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二十九章心愿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就在莫违天离开原人寨的第二天,萧万龙早早地来到议事厅。今天各个村落并没有什么事需要商议,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女儿。

  没过多久拉克申带着萧潇走进议事厅。萧万龙背着手站在厅堂中央,他看着撅着嘴的女儿心里着实很不痛快。

  “你怎么还在生我的气?”

  “爹,你告诉我,你把莫大哥怎么了?”萧潇问。

  “砍了!”萧万龙干脆的回答道。

  “你他weishenme啊?”萧潇气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weishenme?还不是为了你。我怕这个外人把你拐跑了。”

  “不可能!莫大哥是好人!”萧潇反驳道。

  “还好人?你看看自从他来了以后你都学会和爹顶嘴了!这种人我看一次烦一次,再不杀他我就得被气死!”萧万龙气不打一出来,他原以为把莫违天送走自己的女儿就会收回心来,没想到这几天萧潇还是没有想明白。

  萧万龙没有办法,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丫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吗?可是你真的了解这个shijie是什么样子的吗?你打从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这原人寨中外面shijie对你来说太陌生也太危险了。爹这么做只为了保护你,你难道连着个都想不通吗?”

  “爹,你的心思我懂,可是就因为这样你也不能杀了一个无辜的人啊?再说是女儿把他救回来的,现在杀了他不是陷女儿于不义吗?您不是教导过女儿万事义字当头吗?现在怎么反而忘了?”

  萧万龙半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女儿,在他看来萧潇就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可是今天她居然因为这件事和自己讲起了大道理,他心中不免有些触动,莫非女儿大了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刻板了?可是他转念一想这些年来他苟活着为的还不是萧潇吗?想到这里,萧万龙语气忽然变得极为严肃,他提高了嗓门说道:“大人的事情你就不要掺和了!反正杀了也是杀了,我不可能再把他弄活了,你就死了心吧!拉克申,把她再带回去,多关几天,我就不信还扳不会来了!”

  人高马大的拉克申看了一眼萧潇又看了一眼首领萧万龙,眼中浮现出为难之色。萧万龙见他没动厉声喝道:“聋了吗?还不带走!”

  拉克申没有办法只得硬拽着萧潇离开了议事厅。

  第二天,小雨和小露早早地来到萧潇的闺房,她们见到一夜没有合眼的拉克申依然站在萧潇的门前,宛如铁塔一般守护着这里。

  “二哥,萧潇她怎么样了?”小雨问道。

  拉克申脸色有些难看,嘴角抽动了几下,仿佛是欲言又止的样子,停顿了几秒钟他缓缓地回道:“还是不吃饭,一直把自己关在里面。”

  “那萧潇怎么说了什么?”小雨又问道。

  “没说什么,只是在里面不停地哭,我没法子。”拉克申无奈地回答着。他的确没有法子,作为一个流淌着成吉思汗血液的年轻人,他是天生的行动派。也就是说,他并不擅长劝说别人,只能默不作声地静静待在一边。

  “能让我俩进去看看吗?”小雨半带央求的问道。

  “这个首领说这几天不让她见外人,这个为难我了。”

  小雨见拉克申有些为难,连忙说:“我们也不是外人啊?咱们不都是萧潇的好朋友吗?现在萧潇哭成这样也不吃饭难道二哥你就不心疼吗?我想首领自己也不想看到萧潇弄成这样的。”

  “那你们有办法劝说萧潇吗?”拉克申问。

  “嗯,我们毕竟是女孩子啊!我想总比二哥你说得有用些吧?”

  拉克申摸了一下后脑,笑道:“确实是我嘴笨。如果真能劝好她,那你俩就进去试试吧,不过你们可千万不能喝别人说。”

  两位姑娘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拉克申见四下也无他人,就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小雨小露径直走了进去。拉克申在门外又四下扫了眼确定没人之后赶紧将门关上,自己则继续扮演着大门守卫的角色。

  此时,萧潇正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床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不远处桌子上的花瓶,花瓶中插着两朵杜鹃花,不知道是天气炎热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两朵花已接近枯萎的状态。

  小雨和小露走到床边,看着近似呆傻的萧潇心中忽然生出一丝悲凉。小露拉着小雨的衣袖小声问道:“姐姐,萧姐姐不会生病了吧?”小雨没有说话,她为人处世比妹妹成熟一些,心里明白萧潇的确是有病,不过那是心病。这个时候心病必须要用心药医,否则治标不治本。想到此处,小雨便开口问道:“姐姐好兴致,不知道在看什么好东西。”

  萧潇没有双眼未动,还是直视着前方,所问非所答的说道:“杜鹃花真美啊!只可惜关在屋子里久了就会凋零。倘若是有阳光雨露的滋润想必它一定会开得艳丽异常。”

  小雨听到此处已然明白了萧潇话中的意思,忙应道:“虽是如此,可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啊!既然你现在过得很幸福了就不要强求以后了,未来的事情谁又会知晓呢?”

  “你说的是有道理,但是即使是当下我也觉得并不幸福。小鸟关在笼子里久了就会失去飞行的能力,不是因为翅膀的退化二十因为失去了翱翔的野心。我若是总被关在这里恐怕也是如此吧?”萧潇不无伤感的说。

  小雨坐到萧潇身边将手放到了她的手上,说:“是不是因为那个外乡人?”

  萧潇抬头看了一眼小雨,道:“有什么用呢?我爹把他杀了。”

  “你爹没杀他,把他送走了。”

  “你说什么?真的吗?”萧潇听到此处忽然眼中恢复了光芒,急忙想确认这个消息。

  “嗯,是真的,我磨了首领最亲近的卫士好半天他才说的。他是昨天离开我们这儿的。”小雨回答说。

  “知道他去了哪吗?”

  “不知道,不过好像是往西面去了。”下雨说。

  萧潇听到这里沉寂了一会儿,慢慢压低声音说:“小雨,我想请你帮我个忙,好吗?”

  小雨看着萧潇,她用很慎重的口吻说:“我知道的你想让我做什么,不过我想知道你这是为了什么?”

  “为了自由!”“值得吗?”

  “当然。”

  小雨将手抽了回来,低头不语。又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应道:“你的心愿我早就知晓。打从我们很小的时候你就想去外面看看。可是我们的父辈告诉我们外面的shijie很危险不是我们可以应付的。我知道我劝阻不了你,当那位莫大哥来到咱们这儿时你应该早就jihua好了吧?可是我问你一句,你爹怎么办?不要忘了他的身体”

  “我知道我该做什么。我也知道我爹是为了我才不让我出去的。可是离开原人寨是我的心愿。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愿,有些可能是这个人毕生的追求。我爹的心愿就是想让我幸福的活下去,可是他的心愿是强加在我的心愿之上的。他不明白只有让我去尝试、去冒险我才会感到幸福。我爹老了,他的身体我也明白。我只是想出去走走并不是永远不会来了,我还会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但是现在我要离开了,在这些时日里我希望你们能替我照顾我爹。我娘走了以后他总是在伪装自己,他每天都是身心俱疲的生活,我是知道的,我真的该好好照顾他真的”说到这里萧潇已经泣不成声了。

  小雨和小露连忙上前抱住自己的好姐妹,三个人在一起哭了起来。哭罢,小雨抹了一下脸上的残泪,说:“萧潇你放心吧,我答应你照顾你爹,你的心愿我们也会帮你实现!”</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