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二百章·天下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笼罩栖凰山的腥风血雨,历经三日方歇。

  第一日,擎天峰遭到攻占,云桥断裂;第二日,浩然峰全面失守,天罡殿匾额塌落,方家主宅被夷为平地;第三日,尽诛乾元峰守卫,阴风林内尸骨遍地,无赦牢落入敌手。

  总舵长老死伤殆尽,管事以上者十不存一,盟主方怀远及其妻子江氏的尸身被人找到,断剑巨阙悬于天罡殿匾额之下,英雄末路,不忍睹之。

  一时之间,众多传言甚嚣尘上,激起了无数江湖人的愤慨,白道各派弟子都向中州赶来,游侠散人亦集结而至,可当他们赶到栖凰山时,面对的不是穷凶极恶的魔门中人,而是中州府营参将亲自率领的三千精兵,以及听雨阁的众多密探暗卫。

  浮云楼副楼主陈朔亲自出面挂出告示,上书方怀远是为九宫飞星之余孽,及其勾结乌勒奸细、杀害巡按御史唐荣等条条罪行,其妻江氏撞破隐秘惨遭灭口,方怀远此人心狠手辣令人发指,叛贼不法,死不足惜。

  一石激起千层浪。

  武林盟总舵覆灭,四方分舵自顾不暇,白道群龙无首,海天帮帮主江天养出面号召,广邀各派掌门于七月十五在仙留城醉仙楼举行共议,商讨力挽狂澜之策以安武林白道之未来。

  号令既出,八方云动。

  因此,七月十五这一日天还未亮,仙留城内已是万人空巷,醉仙楼附近更是人满为患。

  人多的地方自少不了口舌是非,不知哪个晦气种最先说道:“今日是中元节呢。”

  七月十五中元日,酆都城开祭孤魂。

  世道艰难,难免盛行鬼神之风,何况栖凰山浩劫不过一月,新鬼尚未过完末七,即便朝廷张贴布告严禁人祭奠这些逆贼,仍不能杜绝受武林盟荫庇多年的百姓们寄托哀思,就连这仙留城里也有不少人发束麻绳腰袭白布,巡夜的差役们总能抓到几个躲在巷子里烧纸钱的人,一顿棒打换一口唾沫,谁也落不得舒坦,谁也不肯善罢甘休。

  百十年下来,江湖各派势力划分早已明晰,白道四大门派各镇武林一方,只是如今临渊门深陷泥沼,赶来仙留城主持共议的只有三家掌门,其中第一个赶到栖凰山脚下的望舒门掌门谢安歌却是来得最晚,当她带着一众女弟子陆续下马时,醉仙楼外已被海天帮、丐帮两派的车队围得水泄不通,看守护卫多达千人,个个精干健硕不怒自威,可见是两派掌门精挑细选出来的得力人手,任周遭人头攒动,也无哪个胆敢逾越雷池半步。

  相比之下,望舒门的阵仗可谓寒酸至极,掌门谢安歌轻剑傍身,着一袭玄衣道袍,满头乌发不见银珠点缀,仅以一支黑檀木簪束髻,以穆清为首的十六名女弟子随行在后,个个白衣抱剑,面如冰霜,眸似寒星。

  她们一来,就像鬼门关里刮出的一阵寒风,阴冷肃穆,那些喧嚣私语都悄然噤声。

  谢安歌抬眼一睨,见各派掌门的护卫和弟子都在门外候着,于是吩咐了穆清几句,孤身进楼。

  今日来此的白道各派掌门人约有十余数,海天帮帮主江天养出面号召众人云集至此,又是最先抵达醉仙楼,当仁不让作为东道主,他将整个酒楼包下,连掌柜小二也都被请了出去,大堂里多余的桌椅板凳都被搬去后院,正中央摆开一张大八仙桌,不以方位论尊卑,哪怕众人心思各异,也不能在这些细枝末节上挑出刺来。

  谢安歌到得晚,会议显然已开始了有一段时间,乍见她推门而入,有几人面露不虞,倒是丐帮帮主王成骄亲手倒了一杯水酒,掌下使了个巧劲,七分满的酒杯横空飞过,稳稳落在了谢安歌手里。

  “谢掌门来迟了,当罚酒一杯才是!”王成骄爽朗一笑,“江帮主特意备的素酒,谢掌门放心满饮。”

  谢安歌垂眸,手腕轻翻,酒水如注倾倒在地。

  她淡淡道:“既是武林白道共议,这一杯酒当敬方盟主,恕贫道借花献佛了。”

  王成骄笑意渐收,其他人亦是神色一肃,江天养举到唇边的酒杯微顿,他抬眼看向谢安歌,眸光里晦暗不明。

  杯酒倾罢,谢安歌在江天养右手边的空位落座,添了半盏水酒赔礼自饮,气氛总算缓和下来,只听她问道:“不知诸位议到何处了?”

  江天养道:“正提及两件要事,谢掌门来得恰好。”

  “哪两件?”

  “一是前武林盟……方怀远罪犯谋逆,祸及满门上下,其人虽死,麾下刘一手等同党余孽侥幸逃出重围,一路朝永州临渊门赶去,听雨阁已请下朝廷批令,不日就将围剿翠云山。”

  武林盟总舵骤然覆灭,朝野无不惊闻震荡,先有云岭山私造军械之事,后有栖凰山大劫,哪怕明眼人都知道其中必有蹊跷,却没有一个人敢在朝廷昭告定罪之后直言异议。

  果不其然,江天养此言出口,在座诸人神色各异,虽有那郁愤不平者,却无一个敢做出头鸟。

  王成骄皱眉道:“朝廷要剿翠云山,难不成还要让我们出上一臂之力?”

  闻言,江天养不由苦笑道:“他……毕竟是先代盟主,若非如此,武林盟今后该如何立足自处?”

  众人面面相觑,心下都有一团火气,却只能憋在胸中,唯独谢安歌喝下第二杯冷酒,忽地道:“罪犯谋逆,祸及满门,依贫道之见却是未必。”

  这一句话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谢安歌身上,江天养道:“谢掌门,慎言!”

  “有些事,堵得住悠悠众口,杀不尽公道人心。”谢安歌的语气依旧不疾不徐,“据贫道所知,那在云岭山私造军械的匪首方敬早两年便以诈死为由逃出临渊门,他的名字在临渊门名册上一笔勾销,个中曲直隐情非外人所能知,至于方盟主自知罪行败露故纵凶杀害唐御史之说……此乃听雨阁片面之词,为其佐证的是补天宗那位周宗主,敢问诸位是信方盟主,还是信他们?”

  她言下之意丝毫不加掩饰,一时间在座诸人都勃然变色,江天养心下暗恨谢安歌不识抬举,这老道姑在栖凰山遇袭当晚就赶到了沉香镇,从杜允之手里放走了数十个无处可逃的武林盟弟子,甚至故意阻挡后军进山,若非事情不好做绝,哪能容她安然脱身,又在此大放厥词?

  念及此,江天养皱眉道:“谢掌门是在为逆贼鸣不平?”

  谢安歌搁了酒杯,漠然道:“不敢,只是事情尚未查清,那帮子与魔门勾结甚深的朝廷鹰犬急着盖棺定论也还罢了,我们这些人与武林盟同气连枝,数十年来没少受方家恩惠,这一出事就急着撇清干系……明哲保身不是错,但行走江湖全凭一张皮,总不好做得太难看吧。”

  原本要出面说和的几位掌门闻听此言,顿时面露羞惭之色,讷讷坐了回去。

  王成骄这时道:“谢掌门这么一提,我倒也想起件事来……云岭山那滩浑水是个什么内情,咱们不好刨根问底,但要说方盟主派人刺杀唐大人这个案子,近日来有风声传出,说是当日在演武场上公审时,江夫人已经亲自出面揭穿真相为夫君昭雪了,江帮主身为人兄,不知可有耳闻?”

  江天养的脸色登时沉了下去,片刻之后寒声道:“本座从不管那些小道谣言,只知方怀远是飞星案的余孽,其发妻晴岚亦为虎作伥,此罪证据确凿!可怜我妹子待他至诚,方怀远却在罪行败露之后杀她灭口,海天帮江家已与临渊门方氏恩断义绝,他们方家所有人都该死!”

  说话间,他眼中掠过一抹刻骨的恨意,令人背后生寒。

  江天养固然恨极了方怀远,早想要取而代之,可他从未想过让自己的亲妹给人做陪葬,这才在兄妹近乎决裂后依旧决定将人带回鱼鹰坞,只是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江夫人终是回到了武林盟,却是死在了她一心想救的人手里。

  陈朔不敢擅自处置江夫人的后事,特意开辟了冰室存放尸身,使江天养得以见到亲妹的遗容,她走得并不安详,身上那道触目惊心的致命伤几同断裂,一看就是巨阙剑造成的,待他问过了江烟萝,对方家人的恨意便犹如迎风烈火般燃烧起来。

  江天养素来笑脸待人,这一下杀气四溢,震得众人都心神凛然,王成骄也不好再咄咄逼人,见谢安歌还待说话,悄然在桌下拉了她一把。

  谢安歌转头看他,目光冷厉如剑一样,看得王成骄面上发烧,心里却是阵阵发凉。

  眼见势头不对,其余几位掌门连忙出面绕开话题,江天养也知眼下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强压下心头怒意,道:“至于这第二件事,眼下白道群龙无首,必须重建武林盟总舵,尽快恢复江湖秩序,以免黑道宵小趁机作乱,不知各位有何属意人选?”

  这一句话说出来,在场众人精神一震,知道是今日的重头戏来了。

  武林盟建立至今不过三十三载,两代盟主皆出自临渊门方氏,即便没有此番劫祸,下任盟主也不可能再是方家人,这才有了先前武林大会的角逐,那时是海天帮的江平潮打进了终战,成为了众人认可的少盟主,可他毕竟年轻,按照规矩至少得在武林盟内磨练两三年,未料想天有不测风云,如今的武林白道犹如一盘散沙,各方忧患皆不容忽视,年轻人毕竟根基浅薄镇不住场,还得推举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高人来做定海神针。

  如此一来,小门小派不必痴心妄想,一些较大的宗门势力也得掂量掂量,最有可能是由海天帮、望舒门和丐帮三方角逐争夺,此时若押对了宝,未来必将受益无穷。

  “在下先来,欲推举江帮主为盟主!”

  半晌,一人最先出声道:“海天帮坐镇东南,实力强大,基业深厚,江帮主武功高强,多年来为我武林白道贡献卓越,若他成为盟主,各路好汉自当信服!”

  “在下推举王帮主,丐帮是天下第一帮,王帮主……”

  “那必然是谢掌门,望舒弟子巾帼不让须眉,谢掌门早年……”

  “……”

  有人率先开口,其他人也坐不住了,当下七嘴八舌地争论起来,倒是三个正主最沉得住气,任他们吵吵嚷嚷,依旧老神在在。

  王成骄对谢安歌轻声道:“谢掌门,你意下如何?”

  丐帮的确实力庞大,但王成骄一心向武而无追名逐利之心,也不觉得自己有那掌控半边武林的过人手段,反倒对江天养颇为认同,毕竟海天帮的势力众人有目共睹,江天养这些年来的风评也是极佳,不失为眼下最好的选择。

  他有心推力一把,只是谢安歌的态度也不容忽视,白道四大门派多年来同气连枝,如今已去其一,剩下三方万不能再生龃龉,这才有此一问。

  谢安歌却是阖目养神,仿佛入了定。

  王成骄拿她无法,转头与江天养道:“先前在武林大会上,令子力挫群英,已是下任盟主炙手可热的人选,倘若江帮主此番登上盟主之位,今后传位于子,不失为美谈一桩,可安飘摇人心。”

  江天养谦虚道:“盟主之责重于其位,他还年轻,能否担此重任还说不得准。”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看似和睦友好,实则处处机锋,王成骄实没有与江天养相争之心,却想为自家侄儿谋个好前程,江平潮固然在武林大会上走到了最后,可他占了运气居多,至少王成骄不认为王鼎逊其一筹,若是自己现在助江天养一把,来日江天养投桃报李照拂王鼎,丐帮也未必出不了一位武林盟主。

  对于王成骄这番盘算,江天养心里敞亮,他本是属意自己的儿子,可江平潮已经与他离心,眼下又萎靡不振,将来如何尚未可知,没必要提前把话说死得罪人,尤其是在这种节骨眼上,能多丐帮一成助力,他坐稳盟主之位就多一份把握。

  前来参加会议的人都是一方掌门,个个跟人精一样眼光毒辣,看出江天养与王成骄有意让两派关系更进一步,原本摇摆不定的人总算把握住了方向,之后大家议论起来就少了争吵之意,花花轿子人抬人,心照不宣地为江天养增光添脸。

  见状,王成骄认为火候差不多了,站起身来朗声道:“情势迫切,事不宜迟,不知诸位心下可有决断了?”

  众人纷纷颔首,于是按照规矩用提前备好的纸笔写下名字,交给候在一旁的专人统计报数。

  这计数之人并非门派弟子,而是一名在江湖上颇有名望的散修老者,只见他捋了几下花白胡须,一张张地将字条上的内容念出来,果然连续十三票都是海天帮帮主江天养,可谓众望所归。

  “第十四票,望舒门投……无?”

  看清纸上的字,老者脸色微变,闭嘴却是晚了,这一个“无”字变了声调,落在人耳中显得无比怪异。

  顷刻间,在座诸人无不心头一凛,江天养嘴角的笑容也消失,冷冷看向了谢安歌。

  王成骄见势不妙,忙打圆场道:“谢掌门,你是否落笔有误……”

  “贫道没写错,就是‘无’。”谢安歌睁开眼,语气冷淡,“在座所有人,包括贫道,没有一个配做武林盟主。”

  饶是老辣如各派掌门也不禁闻言动容,王成骄正欲说话,只听江天养出声道:“莫非谢掌门心里别有人选?”

  “非也。”谢安歌定定地看着他,“方盟主死前当众立誓,不愿武林盟沦为朝廷鹰犬之爪牙,下令解散武林盟,所谓选举新任盟主……本就是无稽之谈!”

  江天养放在桌下的手悄然攥紧,面色冷沉地道:“武林盟当年是由四大门派联手创立,又有白道各路豪杰鼎力相助才有今日,他一个逆贼空口白话,如今也已死无葬身之地,所谓解散当不得真。”

  “既然是四大门派共同创立,那么四大门派也有权将之解散。”谢安歌寸步不让,转头看向王成骄,“临渊门起头,我望舒门也认可,敢问王帮主赞不赞同?”

  王成骄被她这一眼看得头皮发麻,他几乎要以为谢安歌疯了,可当他对上那双始终冷静的眼眸,方知她才是在场最清醒的那个人。

  神使鬼差般,王成骄冲口欲出的话又被他自己咽了回去,只见他沉默了片刻,忽地道:“江帮主所言甚是,临渊门因掌门获罪株连上下,已被剔除白道宗门之列,方……他的话算不得数。”

  江天养面色稍霁,却听王成骄继续道:“剩下我们三家共掌武林盟,你既要说服丐帮,至少得有一个理由!”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江天养愕然看向王成骄,心下怒意暴涨。

  谢安歌终于露出了近日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她站起身来,目光扫过所有人的脸庞,最终落在了江天养身上。

  “理由,贫道刚才已经说过了。”

  谢安歌抬起手,直指江天养面门,笑容缓缓收敛,隐忍多时的杀气却泄露出来,只听她厉声道:“海天帮早已秘密投靠听雨阁,此番补天宗胆敢大举攻山且得以一举功成,全赖江帮主泄露了密道布防,诸位若推举其为盟主,自此武林盟必将步步沦陷,与邪魔外道沆瀣一气!”

  一字一顿,钟鸣鼓摧,震得人肝胆俱裂,满场俱惊!

  江天养怒不可遏,猛地拍案而起:“谢安歌,你血口喷人!”

  王成骄不可置信地看向江天养,攥紧成拳的手背上青筋毕露,问道:“江帮主,谢掌门所言可是真的?”

  江天养道:“望舒门同临渊门素有往来,谢安歌分明是与方怀远同流合污,故意诬陷于我,尔等也敢信她一面之词?谢安歌,你口口声声说本座勾结听雨阁出卖武林盟,倒是拿出证据来!”

  他主动要求谢安歌拿出证据,实是成竹在胸,海天帮与听雨阁的来往本就隐秘,许多事情都由江烟萝亲自周转,而江夫人已死,江平潮再怎样也不会当众与生父决裂,谢安歌最多让自己的徒弟穆清出来作证,可这又如何能够服众?

  果不其然,谢安歌只是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江天养心下一定,冷笑道:“我看你是无凭无据,已然词穷了!谢安歌,枉你身为望舒门之主,竟被方家逆贼所迷惑,如今方怀远已获罪伏诛,你悬崖勒马尚且不晚,莫辜负了望舒门百年基业,令历代祖师为你蒙羞!”

  回应他的是一道剑光。

  江天养没想到她敢当众动手,其他人也猝不及防,下意识地离座后退,却见谢安歌这招并未冲着任何人去,而是一剑将整张八仙桌劈成了两半。

  轰然一声,两面卓身同时倒塌,酒壶杯盏碎了满地,溅起了大大小小的水花。

  这一下无异于打了所有人的脸,江天养面色铁青地道:“谢安歌,你究竟想做什么!”

  “贫道今日来此,不为武林盟主,也不求胜负输赢,只宣布一件事——”

  谢安歌剑指向前,冷冷地道:“自今日起,望舒门退出武林盟,废守望合作之约,自此不复同路,贫道有生之年若违此誓,形同此桌!”

  说罢,她收剑入鞘,转身就往外走。

  “谢掌门!”王成骄大惊失色,“你莫要冲动,这——”

  江天养打断他的话,厉喝道:“谢安歌,你今日踏出这里一步,望舒门便休想再回武林盟,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谢安歌驻足,大堂内静得落针可闻。

  正当众人以为她要回心转意的时候,却见谢安歌反手掷出一物,分明头也未回,可她就跟脑后也长了眼一样,这小小一件物什破空而来,直直落在了江天养脚下。

  那是一枚鱼鹰纹样的玄铁指环。

  江天养的叱骂戛然而止,他抬头看向谢安歌的背影,却见那玄衣道姑已拉开大门,带着自己的十六名弟子,头也不回地上马而去,徒留周遭众人惊疑不定的眼神。

  ……

  大靖永安二十四年七月十五,白道十四门派于中州仙留城醉仙楼展开共议,推举武林盟主,横生变数,谈判破裂,望舒门掌门谢安歌宣布即日退出武林盟,此生不复归矣。

  同年八月,海天帮帮主江天养率白道联军夺回栖凰山,重振武林盟总舵,顺应朝廷号召,派出义军南下永州攻打翠云山,清剿临渊门。

  即至九月下旬,寒山之主步寒英遭听雨阁叛徒冯墨生偷袭暗害,乌勒先锋军趁乱夜袭,雁北关风声骤紧,边防动荡,战事或起。

  十八年未变之天下,自此风起云涌。</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