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八章拉克申的决定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人群中爆发的掌声着实让萧潇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人们居然会支持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这始料未及的情形让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满含着泪水不住地点头。

  萧潇不是唯一一个被惊呆了的人。宾客们的反应也让本来就愤怒不已的萧万龙更加恼火。他从腰间拔出宝剑,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人群中间厉声喝道:“太放肆了!都给我停下!”

  他的这声断喝的确起到了应有的效果,刚才还在鼓掌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萧万龙提着剑扫视了一圈,继续大声说道:“这是我的家事,你们不必要参合,现在都给我退下吧!”

  人们一听大帅这么一说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人挪动半步。

  “你们聋了吗?还不给我退下!”萧万龙又一次吼道。

  还是没有人离开。

  萧万龙忽然感到自己身处窘境。他提着剑四下张望着想要找到一个听从他命令的人,可是他的眼睛转了一大圈也没有一个人动地方。

  正在他无比尴尬之际,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人。只见这人浑身上下穿着镔铁打造的铠甲,这铠甲极其精致。护肩、手腕、腰甲之都镶有金边,胸甲处还雕饰着一只猛虎。这只猛虎栩栩如生,仿佛要从他的胸口跳将出来一般。

  再看这人的脸却没有他身穿的铠甲精致。在他的左脸颊上有一道很深的伤疤,右眼也受过伤,用同样镶了金边的眼罩罩了起来。

  这个人萧万龙很熟悉。他是山下虎口村的村长。这人本姓张,原来是他们一族之中的贵族。他身上穿着的铠甲是他的先人传下来的遗物,叫做兽王归巢铠。这是一件宝物,据说身穿它的人可以水火不侵、刀枪不入。正因为这样。他总是在最隆重的场合穿着这件铠甲以示对别人的尊重。后来共和国开始了大屠杀,他和萧万龙一起逃了出来并带着残余的族人来到了原人寨。他的刀疤和瞎了的眼睛就是逃亡的时留下的。正因为这样,人开始渐渐地管他叫做独眼张了。

  独眼张虽然贵族出身却没有贵族的架子。当他来到原人寨就开始帮着萧万龙重建家园了。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他总是冲在最前面,一直身先士卒,因此他赢得了一批人的尊重。他也成了除了萧万龙之外在寨子里最为德高望重的人。

  这独眼张慢慢走到萧万龙跟前,一抱拳,说:“大帅不要生气,我看这事就此了了吧!”

  萧万龙本以为这独眼张出来会向着他说话,怎料这家伙就然蹦出这么一句来。不过,萧万龙却并没有继续发火。而是摆出一副很不解的样子问:“独眼张,今天是我女儿大喜之日,你说这么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独眼张用他仅存的左眼瞄了一眼萧万龙,不慌不忙地答道:“大帅您一贯做事以理服人、恩威并重。今天的事情难道您还看不出来吗?”

  “怎讲?”萧万龙继续问道。

  独眼张笑了笑,说:“大帅。今天且容我先将这规矩和身份放一放,咱老哥俩说一点知心话儿。萧潇这丫头是你和我看着长大的。她是个什么脾气我想你我都清楚。这孩子从小就很有主见。从来就不愿意被别人束缚。你今天逼着她嫁给拉克申。她是死也不会同意的。这要是闹出人命来我看就不好收场了!”

  萧万龙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有些犹豫了,不过他并不想就此服输,于是便摇着头说道:“老张你说确实有道理,可是我毕竟是她爹,难道作为爹就不能有一点权力了吗?”

  “可你并不只是她的爹,还是全寨人的寨主。现在又是这军队的大帅,你要为这所有人着想!再过两天就要出征打仗了,这时候寨子里面要是出了人命,你说士兵们的士气会怎么样?你就连你自己的女儿都不能理解。你说你又怎么能真正理解将士?又怎么能带着我们打胜仗?老哥哥啊,你好好想想吧!“独眼张发自肺腑地说道。

  萧万龙沉思片刻,发出一声长叹:“莫非这是上天给我的考验吗?也罢,就随这丫头的性子吧!”他说完便把长剑收回了剑鞘,自己扬长而去。

  人群中又是一阵掌声。萧潇望着萧万龙远去的身影右手一松,剪刀便掉落到地上。她顺势地跪倒在地,声嘶力竭地喊道:“爹爹,孩儿对不起您!”

  已经走出很远的萧万龙似乎听到了这句话,身子颤了一下,但没有停止脚步,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里。

  独眼张想要走过去安慰一下萧潇,可是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过去。他觉得今天他说的有些多了便也跟着萧万龙的后面离开了。

  宾客们见独眼张没说什么就走了,便纷纷议论起来。不过这也仅限于议论,很快这些人也都陆陆续续地走光了。早就哭得不成人形的萧潇在小雨、小露的搀扶下也最终离开了帅府。

  这场的闹剧似乎就这样结束了,可是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不,因为有一个人还没有离开这里,他就是拉克申。人们只是在同情萧潇的遭遇,却忘记了这位不善交流的蒙古小伙子。今天本该是他的好日子,这是他所期盼的日子。虽然过去他没有奢求过,可是在幸福光顾他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欣然接受。

  他是喜欢萧潇的,这一点他必须承认。这份爱他埋藏了许多年,他试着不去想这份爱,试着将它转化成亲情,可是事实告诉他在面对这样机会的时候他还是会去努力爱着她,仅此而已。

  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拉克申对萧潇的爱只是单相思。这位固执的少女心中早已经爱上了别人。那个人就是莫违天。这让拉克申很痛苦。一方面他爱着那个女孩,希望看到她幸福,愿意遵从她的意愿;另一方面他却不甘心,他不甘心就这样放手。

  那个莫违天,拉克申谈不上对他是一种什么感觉。他是自己的情敌吗?应该不是,这个男人从来没和自己争过,自己也从未争取过,这算哪门子情敌啊!那他又是什么?是战友吗?他的确和自己并肩战斗过,莫违天的确是个了不起的战士,自己很欣赏他,不过也就到此为止。拉克申思来想去发现他与这个名叫莫违天的男人其实没有太多的交集,他也没有理由去恨他,这是事实。

  那下一步该怎么办?自己改如何面对萧潇?还能想以前那样吗?他还能作她的二哥吗?拉克申开始犹豫了。萧潇不会再不理我了吧?他有些怕了,自己从来没有怕过什么,可是这一次是真的怕了。他独自一人坐在地上,望着为婚礼准备的彩灯;望着大门上张贴的“囍”字;望着一排排圆桌还有上面没有冷去的饭菜,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望着什么,其实自己一直是在发呆而已。

  真的就这样了吗?要沉沦下去?我可是拉克申啊!我weishenme要这样自暴自弃呢?即使萧潇不再理我了那也是她的事情啊!而我却还有另外必须要做的事情,这件事他一直在做着,一做就做了十几年。是的,他一直默默地做着,一直保护着萧潇的安全。今后我拉克申还要做下去,不为别的只因为我爱着她!

  拉克申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决定要这样做下去。就算萧潇不再理自己了;就算别人说他是个傻瓜;就算他为此牺牲了性命他也要这样做。这就是拉克申,一个不一样的男子、一个只知道付出的男子。(未完待续……)</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