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六章婚礼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第二天一早,原人寨上下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大帅的女儿萧潇要成婚了。而这位乘龙快婿就是寨子里出了名的有为青年拉克申。大家都在祝福这对年轻人因为他们觉得这两个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没有谁比他们俩更般配了。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除了一个人,她就是萧潇。

  她没有想到自己要结婚了这件事居然是别人通知自己的,而且她是最晚一个知道的人。那是在昨天莫违天离开之后,小雨、小露两姐妹带着新娘子的嫁衣和这个“好消息”来到了她的住处。

  她俩开始的时候还在吞吞吐吐,可是萧潇很快看出了端倪。她以一种十分“平静”的语气问道:“我爹要把我许配给谁”

  “二……二哥。”小雨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二哥…这是谁的主意?”萧潇依然保持着刚才的语气。

  “这是……”小露刚要说话,身旁的姐姐用胳膊肘捅了她一下,接过话茬说:“这个我们也太清楚。只是你爹让我把这些东西送过来的。他交代……”

  “你不用说了!能想出这个主意的除了我爹之外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了!”萧潇的语调突然转换了一个八度。

  她这一说这句话,身旁的两姐妹顿时无语了,只能默默地盯着萧潇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是好了。

  “算了,咱们是好姐妹,我不为难你们。我知道你们也只是传话的,我也知道我现在反抗也没有用…告诉我,什么时候?”萧潇恢复了刚才“平静”的语气但是她的脸色明显难看了不少。

  “明天。”小雨说。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爹他很着急啊!”萧潇苦笑着说。

  小雨感觉到她话里有话。连忙上前说道:“萧潇你听我说,你爹他也是为你好。再说二哥他也不是什么坏人,跟着他至少这辈子不会吃苦。”

  萧潇摆了摆手:“你说的我明白。这衣服我收下了。回去转告我爹这婚我同意结了,让他放心吧!“

  小雨知道这不是萧潇的真心话,但是她又不便再说些什么,只好叹了口气道:“咱们是一起长大的,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彼此。我也不想多嘴,只是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要做傻事,好吗?”

  萧潇看了一眼小雨,见她一脸关切的表情。也只得点了点头。

  她们姐妹俩还是有些不放心,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就索性又同萧潇说了一通别的闲话。二人直到半夜方才离开了。

  第二天,迎接新娘子的队伍便一路吹吹打打的来到了萧潇的住处。队伍后面跟着一群看热闹的寨民,他们都想一睹新娘子的风采,所以一大早就从各个村子赶了过来。

  三声炮响过后。打头的司仪高声喊道:“吉时已到,请新娘上轿!”话音刚落。八名身着原人寨传统礼服的壮汉便抬着大红色的轿子走到了萧潇闺房的院外。

  萧潇的闺房分内院和外院。外院其实就是平时迎接客人的大厅。例如像莫违天这样的男客是不能进到内院的。所以他都是在这迎客厅与萧潇见面的。这大厅的外面还有用竹子围成的篱笆小院。这院子平时只是养些猫猫狗狗、鸡鸡鸭鸭的小动物用的,很少有人在这里徘徊。可是这几天萧潇一直闹别扭,所以萧万龙便派了几个侍卫过来在院子里巡逻防止他闺女再次逃跑。

  萧潇闺房的内院就是她就寝的地方。可以说那才是她真正的闺房。这里只是接待女客,而且不是一般的女客,像小雨、小露这样与萧潇情同手足的姐妹才可能进得了这里。

  迎亲的队伍自然不能进到内院,他们的八抬大轿只能暂时停放在外院的门边。过了好一会儿司仪见萧潇没有出来。只好立在门边又一次高声喊道:“吉时已到,请新娘上轿!”又过了一会儿萧潇还是没有出来。这下子司仪有些着急了。眼看着吉时马上就要过去了,可是新娘还没有出来。错过了吉时在原人寨可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他可不想背上这个过错。没有办法他只能再次高声喊道:“吉时已到,请新娘上轿!”

  四周一片死寂,就连吹鼓手也停止了奏乐。看热闹的人群中开始有人交头接耳起来。他们都在纷纷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间一分、两分的过去,司仪早就急得满头大汗了。他开始有点不知所措了,反复地看着地上自己的影子,生怕错过了吉时。

  也就在他快要失去耐心,准备不顾礼仪进到内院接新娘的时候,院子的门打开了。萧潇穿着崭新的嫁衣由小雨、小露两姐妹搀扶着走出了院子。她的头上盖着鲜红色的盖头,脚下穿着刺有鸳鸯戏水的绣花鞋,一步一步的走向轿子。

  司仪一看新娘出来了,立马示意一旁的吹鼓手奏乐。这时候大家才反应了过来,纷纷拿起了手里的家伙,而看热闹的人群也跟着欢呼了起来。

  萧潇走进轿子之后,司仪长舒了一口气,道:“起轿!”

  八个壮汉一齐用力,轿子稳稳当当地抬离了地面。迎亲的队伍一路欢天喜地,抬着新娘子往帅府走去。

  在那里萧万龙摆下了酒宴,邀请所有村子的村长和居民参加。拉克申作为新郎官和几名身穿礼服的侍卫站在帅府的大门前迎接各位捧场的嘉宾。当然,他们最主要的任务并不是招待嘉宾而是等待迎亲队伍把新娘子接过来。

  原人寨地处山区,山路崎岖不平。不过对于长期在这里生活的人来说这点山路根本不算什么。迎亲的队伍沿着简单修葺的小路一直往前走着,他们很快就到了帅府门口。拉克申一见是接新娘子的队伍立马和身边的侍卫们让出了去路站到的一旁。

  旁边的司仪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轿子前,喊道:“落轿!”

  八名大汉又一次稳稳地将轿子放了下来。

  小雨、小露两位姑娘从迎亲的队伍中走了出来也来到轿子前。她们俩一左一右站定之后,一个人用手挑起了轿子的门帘,另一个则上前一步将轿中萧潇搀了下来。

  拉克申站在一旁望着身穿嫁衣的萧潇一时有些痴了。他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和萧潇成亲。对他来说萧潇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他这么多年来只是把她当作是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看待。虽然他有时也会为了她幻想、为了她惆怅,可从来也没有将内心的想法告诉别人。也许就这样淡淡地关心着对方就可以了,不需要太多的柔情,也不需要她知道,只是一个人淡淡地爱着对方就好了。拉克申一直是这样想的。可是今天,就在他要出征之前萧万龙却让他做了一场这样无与伦比的美梦,他现在觉得这场梦过后就算让他战死沙场也是无怨无悔了!

  他心中这样盘算着,小雨却已经到了他的身边。小姑娘一努嘴:“二哥,交给你了!你可要善待萧潇啊!”她说着就将萧潇的手放到了拉克申的面前。

  这位蒙古汉子此时还能说什么?他只能一个劲地点着头,心中充满了喜悦之情。在点过头之后,拉克申小心翼翼地伸出他粗大的右手握住了萧潇。

  他只顾着高兴丝毫没有觉察到在他碰触萧潇的那一霎那,少女有如触电一般的颤抖。

  不管这么说婚礼还是要继续的。也就在不远处的帅府之中,萧万龙正一脸期盼地端坐在主位上。他期盼自己的jihua能够在今天一劳永逸地解决萧潇的终身大事,不过他高估了这个愚蠢的jihua而忘记了自己的女儿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孩。(未完待续……)</div>123xyqx/read/5/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