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番外三·曾经沧海难为水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5 02:05:06 源网站:123言情
  清虚观外近五十名丐帮弟子并非固守一地,他们分成了四个小队,各有各的值守岗位和巡逻路线。掌门密会一开始,从道观正门到后方围了一圈守卫,其余巡逻人员则散入四方,若不细心寻找,几乎与山石草木无异。

  也算是王鼎百密一疏,劫祸是从观内发生,以骆冰雁的本领,下药灭口俱是无声无息,而在此期间,观外的守卫们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极阴寒气暗算,一旦发力登时寒毒攻心。离得远些的巡逻队逃过了一劫,却也因此未能及时发现这厢变故,直到骆冰雁飞上墙头,周绛云与方咏雩紧跟着破门而入,他们才惊觉不对,立即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

  这对师徒俩前脚进门,二十余名丐帮精锐后脚赶到,他们也算是久经风浪,见状虽惊不乱,顷刻结成阵势准备对敌,而方越认出了来人身份,更是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浑身血液迅速冷凝旋即沸腾,他眼前一红,提刀就要动手。

  就在此时,一只手落在了方越肩上,看似动作轻柔,却一下子按准了筋骨要穴使人难以挣脱,他侧头看去,只见昭衍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道:“想不到这葫芦山竟是块风水宝地,先是骆宫主不请自来,现在连周宗主都携弟子至此,回头我可要刮地三尺,没准儿能找着什么天材地宝呢。”

  骆冰雁长袖掩唇,花枝乱颤惹人心动,周绛云也是摇头失笑,说出的话却令人发寒:“天材地宝未必有,但白道的重要人物齐聚在此,他们可比什么珍宝都值钱多了。”

  闻言,昭衍竟松了口气,笑道:“有周宗主这句话,我也宽心不少,毕竟死人是一文不值的。”

  方越也冷静下来,他勉强将目光从方咏雩身上移开,低声道:“你敢信这魔头的话?”

  昭衍但笑不语,手下用了个巧劲将方越推到身后,又道:“我那王兄嘴上没毛,办事却是牢靠的。三位艺高胆大,满山守卫自是无人能及,其他人未必能有这般本事,更不必说大队人马长途赶路难免打草惊蛇,就算你们在外还有人手,也不可能驻守侧近,短时间内上不得葫芦山来。”

  这话无疑是给方越等人吃了颗定心丸,周绛云面上不见怒容,倒是方咏雩冷冷道:“江天养他们中了温柔散,两个时辰内只能任人宰割,就算你们几个尚可一战,打起来也是顾此失彼。昭衍,你与其在这儿耍花招,不如识时务些,趁早将十大掌门交出来,免得枉送性命。”

  说什么“双拳难敌四手”,放在绝顶高手面前不过是句笑话。昭衍心里清楚得很,一旦双方交起手来,自己施展浑身解数也未必拦得下周绛云,方越或能缠住骆冰雁,却不是方咏雩的对手,其他人更不必提,故而他有意拖延时间,奈何方咏雩铁了心要拆台。

  输人不输阵,昭衍冲方咏雩做了个鬼脸,旋即对周绛云笑道:“周宗主百忙之中拨冗来此,想必不是为了抬几具尸首回娲皇峰吧?”

  周绛云不答反问:“本座听闻,尔等今日在此议事,是要联起手来除魔卫道?”

  方越心头一凛,昭衍面不改色地道:“周宗主这是听谁说的?”

  “谁说的并不重要,你只要回答本座,是或不是?”

  昭衍沉默了片刻,正色道:“是。”

  “自九月以来,白道阵营两分,江天养与谢安歌说是水火不容也不为过,如今却同聚一堂商议联手,就如此害怕本座么?”

  “倒不是怕,只是外人欺到了头上来,自己人若还一味顾着窝里斗,传出去不免贻笑大方,毕竟‘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混江湖的更是如此。”昭衍脸上笑眯眯的,“就像是补天宗跟弱水宫之间的几笔烂账算也算不清,骆宫主今日不还是亲自来帮忙打头阵了么?还是说,二位并非勠力同心,只是她慑于威武不得不屈?”

  这话可谓尖锐刺耳,骆冰雁低手垂袖,一双如水美目凝冰带煞,娇笑道:“好弟弟,你与周宗主说着话,何必把祸水往我身上引?”

  昭衍向她抬手一礼算作赔罪,脸上却没有丝毫知错之意,只听他继续道:“既然周宗主知晓了会议目的,想来今日就是要先下手为强了,可十大掌门固然在此,各派精锐高手却还在山门坐镇,纵然是血洗了栖凰山,所得也不过十个死人,你们得不到实际好处,还会让白道各方势力从此同仇敌忾,委实得不偿失。”

  周绛云凝神看了他一眼,颔首道:“不错,杀人于本座而言是易如反掌的小事,骆宫主也大可在水中投下剧毒一了百了,但这些人活着的时候是掌门,死了就什么都不是。”

  昭衍深以为然,问道:“不知周宗主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结果?先说好,交出十大掌门是不可能的,就算我敢应下,转头也要被各位弟兄乱刀砍死,划不来。”

  这话越听越不对劲,方越想从他身后出来,握刀的手却被抓得死紧,饶是他脾气不差,此刻也很想给昭衍来上一刀背。

  周绛云道:“好说,这场会议既是以江天养、谢安歌为首,你只需将他二人交出来,待本座问明了谁是主使,便由另一人亲手将其杀死,尔等在场做个见证,这事儿就算了结。”

  昭衍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

  这一番话乍听上去是通情达理,用意却是歹毒无比,白道这一年来本就人心动荡,武林盟和反抗军更是对峙数月不下,好不容易有了化干戈为玉帛的机会,倘使真按周绛云说的去做,无论江天养和谢安歌谁生谁死,裂隙都将难以填平,再想齐心协力就是痴人说梦了。

  周围的丐帮弟子先是愣住,而后勃然大怒,方越也是心头火起,一把挣开了昭衍的手,咬牙道:“魔头心狠手辣,下药暗算在先,挑拨离间在后,我等岂可与虎谋皮?”

  此言一出,众人愈发群情激奋,周绛云却不恼怒,只问昭衍道:“你一向是个聪明人,不知意下如何?”

  昭衍侧身挡住方越进攻的方向,叹道:“话已至此,确实是没得谈了。”

  他话音未落,天罗伞已离手而出,倏地扑向周绛云,后者抬手一挡,飞转的伞檐快如刀轮,霎时割破了血红外袍,旋即伞面转开,昭衍一剑向他咽喉刺来!

  这一下翻脸竟比翻书更快,方越只觉得眼前一花,那道死死挡着自己的人影就掠至三丈之外,反倒是周绛云毫不意外,两根手指夹住剑刃,脚下一错向右侧身,手指顺势滑下,直取昭衍手腕。

  昭衍抖腕转剑,脚下疾出无影,周绛云以为他要猛攻自己下盘,左腿疾抬疾落,哪知踩了个空,这小子连人带剑像条蛇似的绕身而过,一把接住飞回的天罗伞,抡伞向后一挡,接下周绛云一记重踢,借力跃向左边,口中喊道:“方少侠,你立即带人去后院,护送诸位掌门下山!”

  先前让人到后院暂避,只是因为周绛云尚未现身,倘若贸然离开道观,恐怕风险更大,如今周绛云与方咏雩都在这里,道观之外反倒安全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

  白影一闪,骆冰雁猛地扬手,金珠白练凌空扑来,方越后仰避过,反手一刀劈向白练,这回没能砍中,那白练疾颤快转,每每擦着刀锋掠过,拐弯抹角地袭向方越,任他如何腾挪进退,白练也跟着上下左右。

  丐帮的人见此情形,有几个跑到一半又折返回来,六条长棍齐齐点地,声音或轻或重,毫无规律可循,偏偏入耳震心。骆冰雁出手一顿,方越趁机从白练中脱身出来,眼角余光瞥见方咏雩解鞭欲袭昭衍后背,二话不说就飞身扑去,挽刀接下这一鞭。

  两人后背相撞,昭衍翻了老大个白眼,没忍住骂道:“让你去护送掌门,留下来送命么?”

  方越只是性子直,并非不识好歹,可惜生死关头无暇回嘴,眼见长鞭扫来,他不躲不闪任鞭子绞住刀身,顺势一跃杀向方咏雩,却见方咏雩陡然拔地而起,若非他及时吐劲震开长鞭,这一下就要被拖上半空。

  凌空翻身倒挂,方咏雩手臂一旋,长鞭如龙出海再袭昭衍,后者不得不放弃纠缠周绛云,向后纵跃两三下才化解长鞭攻势。如此一来,院中战况再变,昭衍与方咏雩斗得难分伯仲,骆冰雁独对六名丐帮高手,周绛云则腾身掠向后院,半途中为方越所阻,在大殿屋顶上打了起来。

  比起三个月前在白鹿湖畔交手那一次,方咏雩的武功又精进了许多,内力招数皆不可同日而语,那条鞭子只是凡兵,在他手里舞若游龙灵蛇,进退攻守滴水不漏,昭衍虽能应对,却也难以脱身。

  一个鞭飞无影,一个剑出无常,分明是两人四手,竟斗出了无数残影,围攻骆冰雁的六名高手不得不一退再退,骆冰雁也不敢插手战局。须知以鞭对剑,乃是长对短、柔对刚,到了这二人身上却反了过来,方咏雩的鞭子凌厉凶猛,鞭影所到之处罡风如刀,墙壁、地面已被劈出了数道裂隙,反观昭衍的伞剑灵动多变,天罗伞收发之间接化自如,无名剑更是神出鬼没令人防不胜防。

  如此拆招数十个回合,昭衍身周三丈内已无一块完好砖石,方咏雩身上多出七八道破口,最深一处堪堪见血,但每条口子都在要害上,若是他的应对慢了半步,现在已经是个死人。

  方咏雩的脸色变了几变,再看昭衍时目光已大有不同。

  他身怀九重截天阴劲,虽是尚未登峰造极,但放眼江湖也可名列前五,不料与昭衍打过一场,竟隐隐落了下风,只觉这厮就像个摸不出深浅的泥潭,你伸脚试探以为踩到了底,等纵身跳进去就会被淤泥没顶。

  “难道他跟我一样,也在这三个月里修炼到了第九重?”

  方咏雩这厢惊疑不定,殊不知昭衍心中也是一片惊涛骇浪。

  适才一番交手,看似是昭衍占到了些许便宜,实则处处惊险,截天阴劲阴毒无比,那条长鞭更是诡异莫测,若不是他在京城受了萧正则点拨,又于生死之间破障顿悟,只怕已经败在了方咏雩手下。

  “莫非他已经突破了瓶颈?”

  一念及此,昭衍下意识就要转头去看周绛云,不想被方咏雩抓住破绽,长鞭抖擞而出,他连忙挥剑一拨,同时错步侧让,鞭子擦身掠过,飞快缠住了后方一棵大树。这树约有成人腰身粗细,也不知在此生长了多少年,枝丫杂多,扎根极深,方咏雩用力一拽,长鞭竟将树连根拔起,悍然砸向昭衍。

  劲风呼啸间,只听“咔嚓”一声响,昭衍一剑劈开了大树,却见长鞭一卷一引,两截树干一左一右又朝他撞来。昭衍将伞剑往背后一收,双腿凌空劈马,直接将两截断木高高踢起,左边耳畔忽听风声有变,他折身翻飞,利剑疾出连点两下,一拨一撞,鞭头倒飞回去,直扑方咏雩面门。

  趁此机会,他脚尖猛踏半空中的断木,整个人纵身一跃,风送浮萍般掠上大殿屋顶,正好见到周绛云右手翻转抓住方越的刀刃,但闻“呛啷”一道锐响,长刀从中折断,半截断刃被周绛云抬脚一踢,直扑方越右腿。

  即使被人折了兵刃,方越也是不慌不怕,脚下一勾一踏就将断刃踩住,手握半截断刀倏翻连转,从周绛云手下挣脱开来,作势后退,却在对方追击迫近时折身逆反,刀口抹向周绛云咽喉,不想被一只手掌挡了个正着,阴寒内力缠丝一般缠绕过来,方越浑身一激灵,眼看着周绛云左手屈指朝自己头顶罩来,身躯竟僵硬了片刻,未能及时矮身躲开。

  突然间,身后传来一股厉风,无名剑从方越脸边刺来,直取周绛云一只眼睛,逼他不得不撤手回防,却见一道人影自方越腋下空门闪出,左手一震将人推开,右手屈指成爪,以牙还牙地抓向周绛云头脸。

  这一下出其不意,周绛云只来得及将头一侧,昭衍五指在他脸上抓过,半张脸皮都被撕破,却没有一滴血留下来。

  “我就奇怪了,你既然修成了第九重境界,怎么还能跟周绛云一道走着?”

  手里抓着半块皮,昭衍双目紧盯着这个人,话却是对方咏雩说的,只听他嗤笑了一声,用剑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摇头叹道:“原来如此,怪我眼拙。”

  剩下半张脸皮也被撕扯下来,站在屋脊末端的那个人眨眼间变了一副面孔,艳若桃李,冷如冰霜,却是补天宗暗长老,尹湄。

  是了,尹湄师承玉无瑕,也该学得一手不俗的易容术才对。

  “臭小子,你终日骗着人玩儿,今天也被人给耍了!”

  骆冰雁大笑了两声,就在这一会儿工夫里,丐帮六大高手已有两人毙命在金珠白练之下,阵势既破,她也无心恋战,双足一蹬地面,只见白影翻飞如蝶,方越将断刀猛掷过去,堪堪削下一截白练,人已飞出了墙头。

  他脸色一沉,既是惊怒交加,又是忐忑不安,低声问道:“她不是周绛云,那魔头在哪里?”

  昭衍没有回答,只将目光投向了远处,那边是下山的方向。

  周绛云不在清虚观,又会在什么地方?

  “快走!快!”

  穆清将全身内力贯于双腿,足底生风般背着谢安歌往山下疾奔,不时回头看上两眼,招呼其他人跟上她。

  她的轻功很好,在同门之中数一数二,可现在背了一个人,沿途又得提剑戒备,速度不免慢了下来,心下也愈发着急上火。

  前头打起来的时候,穆清跟两个蓝衫护卫将中了药的十大掌门与王鼎一同带到了后院,骆冰雁的温柔散实在厉害,有不信邪的试图运功强逼药力,却使筋骨愈软,连举手抬足都变得万分艰难。

  清虚观是很小,他们躲在后院也能听到前院打斗正烈的动静,穆清有心出去相助,又不敢移开半步,腕上突然搭上了一只手,却是谢安歌勉强抓住了她。

  “清儿,你听为师说……”

  即便全身绵软无力,谢安歌的神智仍是清醒的,昭衍那厢点破的真相,她在这里也想出了十之八九,遂从自己怀里摸出个拇指大小的铜印来,底座四四方方,顶端玉兔倚月,正是望舒门历代相传的掌门印。

  穆清手一抖,颤声道:“师父——”

  “清儿,你跪下。”

  谢安歌站立不稳,只强撑着坐起身,见穆清依言跪下了,她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旋即正色道:“贫道谢安歌,四岁拜师入门,二十一岁束冠入道,忝为望舒门掌门人二十六载……”

  这话一出口,不仅穆清呆若木鸡,堂中其余人也都惊住了,只听谢安歌一字一顿地道:“穆清,你自幼上山,位列本门第七代弟子之首,文武并修,品行出众,上奉师长下顾师妹,二十年如一日,今日为师将掌门之位传于你,从此以后,你就是望舒门第七代掌门人!”

  掌门印被她放在了穆清手里,小小一枚铜印竟是重逾千钧,穆清浑身巨震,脑子里嗡嗡作响,眼泪已不知何时夺眶而出:“师父,您会没事的,弟、弟子年轻不能担……”

  “你担得起!”谢安歌厉声道,“无论今日结果如何,你都是望舒门的新掌门人,为师若在,当为你执剑前驱;为师一旦殉道,你就要挺剑镇守门派,护门人千百,扬我辈正义!穆清,回答为师,你能做到吗?”

  这一声喝问,犹如晨钟暮鼓震响心头,穆清耳中依稀听得前院愈发激烈的打斗声,眼见谢安歌肃然看着自己,目光从江天养和王鼎等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又落回了手里那枚掌门印上。

  望舒门这一代女弟子有不少出挑的,穆清不是根骨最好的一个,却是最肯下苦功的那个,她是首徒就该以身作则,她是大师姐便要为师妹们挡住风刀霜剑。

  师长重视她,师妹们敬爱她,而她从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会是望舒门的下任掌门人。

  可穆清总认为自己还年轻,见识阅历远远不够,许多本领尚未学到家,好在谢安歌正值壮年,她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去磨砺自我,直到成长为那个能撑起玉羊山一片天的人。

  然而,望舒门出了玉羊山,谢安歌也已经危在旦夕。

  风云晴雨也好,生死祸福也罢,总是不给人留下多少余地,便猝然来到眼前。

  “望舒门第七代女弟子穆清,拜谢师恩,谨遵师命!”

  她接下掌门印,叩首。

  堂中诸位掌门目睹这一幕,都不禁有所动容,便连江天养也是心头微酸,下意识摸了摸手上的鱼鹰指环。

  人生一世,时命多艰,之所以能与无情岁月搏斗至今,并非人能长生不死,只因薪火相传不灭。若能在阖目长逝之前得见青山,便是虽死不朽了。

  谢安歌身陷囹圄,仍有穆清陪伴左右,而江天养虽有一双儿女,却都不在眼前,甚至……他连江平潮身在何处都不知道。

  每每想到这个儿子,江天养都要叹气,他固然喜爱并信任着江烟萝,可江平潮是不一样的,他是发妻留下的长子,更是江家香火的正统继承人。

  从小到大,江平潮都是个懂事的孩子,他孝顺正直又文韬武略,江湖同道莫不赞誉有加,哪怕江天养为方家的事冷待了他,可平心而论,江平潮或有不如江烟萝之处,却没有任何不好的地方。

  江天养胡思乱想间,有十来个丐帮弟子冲入了后院,他们简明扼要地道出当下情势,说周绛云和方咏雩都已经现身,被昭衍几人给暂时缠住了,这里已经不再安全,必须尽快离开。

  温柔散的药性只有两个时辰,等诸位掌门熬过了这一关,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穆清大喜过望,二话不说就背起了谢安歌,两名蓝衫护卫也扶起了江天养,其余人或撑或搀,趁前面战声未歇,从后门绕行下山。

  葫芦山不算很高,但山势十分陡峭,他们走的这条路又是阴坡险径,光线昏暗,路况崎岖,若非有丐帮弟子带路,他们只怕已经迷失方向。渐渐地,头顶天色愈沉,脚下土地趋于平坦,有人提醒说到了半山腰,只要穿过前方一个野林子,就能回到正路上,从那里下山最快。

  说这话的人负责在前开路,是个身材瘦小的男子,动作矫健如一只野猴,沿途或起或落,将前后左右的风吹草动尽收眼底,使他们避开了许多障碍,现在又两脚一蹬,三两下就窜上了一棵大树。

  紧接着,他就像被弓箭射中的猴子一样掉了下来。

  借着一抹天光,众人定睛看去,只见他身上没有箭矢,仅一枚铜钱竖着嵌在眉心间,位置不偏不倚,铜钱大半没进了骨肉里,拔也拔不出来了。

  “有埋伏!”又一个丐帮弟子大喊着,踢出一块石头朝铜线射来的方向砸去,不想第二枚铜钱后发先至,石头在半空中炸裂开来,打穿它的铜钱去势未绝,直直没入这人眉心,他也倒了下去。

  这一回,所有人都清楚看到了铜钱来向,那起码是五十步外。

  武林高手飞花摘叶就可伤人,但这铜钱是从五十步外飞射而来,风吹不偏遇石即穿,就连江天养和谢安歌全盛之时,也不过能在四十步外做到这一点罢了。

  高手对决,往往是一步断生死,何况十步之差?

  穆清悚然一惊,她将谢安歌放下,挺剑挡在了最前面,沉声道:“谁?”

  一道人影从五十步外的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他穿着身血红的袍子,可在这暗影重重的野林中,血色变得浓重如夜,衬得那张脸愈发惨白,两只眼睛映着天光火影,猩红慑人。

  “周绛云……”

  穆清声音微颤,她身后的人也莫不变色,有个丐帮弟子更是失声道:“不可能啊!他明明是道观里,怎、怎么可能在我们前面——”

  “在道观现身的那个人,是假的。”大惊之后,江天养回过神来,他想起周绛云的暗长老尹湄正是锁骨菩萨玉无瑕的徒弟,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

  “我答应过一个人,留着那道观,不在那里杀人。”周绛云笑了笑,“既然如此,只好请诸位移步了。”

  “你们走!”穆清深吸了一口气,她挣脱了谢安歌拽着自己的手,快步冲上前去,挥剑直刺周绛云。

  十大掌门和王鼎都受药力所制,护送他们的丐帮弟子人数不多,他们一路闹了这么大的动静,其余守卫也未能赶来,若不是已经遇害,就是被别的敌人给绊住了,当下要从周绛云手里抢夺一线生机,只能由穆清舍命一搏。

  谢安歌将掌门印交给她,想的是让她惜身以待日后,可真到了生死关头,穆清明知事不可为,仍然为之。

  道理谁都明白,但人活于世,做不到一辈子循规蹈矩。

  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告诉她,若是这一步退了,她这一生都要一退再退。

  穆清挺剑向前,她没有回头看,心中也无杂念,连这一剑都不带丝毫杀气,虽是刺人要害,本意却是为了护生,人如清风,剑似月光,挥出刹那霜白林间,剑势并不迅疾,甚至说得上慢。

  周绛云却敛了笑容,他将手一扬,玄蛇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剑锋,无声无息,不是鞭子打偏,而是被剑气凌空震回来了。

  剑锋很慢,剑气却快到无处不在,犹如虎啸山林,百兽未见猛虎,已被虎威所震。

  二十年寒暑苦功,十六载悟道潜修,尽付这一剑之下!

  寒光一闪即逝!

  穆清从满天鞭影间飞身而退,踉跄着落回原地,她的两肩双臂、腰侧背后各添了一道血痕,伤口像是有火在烧,炽烈的阳劲钻入体内,好像要将她全身血液煮沸蒸干。

  一行血线沿着剑刃淌下来,她忍住手臂痉挛的剧痛,抬头看向周绛云。

  周绛云的左手上多出一个寸宽血口,贯穿了小臂,刚才是这只手挡在了咽喉前,剑刃刺进血肉,只差一两寸就能没入咽喉,可惜长剑不能再进,穆清已被玄蛇鞭抽飞了出去。

  鲜血濡湿了大袖,红衣的颜色越来越浓,周绛云却好像不知道痛一样,他用近乎赞叹的目光看向穆清,问道:“这一剑叫什么?”

  穆清以剑支身,她尽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发颤,缓缓道:“望舒剑法第十一式,辜月伏虎。”

  “不错,真是不错。”周绛云笑容渐深,“本座在武林大会上看你出手,虽是可圈可点,但变通不足,根骨也算不得上乘,料定你此生进境也就如此了,不想竟看走了眼……你再练十年,定会成为不逊谢安歌的一代宗师,撑得起宗派门楣。”

  穆清哑声道:“我已经是望舒门的掌门人了。”

  周绛云“呀”了一声,他又上上下下地看了穆清一眼,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犯傻呢?”

  穆清惨然一笑,却是毫无悔意,斩钉截铁地道:“门派存亡从不系于一人之身,我死了自有我师父在,我师父殉道也有我师妹在,就算我们都不在了,只要望舒门风骨不折,天下女儿就不失剑心,早晚有一日会有后来者复我望舒之名!”

  周绛云微怔,随即由衷地赞道:“好女子,可惜养虎为患这种事,本座玩过一次,已经够了。”

  这一个“了”字才刚传入穆清耳中,玄蛇鞭已呼啸而来,只一霎就越过数丈扑至她面前,长剑自下而上斜斩过去,鞭头在剑上疾点三下,犹如灵蛇吐信,三股劲力接踵相撞,整把剑断成了四截。

  下一刻,毒蛇张开大口露出獠牙,鞭子即将缠上她的脖颈,火浪般炽热的劲力已将风点燃,穆清甚至有了种置身火海的错觉。

  她毫不怀疑,自己的颈骨会在一瞬间被玄蛇鞭绞断,都说人在死后不会立即失去意识,或许她还能听到颈骨断裂的声音。

  “铮——”

  耳畔响起一声剑鸣,冰冷的利刃贴着穆清颈侧刺了出去,在这电光火石间也不知持剑之人是如何辨位,剑尖正正撞上鞭头,迸出一串火星,旋即剑尖一晃一颤,复又一牵一荡,仿佛打中毒蛇七寸,这奇长无比的鞭子兜转而回,垂在了周绛云脚边。

  “清儿,你……可吓死我了。”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穆清在鬼门关前都不曾眨过一下的眼睛突兀剧颤,她喉头一堵,血混着气一同涌上来,当即回过了头,眸中登时映入一道青影。

  眼前人是梦中人。

  血和泪,伤与尘,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斑驳了穆清整张脸,而她扬起了唇。

  “煜哥!”</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