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三章意想不到的袭击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罗教授觉得自己真的有些老了,很多事情累不从心,也许当把这一切都找到答案之后就该退休了。

  是啊,不是还有像路易这的年轻人嘛!罗教授半闭着眼睛思索着。

  “教授先生,我们快到了,只要通过这条河谷再走10几英里就到达最近的市镇然后就可以订机票回去了。”路易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一边看着地图一边说道。

  “嗯,已经晚上了,今天就在这里露营好了,明天天亮再走,晚上渡河比较危险。”罗教授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满月说到。

  大队人马就此停了下来。罗教授和路易是这次行动的发起人,剩下的人基本都是当地人。其中有两名向导和两位司机是经常带游客和考察团上山的经验比较丰富。他们已经和罗教授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了,相互比较熟悉。剩下六个的工人都是当地雇来的农民。这十几个人当中留下两个照顾营地其余的去附近捡柴开始烧水做饭。两名向导和罗教授来到刚搭haode帐篷中查看地图。“罗先生,我们这一次还是比较顺利的。这一带我们经常来的,没有什么人居住,但是晚上会有野兽。需要派两个人在夜里放哨这样的话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其中一个个子较矮的向导说。

  “嗯,还是小心为妙,听说这一带有些不太平,好像是一些古老传说的诅咒,虽然我们并没有遇到过,不过还是小心点为妙。”另外一个个头较高的向导附和道。

  “你们说得对,今天晚上大家都小心点就是了。明天早上天亮就出发。”罗教授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说道。其余两个向导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帐篷。罗教授看看表就钻进了睡袋里,他实在太劳累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中。

  夜半时分。雨林里闷热难耐,加上蚊虫比较多,很多外地人来到这里都会十分不适应。当地人长期和这种环境相处早就有一套自己驱蚊的方法。他们将其他拥有特殊驱蚊效果的植物晒干后在晚上点着植物燃烧时放出的烟雾恰好具有驱蚊的作用,效果和外面贩卖的蚊香差不多。由于当地人习以为常加之赶了一天的路司机、向导和工人都陆续睡着了。

  路易虽然已经来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却很难适应这种环境。半夜由于闷热无法入睡他独自一人爬了起来,望了望远处放哨的两个工人,忽然感觉到浑身酸痛难忍,显然这几天连续的挖掘工作让他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该死,回去一定要洗个热水澡。”路易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句。他揉了揉了肩膀,望着不远处点燃的篝火,慢慢开始用思绪整理这几天的收获。罗教授的确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长者,也是一位好朋友,路易觉得能够和他工作是一种幸运。即使因此辞去了大学里的工作但是只要能够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为共同的梦想去奋斗就已经足够了。想到这里路易不觉得露出了笑容。教授和我如今终于有了巨大的突破,倘若将这几天的发现公布于众的话那必定会引起学术界的震动。对于卢库人的信息大部分还是迷,但至少现在可以证实他们的确在历史的长河中出现过。等到回去将现在发现的文物进行进一步的研究相信会有更多的发现。

  路易忽然觉得有必要看一下今天发现的那颗琥珀石。这颗石头虽然在这几天的发现中并不起眼可是罗教授感觉那个东西不寻常想必应该不会错。虽然科学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但是有的时候学者需要一定的洞察力和直觉,但是也许那颗琥珀石中真的蕴含着某种秘密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路易将自己的身子稍稍坐正把一直背在身上的旅行袋的拉链拉开小心翼翼的将白天从洞穴中发现的琥珀石拿在手里仔细端详起来。借着月光琥珀石慢慢发出诡异的光芒。那是一种温和的橙黄色光芒,这光芒从石头内部发出,就像是黑夜里的明灯一样照亮单身旅人孤寂的心田。但是在这寂静的夜里它的光芒仿佛另有它意,本该带给人温暖的橙黄色光芒此时拿在手中却是刺骨的冰冷。现在这颗琥珀石给人带来一种与这片雨林闷热的环境正好相反的感受。路易感觉自己拿在手里的是一颗万年冰川封存的异物,阴冷的寒气正在侵入他的身体并且蚕食自己的灵魂。路易心中一惊,慌忙将手中的石头丢在地上。说来也怪,光芒在石头脱手的刹那消失了。路易惊魂未定,眼睛死死的盯着琥珀石。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如果只是普通的文物weishenme会发光呢?那光分明不是月夜的反光而是由石头内部发出的。琥珀应该是不可能会发光的,那么发光的又是什么呢?难道是里面包裹的金属?可是金属也不可能成为光源啊!如果说是因为他的碰触而导致石头发光那weishenme在洞穴中罗教授拿着这块石头的时候它没有发光呢?路易显然不能理解刚才发生的事情。一连串的问号让他的大脑在这一分多钟的时间里飞快的旋转着。

  正当路易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片黑云悄悄地将月光笼罩起来。营地中只剩下那团篝火可以照明,而这仅存的火焰也仿佛着了魔似的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好像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什么声音?谁?有人!”远处放哨的工人忽然厉声喊道。这一声喊在寂静的夜里显得那样的突兀,所有正在熟睡中的人被这一声喊叫惊醒,纷纷爬了起来。正在这时营地旁边的树林中响声大作。

  “啊!”一声惨叫过后,刚才喊有人的放哨工人应声倒地,胸口被插了一支长长的羽箭。紧跟着数十支箭嗖嗖的从树林中飞了出来。这一下子整个营地慌作一团,人们纷纷躲避飞来的羽箭。可是由于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还是有几个人中箭。其他人顾不上受伤的同伴慌忙往背向树林的方向的河边跑去。但是河边除了碎石之外再没有什么可以起到遮挡作用的东西。这时营地的篝火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熄灭了,四周顿时漆黑一片。大部分人的行李都还留在营地里根本没办法去取手电。伴随着人们对黑暗的恐惧,又一波羽箭被射了过来。飞来的羽箭越来越多,倒下的人也越来越多。有几个人被命中要害当场就不行了。

  慌乱之时罗教授还在帐篷之中。由于年事已高加之这几天的劳累他并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当弄清楚外面发生的一切的时候下意识的喊着路易的名字。

  此时路易听到教授的呼喊知道他并没有遭遇不测,但是因为四周能见度过低路易根本无法确定罗教授的具体位置,而羽箭的攻击并没有停止,现在如果返回营地去救罗教授明显不是明智之举可是如果不救那么在这样密集的羽箭攻击下罗教授必死无疑。一旦罗教授死了那么这些年的研究就白费了,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救回罗教授。

  想到这里路易不再犹豫,他迅速趴下身子,匍匐着慢慢向营地方向挪去。雨点一般的羽箭深深的没入路易身边的地面并且数量还在不停地增加,这其中任何一支如果击中路易那么后果必定不堪设想。

  此时路易一边艰难地向前爬行一边高喊着教授的名字。这样做是十分危险的,因为攻击者会通过路易呼喊的声音去判断他所在的位置,这样一来羽箭一定会集中到路易这边来。路易自己也深知这一点但是他没有办法,因为现在只能通过这样的呼喊来和罗教授联系。

  “教授先生,您在哪?”路易一边爬行一边喊道。果然,话刚喊出口如雨的箭矢就这时候的罗教授也早已经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他也大声呼喊着路易的名字:“我亲爱的路易,我没有动,还在帐篷这儿!”

  路易此时已经挪到了营地边缘最近的帐篷旁边。他知道营地的帐篷是按新月形分布的。他现在所处的位置的前面是营地帐篷围起来的一片空地,罗教授的帐篷在他这个位置的对面,中间恰好隔着这块空地。他又一次高呼罗教授的名字这次根据回应已经可以判断教授的准确位置。路易告诉教授不要动,自己马上过来。但是,就在这时对面的神秘人也听到了他的喊声,大波的羽箭纷纷向这边的空地射了过来,看来这是在试图阻止路易的救援行动。

  正在这时路易忽然想到自己身上还有两颗发射信号的照明弹。对啊!可以用照明弹引开这些袭击者。但是这方法只能争取到几秒钟的时间,袭击者会很快缓过神来继续攻击罗教授和自己这边的。路易仔细斟酌了一下,现在除了这招也被无他法了,只好听天由命!说时迟那时快路易迅速解开挂在腰间的照明弹向着罗教授所在处相反的方向发射了一支。顿时黑如倾墨的四周被照个通亮。果不其然,羽箭就想是飞蛾扑火一般向着被照亮处飞射过来。趁着这个空当,路易猫腰飞奔过去一把背起罗教授就往河边跑去。

  就在这时被照明弹吸引的偷袭者们也突然发现自己上了当,迅速调整了攻击方向,如雨般的箭矢又朝路易这边射了过来。</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