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二百二十六章·惊风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大靖永安二十五年,注定是个多事之秋——

  八月初二,乌勒“野狼”潜入雁北关,刺杀守备官员十三人;

  八月初三,轻骑校尉岳如川联合寒山部族连夜追击百里,歼敌于积冰道,斩首十七人;

  八月十五,灵蛟会蛟首左轻鸿归乡祭灵,途径鲤鱼江,遭遇孤魂、水木刺杀,大难不死后明月河之争激烈加剧,黑道各派草木皆兵;

  八月廿四,丐帮帮主王成骄广发聚义令,召集精锐弟子并游侠壮士数千名北上驰援,义助官民守城护关,提防宵小暗箭再袭,少帮主王鼎代理总舵大事;

  九月十六,武林盟伐贼义军整合在即,不日启程南下;

  九月廿八,武林盟主江天养之子江平潮、寒山昭衍于东山白鹿湖畔遭遇补天宗杀手伏击,双方人马死伤殆尽,孤魂重伤江平潮;

  九月三十,昭衍护送江平潮入滨州鱼鹰坞,海天帮倾力追杀孤魂,未成;

  十月初一,玉羊山解除路禁,望舒掌门谢安歌亲手斩开止戈碑,举派出山奔赴蜀南……

  至此,塞外中原,庙堂江湖,星火连成燎原势,风生死水起狂澜。

  露生十月天,乌啼玄英处。

  到了这个时节,萧瑟秋意渐进初冬,南方或有黄花可赏,北地已是霜寒重阴,偶有日头高照,那阳光也是冷的,暖不到心里去。

  南人好饮茶,北人好饮酒,尤其是在寒天里。

  今日休沐,恰赶上云收雨霁,正是呼朋唤友的好天时,偏偏下值官员无论官阶大小,大多习了本分待在家中,更有甚者连子侄也严加约束,虽不至于禁足,但也耳提面命。

  究其原因,还是萧太后凤体欠安,病情愈重。

  今上登基二十五载,太后垂帘听政也有二十五年了,这是前所未有,怕也后无来者。早些年永安帝尚幼,文武百官尽辅佐之能却无理政之权,乃是宋丞相与萧太后共同挑起重担,两人虽然政见相左,但也不是没有过通力协作之时,可到后来飞星案出,宋元昭获罪下狱又死于狱中,萧太后独揽大权,趁着殷氏宗室凋零,重用外戚权党和直属鹰犬,逐步清除障碍,已是权倾朝野。

  这些年来,永安帝愈发沉溺享乐不理朝政,朝廷大事都由萧太后朱笔裁决,不论诸官心中如何想她,萧太后对大靖朝堂的影响实是毋庸置疑。如今萧太后年迈多病,一些被她强力镇压的声音又渐渐冒了出来,近日已有不下二十名官员秘密奔走为奏请太后还政做准备,亦有投效勋贵的官吏伺机而动……朝野上下的关系本就盘根错节,这下子更是复杂多变,不愿掺和其中的人唯恐风波沾身,故而约束亲友收心避祸,以免卷入旋涡。

  然而,这世上总有不知死活的人。

  白日里,留香院的大门紧闭着,昨夜寻欢作乐的客人大多已经离去,只有少数在此留宿。丝竹声早已停了,酒香浓郁未散,粗使仆人在院子里洒扫,其中有个身材瘦小的丫头,瞧着模样不过十四五岁,眉眼生得不差,可惜额头有块红胎记,鸨母见了都咬牙花子,打发她来做又脏又累的活儿。

  风尘窟里多是可怜骨,但可怜人有时候未必相惜,他们在别处丢了什么,便要在比自己更可怜的人身上变本加厉地讨回,是以这丫头被粗壮妇人故意撞落了水盆,胖管事看了个清楚,却跟瞎了一样,指使人将她按跪在地,一下接一下地掌嘴,嗑着瓜子儿看戏。

  哭声渐渐大了,楼上一扇窗忽地打开,衣衫不整的男人探出头来骂道:“大清早的嚎什么!”

  贵客动怒,老神在在的胖管事立时脸色大变,忙朝上方作揖赔笑,那男人见被打的小丫头相貌有瑕,只觉得晦气,往下“呸”了一口就掩上窗。

  一双玉臂从后伸来,香肩半露的美人鸳鸯娇嗔道:“官人,何必动怒呢?”

  这一声入耳,本就不甚清醒的男人连骨头都酥了,他搂着鸳鸯不盈一握的腰肢,转身就要滚回床上,被鸳鸯半推半就地抵着胸膛问道:“官人,今日……不走了?”

  男人侧头舔她葱根似的手指,含糊不清地道:“走什么,你舍得本官不成?”

  鸳鸯轻声道:“只怕天色要变,给官人惹来麻烦。”

  此言一出,男人那色令智昏的头脑倒是清醒了些,他停下解衣的动作,意味不明地道:“你倒是消息灵通。”

  他细细一想,留香院是这坊间首屈一指的风流好地,鸳鸯又是头牌之一,虽说大靖明令禁止官员宿娼,但处罚条例并不严格。正所谓食色性也,男人在这方面总有心照不宣的默契,如自己这般在休沐日乔装一番前来狎妓的官员并不少见,醉酒之后意乱情迷,嘴里漏出一些话来也属正常,左右这些个欢场女子最好拿捏,不怕她们胆敢乱说。

  果不其然,鸳鸯只字不提消息来源,对男人的态度更温顺了些,服侍得无微不至,男人的态度很快软化下来,与鸳鸯交缠到一起,调笑道:“莫怕,天变不了的,那些人自诩聪明,全都是白忙活……宝贝儿……”

  正当情浓之际,门外走廊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男人脸色微变,凝神细听了片刻,忽地掀开被褥下了床,骂道:“青天白日的,怎么会遇上衙役盘查?”

  说话间,他已胡乱穿上件衣服,用方巾把头脸遮住,对目瞪口呆的鸳鸯狠声吩咐了几句,便拉开窗户翻身出去了。

  客房在二楼,窗户下面是后院,因着先前那点事,在此洒扫的仆人都被胖管事驱走了,只留下那个受了罚的丑丫头跪趴着擦地,冷不丁看到一个人动作狼狈地翻下来,她吓了一大跳,差点张口叫人,被男人抢先捂住了嘴,吓得不敢吭声。

  此时此刻,男人哪有闲心在意一个丑丫头,他压低声音问道:“后门在哪?带我去!”

  留香院有一正门俩一偏门和一个隐蔽角的小后门,男人是从偏门进的,那里想来是不安全了,他抓着丑丫头领路,快速朝后门方向跑去。

  后门本为留香院的仆人们出入所用,外面是一条狭隘巷道,里面住着许多赌鬼和打手,可谓是乌烟瘴气,眼下却不失为逃生的好路子。男人在丑丫头的指引下很快来到门前,探出脑袋确定巷中无人,二话不说就要将人丢下,以求尽快离开。

  就在这时,那被他半抱半勒着的丑丫头目光一冷,反手抓他手腕,脚下猛地踹出,腰身发力一旋,轻飘飘从他怀中脱出,顺势将他整条胳膊扭至背后,只听“咔嚓”一声,男人手脚两处同时吃痛,整个人摔倒下去。

  “你——”

  话刚开口,丑丫头已经一脚踹在他脑袋上,男人登时昏了过去。

  这番变故只在转瞬之间,巷中再无第三双眼得见,丑丫头找来一个运送泔水的推车,单臂拎起男人丢进泔水桶里,光明正大地出了小巷。

  待到衙役们追到此处,眼前已是人影全无。

  那辆泔水车穿过三条长街,避过主道人流,才来到皇城西门外的平安坊,听雨阁的官衙就设立在此。

  丑丫头将抓到的人交给了守卫,不敢多做耽搁,径直入了惊风楼。

  今日百官休沐,听雨阁上下诸人却不在此列。

  惊风楼之主玉无瑕正端坐长案后,听到暗卫通报后,她放下处理到一半的文书,准了候在外面的人进来,那丑丫头本就心怀忐忑,见到她更是战战兢兢,二话不说便跪地行礼。

  “属下叩见楼主。”

  玉无瑕没有叫她起身,而是将手里那份文书认真处理完毕,这才漫不经心地问道:“人抓到了?”

  丑丫头忙道:“已经押入暗狱,没有惊动旁人。”

  “做得好。”玉无瑕把玩着白玉镇纸,“礼部右侍郎,翰林出身,未至不惑,可谓前途无量……奈何贪心不足,自寻死路。”

  丑丫头不敢应声,额头几乎要垂到地面。

  玉无瑕目光幽深地看向堂下,道:“给你一天时间,把他的嘴撬开。”

  “属下定当竭尽全力!”

  闻言,玉无瑕总算露出了笑容,她运笔如飞写下了一张药方,指尖轻轻一推,这张纸就朝丑丫头飞去,稳稳落在了她的手边。

  “按此方抓药,三碗水熬成一碗水,放凉后便可擦去你额头的印记。”玉无瑕温声道,“好姑娘,下不为例。”

  原来这丑丫头不是旁人,正是一年前还在玉无瑕身边伺候的小婢子,她因一念之差犯下过错,玉无瑕看在她娘忠心办事的份上才网开一面,给她打上这洗不掉的红斑发配去了那些下九流之地,让她成为外围情报网的又一只蜘蛛,专门打听那些见不得光的人和事。

  她实在是怕极了玉无瑕,做梦都想回到惊风楼内,这回好不容易等到机会,必然不会放过。

  萧太后重病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可真正垂危的另有其人,对外放出的风声不过是掩人耳目,眼下愈是动作频频的人,事后必然难逃明里暗里的清算。

  可这一点,不该是个区区礼部右侍郎能知道的。

  小婢子背后生寒,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多看周遭一眼,捡起药方便领命而去,玉无瑕正要提笔再书,却听角落里传出另一人的声音:“玉楼主,属下……”

  琅嬛馆主杜允之向来笑容可掬,尤其在面对地位尊高之人的时候,他总会在脸上挂起恰到好处的笑容,既不流于谄媚,又不惹人生厌。

  但今天的他显然无法再维持住这种笑容。

  “本座准你开口了吗?”玉无瑕冷冷道。

  六年来,惊风楼上下都领教过了这位玉楼主的本事,杜允之纵使心有异想,对她也是敬畏的,甚至畏惧还要更多一些。

  偏偏这一次,他犯在了这个女人手里。

  杜允之来京已有十日了,刺杀左轻鸿的行动失败,又出了内鬼之事,他是无论如何也难辞其咎,故而没等在栖凰山把伤养好,他就星夜兼程飞驰北上,可惜已是晚了一步,情报已传达入京,玉无瑕自个儿都领了三十道荆棘鞭的重罚,哪能让他好过?

  她若要收拾一个人,往往不会直来直去,只拿软刀子一片片地割肉下来蘸料吃。杜允之这十天来四下奔走,十有八九都吃了闭门羹,那些往日与他交好的人都唯恐避之不及,被他留在京城的钉子也被悉数拔去,仿佛只是一夕间,他从爪牙锋利的豺狼变成了没牙的老狗,屠刀就悬在头上,不知何时就会倏然落下。

  杜允之又恨又怕,却也被这下马威教了乖觉,不得不忍气吞声。

  他求见玉无瑕,前两次都不得入内,索性另辟蹊径去下力办事,主动送上了礼部右侍郎陈敏的情报,总算被放行进来。玉无瑕拿了情报就令暗桩确定虚实,然后抢在兵马指挥司前将人拿了,只要今天撬开了陈敏的嘴,说不定就能从这团乱麻中理出头绪。

  杜允之无疑是向她证明了自己的本事,可玉无瑕非但不以为意,还将他跟看门狗一样晾在了角落里,整整一上午都置之不理。

  他心怀怨愤,可在玉无瑕这一声冷叱出口后,恐惧又如毒蛇缠身,杜允之的脸色变了几变,终是从角落里走出来,朝她拜倒道:“属下知错了,恳请楼主念在往日的情分上,救我一救吧!”

  “救你?”

  玉无瑕搁了纸笔,语带嘲弄地道:“联合两大魔门密谋刺杀蛟首左轻鸿,这是何等重任?你敢只手包揽,又把事情办砸了,现在惹了一身骚,指望本座给你洗干净?”

  杜允之跪在地上,只觉得寒气都顺着青砖钻进了骨头里,玉无瑕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化作了一块巨石压上来,几乎要将他整个人压趴在地。

  可他又有满腔不甘。

  明月河之争僵持一年,六魔门变成了四魔门,双方都杀红了眼,若不能尽快止戈,怕是事态即将失控。为此,萧正则下了铁令,要在两月之内取了左轻鸿项上人头,使那帮龙蛇之辈成为无首散沙,补天宗将推动弱水宫疯狂撕咬牟利,一举打破灵蛟会数十年来的漕运封锁,将这个水上怪物连同依附于它的诸多帮派都碾碎吞并,听雨阁将在最后关头镇压乱象,把弱水宫吃下去的肉连本带利刮回来。

  左轻鸿的死只会是一个开始,而这至关重要的任务本该是落在玉无瑕头上的。

  说巧不巧,在那节骨眼上爆出了殷令仪中毒的消息,如今有不少宗亲入京,边陲又动荡频生,天子脚下决不能闹开这骇人听闻之事,萧正则就改了主意,命玉无瑕留京调查此案,身为副楼主的杜允之便当仁不让接过了差事。

  他浑然忘记了自己当时是如何欣喜若狂,忘记了对功名利禄的盘算,只在事败之后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今日落到如此境地的人本该是玉无瑕。

  “非、非是属下……”

  “开脱的话,本座已经听过太多了。”玉无瑕打断了他的自辩,“你此番做了什么,本座一清二楚,与其在这儿作态,不如好生自省,尽快把内鬼揪出来,或可将功抵过救你一命。”

  她说完这句话,已是厌烦至极,起身从书案后走出,途径杜允之身边时顿足,冷声道:“本座现在没把你打入暗狱,一是相信你没那狗胆私通西南,二是看在姑射仙的面子上……不过,本座的耐心也有限,等到此间事了,你若还给不出一个交代,就休怪本座无情了。”

  裙带飞袂拂过脸庞,如同美人轻吻,于杜允之而言却似蜂尾毒针扎进肉里,忍不住颤抖起来。

  “属下……明白了。”杜允之低下头,眼里满是怨毒之色。

  玉无瑕已拂袖而去。

  一辆青帐马车驶入了平安坊。</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