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四十二章兜帽下面的那张脸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门,莫违天走过很多道。那扇囚禁自己的黑门,金字塔中的石门,第七部门总部里的铁门他走过,可是无论自己走进哪一扇门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忐忑。

  身后是被抓住的人质,眼前是这场战争最终的敌人,自己本为洗却冤屈而踏上这趟旅行,最后却是为了拯救全人类而奋斗。回首往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自己改变了太多,从最开始的懦弱到坚强,从心如死灰到重新振作,从失去挚爱到鼓足勇气想要再去保护另一个人,这期间发生的所有事都像放电影一般在自己的脑海中不断涌现。

  我究竟是谁?是个克隆人?是别人的影子?不,我可以按照自己的路去走,我就是我,我是莫违天!

  他抬起头来,门的后面是间面积不小的会客厅,一个人正端坐客厅中央的沙发上目光呆滞地看着自己。

  “大统领?难道你就那个人?”莫违天显然有些不敢相信了。

  “喝咖啡吗?”大统领没头没脑地说道,“我最喜欢这里的咖啡,味道十分浓郁,每次喝起来就仿佛是在喝一瓶陈年的美酒让人心醉。那种感觉让我想起了我小的时候。那时我在自家的院子里玩耍,母亲每到下午就会煮一壶这样的咖啡唤我来喝。我玩得尽兴根本不想喝,因为我不喜欢苦苦的味道。不过母亲也不以为然,她不会逼我去喝。正相反,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就像我现在这样凝视着你一般凝视着我慢慢把壶里的咖啡喝完。后来我长大了。开始还念这种咖啡的味道。虽然小时候喝得少,可现在的确是让我难以割舍。”

  “你究竟在说些什么?”莫违天有些不耐烦了,“要是你想和我打一架。那就来吧!不过你得把那些人放了!”

  大统领看着他喃喃自语道:“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过去的日子是多么的美好,好到没人愿意去破坏它,可是你却要去想方设法改变它,这是为什么?共和国已经二百多年了,这样的和平不容易啊、不容易…”

  “那时虚伪的和平,是建立在欺骗与黑暗中的和平。人民真正需要的是自由?”莫违天斩钉截铁地说。

  “自由?不,那才是虚幻之极的东西。自由会滋生不满。不满会滋生憎恨,憎恨会滋生战争。”大统领站起身来走到莫违天身旁,“小伙子你太年轻了。你的双眼已经被迷惑了。黑暗并不存zài,只有永久的和平才是真谛。”

  “你错了,和平早就没有了。现在战争已经开始了。是你们挑起的战争,这战争的种子早在两百年以前就被埋下了。”莫违天反驳道:“你们欺骗了所有人现在却要道貌岸然地说教简直是卑鄙至极!”

  “看来你走进了死胡同了。”大统领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回到了沙发旁又一次坐了下来。

  “快把萧潇他们放了!”莫违天大声吼道。

  “没用的。现在的局势不是我能控zhì的。我已经把权力交了出去。交给了那个人。现在他才是这个国家的统领,而且我也相信他会带领我们重温和平的滋味。”

  “那个人?那个人到底是谁?“莫违天质问道。

  “他?他是天之骄子,是我们伟大的国父的子孙。我们必须听从他的命令!任何人也不能违背!”大统领忽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如同饿狼一样冲向了莫违天。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着实让莫违天吓了一跳,不过那只是转瞬之间的事情。莫违天马上冷静了下来。

  大统领本是个政zhì家根本没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体质十分脆弱,他这一扑也只是普通人的力道绝对伤不了自己分毫。既然不是能够取自己性命的敌人那就不要下死手好了。

  想到这里,莫违天身形轻动,很容易地躲过了大统领的攻击。右手同时向前一伸张开手掌一下子抓住了对方的臂腕。

  “你并非我真正的敌人为什么要苦苦相逼?”莫违天想让大统领就此收手。

  对方双眼死死盯着他,瞳孔深处隐约地显现出一丝紫色的光芒。

  “你是渣滓?”莫违天心中不禁一惊。右手力道马上重了一些。

  “没人可以阻止那位大人的计划,你这只是螳臂当车罢了。很快末日的审判就会降临,人类无人可以幸免。要想我们共和国的人民可以继续生存下去就只有依照那位大人的话去做。莫违天,你是叛逆者,但又只有你能够结束这一qiē。我…我…”

  大统领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子忽然抽搐起来,他的嘴角、双眼和耳朵都跟着渗出了鲜血。他的身子开始向前倾斜,马上就要不行了。

  “你怎么了?”莫违天想要伸手扶住大统领,奈何他倒下去的速度太快了。没到一秒的工夫,这个人便已经栽倒在地一命呜呼了。

  这一qiē来的太快了,莫违天都没来得及思考。他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人倒下去然后停止了呼吸。时间在此刻仿佛凝固了一般,莫违天额头开始慢慢渗出了汗珠。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在一瞬间死去?自己只是抓了他一下胳膊却并没有下手攻击他,显然他的死与自己无关。看他临死前七孔流血的样子一定是中了什么毒,那这个毒到底是谁下的呢?

  莫违天站在原地没有动,突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响起,“你难道还在执著于生死吗?敌人的性命与你何干?”

  这声音由远及近慢慢来到他的跟前。莫违天抬起头来只见一个人身穿一袭黑袍,头上的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一只机械手臂在袍子里若隐约现。

  “是你?你终于露面了。快放了外面的人!”莫违天厉声说道。

  “外面?我想你说得不够准确。”神秘人伸出一根机械手指来回的晃动起来,“你要救的人不是在外面,而是在上面?”

  “上面?你什么意思?”莫违天问道。

  “怎么?难道你没有觉察到吗?”神秘人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大统领,“那个老家伙只是在拖延时间。整个房间只是一个掩护,它并不是一间客厅,事实上这是一部电梯。就在这个老家伙和你谈话的时候这部电梯已经载着你我进入了地心。”

  “地心?你带我来这个地方做什么?”

  “哼,做什么?你不是很想见到中枢控zhì设备吗?它就在你的眼前。这个世界上最为隐秘的地方便是这里。我本想将你体内的力量提取出来再运到这里与中枢设备同化以便达到完全控zhì渣滓的目的,不过今晚你不请自来我倒是省去了不少工夫。现在只要我将你的身体送进那个设备中去我的梦想就可以实现了。”神秘人说到这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莫违天厌恶的看着他,“你这个疯子!你欺骗了所有人,把这个世界搞得混乱不堪自己却在这里沾沾自喜。就连大统领也被你变成了渣滓还有我的妻子我的朋友都被你害死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做的吗?”

  神秘人停止了狂笑,“我想你又犯了两个错误。第一,那个老家伙并不是渣滓。我只是喝了我为他准备得药剂。这药剂含有合成渣滓的成分,因此他变得对我言听计从,还把共和国的大权交给了我。不过这种药剂十分不稳dìng,甚至比一般的渣滓暴走还要难以预测,所以在利用完他之后我便在他喝得咖啡里面放了毒药,这样一来便可以一了百了了。”

  “你这个魔鬼!”莫违天从牙缝中挤出这一句话。

  “魔鬼?不,我的朋友。我这是在拯救全人类!”神秘人冷冷地说道。

  “朋友?我怎么会是疯子的朋友?你不要再恶心我了!”莫违天恶狠狠地说着。

  神秘人并没有去接莫违天的话头,他慢慢将手放到了头顶,手指一翻把头上的兜帽摘了下来,“我说了我们是朋友那就是朋友。莫违天难道你忘了我这个老朋友了吗?”

  莫违天看着兜帽下的面容脑子瞬间顿住了,“这…这怎么可能……保罗?怎么会是你?”(未完待续……)</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