高,只有成人的半身长短。在月光的照耀下莫违天可以隐约看到在坡顶正中站着一个人。

  这个来自帕拉斯的青年加紧自己的脚步从石梯处爬到坡顶。老人正站在坡顶中央的一座石碑前。他还没等莫违天开口便说道:“你来了?”

  莫违天默默地点了点头。借着月光老人看清了莫违天的动作。他用手指了指旁边的一小处空地说:“到这边说话吧。”

  莫违天又是点了点头跟着老人走到空地处。老人很随意地坐了下来,他也跟着坐到了老人旁边。

  莫违天环顾了一下四周想确定这里是否安全,老人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道:“不用看了,这里不会有人来的。你有什么药问我的就问吧,不用顾忌那么多的。”

  莫违天见老人这样说了便不再犹豫,急忙问道:“这位老人家您上次说三叔死了可是真的?”

  老人笑了笑缓缓地说:“生死真的那么重要吗?你所说的只是个连名字都不是代号罢了。如果我说的没错你来这里无非是想要答案。只要有人给你答案就好,你又何必要问给你答案的人的姓名和生死呢?”

  莫违天被老人的话说得哑口无言只能点头。老人又笑了笑道:“年轻人你不必不好意思。一个人想要做一件事情不需要太多杂念,只要一份执着就好。你心中想要的东西很明确,一味拐弯抹角我反倒让我讨厌。”说到此处他停了一下,从上衣里怀中掏出烟斗和老式火柴,自顾自地点上烟斗抽了起来。

  莫违天见老人好像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连忙问道:“老人家既然您知道问题的答案就告诉我吧。”

  老人边抽着烟边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问:“你要这个答案有什么用?”

  “为了看清楚这个国家的真面目!”莫违天坚定地说。

  “然后呢?知道真面目后又怎么样?”老人问。

  “这我”这个问题让莫违天又一次语塞了。他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最开始的时候他是为了洗清自己的不白之冤,后来是为了原人寨的民众,现在又是为了因这一连串事件而死去的人。可是为了这些之后呢?过回普通人的生活吗?在他被晓雪“杀死”之后他就已经回不到过去的生活了。即使他一直向往宁静与安详的日子也没用,他早就被命运之轮所左右回不了头了!那既然回不到过去又该怎样呢?要反抗吗?反抗谁?要反抗整个国家吗?自己有这个能力吗?自己又不是救世主又怎么能代表整个shijie呢?

  莫违天越想越多,完全忘记了身边还坐着一别人。老人吸完烟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这位年轻人陷入思想的漩涡不能自拔。莫违天思考的样子让他忽然想到了过去的很多事情,他不愿再回忆的一些事情。老人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拍了拍莫违天的肩膀说:“小伙子不要再想了。有些事还没有发生你想破头也没有用,有些事已经发生你后悔也来不及。人生就是在不断出现的未知种寻找更多的未知,倘若一切都已经注定那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莫违天被老人这句话说得心有所动,自己刚想说些什么老人却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说话。

  沉默了几秒钟后,老人开口道:“我其实并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你说的保罗,不过你问我的问题我是知道的。这个问题很久之前就有人问过我我没有告诉他答案并不是我不想告诉他儿时我真的不知道答案。”说到这里老人又停了一下看了看莫违天,当看到这位年轻人有些诧异时,他又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我昨天和你说的是真的,我只是个锁匠,不会猜谜。关于谜语所问的我是不知道答案,但是我很会开锁,有关钥匙和锁的问题我都能回答你。如果我说的没错你在得知这谜语的时候应该还会得到一把钥匙吧?把那钥匙给我看一下好吗?”

  经老人提醒莫违天才想起来保罗的确给自己留了一把钥匙。他小心翼翼地从贴身的衣服中拿出钥匙递给老人。老人凭借着月光细细地看了一会儿道:“有些事情我还拿不准,如果你信任我就暂时先回去,这把钥匙留给我仔仔细细研究一下。明天中午来我的铺子一趟,那时我会告诉你关于这个钥匙的一切。”

  莫违天考虑了一阵肯定地点了点头。既然人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那现在只能倚仗老人的研究结果了。莫违天又想了一下,看来自己此时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一切静等明天的结果了。老人说的没错,趁还没被别人发现赶紧回去比较好。

  想到这里他赶紧起身向老人鞠了一躬,道了一声:“xiexie!”就离开了陵园。

  老人在莫违天走后独自坐在空地上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造孽啊!”便又点起烟斗抽了起来。月光将他的身后的影子越拉越长。</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