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二百三十章·毒手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殷令仪消瘦得厉害。

  她本就体弱,这俩月来缠绵病榻,成日昏迷少醒,整个人几乎脱了形,厚重的锦绣绸被将她簇拥其中,没能为她增添半分光彩,反倒衬得她愈发形销骨立。

  若论望闻问切、辨症开方的本事,江烟萝自问比不得那些将毕生心血投注此道的御医们,于是在诊过脉后,她便以银针扎破殷令仪的手指尖,拿只白瓷碗取了少许鲜血,放出了一只蛊虫。

  此蛊状似蚕虫,通体透白不见茸毛,乍看恍如水晶,它对血腥气尤为敏锐,甫一入碗便埋头吸食起鲜血来,虫躯不多时就由白转红,随着颜色越来越深,蛊虫蠕动的速度也变慢了,最后彻底静止不动了。

  “有意思。”

  江烟萝自幼修炼《玉茧真经》,随身携带的蛊虫大多也是从小炼起,其中不乏季繁霜留给她的稀品,等闲毒药非但不能对这些蛊虫起效,还会成为它们的补品,就连砒霜、鹤顶红、断肠散等广为人知的剧毒,她也是不放在眼里的。

  然而,这几滴毒血就要了她一只成蛊的命,可见殷令仪体内积毒之深。

  如此看来,殷令仪根本撑不到现在才对。

  江烟萝目光沉沉地望向床榻,太医半个时辰前来给殷令仪施过针,此刻她正靠坐在床头,察觉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强打起精神看过来。

  “姑射仙可是有何发现?”

  手指抚过彩绘狐面的艳红唇角,江烟萝将那只白瓷碗递了过去,贴身伺候的医女小心翼翼地接过,看清碗中蛊虫的死状,当即吓得一哆嗦,险些没能捧住碗,煞白着脸凑到床前。

  殷令仪定睛一看,怔了怔才道:“我竟还能活着。”

  她不避讳生死之说,江烟萝倒是高看其一眼,指着那虫尸道:“太医判断有误,郡主所中之毒确为日积月累而成,但毒性极烈,一经发作就是要命之时。”

  医女忍不住道:“可是郡主从初次毒发至今,已撑过了两月。”

  “这便是关键所在了。”江烟萝微一颔首,“按常理言,郡主早在两月前就该毒发身亡,可您不仅挺到了现在,还在体内积毒至深的情况下保持了神智清醒,其中固有诸位太医妙手施救之功,但他们辨错在先,针药难对症结,不可能延缓二次毒发直到今日。”

  她说得有理有据,医女顿时语塞,不敢再贸然开口了。

  殷令仪道:“可有办法?”

  “依目前这些线索来看,这毒该是由数种不知名的剧毒调制而成,若不能溯其来源解开药方,贸然解毒只会适得其反,至于强行逼毒……”江烟萝的目光落在她脸上,“请恕冒犯,您的身体恐怕受不住我的手段。”

  殷令仪垂眸不言。

  她身患血虚绝症的事素来不为外人所知,有殷无济开的药暗中支撑,哪怕进了皇宫被太医请脉问诊,也只当她是先天不足,有着女儿家常见的亏损毛病。待到八月毒发,气血两虚和脏腑衰竭的情况再也掩饰不住,可情况又与寻常不同,太医将这些症状都归结于毒性所害,不会想到她在数年前就已身患重病。

  江烟萝是唯一看出了端倪的人。

  果不其然,江烟萝又问道:“郡主此前可有吃过什么药?请的哪位大夫?”

  殷令仪苦笑道:“我自小病弱,吃过的药比饭食多,请过的大夫更是不知凡几。”

  江烟萝不肯罢休,追问道:“这两三年内,郡主常犯何疾?用过何药?”

  殷令仪咳嗽了几声,道:“一经劳心劳力,必要犯起老毛病来,症见难眠多梦、盗汗乏力和发热出血。王府良医几经斟酌,为我开了常用药方,这两年来久吃不断,入京后也请太医掌眼过,未有不当之处——取方子来。”

  她抬手一指,医女忙去到妆奁前,从夹层里取出一张药方。江烟萝仔细看去,结合殷令仪所说的症状,这药方虽有些剑走偏锋,但用药用量无不恰到好处,着实不可多得,难怪宫中太医也准许沿用此方。

  江烟萝不常留京,却也知道宫里的规矩,殷令仪这张药方少说经过了三位太医的审阅,日常配药、熬药由专人负责,一点一滴都有案可查,想来在出事之后,相关人员和记录都被听雨阁带走查验,可他们至今没找着头绪,说明其中并无可疑之处。

  此事果真棘手。

  殷令仪精神极差,说过这些已是疲倦了,江烟萝最擅察言观色,于是主动告退,待出了殿门,候在外面的两位太医立刻迎了上来,向她问起情况。

  江烟萝心知他们真正在乎的是身家性命,顺势套了不少话出来,可惜有用的线索只是寥寥,她很快厌烦了这些人,寻个由头便离开了。

  作为萧太后最倚重的尖刀利爪,听雨阁在皇宫大内也设有值房,人员并不固定,但半数都出身惊风楼,其职责权能不言而喻。江烟萝身为浮云楼之主,又握持萧正则的令牌和手谕,在宫内通行无阻,身为听雨阁副楼主的陈朔知她行踪,更是早早在值房等候,一见她到来,忙不迭起身行礼。

  江烟萝开门见山地道:“将清和郡主这一年的日行册取给本座。”

  所谓日行册,与帝王起居注类似,是大靖内宫用以记录后妃及皇嗣日常生活的册子,原本只是沿袭规矩,在永安七年过后,负责记录日行册的舍人也换成了听雨阁的天干密探,这些耳目将所见所闻事无巨细地记载下来,成为萧太后掌控内宫的一大依凭。

  身为平南王之女,自殷令仪入宫起,这里就为她专开了一本册子,大到出入往来,小到寝食怡乐,无不记录清晰。江烟萝坐下不过一会儿,陈朔已亲自取来册子双手奉上,她抿了一口茶水,从第一页开始翻看起来。

  这本日行册是线装订成,厚约寸许,每一页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字,若是逐字逐句地看完,少说也得废上一两日工夫,而江烟萝一目十行,心中又有猜测,不过个把时辰已将册子览过一遍。

  诚如情报所书,殷令仪这一年来的表现堪称安分守己——在八月毒发之前,她一直住在慈宁宫偏殿,几乎在萧太后眼皮底下过日子,身边除了四个从平南王府带来的护卫,再无一个自己人,而那四个护卫已被打散进禁宫侍卫里,彼此之间已有数月不能相聚,随时随地都有人盯着。

  毒发后,萧太后为掩人耳目,假称是自己病重,而殷令仪悄然搬出了慈宁宫偏殿,被安置在侧近的三宝堂。这里是萧太后平素抄经小憩的静室,外人不得擅入半步,待殷令仪在此下榻后,里里外外的人都被换了一遍,她更是没有机会做手脚了。

  然而,江烟萝仍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将那张药方重新展开,将上面的每种药材、每分药量都在心里反复评估,徐徐吐出了一口气。

  这方子开得实在很好,好到太医院上下人等不曾增删半点,连江烟萝都挑不出刺来。

  换言之,这上面的所有药材及用量恰好达成平衡,多一分则过,少一分则缺,倘若药性被外力扰乱,其中几味主药就会转化成毒。

  殷令仪体内难以拔除的积毒,大半都是因此而来,偏生她服药已久,五脏六腑都与药相融,整个人都成了药瓮,发作起来倒不如常人反应激烈,但剧毒毕竟是剧毒,时间拖得越久,她越是毒苛深种,到最后病入膏肓,神仙也难救。

  江烟萝从不惮将人往最坏处去想,在她发现殷令仪早已身患重症不得不以虎狼之药续命时,她着实想过这次中毒恐怕是对方一手策划的,可这念头很快便被打消,因为殷令仪眼中没有死志。

  她想活,哪怕身处龙潭虎穴、饱受苦痛煎熬,殷令仪仍是想要活下去的。

  何况,以当下形势来看,殷令仪若死在京城,于朝廷而言是祸端,对平南王府也未必是件好事。

  “棘手……”江烟萝喃喃自语,目光落在了翻开的册子上。

  积毒入骨的根源找到了,这潭浑水才刚刚荡起涟漪。

  殷令仪既然在八月突兀毒发,此前必定有个引子,听雨阁将太医院查了个底朝天,说明问题不是出在她日常服用的药物上,而要打破她体内融于骨血的药性平衡,又不引人注意,绝非一朝一夕所能成。

  江烟萝暗自推算,殷令仪至少在毒发前一月就接触到了“药引”,并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

  最具嫌疑的自然是身边人,可江烟萝在来前已去惊风楼要过情报,当时贴身伺候殷令仪的婢女出身紫电楼,其人名叫青鸢,本为萧正风麾下暗卫,事发后已被拷问处死。

  青鸢死后,她的尸体被玉无瑕带走,生前沾手过的物品也由惊风楼派人封存,可惜查了许久仍是一无所获,即便萧正则亲自找上萧正风,此人也是两手一摊,一问三不知。

  除此之外,令江烟萝在意的就只剩下一点,即是殷令仪这一年来为萧太后侍疾,常居慈宁宫偏殿,一应吃穿用度都随萧太后变改,而在今岁七月上旬,有人向萧太后进献西域珍品安神香,据说有养心舒肝、疏经助气的奇效,可惜萧太后素来不喜熏香,便将此物赐给了殷令仪,后者倒是颇为喜欢,每日都会在书房里点燃一炷。

  正巧,当时陪侍左右、为殷令仪添香磨墨的婢女就是青鸢。

  一念及此,江烟萝对静立在旁的陈朔问道:“慈宁宫偏殿里的那些物品,也封存留证了吗?”

  陈朔迟疑了片刻,道:“那毕竟是太后娘娘的寝宫,属下们不敢造次。”

  这事儿实在非同寻常,若换了旁人则罢,萧太后的身份何等尊贵,天家威严不容任何人轻侮,莫说是一干暗卫,就算萧正则亲至也不可能对慈宁宫大肆搜查,那不叫尽忠职守,叫不知分寸想找死。

  江烟萝点了点头,又问道:“在那之后,有人进去过吗?”

  “这倒不曾,太后娘娘深知兹事体大,已将偏殿封了。”

  略作沉吟,江烟萝将手里的令牌丢给陈朔,起身道:“你亲自盯着那边,有任何情况都要立刻派人向我禀报。”

  陈朔眼皮一跳:“楼主,这——”

  他话没说完,那张艳丽的狐狸面具已经转了过来,朱红嘴角分明上扬着,狭长双眼里却有幽光闪动,骇得陈朔立刻噤了声。

  “是禀报我,不是禀报给阁主。”江烟萝轻声道,“该怎么做,不必我来教你吧。”

  陈朔心中一寒,垂首应道:“属下遵命。”

  江烟萝发出一阵悦耳的笑声,将药方夹进日行册里,当即拂袖而去。

  心中有了计较,她自不会在宫里久留,趁天色未晚赶着出了宫门,步履御风般回到平安坊,不多时便重入总坛,直往正堂而去。

  说巧不巧,许久未见的萧正风竟也在此,这对相看两厌的堂兄弟才爆发了一场冲突,亦或者说,只有萧正风在发怒。

  “你竟然派人查我!萧正则,别忘了庆云侯府的主子究竟是谁,你在听雨阁里以权压我,还要把手伸进侯府,欺人太甚!”

  “砰”的一声脆响,江烟萝刚迈过门槛,一只鹧鸪斑茶杯就摔了过来,正砸在她脚边,残留的茶水四溅开来,污了半截素兰裙摆。

  呀,脏了。江烟萝心下有些可惜,她还挺喜欢这条裙子。

  此时,萧正则仍坐在上首,手里拿着几张没看完的信纸,江烟萝瞥了一眼,见是乌勒文,想来是关外密探的报信送达了,她目光微暗,又看向萧正风。

  去岁云岭一役,萧正风不仅被人砍掉一根手指,还瞎了一只眼睛,他从小骄矜自负,这下不啻为奇耻大辱,是以性情变得愈发暴戾,从前在萧正则面前尚可勉强做些表面功夫,如今是一点不肯低头,仿佛他服了软就是认了输。

  外人只觉得萧正风强横更甚往昔,可在知情人看来,不过败犬之吠罢了。

  不出所料,萧正则自始至终只是冷眼看他大动肝火,直到江烟萝进来,他才将书信往桌上一放,漠然道:“闹够了吗?”

  萧正风死死盯着他,独眼中满是血丝。

  “乌勒使臣态度模棱,以建王为首的一干宗亲动作频频,你既然自恃身份,就该担起责任来,我让你盯紧他们,将这帮人在京中经营起来的关系网调查清楚,不是让你玩忽职守,跑来这里跟我耍性子的。”萧正则的手指轻敲桌面,“账册礼单、明信密函、上下传令……等你将这些东西拿到手,再来砸我的茶具不迟。”

  这番话说得轻描淡写,落在萧正风耳里却比任何尖酸刻薄的话都要难听,当着江烟萝的面,他到底是强压下了怒气,冷冷道:“不必你提醒,把我的人放了。”

  “你的人?”萧正风反问他,“礼部右侍郎陈敏,永安十二年进士,食君禄受君恩,不论生死都只能是陛下的人,怎又成了你的人?”

  “你——”

  不等萧正风说话,他又道:“你太岳父张尚书是吏部天官,可惜年事已高,再过一年就要致仕,而你岳父为官平庸,此生难晋三品之列,于是你这些年花了不少钱在寒门士子身上,陈敏算是其中最有出息的几人之一,你对他十分看重,不惜借用侯府的人脉将其推上礼部右侍郎之位,舍不得这枚棋也在情理之中……但,别忘了你不仅是庆云侯世子,更是紫电楼之主,当知听雨阁的规矩,任何人犯进了暗狱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这一番话字字刺心,萧正风脸色巨变,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之人。

  他知道!

  他竟然都知道!

  “陈敏身为男子又是外臣,连后宫中人都不知道太后娘娘假称重病之事,他又是怎么知道的?”萧正则嗤笑一声,“这次我只让惊风楼拿了他,再有下回……你也不必坐在紫电楼的主位上了。”

  萧正风只觉得自己的面皮都被他扒下来踩在了脚下,他缓缓攥紧双拳,感受到左手缺失的那根指头,心中恨火几乎要化为熔岩。

  最终,他一句话没说,也不再多看一眼,愤然出了大堂。

  萧正则摇了摇头,丝毫没有占据上风的得意,反而叹了口气,问道:“郡主的病情如何?”

  他们针锋相对之时,江烟萝识趣地收敛了气息站在角落里,整个人仿佛一簇没有生命的壁花,闻言才出声道:“的确有些端倪,请阁主过目。”

  她将那本日行册连带药方一同递了上去,又将自己的发现娓娓道来,只隐去了指使陈朔暗中盯梢慈宁宫的事。

  听江烟萝说完始末,萧正则眉头深锁,他俩的想法显然不谋而合,可这就意味着事情难办。

  “若要确认真伪,必须取得一块安神香,只是……”江烟萝点到即止,抬眼看向萧正则。

  事关萧太后,不论安神香究竟有没有问题,她都不会去当那出头椽子。

  萧正则默然许久,道:“我会尽快取来,此案……继续查!”</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