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二十七章面具之后的人下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金面具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昏昏沉沉地问他这是要干什么,他告sù我他在我刚才吃的饭菜里下了迷药,现在已经将解药注射到我的身体里面了,也就是说我现在暂时没事,不过他告sù我另一个很坏的消息,那就是我现在还不能离开他,因为我是他伟大计划的组成部分,我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当时只想早点离开那里,可是他不允许,他让我选择要么帮助他完成他的计划,那么死在这里!”

  “是什么计划?”莫违天问。

  金面具紧紧地握着拳头:“那个计划就是要启动最终制裁。”

  “什么?他居然知道最终制裁的事情?”莫违天有些感到惊讶。

  金面具看着他那张吃惊的面庞,说:“这没什么可意外的,那家伙是杜兰德家族的人,而杜兰德家族一直在研究有关渣滓的一qiē,他们的先祖路易.杜兰德还是我的先祖的学生,而我的先祖就是发现渣滓秘密的第一个人。”

  金面具将握着的拳头慢慢松开,他将视线转移到天花板上,一个人幽幽地说道:“所有的实yàn都失败了,渣滓固有的缺陷根本就无法消除。爱德华恼怒了,他觉得之间做的一qiē都是在浪费时间,于是他决定铤而走险了。在他的家族中曾经保留着关于最终制裁的说明,那是封印在我的先祖基因中的意识,这东西可以用来完全控zhì渣滓,使其不再暴走,当然也可以在一瞬间毁miè它们。”

  “为了能够得到这份力量他才找到了我,因为我的身体里保存有我的先祖留下的基因代码,这些代码可以唤醒沉睡他我体内的力量。”

  “在最开始的时候爱德华并没有想要马上告sù我真相,他害怕他的行为会产生极其不良的后果。所以当他把我从一堆毕业生中弄出来的时候他只是让我从事基础性的研究。然而研究的进度太慢了,他已经等不及了,再加上那次遗民事件的打击让他更加清楚的发现他必须马上行动起来,尽早的到最终制裁的力量,于是他绑架了我,想从我的体内取出这份力量。”

  “他成功了?”莫违天问。

  “当然没有,如果他成功了也不会有你这档子事儿了。”金面具说道。

  “那在你被绑架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莫违天继续问道。

  “发生了什么?哼,那是我一生都不愿意回首的往事。”金面具低着头,说:“在那之后,我为了保住性命答应了他的要求。在我看来什么最终制裁和我并没有太大关系,只要在他拿到他想要的东西之后能放了我就行。爱德华当时也不想弄出人命来,于是我们做了一份君子协议,当他从我的身体中提取出那份力量之后我就可以获得自由。”

  “于是第二天我被秘密运送到他的庄园里,在这栋房子的地下有一个实yàn研究所。那里极其隐蔽,只有杜兰德家的人才知道它的存zài。”

  “在那里我每天都被叫去配合各种实yàn。为的是能够从我的身体里成功提取最终制裁的能量。可是半年过去了,爱德华始终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这时他的身体开始不好了,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于是更加马不停蹄地想要得到那份力量,但是越是着急事情往往就越不朝着他想要的方向前进,所谓事与愿违。他的计划眼看就要失败了。”

  “也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一个人帮了他的大忙,那个人就是他的亲弟弟,詹姆斯.杜兰德。他也是一位很不错的遗传学专家。同时还是一个安保专家,爱德华实yàn室的所有安保系统都是由他这个弟弟詹姆斯一手设计的,可以说詹姆斯比他哥哥智商更高,也更有人情味。”

  “呵呵,我为什么会说他有人情味,那是因为接下来的事情让我的人生发生了改变。本来由于实yàn进展缓慢,我已经失去了重获自由的信心,可是在那个早晨我见到了詹姆斯,他从我的身上提取了一些血液样本,然后就离开了。当天晚上他和爱德华一起来找我,就在那时他告sù我有办法可以从我的身体里面提取最终制裁了。”

  “什么办法?”莫违天此时已经恢fù了体lì,金面具的强化药剂让他拥有超乎常人的力量和自愈能力,现在他身上的伤已然好的七七八八了。

  金面具看了一眼莫违天缓缓地说道:“克隆。”

  “克隆?”莫违天似乎想到了什么,“你是说”

  金面具点了点头,“不错,接下来的事情就和你有关了,或者说和许多个你有关。”他抬起头继续讲述着他的故事,“詹姆斯在研究了我的血液样本之后发现了异样,由于我出生时也经过了净化,所以我的基因代码也是不全的,这样就导zhì无法提取完整的最终制裁。要想弥补这个缺陷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找到我的渣滓然后用等离子加速器,将我们两者基因中的正邪电子融合,再通guò基因手段克隆出拥有完整代码的我,这样的话也许可以成功。”

  “那你照着做了?”莫违天颇为激动地问道。

  “是的,我那时就是别人的小白鼠,我别选择。”金面具平静地说道。

  莫违天听到这里忽然使劲摇着头:“不、不、不!怎么会这样,也就是说我是一个克隆体?”

  “是的,我的孩子,你是我的克隆体。是成千上万个我中的一员。”金面具说:“我知道你无法面对这个事实,但是我要告sù你你必须面对,因为我当年也是这样面对的。”

  “要知道克隆人体在共和国是有违人道的技术,可是既然爱德华连渣滓都敢实体化,那这件事他也同样不会犹豫。詹姆斯起初对自己的想法很有信心,他也没有注意到他的想法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可是等到这一qiē开始运转起来之后就不一样了。”

  “几百、几千个培养皿中都存放着我的细胞,然后是不断地克隆、失败、毁miè、再克隆、再失败、再毁miè。虽然那只是克隆体。但是那也是些活生生的生命,由于实yàn的不断失败,这些生命都被无情地销毁了。”

  “詹姆斯每天都面对成百上千双无辜的眼睛,他们也在乞求着自由,但是他们没有自由,他们只是实yàn品,他们中大部分的去向只有焚尸炉。”

  “终于有一天詹姆斯受不了了,他觉得他干了一件惨无人道的事情。虽然他的家族一直在研究渣滓,可是却并没有碰触实体化的禁区,然而现在的一qiē已经远远不止是渣滓的问题了。他认为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于是他将自己的想法告sù了爱德华,他希望哥哥能够认同自己的观点,马上停止实yàn,还我自由,但是那是爱德华已经病入膏肓。他满脑子只剩下实yàn这一件事,所以他并没有听取詹姆斯的意见。还是在不断地克隆我的身体。然后进行提取实yàn。”

  “正是由于爱德华的一意孤行才导zhì了詹姆斯的最后反抗,他关闭了庄园中的所有安保设施,又在庄园内放了一把火,然后趁乱释放了我。”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一起逃出了爱德华的庄园开始了流亡之路。”

  “那我究竟是怎么回事?”莫违天大声质问道。

  “你不要大呼小叫,小心被发现。”金面具摆着手说,“詹姆斯在烧庄园之前救出了当时仅剩的一个克隆体。那时这个克隆体还没有经过成长催化,也就是说只是个婴儿的样子。他和我逃出来之后一直带着这个婴儿也不是办法,于是就将他送到了孤儿院的门口,在后来的事情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了。”

  金面具说了这些便不再说话了。他静静地看着莫违天,起初的时候他还在不住地颤抖,但是好一会儿之后他却变得和金面具一样平静了。

  “那个詹姆斯后来怎么样了?难道爱德华就那样让你们跑了?”莫违天忽然张开问道。

  金面具没想到他居然不再问关于自己的问题而是关心起詹姆斯了,这样他颇为意外,但是这种意外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地金面具又恢fù了平静,“詹姆斯你已经见过了。他就是那个三叔。就在逃亡之前詹姆斯弄了一具假尸体充当自己,然后在逃亡的途中找了一家医院帮他整了容,而我为了隐姓埋名就戴起了面具,在那之后我们两个人分道扬剽各自躲藏了起来,很少再见面了。”

  “那个爱德华呢?”莫违天问。

  “他?他就在我们离开后不久就死了。因此也再没有人追查下去,他的家产和企业都被他的儿子继承了。关于我的生平记录也被删除的一干二净,我想唯一保留下来的事情可能就是我失踪了这件事。”金面具说道。

  “那个神秘人就是爱德华的儿子对不对?”莫违天问。

  “呵呵,你很聪明,果然是我的一部分,不错,那个家伙就是爱德华的儿子。”金面具说,“我之所以会在你被诬陷成杀人犯之后找你就是因为觉察到那个人的儿子一定会子承父业,再次搞起渣滓实体化的勾当,而你身陷囹圄也一定和这件事有关,那时我虽然不知道他在具体搞什么阴谋,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他一定还在打最终制裁的主意。”

  “所以你找到我让我去找答案,为的就是要知道那个阴谋究竟是什么,对吗?”莫违天问。

  “嗯,你可以这么理解。”

  “那我妻子到底是怎么死的?真的是被我的渣滓杀的吗?”

  “不,不是你的渣滓,而是我的,是那个渣滓的原型。根据我后来的调查发现那个渣滓根本没有被销毁,它被那个神秘人封存zài另一个地下实yàn室中,可是后来发生了事故,它跑了出来,才发生了命案。这是一次偶然事件,不过那个神秘人却利用这次偶然事情大做文章,正是由于这件事他本来还要潜伏一阵子的计划才马上浮出了水面。”(未完待续……)</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