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二百五十四章·刃反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适才与萧正则一番激战,秋娘已是气力不继,身上又中两支毒箭,只觉伤处如有虫钻蚁噬,拔出箭矢时险些单膝跪倒下去,可谓强弩之末。

  八名地支暗卫纵身飞入庭院,手中各执一柄长刀,人未落地立正,刀已“呛啷”出鞘。四柄刀当先,又四柄刀在后,将秋娘身周四面八方锁了个滴水不漏,本以为手到擒来,却见秋娘就地一滚,身躯倒转如轮,将四道刀锋都套在了一处,随即拔地突起,紧随其后的四柄快刀同时落空,她反手抢过一把兵器,借着腾身后翻的动作迅速刺向一名暗卫的眼窝。

  惨叫声乍起,秋娘看也不看,单手在这人头顶一撑借力,身形迎风一动,竟从包围中逃出,直向右侧院墙掠去!

  她要逃!

  江烟萝心中怒火正烈,哪肯让人逃出生天,当下扬手一挥,数枚银针流星一样射向秋娘,转瞬即至身后,而秋娘反应之快也实在大出众人意料,只见她猛地俯身下落,银针于电光火石间擦过翻飞衣袂钉在墙上,每一根都深入石中不见针尾,倘使秋娘慢上须臾,这些针就要没入她的骨肉中。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欺近,萧正则伸手抓向秋娘肩膀,秋娘察觉劲风突至,长刀当即过肩向后挥出,被五根手指紧紧攥住,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金石刮擦怪响,刀锋深陷萧正则掌中,竟割不开一层皮,反倒被他顺势向后一拽,出脚踹向秋娘下盘。

  秋娘有伤在身,来不及避开这一脚,人已横飞出去。不等她摔落在地,耳边破空声再起,江烟萝竟飞身而至,右手五指屈爪朝秋娘抓来,她手无寸铁,指甲却在夕阳映照下泛着点点幽绿。秋娘人在半空无处闪躲,腰腹要便被她五指刺入,当即痛得眼前一黑,反手朝江烟萝腕上点去。

  这一指正中阳谷穴,霎时有阴寒真气透骨而入,以江烟萝内力之深也是浑身一颤,整条手臂竟被顷刻冻僵,寒气迅速在经脉间流窜开来,仿佛要将她全身血液都冻结起来。

  杜允之身上那三成截天阴劲与此相比,实是小巫见大巫!

  江烟萝不敢大意,左手抬掌击在秋娘身上,右手顺势向后一抽,活活将五个小小指洞撕裂开来,流出来的血俱是乌色。秋娘被这一掌打出丈许外,后背重重撞上一棵老树,落下后再也无力起身。

  眼角余光瞥见白影闪动,正是江烟萝步步紧逼,两指拈住一枚银针向她眼睛刺去,不想一只手骤然横来,那银针便落在手背上,应声断折。

  “够了。”萧正则一掌按住秋娘头顶天灵,冷声对江烟萝道,“人已抓到,慢下杀手。”

  以江烟萝的狠性,这一针明着是插眼而去,实则是要刺入颅内,倘使让她得手,恐怕神仙也难救。

  江烟萝身上杀意浓烈,她目光冰冷地看向萧正则,半晌才将手腕一翻,屈指朝秋娘脸侧抓去。

  她没能留下杜允之这个活口,就得当面撕下玉无瑕的易容面具,却不料这一抓过后,秋娘脸上赫然出现了三道皮开肉绽的指印。

  江烟萝怔在当场。

  这个人不是秋娘,她敢确信。

  陈朔也好,杜允之也罢,他们都是跟了江烟萝不少年月的老人,可要论起亲近信任,莫有人能越过秋娘去。

  江烟萝会怀疑任何人,唯独不信秋娘会背叛自己。

  因此,当她在地下沟渠拿住杜允之时,即刻想到真正的秋娘恐怕已经死了。

  眼前这个“秋娘”,是玉无瑕扮来以假乱真的。

  可她为何撕不下这张易容面具?

  蓦然间,一个恐怖的念头浮上江烟萝脑海,她低下头,看到“秋娘”正对自己笑。

  ——“所谓以皮换皮之术,便是将一个人的皮完美置换到另一人身上,保证从头到脚都跟换了个人似的。莫说是头破血流,就算剥皮拆骨,也还原不了此人最初的模样,倘若轻易被人揭穿,我怕是坟头草都比自个儿高了。”

  玉无瑕当日之言犹闻在耳。

  原来如此。

  萧正则正欲收招,忽觉身畔杀意暴涨,下意识将“秋娘”推了出去,只见寒光闪过,这棵海碗粗的大树被一根丝线拦腰斩断,伴随着一声重响,半截树干倒了下来。

  只差一点,丝线绞断的就是“秋娘”项上人头。

  “姑射仙!”萧正则抬手按住江烟萝肩膀,却见她回过头来,眼底猩红一片。

  咫尺之外,“秋娘”吐出一口鲜血,笑得浑身发颤。

  江烟萝从未如此想要杀一个人,可萧正则的手劲越来越大,几乎要将她的肩胛骨捏碎。

  他不会允许她杀人,至少不是此时此地。

  “萧阁主,恕在下有心无力。”

  关键时刻,昭衍的声音突兀响起,所有人都朝那厢看去,见他收起左手,只以右掌抵住殷令仪胸前伤处,流血虽然止住,但殷令仪的气息越来越弱,脸色也变得苍白如纸。

  他救不了她,甚至只要收回内力,她就要立时死去。

  以内力为人续命往往最耗心神,昭衍额头见汗,背后衣衫湿透,经脉间更是痛如针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坚持不了太久。

  见状,萧正则面沉如水,转头看向江烟萝。

  殷令仪体弱病重,先前中毒垂危,而今伤重濒死,即便宫中御医在此,怕也回天乏术。

  在场唯一能救她性命的人,只有江烟萝。

  可她并不愿意。

  《玉茧真经》固然玄妙无方,可救人远比杀人难,何况是救一个数劫并发的将死之人,若想救回殷令仪的性命,江烟萝不仅要全力以赴,还将元气大损。

  可江烟萝知道,这是亡羊补牢的唯一机会。

  杜允之冒充陈朔劫持永安帝,玉无瑕假借秋娘身份当众刺驾,哪怕事后真相大白,她也是难逃干系的。

  江烟萝拂开肩上那只手,转身朝昭衍那边走去。

  萧正则心下微松,命人将“秋娘”架起,与郞铎一同押往暗狱,而后叩开灵堂大门,亲自护送永安帝与众臣回宫。

  所有人都以为这场劫祸可算渡过了,却不料仅仅一个时辰后,又一声雷霆巨响震动京城——

  位于平安坊深处的听雨阁暗狱,在火光中崩塌了。

  小婢女名叫丹若。

  她的亲娘兰姑在惊风楼里地位颇高,先父也曾在阁主萧正则麾下做事,身家干净,打从出生就是听雨阁的自己人。

  在京城有这样的出身,丹若不比寻常的富家小姐过得差,可她打小仰慕萧正则,十三岁拒了兰姑看好的亲事,自请到萧正则身边伺候。然而,萧正则鳏居多年不近女色,更不会对一个小姑娘起心动念,有意让丹若去外面开开眼界,不想这丫头是个死心眼,以为是自己没用才惹他厌嫌,竟是胆大包天地跑去了惊风楼,又做了新楼主玉无瑕的贴身婢女。

  说是婢女,实为眼线。

  这点小心思自然瞒不过玉无瑕,可她知道自己不得萧正则信任,与其应付精明之辈,不如留个好拿捏的丫头在眼前逗趣。丹若年纪太轻,不知自个儿一早露了底,设法向萧正则那边传递了不少情报,委实傻得可怜。

  不过,傻也有傻的好处。

  萧正则看不上丹若的本事,却认可她的忠心,而有些路又是一旦踏上就无法回头的,与其让这份忠心被他人利用,不如他亲自将她教好。

  因此,在被玉无瑕打发去留香院的日子里,丹若真正成为了萧正则麾下密探之一,等她重回惊风楼,便是这枚棋子真正启用的时候。

  这一回,丹若总算如愿派上了大用场,可惜的是……没有个好下场。

  她受了伤,又带人封锁侯府排查隐患,如此折腾了两三个时辰,伤口已经崩裂,于是随着押送犯人的队伍一同回了平安坊。

  按理来说,丹若本该前往医堂包扎伤口,可她实在怕极了玉无瑕,哪怕这人换了一张脸,又已成了阶下囚,丹若仍是不能安心,非得亲眼看着对方被押入暗狱不可。

  从庆安侯府到平安坊,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暗卫们都知道今日这场祸事非同小可,一路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总算是顺顺利利地回到了老巢,而惊变就在他们放下心防的一瞬间猝然发生了。

  有人在暗狱里提前布好了陷阱,除了为数不少的霹雳弹,还有许多火油。

  丹若跟着暗卫们一起押着人犯走进来,大门倏地关闭,旋即火光燃起,通道在轰隆巨响中崩塌,人与石块都被炸得四分五裂,而后难解难分地散落在满地狼藉里。

  郞铎算是命大,他被炸断了一条腿,有人替他挡下落石,其他暗卫趁机带他从炸出来的破口逃了出去,丹若却没有这样幸运,她跟剩下那些人一同尸骨无存了。

  事发之后,附近的人很快赶了过去,他们从乱石堆里刨出了许多面目全非的尸体,其中少有一两具完整的,但没有发现“秋娘”。

  她身负重伤又腿脚不便,八成是死了,亦或者被人冒险救走了。

  暗狱戒备森严,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屈指可数,萧正则亲自踢开了司狱的家门,发现他已刎颈自戮,屋里空空如也,其妻儿老小俱不见了。

  “……据查,这司狱是忽雷楼出身,早先受冯墨生重用,后来树倒猢狲散,他为了保住地位,转而投靠了陈朔。”

  底下人战战兢兢地禀报完毕,始终不敢抬头朝前方多看一眼,仿佛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个活人,而是画皮恶鬼。

  江烟萝面无表情地俯下身,将两副担架上的盖尸布都揭了开来。

  左边的男尸身着囚服,是被关押在暗狱深处的“杜允之”。地牢塌陷时靠近门口通道的犯人和狱卒都被牵连进去,靠后的倒逃过一劫,可“杜允之”仍是死了,并非死于爆炸波及,也不是如陈敏那样死于伤寒,而是被人一刀抹了脖子。动手的人手法娴熟,刀也磨得锋利,使得他在死前连露出惊恐表情都来不及,直到江烟萝动作缓慢地剥下那张面具,底下属于陈朔的本来面目才暴露出来;

  右边那具女尸则是从惊风楼主院寝卧里抬出来的,身上穿着一套惊风楼之主玉无瑕的常服,发髻也盘得精致漂亮,可她的奇经八脉都被人以巧劲震断,头颈和双手的皮更是遭人剥去,看着只有一片血肉模糊,死因同样是一刀封喉。

  陈朔,秋娘。

  前者为投靠陈朔却被玉无瑕欺骗的司狱所杀,后者更是直接死于玉无瑕之手。

  至关重要的左膀右臂,竟以这样荒谬可笑的方式在同一天被人斩了下来。

  头一次,江烟萝身躯微晃,眼前阵阵发黑,她刚从殷令仪那儿离开,一身真气耗损过半,护身药虫也十去七八,几乎到了虚浮无力的地步,不想又直面连环噩耗,就算是铁打的人都支撑不住。

  好在昭衍及时上前一步,不着痕迹地撑住了她。

  “你们先退下。”

  他将闲杂人等驱了出去,扶着江烟萝到一旁坐下,正要转身去给她倒杯水喝,不想腕子猛地被抓紧,指甲都抠进了肉里。

  江烟萝竟然在发抖,像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小姑娘那样瑟瑟发抖。

  可这世上不会有小姑娘如她这般怒极反笑,笑到连身躯都在震颤。

  “高,真是高……”她低声喃喃,“好一出虚虚实实,好一出将计就计!”

  昭衍任江烟萝抓着自己的手腕,面沉如水。

  京城这场乱局里,所有人都心怀鬼胎,莫有清白者——

  萧正则看出了听雨阁如日中天的表象下所藏隐患,于是他铺开了一张棋盘,任几方势力入局,看似袖手旁观,实则每颗棋子都得遵循他的规矩展开厮杀,而他想要的是什么?是下任阁主的角逐结果,是拔除以萧正风为首的家族内患,是敲打建王这些蠢动宗亲,以及……借机将乌勒人的狼子野心彻底揭发,使大靖朝堂不得不改变对外国策,为北疆坚壁清野以应对敌袭做准备;

  江烟萝发现了萧正则的意图,她欲与之相争却不想与之为敌,身为听雨阁四天王里实力最强的一方,她是萧正则看重的人选,但不是唯一人选。因此,打从入京第一天,她就决定了要铲除自己的两个对手,并且设法以江湖之身得到朝廷官面正统的支持,王女中毒案只是她入局的投名状,帮萧正则搞掉萧正风是得鱼,从玉无瑕手里救驾是得熊掌;

  玉无瑕想要替九宫飞星复仇,在听雨阁蛰伏了六年才等到这样一个机会,她借着易容术与情报之便将几方人马玩弄于股掌之间。从建王父子到萧正风,再加上郞铎,这三方人马都在不知不觉间被她利用,形成了一个环环相扣的圈套,而陈朔、秋娘和杜允之是她看中的挡箭牌,她利用这三个人的身份搅乱视听,以此步步推进计划。

  他们三个人的目的无疑都达到了。

  但除了玉无瑕,没有人能真正开怀大笑。

  明明只是一条咬饵的鱼,却把钓鱼的人都拖下了浑水,这怎能不让江烟萝发自肺腑地称赞一声“高手”?

  “她自知不是我跟萧正则的对手,压根儿没想过从侯府逃脱,只是要设法将我们暂时支开,脱壳之计是在被她利用陈朔身份悄然掌控的暗狱里。”江烟萝语气冰冷,“玉无瑕将我们都推进了泥潭,可她还要看着我们死,怎么可能就此瞑目?她定还活着,藏在这京城的某个地方苟延残喘。”

  昭衍对此不置可否,只提醒道:“她是天下第一易容高手,尤其是那以皮换皮的独门秘法,连你都被骗了过去,如今鱼入江海,只要她暂时收敛爪牙,要想从这偌大京城里将她找出来,恐怕难如大海捞针。”

  这话不好听,可说的在理。就像一棵树藏进森林便无迹可寻,锁骨菩萨玉无瑕就是有这等轻易替换任何一棵树的本事,否则当年她砍断傅渊渟一只手掌叛出山门,整个魔道满江湖追杀她,怎么会连她的影子也没见着?

  江烟萝没吭声,她目光阴郁地望着那两具尸体,忽然道:“他们都是死在未时大殓那一刻。”

  她说得精准笃定,昭衍却皱起了眉:“你如何确定?”

  “还记得今日一早,你问我的那个问题吗?”

  昭衍仔细回想了片刻:“是说你为何要等未时才让秋娘杀人取证?”

  “不错。”江烟萝道,“我以本命蛊为母虫饲养万蛊,不仅是你体内的子蛊,别的蛊虫也受我驱使。只要我将它们种在活人体内,这些蛊虫就与对方气血相连,一旦寄主气绝血枯,蛊虫也会立即死亡,我便能感应得到。”

  昭衍一怔,旋即道:“难怪你当初不怕玉无瑕会在借走身份后直接杀了陈朔灭口……你猜到她会用琅嬛馆灭门真相劝反杜允之,也算到了杜允之会阻止玉无瑕打草惊蛇,这就是你给陈朔的护身符。”

  “可他不过多活几日,仍是死了。”江烟萝缓缓抬头,“我不愿他死,更没想过秋娘会死。”

  她让秋娘在未时动手,一是杀了杜允之这个隐患,二是拿到玉无瑕逃禁谋乱的直接证据,三是以此向自己传递信号,防备玉无瑕移花接木。

  可她没有想到,移花接木之计早已完成了。

  江烟萝给予的护身符,竟成为他们的催命符。

  昭衍的眉头却皱得越来越紧。

  “即便是两边杀手同时下刀,人死落气总有先后之分,难道你感应不清死的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一旦江烟萝感应到了两只蛊虫接连死去,势必知道其中有鬼,以她的个性不会再按照原定计划亲自与刺客纠缠,而是在救出永安帝后即刻折返应变。

  “我感应到的,只有一个人。”江烟萝的声音有些沙哑,“秋娘身上,没有蛊虫。”

  昭衍微微睁大了眼睛。

  身为季繁霜留给女儿的心腹,秋娘的地位与陈朔等同,其身上原本也是有蛊虫的。

  可她不是手握权力远在京城的陈朔。对江烟萝来说,秋娘是个哑巴,会死守江烟萝的所有秘密;她又无夫无子,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便是江烟萝。

  姑射仙到底是人,江烟萝的心也是肉长的,等到羽翼渐丰后,她亲手解除了秋娘体内的蛊虫,而这个不能言语的女人也如从前一样,继续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

  “这个秘密只有我和秋娘知道。”江烟萝扯起嘴角,“两个都杀,看起来是万无一失,可对于玉无瑕这样谨慎的人来说,她不该多此一举。”

  除非玉无瑕敢确定秋娘身上没有蛊虫。

  昭衍突然感到了一股森然冷意,江烟萝一手抓着他的腕子,另一只手缓缓将他的左手衣袖推了上去。

  小臂上那道伤口早已在药虫作用下愈合,只留下一条狭长泛白的疤,那是药虫的尸体,等到皮肉完全长好,它们就会彻底脱落。

  “阿衍哥哥……”江烟萝将脸颊贴在他的手背上,“你去抓郞铎,比预计的晚了半个时辰回来,而秋娘……不,是玉无瑕,她也比约定之时晚了三个时辰。”

  以昭衍的武功,若是出手偷袭,半个时辰足够他拿下秋娘。

  同样,以玉无瑕的手段,参照当年绛城飞仙楼陷阱,只要提前做好准备,三个时辰也足够她完成换皮。

  “你手上这道伤,真是那些‘野狼’留下的吗?”

  恐怖,寒冷,恶心。

  霎时间,昭衍只觉心脏骤然狠狠一缩,自此经脉俱颤,截天阳劲被强行惊动,全身燥热如受烈火焚烧,本能地想要运转太一元气中和火毒,不想心脉上那只蛊虫也苏醒过来,发疯似的乱钻乱咬。

  “你——”

  他捂住心口,闷哼一声跪倒下来,左手腕仍被江烟萝死死抓着,那指甲抠破血肉掐在脉搏上,随着她指尖或轻或重地按压,昭衍体内那只蛊虫如闻乐章,竟也时快时慢地在血肉里钻动。奇痒、剧痛从内向外而发,阴寒、阳热两股真气也在体内交缠冲撞,不过几息之间,四肢百骸的骨头都似软烂了,连五脏六腑都疼得像要裂开。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从种下子母连心蛊那天起,他的生死就在她一念之间了。

  “你、你怀疑……我跟她……”

  “玉无瑕想为九宫飞星复仇,你不想么?”江烟萝攥着他手腕的劲力越来越大,“你当然想,否则你不会从薛泓碧变成昭衍,更不会来到我身边。”

  他们俩互相利用,又互相提防。

  玉无瑕却是一门心思都扑在了复仇这条路上。

  昭衍强忍着生不如死的折磨,张口想要辩驳什么,痛苦却愈发剧烈起来。

  “你惯是巧言令色,我今日不想听。”江烟萝伸手勾起他的下巴,慢慢弯起了眉眼,笑起来竟有一个小酒窝。

  “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将玉无瑕送到我面前来,或者……”

  可惜这酒窝里盛着的是鸩酒。

  “三天之后,我将薛泓碧送给萧正则。”

  仿佛一根弦应声崩断,昭衍的心脏竟是骤停了片刻,全身真气随之一滞,而后齐齐走乱,登时喷出了一口血来。

  鲜血溅在江烟萝的裙摆上,白雪映红梅,说不出的漂亮。</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