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二百三十七章·崩乱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安泰坊,四明馆。

  长街游廊车马辚,舞榭歌台环佩鸣。

  安泰坊就在鸿胪寺侧近,除了各国使臣,还有数以千计的外族人在此生活,其中有的为传教学道,有的为享乐情趣,更有那迁籍定居的人做起生意,游走于京贵与外族之间,划出一片觥筹交错的地盘,

  四明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今夜这场宴会虽是乌勒国使臣郞铎出面主办,但在事先已呈报礼部,得了圣意方才获准举行,是以赴宴之人固然不多,却也不少。

  建王殷焘携世子殷宁抵达四明馆的时候,这里已是高朋满座,灯火通明。

  他二位来得晚,身份却是最为尊贵,侍者早得了吩咐,哪敢有丝毫怠慢,当即有人护送开道,未至半途,听闻通报的郞铎便亲自赶来迎接。

  “天神在上,赐福乐土。王爷赏面驾临,有失迎请,还请海涵。”

  说着,并足鞠躬一礼。

  郞铎年过不惑,身材高大魁梧,任是躬身也不显势弱,他将礼数做到了位,便抬眼看向两位迟来的贵客。

  建王殷焘已到了天命之年,常年养尊处优,身子却不算强健,脸上带着几分憔悴忧色,乍看更显苍老,一身锦绣华服也掩不住沉沉暮气,顾盼间目虽有神,那神光却无锋芒,亲近有余而威严不足。

  相比之下,站在他身后的世子殷宁要气盛许多,绣袍玉冠,龙章凤姿,整个人犹如一把入鞘宝剑,郞铎才与他对视一眼,心中便生出没来由的惧意,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

  “怕误吉时,二位随我来。”

  正所谓入乡随俗,这场与京中达官显贵常办的夜宴并无多大不同,露天场馆中央摆开大红戏台,四下摆布筵席,主人家与贵客自当坐东,其余宾客依照身份高低被各自安排入座。

  四明馆是上等人寻欢作乐的地方,今夜这里没有曼妙多情的歌伎伶人,却有衣着华美的碧眼胡姬,笙箫暂歇鼓乐起,摒弃丝绸铺绒缎,连萦绕鼻尖的香气也带着股塞外篝火的酷烈味道。

  整只的肥羊被架起烤制,在火焰上翻动,油脂滴落作响,撒下大把香料,直至皮焦肉嫩,伙夫们忙将它取下,飞快片肉斩骨,再由胡姬亲手捧着送上席面。

  中原的贵人们见多了西域风情,却少见塞北豪气,他们一面好奇欣赏,一面轻蔑鄙夷,火光照出千人千面千般语,最终都融进了觥筹交错里。

  唯有一人与他们格格不入。

  什么美酒佳肴好光景,半点没落进建王殷焘的眼里,他此刻如坐针毡,握着酒杯的手甚至微微发颤。

  东侧只设了四席,建王殷焘与使臣郞铎在前,建王世子殷宁同庆云侯世子萧正风在后。

  以萧正风的身份和职责,他来参加这场夜宴是天经地义,或许不只是他,这四明馆内外恐怕还藏有听雨阁的诸多人手,无数双眼睛看破酒色光影,片刻不懈地悄然将宴中宾客圈进目牢之下。

  他们在窥探,也在等待。

  殷焘早年也有过雄心壮志,可数十年的荣养下来,再多的心志也被消磨殆尽,尤其在这龙潭虎穴的京城,他敢使些见不得光的鬼蜮手段,却不敢站在明枪暗箭之前。

  他几乎忍不住要回头看殷宁一眼,忽听郞铎道:“今日不见陈侍郎,倒是一憾。”

  塞外不似中原,没那些个繁文缛节之忧,郞铎自不会讲究什么“食不言”的规矩,他一出声立刻打破了这厢沉闷的气氛,却让殷焘心下一震,险些流露出异色来。

  论官职,陈敏不过礼部右侍郎,但在郞铎入京之后,陈敏便负责了鸿胪寺接待事宜,他有此一问也无可厚非。

  殷焘只字不言,萧正风眼皮一掀,慢吞吞地道:“他啊,来不了了。”

  郞铎一怔,问道:“可是患了急症?”

  萧正风冷笑,眼角余光瞥向背对自己的殷焘,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旁侧有人接话道:“是,患了花柳。”

  说这话的不是旁人,正是那世子殷宁,他只吃了几筷子片好的羊肉,却喝了不少酒,郞铎准备的酒水醇香且烈,他的脸上却不见醺色。

  郞铎将“花柳”两个字来回念了几遍,他汉话固然说得流利,可对一些字词并不了解,于是追问道:“花柳是什么病?”

  殷宁笑了起来,拖长语调道:“它又叫做‘色鬼病’,男人若管不住自己的裤腰带,难保要染上这种病,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萧正风:“……”

  他本还疑心建王世子的好酒量,眼下听了这一耳朵胡言乱话,只觉这人酒意没上脸,全冲脑门去了。

  陈敏受贿获罪的事在朝廷上层不算什么秘密,但知情人都晓得浑水不浅,个个心照不宣,在案件尘埃落定之前,外人只知他违律狎妓,故而殷宁说出这话也不犯禁,甚至连个话柄也没被萧正风抓着。

  殷焘暗暗松了口气,装作没看见郞铎异样的眼神,端起酒盏一饮而尽。

  席间酒过三巡,台上也换了歌舞。

  不论郞铎心中有何想法,这场长生宴的明面意义始终都是祝祷天神,那些个孟浪轻浮的戏目曲调无一能上得了台面,最为重要的祭祀舞是由一队十八名男性舞者担当重任,个个皆是乌勒人,满头褐色长卷发编成细辫盘在头顶,全身只着一条下裤,前胸后背及两臂都画满图腾,腕环踝铃叮当作响。

  他们甫一露面,下方便传来窃窃私语声,可这些声音很快就消失了——台上出现了一匹巨狼。

  那是由无数机关部件连接而成的狼灯,拆分则为狼群,组合即成头狼,通体火红,狼腹中空,总共十八盏,每盏下端都有一根长杆,十八名舞者各执一根在手,随着他们舞动换位,死物竟似活了过来,一时上下奔腾,一时左右腾挪,转眼又化作群狼啸月,令人望之如见浴火重生的天狼神。

  这样精彩的表演一出,台下登时传来惊呼声,有人看得瞠目结舌,也有人看得脸色铁青。

  萧正风便是后者,在看到狼头朝宫城方向远远喷出烟火之际,他收起笑容,道:“外使,你之前呈报的时候可没提过这一节。”

  郞铎笑道:“萧大人尽管放心,狼灯是由我亲自绘制图纸,请贵国匠人制作而成,火药也是在贵国官营作坊购入,其量不过满足祭祀所需,且有登记在册。”

  萧正风冷冷地看着他。

  恰在此时,随着鼓声大振,十八名舞者齐齐尖啸,四散奔跑的“狼群”复又聚拢重组,那盏震撼人心的巨大狼灯又重现台上,为首的舞者在众目睽睽下将手探入烈火燃烧的“狼头”里,从中取出了一只铜壶!

  壶里是清澈酒液,一经打开便香气四溢。

  “恭请贵客亲上台来,满饮福酒。”

  今夜在这四明馆内,若论身份尊贵,莫有越过建王殷焘者。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这边看来。

  郞铎适时道:“王爷,此酒是我国大王亲赐,被我等千里迢迢带来京城,是以鹿血、雪参等珍贵药材泡制而成,祭祀之后受神福泽,饮之延年益寿,福泽绵长。”

  “本王……”

  殷焘的额角狠狠抽动了一下,那酒香随风飘入鼻翼,他却仿佛嗅见了腥臭的血味,只觉每一道落在他身上的目光都化为了利箭,刺得他浑身剧痛。

  正当殷焘准备婉言谢绝时,殷宁开口道:“父王近日偶感风寒,身体抱恙不胜酒力,就由本世子代饮,如何?”

  萧正风皱了皱眉,郞铎也向殷宁看去,迟疑道:“世子,这恐怕——”

  殷宁挑起眉,骄矜桀骜之气尽显:“怎么,是本世子不够尊贵,还是这福酒……另有乾坤?”

  此言一出,郞铎脸色微变,忙道:“世子自是尊贵之身,合该长乐长生。”

  殷宁无声轻笑,起身朝台上走去,而萧正风注视着他的背影,眉头越皱越紧,眼里尽是惊疑不定。

  他见过殷宁不止一次,与这位建王世子算不得交心熟识,倒也颇有几分了解,对方今晚的表现实在有些不同寻常,偏又合乎情理,实在有些让人难以捉摸。

  萧正风忍不住抬头望了眼穹空,离月上中天还有不到半个时辰。

  殷宁已踏过五级红阶,缓步走到了十八名舞者中央,直面火光熊熊的巨大狼灯。

  为首的舞者左手执长杆,右手捧铜壶,向他屈膝垂首。

  “天神赐福,长生无极。”

  脚下的戏台突然震动起来。

  杜允之擦了把凝在脸上的血,抬头望向上空。

  无边天幕被裁减得只剩下小小一圈,透下来的天光少得可怜,堪堪照出他形单影只,以及脚边已经僵冷的尸身。

  再如何漂亮的美人,终究只在鲜活时惊艳,一旦死去便与朽木无异,甚至比之更加难看。

  至少朽木不会变得血肉模糊。

  杜允之叹了口气,他是个慕美好色之人,要他亲手砸烂一个美人的头,就像从他心上剜掉一块肉那样疼,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临到生死关头,没有比自己的性命更值得珍惜的东西。

  他身上的折扇和暗器都被人搜了个干净,醒来时手脚都被牛筋绳捆住,嘴里还塞着一团破布。

  自古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杜允之并不以落败为耻,只庆幸自己还留有命在。

  不过,这条命也很快要没了。

  兰姑不能在外久留,将杜允之擒下后就对“鸳鸯”再三叮嘱,说暂不取杜允之性命留待后用,随即匆匆离去,徒留“鸳鸯”一人收拾了满屋狼藉,趁着留香院内无人注意这边,便一指头点晕了杜允之,不知使了什么手段,悄无声息地带他来到了一处废宅。

  这京里多的是高门大户,但不是每处宅院都有人居住,“鸳鸯”轻车熟路地避开巡查,背着杜允之翻入了这座空置已久的犯官宅邸。

  她将杜允之五花大绑,确定他挣不脱也叫不出,这才拖着人往后院的枯井走去,可就在她弯腰抱起杜允之准备将他投入京中时,本该昏迷不醒的人突兀睁开了眼,折腰扭身压在了她身上,顺势往下一沉,双双跌入枯井。

  现任琅嬛馆主确实没有通天本事,但也不是无能之辈,“鸳鸯”没想到他能移穴,也没想到他会偷偷拧脱一根小指来解绳索。

  做他们这一行的人最忌讳差错,往往丁点疏漏都要拿人命去填。

  阴暗的枯井下,杜允之使尽浑身解数与她缠斗良久,最终以一招之差抓住了鸳鸯的头,不顾手腕上传来的剧痛,狠狠将她撞向井壁。

  一下,两下,三下……哪怕她不再动弹也未停手,直到杜允之力竭昏迷过去。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坐井观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低下头去打量“鸳鸯”的尸体。

  即便那张脸已惨不忍睹,可杜允之铁了心要看她的真面目,手指沿着耳根向下摸索,竟是严密无缝,仿佛她天生就长这个样子。

  这不可能。

  杜允之摸了她的手脚,那里还有残留下没磨掉的茧,骨节筋肉的触感也与寻常那等弱柳扶风的女子不同,绝不是一个风尘妓女该有的身子。

  片刻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强忍恶心将手伸向“鸳鸯”那头破血流的伤处,血污登时沾了满手,而他终于从那翻卷的血肉间摸到了一层不该存在的皮。

  以皮换皮,锁骨菩萨玉无瑕的独门绝技,只是太过阴损狠毒,自她退出补天宗后,不过在绛城一役时用过。

  杜允之小心翼翼地将它揭了下来,赫然是一张破损严重却依旧栩栩如生的女子脸皮,脚边的尸体却没有因此变得面目全非,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容出现在了杜允之面前。

  相比于留香院的头牌,这张脸只能算得上眉清目秀,可杜允之一眼就将之认了出来。

  她是红霞,隶属紫电楼的地支暗卫,是楼主萧正风颇为倚重的属下,也是当初负责贴身伺候清和郡主殷令仪的侍女之一。

  杜允之在入京后为求将功补过,可谓四处找门路,一些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东西也被他查了个遍,这桩牵涉甚广的毒案他岂会不知?只不过他还算知分寸,在江烟萝下令前不敢卷入其中,只将一些人的情报牢牢记住,以备不时之需。

  他对“鸳鸯”的身份有过诸多猜测,唯独没想到她会是红霞。

  换言之,那个与玉无瑕密谋勾结的人是萧正风。

  这怎么可能?

  一瞬间,无数散碎线索在脑海中串联一线,杜允之浑身一震,像丢烫手山芋般甩开了那张脸皮,颤抖着瘫坐在地,可没等他缓过劲来,又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炸开——

  要来不及了!

  乌勒国使臣郞铎要举办长生宴的事情早在三日前就传遍了京城,杜允之当时正心急火燎地等待姑射仙到来,对此不甚在意,可他清楚记得兰姑与红霞议定了要在这场宴会上暗杀建王父子的行动,如今水落石出,那急于杀人灭口的幕后黑手就是萧正风。

  江烟萝此番入京,本就是肩负了为殷令仪解毒和调查真相的双重任务,杜允之跟了她数年,哪能不知道她所图为何?这桩案子本就扑朔迷离,倘若建王父子也丧命于长生宴,祸水被引向郞铎那里,势必引起一场大变,就算后续查到了萧正风头上,不过是木已成舟,再奈何不得他了。

  杜允之又想到了兰姑那句意味深长的“暂留他性命,人还有用”。

  玉无瑕迟迟不动他,根本就是算到了会跟江烟萝翻脸,她早已上了萧正风的船,准备拿他作筏子拖江烟萝下浑水!

  “不行,我不能任她宰割……”

  杜允之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将那张人皮面具捡起收入怀中,忍着浑身伤口剧痛,勉力向井口爬去。

  万幸这座井不算深,又不知空置了多少年,井壁上没有滑不留手的青苔,倒有不少凸石和藤蔓,使杜允之得以顺利爬出井口。

  远远听见了梆子声,一慢一快,伴随着更夫高喊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声音,一更天到了。

  杜允之绞尽脑汁地回想,依稀记得长生宴是在亥时正才开始,现在应该是迎客和做准备的时候。

  已知玉无瑕跟萧正风沆瀣一气,杜允之又在兰姑面前暴露了身份,实不敢在这节骨眼上回去自投罗网,可他心急如焚,既不知江烟萝身在何处,也怕延误时机,索性将心一横,径自跑出了废宅。

  谢天谢地,红霞选定的这间废宅离留香院不远,而留香院所在的锦荣坊与安泰坊比邻,杜允之一路疾行,总算赶在二更天前抵达了四明馆外。

  他来得不巧,远远看到建王的华轿停在大门口,人却已经随主入内,只剩下了一众护卫把守在外,其中不乏身着玄色水纹武服的听雨阁暗卫。

  杜允之没见到玉无瑕和兰姑,却瞧见了萧正风的身影,他本来想要现身,这下子忙将头缩了回去,好不容易才潜入馆中。

  四明馆内已是一片流光溢彩,酒香醉人,鼓乐不绝,杜允之看到了许多或熟悉或陌生的脸,却不知哪一个才能信得过,可他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再无回头余地。

  宾主寒暄入座时,侍从们各司其职,有人架火烤羊,有人布置戏台,杜允之瞅准红幔铺展的机会,从死角处迅速闪出,矮身滚入了半空的戏台下,旋即红幔落下,遮掩了他的存在。

  他像是一只胆小的老鼠,连声也不敢出,悄悄蛰伏在戏台下面,隔着一层木板和地毯,屏息分辨外面的动静,同时心念急转。

  这么多的人,玉无瑕跟萧正风要如何动手?

  舞步踏在戏台上的声音与鼓点重叠,几乎震得杜允之心神失守,就在这时,所有的声音都在一刹那消失,他听见了一道陌生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恭请贵客亲上台来,满饮福酒。”

  寂静过后,有脚步声重新响起,不轻不重,却好似每一步都踩在杜允之心头。

  他听见先前那声音道:“天神赐福,长生无极。”

  霎时,杜允之灵台清明,什么都明白了。

  玉无瑕那样狠毒自私的女人,就算答应了帮助萧正风,她也不会轻易溅自己一身洗不清的血,故而最好的办法不是毒计黑手,而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借刀杀人。

  贵客上台满饮福酒,在场最尊贵的人是谁?

  杜允之不敢再等,全力一掌震碎顶板,身如离弦之箭扑了上去,一手推开那将要接过酒壶的华服男子,一手提掌击在了那乌勒舞者的胸膛上。

  酒壶坠地声与胸骨断裂声同时响起。

  惊变突如其来,随着那具死不瞑目的尸身倒下,其余十七名舞者也吓退开来,长杆离手,狼灯飞散,那些尚未喷射完毕的火药猝不及防地遭遇明火,但闻数声霹雳连响,整只“巨狼”登时炸开,裹挟着无数碎木断铁,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出!

  “啊——”

  飞火流星转瞬即至,四明馆内本就布满了幔帐灯架和篝火烈酒,顷刻间四下着火,众宾客惊惶起身,四散奔逃,场面顿时混乱不堪。

  杜允之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可没等他做出反应,后方突然传来一股大力,那身着锦衣华服、应是建王世子殷宁的人竟以单手之力将他掀翻在地,动作利落地卸掉了他双肩骨节。

  “刺客已被擒获!”

  这声音竟异常耳熟,令杜允之一下回过神来,不可置信地扭头看向那人:“是你——!”

  “嘘。”

  火光掩映下,对方朝他一笑,声音聚成一线传入耳中:“别急,好戏刚开始。”</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