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二十章愤怒的缘由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挥手之间,从外面进来几个士兵,快步走到莫违天身后一把将他按到在地。

  “等等!”就在这时门外跑进来一个人,正是搭救莫违天的女孩。

  “爹,我刚把他救回来你怎么就要杀他!?”女孩一边娇喘着一边说道。

  “妈的!这小子是共和国的人,你说爹能不杀他吗?我们与共和国这帮孙子不共戴天难道你忘了吗?那些妖人”

  “爹,我知道你说过共和国里都是些妖魔鬼怪会用妖术害人,可是我看他不像坏人,更不像是会妖术的。”小姑娘又叉着腰和座上的老者辩解着。

  “他不是妖人?他不是妖人你娘会死吗?共和国里没一个好人,都该死!你不用说了我这就把他剁了。”老者正说着就拔出横插在腰间的铁剑上前一步就朝着莫违天劈过来。

  “hahahaha,你动手吧,反正我自己也不想活了!”莫违天放声daxiao。

  将要砍下去的剑停在了半空中,老者迟疑了一下又收回了腰间。

  “妈了个巴子的,你还不怕死,老子可不能让你这种人当英雄。我在战场上宰过共和国的狗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每一个不跪地求饶的,怎么你就不怕死了?你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哼,你不要胡说八道了。你怎么可能杀过共和国那么多人?共和国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战争,连小规模的战斗都没有,国内又没有军队怎么可能和你打起来?你要杀便杀给个痛快的!”莫违天只求速死根本没听进老者的话。

  “呵呵,老子行得正站得直,为人光明磊落从来就没骗过人,我说杀过就杀过没必要和你这孙子解释!你的事我也不想听了,来人快给我拉出去砍了,我看着就闹心!”

  女孩一听老者说出这句话赶紧用手肘碰了一下被按在地上的莫违天小声冲他说道:“你笨啊!忘了我在竹屋跟你说的话了?有话别乱说!”

  莫违天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她年纪不大却出落的及其美貌,一双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显然这个女孩说这样的话是在关心自己的安慰,这个shijie上居然还有人关心自己。自己现在就只是一个心死的流浪人居然还会有人在这时给予自己温暖,莫违天不禁有些感动。他努力抬起头来望向老者道:“你到底想知道些什么?”

  “我就想知道你weishenme不怕死。”

  “我没什么好怕的!”莫违天答道。

  “哦?你这答案到有意思,答了跟没答一样。你说点实际的别扯些没用的!”老者有些不耐烦了。

  “因为我在这个shijie上没有什么牵挂了,所以死对我来说死其实是一种解脱。”

  “听你说的那么惨到底是怎么回事?”老者摸着络腮胡子问。

  莫违天低下头,双手握成拳状。他不想说这些,因为全是痛苦的回忆。这时,小女孩见状又用手指使劲捅了一下莫违天低声说:“你干嘛呢?快说啊!不然爹生气了就真杀你了!”

  莫违天看了看女孩又低下头,隔了几秒钟才缓缓地将自己从蒙冤到现在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这么说你实际上是共和国的逃犯了?”老者问话的语气略问有些缓和。

  “也可以这么说吧,不过那个第七部门究竟是什么样的组织我也不清楚,他们好像和其他政府部门没有什么联系。”莫违天说。

  “嗯,我看你应该不会撒谎嗯,今天老子心情好就不杀你了。拉克申,你把他先送回去。我们这边还有要事商量。”老者摆了摆手说。

  那个送莫违天过来的高大年轻人并不说话,只是一抱拳便带着莫违天走了出去。

  “等等,我也去!”小女孩一蹦一跳的跟在拉克申的后面也离开了厅堂。

  “这丫头,多大了一点规矩都不懂!自己就跑了唉,真像她娘啊!”老者望着小女孩离去的背影自顾自的嘟囔着。

  回去的路上莫违天没说一句话,只是一个人跟在拉克申的后面,可是那个小女孩就不老实了,她一边蹦跳着一边问着莫违天各种问题。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莫违天。”

  “嗯,真是怪名字。你住哪里啊?听说在共和国,那里好玩吗?我从小就在这山里长大,好想去看看外面的shijie。你能告诉我你的家乡是什么样子的吗?”

  “我的家乡?嗯,它名叫帕拉斯,那里应该不好玩。至少不适合你吧!?”莫违天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女孩的话。他自己心里一直盘算着那个老者到底是什么意思。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很恨共和国的,那他weishenme要恨呢?看他还有那帮和他一起的人个个面恶,就好像旧时代的土匪一般。在现在的秩序之下怎么还有这样的人存在呢?莫违天忽然对这些感到一丝好奇。

  “小姑娘,你爹问什么要杀我?”莫违天问。

  “不要叫我小姑娘!我都十六岁了,人家是有名字的,叫我萧潇!”女孩撅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表情。

  “嗯,好吧,萧潇,是个好名字。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爹weishenme要杀我啊?”

  “他不是要杀你,他是恨共和国的人。”

  “哦?那又weishenme恨共和国的人呢?”

  “因为他们都是坏人呗!我爹说他们害死了我娘。”

  “你娘是共和国人杀的?怎么可能?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违天有些震惊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我娘生下我就去世了。这些事情都是我爹告诉我的。我爹跟我说共和国的人会妖术,他们用妖术害死了我娘还有其他许多人。我爹为此带着一些相信的他的人起来反抗了,但是共和国太过强大,他们惨败之后就逃到这座孤魂山来定居起来。现在算起来也是十几年以前的事情了。我爹说因为大家都是没有经过共和国妖术浸染过的人,应该是最接近原本样子的,所以大家就是原人,我们住的地方就是原人寨了。”萧潇一跟着莫违天往回走一边将她知道的都告诉了莫违天。

  莫违天听完她的讲述之后又陷入了沉默之中,他这段时间里接触的东西都是那么令人不可思议。通过很多事情他逐渐发现共和国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美好,有些人或者事需要他慢慢去考证。

  “你这人真有意思。我看你和拉克申有点像,都不爱说话。”女孩看莫违天一直不出声便打趣的说道。

  “啊?是吗?嗯,也许吧。”莫违天被她的话拉回了现实,言语之间有些恍惚。

  “呵呵,看你那傻样!不逗你了,到地方了。”女孩说。莫违天这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回了原先那座竹屋。

  “这几天你就在这里休息吧,过几天我还找你玩。那么,我先走了!”女孩边说着边头也不回的又顺着山路往山上跑去。

  夕阳照在女孩的背上就如同为她披上了一件金色的纱衣。莫违天呆呆地望着,他忽然感觉这个名叫萧潇的女孩好像一个他熟悉的人。</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