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十四章血河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这天莫违天还在训练场中训练,忽然一道黑影从他后方袭来,莫违天感到一股拳风直逼他的面颊,但是此时的莫违天没有慌张而是待拳风离自己只有几厘米时忽然低头避过攻击者的拳头并顺势弯下腰来,左脚踏出,双肘弯曲,右肘向前猛一发力,攻击者被肘劲硬生生地弹了出去。

  攻击莫违天不是别人正是这些天训练他的金面具。这偷袭一击没有击中莫违天反被被他用肘力击弹飞,幸好金面具也是训练有素之人,待向后的惯性减弱之时迅速用后脚蹬住地面便轻松zhanzhu了。

  “看来你进步很快。虽然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却已经掌握了要领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日后好好磨炼吧!”金面具扯了扯身上的长袍说道。

  莫违天知晓刚才金面具那一击是有心要试探自己,所以莫违天已是使出了全力,可还是让金面具轻松化解,可见这个神秘人着实不简单。这一个月的训练果真让他进步非凡,现在也可以和金面具对上几招了,但是倘若真要动起手来他定是赢不了这个神秘人的。莫违天还想多学些时日但当听到金面具说日后之事时便已经明白是自己要离开此地的时候了。

  莫违天朝金面具鞠了一躬,说:“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由,至少这些日子你教会了不少东西,我莫违天很是感激。接下来我会按你说的找出真相,为你也为我自己更是为我真爱的人!”

  金面具摆了摆手,说道:“我并不想听这些。我教你的也只是不想让你替我办事的时候轻易死掉罢了。我原来说过你要按照你自己的感觉走,你其实一直都是这样,现在依然如此。去吧,继续按你的感觉寻找答案,我相信你会办到的。”

  金面具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莫违天伫立在训练场上良久之后慢慢从梯子低下爬上来回到了原有的平台上。他发现洞口的铁门没有关,旁边放着一个双肩的旅行袋。莫违天走了过去打开旅行袋,里面都是一些野外生存的必备之物:一把折叠军刀、一枚钥匙型便携手电、一把信号枪、一张共和国全境地图、一部电子定位仪还有一些绷带和药品。看来这些东西都是金面具特意为他留下的。

  莫违天没有多想,立即收拾好旅行袋背在肩上,大踏步的走出了山洞。烈日当头,莫违天有些睁不开眼睛。说来也怪自从他被冤枉以后就总是很讨厌阳光。那个能给你带来温暖与安全感的太阳对莫违天来说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这个山洞是在一座荒山之上。这座山不是很高,是丘陵地带常有的小山丘。莫违天知道帕拉斯附近没有丘陵,它的周围应该全是平原才对,显然这里应该离帕拉斯甚远了。

  莫违天从背包里掏出定位仪和地图看了一下。果不其然,这里至少离帕拉斯有三百多公里远。

  莫违天将定位仪和地图放回背包,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寻思起来。金面具走了,他要自己凭感觉去寻找真相。当差点被第七部门的人抓走时自己正准备去血河那边。血河是保罗留给莫违天的线索之一。几个谜题当中莫违天首先解开了这个。石墨做的纽扣一定是产自血河,要想真正明白保罗的意思就必须先去那里。这一个月耽搁在这个山洞里不知道他六个自己的线索还在不在血河。莫违天认真的响了想,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去一下的,自己一直觉得那里会有自己需要的东西。金面具不是说了吗?要相信自己的感觉,一定不会错的!

  莫违天想到这里就不在犹豫了。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慢慢捱下山来。

  这座山的脚下正好有一条公路。莫违天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幸好里面还有几百块的共和国币。这样应该可以搭个车去血河了。想到这里莫违天走到公路旁开始招手,希望有车能够经过将他带到血河。但是他等了小半天也没有一辆车从这里经过,烈日烘烤着大地。莫违天站在公路旁焦急的等待着,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滑落,他感觉整个人好像马上就要被烤熟了,要是再有一会儿可能自己就要晕倒了。

  终于从不远处晃晃悠悠的开来一辆老爷车。车后浓浓的黑烟证明它还是三十几年前共和国改用电能作为交通能源之前的产物。这种车基本都在博物馆里供人瞻仰,拿出来也是报废车,现在居然还能看到有人开真是稀奇。不过莫违天没有心情去想这些,在他看来只要有东西能够载他去血河就行,现在不是挑三拣四的时候。

  想到这里莫违天赶紧伸出手来搭车。开车的司机也看到有人招手,慢慢将车子开到了莫违天的身旁停下。

  “朋友,你要去哪?”开车的是一个身材瘦小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他嘴里叼着一根稻草不紧不慢地问道。

  “我想去帕拉斯那边的血河,这位大哥你能载我一程吗?”莫违天赶紧答道。

  “血河?那边离这里至少有三百多公里呢!太远了!”司机显然有些犹豫。

  莫违天见此,忙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共和国币问道:“这些够吗?我真的很急。”

  那个身材黝黑的汉子看了一眼钱,笑道:“年轻人,栽在这个国家里难道还会有见钱眼开的人吗?的确这钱不少了不过我不能收。你既然真的很急那我就送你一程吧。”

  莫违天感到无比欢喜,立刻向这位汉子鞠了一躬,道:“那就xiexie你了!”

  一路无言,三百多公里的路程开了小半天,直到天黑老爷车才到达帕拉斯附近。这里是公路的尽头,前面是野草丛生的旷野望,里面长满了足有一米多高的野草。这些野草茂盛至极抬眼望去根本见不到这片野草丛生的荒地的尽头。

  黝黑的汉子望了一眼前面的路说:“年轻人,这里离血河大概也就几里的路程,前面已经没有路了,我就不送你了。”

  莫违天点了点头,下车后又是向这位司机一鞠躬,千恩万谢之后走进了旷野之中。

  今天晚上月明星稀,旷野之中并没有其他行人。莫违天拿出地图,打开手电,借着光亮研究起地图来。

  再往前走向北走两公里就是血河。那里是血河的上游,附近的确有一座石墨矿。那里早在几十年以前就开始被开采。帕拉斯有一座规模较大的电子工厂,石墨是电器设备主要的配件材料,因此这座矿总是源源不断的向帕拉斯输送石墨。保罗所说的应该就是是这座石墨矿了。那这座矿里到底有什么秘密呢?这个秘密是否与晓雪和司徒先生的失踪有关呢?倘若共和国内真的有人在策划什么又和石墨有什么联系呢?莫违天觉得再怎么想也是徒劳的,只有深入其中才会找到答案。他合上地图,又拿出定位仪,输入了地图上的坐标以后仪器上端的指示灯亮了起来,仪器显示屏上显示出距离目的地还有1.93千米位置东北方向。莫违天端着定位仪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那座石墨矿走去。</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