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番外二·自是浮生无可说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能做浮云楼的地支暗卫,又在江烟萝身边伺候多年,春雪绝不是泛泛之辈。

  她思虑谨慎,知道武林盟的人多半还是听命于江天养,而沉香镇上有浮云楼的钉子在,比这些外人更加可信,自己顺路过去找个信得过的暗桩把盒子悄悄带回来,由江烟萝亲自查看定夺,既避免了节外生枝,也不怕昭衍耍什么花样。

  途经一片小树林,天光渐趋昏暗,春雪知道日头快要西坠,不敢在林中耽搁,双腿用力一夹马腹,座下骏马疾跑如风,料来很快就能冲出这密林小道,不想一阵风突然大作,枯叶满天狂舞,其中几片更是向着春雪扑面飞来。

  春雪突然拔了剑。

  她拔剑极快,剑锋出鞘便是出招,风吹叶呼啸扑至,未近人马已被剑气荡碎,叶片与剑锋相击,竟有金石碰撞之音,若非春雪挺剑迎上,这几片叶子就能刺瞎她的眼睛!

  飞花摘叶可伤人,当今武林能做到这一点的高手不算少,但在栖凰山这片地界上,莫有一人胆敢造次,除非此人是敌非友。一念及此,春雪深吸了一口气,左手探入囊中攥住响箭,扬声问道:“武林盟门人办事,是哪条道上的朋友?”

  无人应答,春雪那一个“友”字刚出口,便有条人影从大树上纵身飞下,贴地飞掠有如狂风扫落叶,骏马兀自向前奔跑,两只马脚却留在了原地,鲜血慢了半拍才狂喷而出,刹那间染红一片枯草地。

  惨厉的嘶鸣声骤然响起,马儿向右倒下,春雪抬脚在马背上一蹬,及时借力飞落在一棵树上,脚下树枝才颤了一颤,整棵树也震动起来,敌人竟是一不做二不休,挥刀将碗口粗的树干拦腰劈断,轻松得像是切开一块豆腐。

  好快一把刀,好狠一双手!

  大惊之下,春雪不得不飞身再起,振臂就要放出响箭,凌锐劲风又呼啸逼近,这回斩的是手腕,她凌空折腰一转,手中利剑直刺,剑光灿若飞虹,直向来敌胸膛刺去!

  春雪的剑术,本就是为杀人而练!

  刀锋未及手腕,剑锋已后发先至,却没有穿透骨肉的实感,春雪目光如电看去,原来她的剑只刺破了残影,敌人已纵跃在上,凭风挽了个刀花,锋芒自下而上如月轮穿云,倘使她有片刻迟疑,这一刀就不止劈断响箭,还要斩下她的手!

  这却不是春雪变了脸色的原因。

  “你是——”春雪惊愕道,“大公子!”

  半路截杀她的强敌,赫然是失踪多日的江平潮!

  被人认了出来,江平潮仍旧没有半句废话,他早知春雪是江烟萝的爪牙,哪会对她有半分怜香惜玉之心,当即一脚踏上她的剑背,整个人腾空再起,长刀自上而下似天降大雨,春雪抬眼只见满天刀光,顿时心头一寒,身躯骤然翻滚轮转,剑势亦轮舞展开,刀剑相撞之声不绝于耳,迸溅出火星万点,真如落雨一般。

  片刻后,二人双双落下,复又闪身飞起,只不过春雪是向前疾驰,江平潮在后紧追不舍,他们一追一逃,眨眼间飞出七八丈远。春雪见甩他不掉,最近的岗哨又在三四里外,猛地用力踏地,腰身一折又回转,一剑刺向江平潮咽喉,趁后者挥刀挡剑,她快速伸手在腰间一抹,三枚银针飞射而出,直逼江平潮胸前空门!

  针上淬了毒,一经破皮见血就会发作,春雪深知海天刀法的路数,出手暗算的时机又掐算精妙,眼看江平潮就要被毒针刺中,却听他冷笑一声,突然一个离地腾身,飞针堪堪穿过他的衣摆,人已带刀翻过春雪头顶,顷刻与她背靠背,刀锋自腋下刺出,直取春雪后心!

  这一招,不是海天帮的刀法!

  春雪背后发寒,已来不及错身避开,只得以牙还牙反手出剑,同时身子下沉,刀刃从她左肩洞穿而出,剑尖却没能刺入江平潮的腰腹,竟是他料到了春雪会玉石俱焚,左手倒握刀鞘一挡,便将利剑挡开。

  胜负已分了。

  春雪膝弯挨了一脚,踉跄跪倒在地,江平潮的刀压在她后颈上,冷声逼问道:“鉴慧如何了?”

  惨笑一声,春雪吐了口鲜血,道:“我就说哪有这么巧的事,原来你们是串通好的……大公子,帮着外人对付自家人,你是深明大义,还是亲疏不分?”

  江平潮不为所动,刀锋在春雪颈上压出一道血痕,又问道:“他怎样了?”

  “死了!”春雪咬牙道,“身中剧毒,惨不忍睹,鲜血放进五毒鼎,尸体也被大卸八块了!”

  闻言,江平潮勃然大怒,春雪连忙就地一滚,扬起一把尘土朝他面门撒来,趁机挺剑急刺他大腿,好在江平潮并未被怒火冲昏头脑,及时闭眼侧让,扬手下刀一气呵成,春雪的右臂齐肘而断,她惨呼一声,狼狈倒地。

  一时不察,险被此女暗算得手,江平潮余悸未消,挥刀就要取她性命,却见春雪身上的包袱散开,里面东西滚落一地,当中有个上了锁的木盒,一下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江平潮眉头微皱,暂且收了杀心,出手连点春雪十二处穴道,指力用得极重,哪怕春雪功力不浅,没有两三个时辰也冲不开穴道,只能用一双满含怨毒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昨夜见过了那具尸体,江平潮不敢掉以轻心,他用春雪的剑劈开了木盒,里面没有金银玉珠,更无奇门暗器,仅一张薄薄信纸,上书三个字:留活口。

  没头没尾,实在莫名其妙,江平潮却是认得这字迹的。

  他解开了春雪的哑穴,问道:“昭衍让你将这盒子带给谁?”

  春雪这才看清了盒中之物,也是满头雾水,却不肯回答他的话。江平潮见她如此顽抗,眉头皱得更紧,想着此处并非久留之地,正要杀了春雪再将她的东西带走搜查,目光又落在这张纸上,忽然怔住。

  “他八成是说,让你将此物交给江烟萝。”江平潮面露笑意,“江烟萝就在这山里,你不敢暴露端倪,是要去到镇上再托人把东西悄悄送回来吧。”

  春雪登时色变,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话音未落,她自知失言,狠下心来就要咬舌,被江平潮眼疾手快点了穴道。

  “因为他写的这张字条,就是给我看的。”江平潮终于笑出了声,“留活口,留活口……是了,以阿萝的手段,鉴慧应当尚在人世,我不急着杀你。”

  春雪瞪大了眼睛,她到底不是个愚笨之人,已然明白了鉴慧今日冒险上山的真正目的,可惜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江平潮反复将这三个字看了几遍,想到春雪方才两次试图自尽,还故意激怒自己下杀手,他思及当初江夫人被方怀远误杀一事,脑中闪过了一个不甚明晰的念头,问道:“阿萝是不是在你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春雪脸色煞白,她虽然说不出话,但江平潮心里已有了数,不禁生出了一分后怕。好在悬于心头的大石安稳落下,他将字条揣入怀中,把满地狼藉掩盖得干干净净,俯身提起春雪,几个纵跃就消失在林间。

  夕阳余晖终于消失不见,夜晚已然降临。

  一年四季,冬天的寒夜总是最难熬的,街头巷尾的乞丐尚有草席破褥勉强御寒,荒山野岭的骸骨却只得枯叶黄土盖脸。

  今夜无雨,霜寒浓重,有人踏过横七竖八的尸体,捂着右肩断臂处夺路疾奔,头顶月光幽冷,前方夜色暗沉。

  一路疲于奔命,他不敢停,亦不能停。

  荒凉古道将至尽头,他记得前方有一处河滩,野渡无人亦无舟,但有一条木栈长桥,只要快快过河再将桥拆去,或许就能逃出生天。

  脚下用力一蹬,身如离弦之箭,顷刻飞过古道转角,他迫不及待地抬眼望去,只见残月寒光照得河滩惨白一片,使站在桥头上的那道人影恍若无常鬼魅。

  白衣,血袖。

  野渡,孤魂。

  他眼瞳骤缩,想也不想便折身飞退,一步掠出五丈远,又要遁入丛林深处。

  却有风声大作,一条长鞭纵跃而来,一抖一展,一圈一转,犹如长了眼睛的大蟒蛇飞天而起,死死缠住了他的脚踝,身躯顿时不受控地向后倒飞,他大惊失色,抬起仅剩的左手撮掌成刀,狠狠向鞭身斩去。

  然而,掌刀未及鞭身,长鞭又是急抖,他整个人被这股大力抛起,寒意骤然笼罩下来,后知后觉地抬头一望,便见那道本该站在桥头上的人影已经掠至上方,右手持鞭画圈,长鞭重重叠叠地落下,将他身躯牢牢绑住,左手屈指成爪,紧紧抓住了他向上挥出的一掌。

  “咔嚓”数声,如石碎,似冰裂,总归不该是从血肉之躯上传来的声音,竟在此刻响起了。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他这条手臂已被冻得麻木僵硬,几乎没了知觉,连被生生捏碎筋骨也不觉得剧痛,鲜血未能立时喷溅出来,恐怖却是有增无减,他一咬舌尖,猛地折身倒挂,抬脚冲向对方面门!

  纵然是死,也不可孤身下黄泉!

  可惜他出脚虽快,却快不过龙蛇长鞭,那绕身三匝的鞭子倏地一荡,本是近在咫尺的两个人霎时又相隔数丈,他顺势投向河面,夜黑水深难觅踪,人一旦潜了下去,便难再被逼上岸来。

  这无疑是他最后的生路,而他总算是如愿以偿,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风声越来越大,可这水里怎会有风?

  念头方起,眼前便是一黑,随即天地失色,万籁俱寂,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长鞭抖擞回转,为主人奉上了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而在长桥之下,无首的尸体才慢慢沉下去。

  古道尽头又赶来一人,绛紫色的衣袂被大风用力扬起,女子手提血迹未干的双刀,轻如鸿雁般飞身而至,她只晚来不到半刻,这厢胜负已分。

  “你就这么杀了他?”尹湄看着那沉入河下的人影,“我以为你会带回活口。”

  方咏雩随手将头颅向她抛来,淡淡道:“把他活着带回去,才是最残忍的。”

  他是谁?

  他曾是天邪教的新教主,如今只是一具身首异处的尸体。

  这场腥风血雨自黎川而始,至今已过去了整整一个月,周绛云当真是说到做到,但凡与灵蛟会、天邪教两派交好而不肯向他投诚归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宁杀错不放过,手段残暴令人发指。然而,做事有紧必有松,陆无归接了命令,紧跟着大棒后头给甜枣,挑拨离间、威逼利诱、陷害栽赃、祸水东引等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竟让他招揽了不少可用之人,亦使一些势力从内部迅速分崩离析,实在令方咏雩大开眼界,无怪乎这老乌龟历经三代宗主仍能稳坐高位。

  相比之下,他与尹湄的任务就要简单粗暴得多,一言以蔽之,斩草除根。

  杀鸡不用宰牛刀,那些个小喽啰犯不着让他俩亲自出手,这一个月来方咏雩当真化身为无处不在的孤魂野鬼,针对灵蛟会、天邪教两派香主及以上人物展开刺杀,尹湄从旁协助,单是死在他们两人手里的成名人物就有数十个之多,其余人倒是少有死伤。如此一来,人都有贪生怕死、趋利避害之心,配合陆无归的攻心手段,比盲目屠杀更有奇效,除了少数负隅顽抗的硬骨头和一些不成气候的小帮派,黑道大半江山已被补天宗收入囊中,只等这阵风头过去,再慢慢将之收服致用。

  “我接到了水木的报信,他已在南海立足,但要扎根稳固还得徐徐图之,短时间内怕赶不回来,至于骆冰雁那头……”尹湄笑了一声,“她倒也有担当,明知道周绛云留着她是权宜之计,等补天宗真正消化了这些地盘和人手,等待她的必是兔死狗烹,却没有趁机逃到南海去。”

  “那她是留在梅县?”

  “不然还能去哪儿?”尹湄道,“周绛云一日不死,她逃到天涯海角也无济于事,与其做丧家之犬,不如孤注一掷,且看谁唱的戏更好听,又是谁的命更硬。”

  方咏雩看她一眼,道:“你这最后半句话,也是说给我听的。”

  尹湄也不否认,将手里的人头塞进布袋里,沉声道:“这次任务端的是艰险万分,本该由陆无归随行帮手,周绛云却只让你我二人出动,他并非高看了我的本领,而是断定你能办成此事,借此探一探你的底细。待你我将这人头带回娲皇峰,周绛云必然知晓你已突破瓶颈,你再想拖延时间,怕是不行了。”

  方咏雩颔首道:“不错,算算时间,等我回到娲皇峰,也该到三十六日的大周天了。”

  “那你有何打算?”尹湄眼眸微眯,“周绛云既然识破了我跟陆无归的谎言,必定有所准备,咱们之前的布置来不及再换,倘若图穷匕见,七分把握降至四分,还是说你有本事直接将他拿下?”

  这一回,方咏雩没有立时作答,只与尹湄擦身而过,屈指吹出了一声长哨。

  一黑一红两匹骏马踏着夜色从古道远处奔跑过来,红马径直赶向尹湄身边,黑马则停在了方咏雩面前,他无声地笑了笑,从怀里摸出块饴糖喂给它,随即翻身上马。

  尹湄见他要走,眉头几乎要皱成一团,又喊道:“方咏雩,你难道想死不成?”

  “我当然不想。”方咏雩回头看她,“从前不想,今后更不想了。”

  “那你——”

  “周绛云的确是迫不及待了,可你焉知我不是如此?”

  说罢,他大笑三声,扬鞭策马,一骑绝尘。

  快马如电向东而去,历经数次日夜轮转,终至娲皇峰下。

  方咏雩率先下马,尹湄紧随其后,二人一路披星戴月,回来时尚未天明,只见满山上下灯火通明,岗哨守卫莫不严阵以待,肃杀之气浓如凝云,沉甸甸地笼罩住这座山峰。

  有人在此等候已久,见他们下马近前,连忙行礼来迎,尹湄认出这是陆无归身边的亲信,随口问道:“陆长老可是歇下了?”

  对方却没回答,身子兀自轻颤,眼中残留着抹不去的惊惧。

  一瞬间,尹湄察觉情况有变,她下意识朝方咏雩看去,却见其神态如常,仿佛对此毫无察觉,提着装有人头的匣子走过山门。

  尹湄正待跟上方咏雩,却被一个守卫拦下,对方道:“宗主有令,请尹长老即刻出谷接应陆长老,少宗主一人进去禀报即可。”

  “你——”

  眼见方咏雩已经走远,尹湄心中既忧且怒,终是忍下一口恶气,冷声道:“这个时候,陆长老出去做什么?”

  “搜查叛徒。”

  “哪来的叛徒?”

  守卫沉默了片刻,眼角余光瞥向站在一旁的亲信,意有所指地道:“一部分是近来收归门下却图谋不轨的人,还有一部分……据说是前代宗主留下的余孽。”

  尹湄心头一凛,她再看方咏雩离去的方向,已不见其人影,知道周绛云是故意在这节骨眼上将自己支开,一时竟有些举棋不定。

  过了片刻,她将心一横,率领这队人马转身离开,那名亲信见状松了口气,忙不迭退下了。

  他一走,方才与尹湄搭话的守卫便牵马至尹湄身畔,压低声音道:“这是内鬼。”

  “我知道。”尹湄的声音轻如蚊呐,“老乌龟聪明谨慎了一辈子,没想到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守卫却道:“这倒未必。”

  尹湄微怔,随即目光闪动,不再与他多说,纵马前驱而去。

  方咏雩孤身入了销魂窟。

  天有日夜与四季之分,这洞窟却是一年到头都幽暗阴森,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方咏雩甫一入内便感觉到了某种寒意,不似气温下降,倒像是阴鬼徘徊在侧。他犹记得自己少年时夜里不安,有坏心眼的人故意说些怪谈鬼话来吓唬他,道是妖魔鬼怪也跟苍蝇一样,只不过苍蝇闻腥而动,它们逐死而至,哪里有人要死了,身边变得格外的冷,便是有鬼来收命了。

  这些在后院里嚼舌根的人被江夫人发现,好好教训了一通,可在这暗无天日的洞窟里,江夫人不可能出现,她就算是死了,也该登入极乐才是。

  方咏雩提着匣子来到甬道尽头,单手推开了石门,发现里面难得灯火明亮,周绛云换下了那身乌鸦似的黑袍,重新穿回旧日的红衣,正在火山石上阖目打坐。

  他还是第一次见周绛云穿红,这衣裳红得太浓,像干了的血,而周绛云满头大汗,血管、筋脉悉数显了出来,不时有红光在他脸上闪动,一看就知是行功正在紧要关头。

  方咏雩忍不住想道:“我若出手偷袭,能否取他性命?”

  这其中八成有诈,但那两分真已是难能可贵,方咏雩踌躇了片刻,终是没有动手,只向后退了三步,袖手旁观。

  一观便是小半个时辰过去,三股白气从周绛云头顶升起,全身汗水随之蒸发,血光渐渐隐了下去,周绛云猛地睁开眼睛,双瞳中赫然有红光大亮,虽是旋即无踪,仍是摄人心魄。

  他慢慢吐出一口浊气,见方咏雩站在三步之外,目光又从匣子上一扫而过,勾唇笑道:“好徒儿,你果真不负为师的一番苦心。”

  方咏雩道:“岂敢让师尊失望?”

  “你能办成这件事,料来境界是稳了。”周绛云道,“既然如此,适才你为何不出手?还是说,你怕中了为师的计?若真如此,那就太可惜了,为师今日与人动过手,运功疗伤真气有阻,当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呢。”

  “的确有些可惜。”方咏雩一笑,“不过,倘使再给弟子一次机会,弟子依然不会出手。”

  周绛云略有失望地道:“本座的弟子,竟然如此胆小?”

  方咏雩却道:“正因我是您的弟子,即便要弑师,也该让您输得明白死得甘心,否则对不起您,更对不起我自己。”

  闻言,周绛云神情微怔,半晌才道:“十八年前,我站在你这个位置,就是这样出手偷袭了我师尊。”

  他说的自然是傅渊渟,方咏雩没有插话,安静地听着。

  “那时候,十大门派杀过了天坑,从四个方向朝娲皇峰包围过来,他还在天缺殿内闭关逼出噬心蛊的余毒,上上下下的人央我做主,我只好闯进去找他。”周绛云叹了口气,“许多人都不信,我原本是没打算篡位的,至少不是在那个时候,就像你说的那样,我自知本领不如他,但也不逊色多少,魔门不讲什么礼义廉耻,只有弱肉强食,哪怕我当着满门弟子的面杀了他,宗主之位按规矩还是我的……可当我闯入练功房,看到他坐在那里一动不能动,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血都从口鼻溢了出来,我心里就冒出一个念头——‘倘若我在这个时候出手偷袭,应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杀了他吧’。”

  最后一句话,与方咏雩适才的想法不谋而合,可他后退了三步,周绛云却是动手了。

  “他没死,我也没赢,哪怕如愿得到了宗主宝座,别人也说我是趁人之危篡夺来的……”周绛云低声笑着,“我杀了不知多少人,拔了他们的舌头,可这声音还是日日夜夜在我耳边响起,原来是我自己的心在说话。”

  十八年了,周绛云从未后悔背叛傅渊渟,可他又确实后悔了出手偷袭。

  他本该是彻头彻尾的赢家,却输得一败涂地。

  “我追杀了他十二年,整整十二年,我想着一定要堂堂正正地赢过他,让他知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老魔头死在他教出来的小魔头手里一点不冤枉,宗主之位本就该是我的,任何人都不配指摘只言片语。”周绛云喃喃道,“然而,他没等我,就那样死在了钟楚河畔,我想鞭他的尸让他再看我一眼,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挖坟。”

  人死如灯灭,逝于水火中。

  “如今,我也给了你同样的机会……”

  顿了片刻,周绛云抬眼看着方咏雩,不知是哭是笑地说道:“我以为每个人易地而处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你为什么要犯蠢?”

  方咏雩竟认真想了想,道:“或许是,我不想变得跟你一样难看吧。”

  周绛云一愣,而后大笑起来:“那你是想死得痛快了?”

  这个“了”字尚在口中,他的身躯已从火山石上一跃而起,双手弯如龙爪,悍然抓向方咏雩头顶!</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