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一百八十三章·潜入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翌日清早,里长集结了六名耆老并十余名青壮男女,相扶着往栖凰山而去。

  五十里地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尤其这一帮子人里有不少老弱,走起来更是磕磕绊绊,直至后晌才抵达栖凰山东侧。

  多年来,虽说沉香镇与武林盟的关系十分密切,但市井百姓到底与江湖任侠有所不同,这些人大多是头一次来到栖凰山近前,此时望着那三座巍峨险峻的山峰,不由得生出自惭形秽之感,竟是惶惶不敢向前。

  里长算是见过一些世面,往日也曾与武林盟的门人交往协助,知道浩然、乾元两峰不对外开放,于是带人向南绕行至擎天峰山麓下,远远见到一队人把守在此,登时喜上眉梢,忙不迭上前见礼,却不想被一把雪亮长刀横在身前,吓得他脸色骤变,连滚带爬地向后退去。

  那横刀之人冷声斥道:“三山禁绝,此路不通,回去!”

  人群里,打扮得毫不起眼的江夫人同江平潮对视一眼,这伙扼守山道的人披坚执锐,站立如枪,显然是训练有素的军兵出身,并非武林盟的守山弟子。

  里长逃得远些,这才注意到面前一伙人的异样,既没有身穿青衣,腰间亦不见白缎,与自己从前所见的武林盟门人大不相同,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拜道:“请官爷恕罪,小的们家住沉香镇,冒昧前来打扰,盖因近日……”

  为首的官兵还算是好脾气,耐着性子听他说完始末,这才沉声道:“镇上出了凶案,你身为里长合该去报官,请官府出面抓捕凶手,却聚众来此作甚?”

  里长暗暗叫苦,沉香镇位于县中偏僻一角,当年武林盟势弱时,镇上鸡鸣狗盗、恶人横行之事屡见不鲜,而那县衙皂吏同这些猪狗不如的人沆瀣一气,何曾管过老百姓的死活?这些年来,沉香镇凭借武林盟的维护才有今日,镇上的人早已习惯了在武林盟荫庇下讨生活,哪里愿意过回以前的日子呢?

  他有满腹怨言,当着这些守兵却一字不敢吐露,身后的镇民们也意识到不妙,耆老们率先跪倒在地,其余人也下跪哀求起来,哭声很快大作。

  然而,守兵们领命在身,端的是铁石心肠,见他们哭哭啼啼不肯离去,几名官兵立刻凶神恶煞地走了过来,不由分说便以长枪棍棒强行将人架起扔开,青壮男子尚且罢了,耆老们都是六七十岁的年纪,哪里经得起这样的粗暴对待?当即有两名耆老摔倒在地,股骨俱裂,发出“哎呦呦”的惨叫来,再也挣扎不起,活像被掀翻了的乌龟,可笑又可怜。

  更有那手脚不干净的兵油子,趁机伸手在妇人身上摸上两把,狠狠一抓旋即将人丢开,吃准她们敢怒不敢言,一个个嬉皮笑脸起来。

  其中一人恰好抓住了江夫人,不老实的手直向她胸口袭去,冷不丁被人抓住了手腕,劲力一吐疼得他龇牙咧嘴。

  “你你你——松手!快松手!”

  江平潮憋了一肚子的火,此时烧得两眼都红了,手下使力欲将此人腕骨生生捏碎,却不想江夫人从旁边猛地撞来,一下子将二人分开,不等江平潮开口说话,脸上已挨了重重一巴掌。

  “混账,找死嘞!”

  眼角余光瞥见其余官兵都被这厢动静吸引过来,江夫人心中一跳,二话不说又是一脚踢在江平潮膝盖上,好歹这小子没有蠢到无药可救,顺势跪了下去,双手深深抠进泥里,牙关几乎咬出血来。

  江夫人见他退了,转身面向刚才那个守兵,赔着笑脸对他道:“官爷,这是我儿,他不懂事,你切莫与他计较……”

  说话间,她飞快将一块银角塞进守兵的掌心,后者本欲发作,见这妇人如此识趣,掂量了手里的重量,冷哼一声算是放过。

  周遭的守兵们见状,也将指向这边的兵器收了回去,为首的人大声喝道:“快滚!”

  里长再不敢说话,如丧考妣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招呼众人扶起伤者,踉踉跄跄地往回走。

  他们来时满心忐忑,离开时只余愤恨失落,谁也没有注意到队伍里何时少了两道人影。

  江平潮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知道附近有耳目盯着,他不再轻举妄动,只扶着江夫人随众而行,直到一行人走出大道,那如芒在背的目光才彻底消失,借着转过拐角的机会,已悄然落到队伍末尾的二人旋身冲入旁边的小树林里,屏息蛰伏了半晌,确定没有人跟来,总算松了一口气。

  “出事了。”江夫人低声道,“你可看清了他们的衣甲?倘若我没认错,这些都是中州府营的兵。”

  江平潮目光一凝:“府营远在州城,怎么会悄无声息地开拔至此?”

  “守山弟子俱不见了,换成外人扼守要道,山上一定出了大变故。”江夫人双眉紧锁,“我是六月十一抵达沉香镇的,那里是前往栖凰山最近的路,却连半点风声也没听见,说明这些人要么是在十一之前就已来了,要么就是故意绕行,所图必然不小。”

  顿了顿,她又道:“栖凰山这面被重兵围困,沉香镇的据点也在一夜之间悄然蒸发,必定是听雨阁或补天宗暗中出手,只是门上留下了示警印记,说明里面的门人并非全军覆没,他们还来得及留下暗号,想来是早有准备。”

  江平潮不由得一喜:“您是说——方盟主提前得知了消息,已做好了安排?”

  江夫人点了点头,却没有太过乐观,只是道:“我们必须要尽快上山与他会合。”

  “重兵围山,道路封禁,我们二人要如何进去?”

  “明闯是自投罗网,唯有暗中潜行。”江夫人沉吟了片刻,突然想起来什么,“栖凰山坐拥三峰,常年只对外开放擎天峰,可此地与其余两峰相距最远,间隔一道裂谷,不得已才在上空架设云桥连通往来……换言之,能走这条路的都是武林中人,其防备的也是外敌大举入侵。”

  江平潮先是一怔,继而明白过来:“您的意思是,擎天峰只是摆在明面上的出入口,其余两峰亦有隐藏起来的通道?”

  江夫人颔首道:“我知道一处,走!”

  武林盟当初是由白道四大门派共同创立而成,数十年来四大门派进退与共、同气连枝,有关栖凰山三峰的重要机关及密道分布图皆由四家共享,只不过其余三大掌门各执部分,唯有盟主独掌全局。

  江夫人乃是江氏女出身,打一开始便知自己再嫁所要背负的意义,于是她有意不去过问武林盟内务,亦不对海天帮之事妄自置喙,唯一知道的这条密道是方怀远为防万一才主动告知她的。

  她带着江平潮绕行到浩然峰下,只见此地上有飞瀑倾泻,下有怪石嶙峋,放眼望去周遭尽是丛生杂草,唯有一条羊肠小路穿过草丛,蜿蜒绕过陡峭山壁,一路连接向上。

  许久不曾有人走过的小路,如今亦有一队兵马在此把守,头顶骄阳似火,他们晒得人困马乏,久久不见外人来此,难免放松了戒备,大多聚在湖边饮马洗澡。

  瀑布是山上泉水汇聚而成,湖水清凉舒适,这伙守兵泡得优哉游哉,冷不丁劲风突起,一块石头从上方轰然落下,砸出老大一片水花,惊得他们连声骂娘,慌忙四散逃开。

  “怎么回事?”

  “有人?”

  一群人光着屁股上岸,急忙拿起了武器,却见四下一片静悄悄,压根没有旁人踪影,再看头顶落石之处,原是一截突出的怪石骤然断裂,想来不过虚惊一场。

  他们环顾四周,浑不知砸落石头的罪魁祸首已在水花溅起那一刹由远至近,趁乱潜入了水下。

  海天帮总舵位于滨州鱼鹰坞,每个人都精通水性,江平潮在江夫人的指引下潜入湖底,找到两块紧密相依的大石,双掌运力在上面分别拍了两下,一阵微不可觉的机括声在水下传开,几乎重叠在一起的大石向两边分开,二人不敢耽搁,当即鱼贯而进。

  甬道之内并不宽敞,江夫人进来后发现了一块凸起的石头,用力往下一压,外面分开的大石便又重新合拢,只有少许湖水倒灌了进来。

  “走!”

  这条密道十分狭长,应是多年不曾有人走过,挂在壁上的火把早已油尽灯枯,四下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灰尘也积压极厚,几乎令人感到窒息。

  江夫人此前没来过这里,吃不准当中有无机关,江平潮将她护在身后,提起十分警戒在前探路,好在这密道显然不是为了伏击而建,遇见过几处机关都是有惊无险,一路上七扭八拐如行肚肠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空气终于变得充盈起来,已经逐渐适应黑暗的眼睛被微弱光线刺痛。

  终于,江平潮看到了一处九级台阶。

  台阶是青石打造,上面落了厚厚一层灰,江夫人见状心下稍安,让他去踏上台阶去推顶板,第一下没能推动,第二下摸到了窍门,原来是要下拉而非上推。

  江平潮将顶板拉下,一大片灰尘当即落了下来,立刻将他弄了个灰头土脸,好悬没打出一阵喷嚏,万幸被江夫人及时捂住了嘴,两人屏息静待了一会儿,确定上方没有异动,这才小心地探出头去,第一眼看到的是雕花木床脚。

  “这里是……”

  江夫人看到那根床脚,面色稍缓,低声道:“是清心居。”

  江平潮闻言大惊,他万万想不到方怀远会将密道出入口设在亡妻故居的床底下,难怪江夫人心知肚明也不曾来过,他面上不由得流露出些许异色,却听江夫人道:“这条密道不在分布图上任何一角,是晴岚夫人生前秘密所建。”

  此言一出,江平潮更觉得匪夷所思,晴岚在世时方江两家并未如此亲密,他是没有见过晴岚的,难免疑惑道:“堂堂盟主夫人,缘何要在自己床底下建一条直通山下的密道,她不能光明正大地出去吗?”

  江夫人摇头不语,她率先爬了出去,江平潮也只好闭嘴跟上。

  晴岚过世已有十多年了,除了方怀远和方咏雩父子,鲜少有人踏足这座小院,更别说是进入屋里,江夫人一眼瞥见屋里空空荡荡,大大小小的物件都被封存入箱堆在角落,只有木床、衣柜和梳妆台等家具摆在原地,俱已积灰极厚。

  死去万事空,不外如是了。

  江夫人心下微叹,迅速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正要对江平潮说些什么,忽然听见院门外传来了人声,她脸色一变,连忙朝江平潮打了手势,后者当即闪身到门后,二人大气也不敢出,隔着薄纱窗和门扉缝隙向外窥看。

  有人来到了清心居外。

  这伙人的穿着不同于山下那些守兵,一水儿的玄色箭袖武服,胸口绣有水纹,臂膀上则是流云图样,江平潮看得一愣,旋即想到这正是听雨阁暗卫的正装打扮,顿时心惊肉跳,神色也冷了下来。

  江夫人死死抓住他的手,唯恐他克制不住发出动静,同时竖起耳朵偷听外面的动静。

  “……我等奉命搜查凶手下落,满山上下一草一木皆不可放过,已得了方盟主应允,诸位却多加阻拦,莫非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笑话!栖凰山上谁人不知这清心居乃是大夫人生前的闺房,岂容你们来这里翻箱倒柜地搜查?”

  “本案重大,倘若放走了凶手,尔等担得起干系吗?”

  “……”

  外面吵吵嚷嚷,屋里的二人对视一眼,眉头都紧皱起来。

  清心居外,此时已是剑拔弩张。

  听雨阁的暗卫铁了心要进来搜查,武林盟的弟子也是绝不肯让他们肆意妄为,双方互不相容,从僵持到对峙,眼看就要大打出手,忽听一道女声断然喝道:“且慢!”

  众人一惊,纷纷扭头看去,只见一个冷面妇人护着一名白衣少女匆匆赶来,人未到声先至,总算拦下了一场争端。

  看清少女面容,双方皆是眉头微皱,为首的暗卫不冷不热地道:“原来是江大小姐,我等奉命公干,还请速速离去,以免刀剑无眼。”

  武林盟的人亦是叫道:“江小姐,这帮人近日来横行无忌,在咱们的地盘上趁机撒野,我等已是忍无可忍,你快些避开!”

  “住口!”

  江烟萝性情温柔,待人更是和善,此刻却是难得的疾言厉色,冷冷道:“你们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本事!堵在清心居外与人交恶,还要见血分输赢,难道不知盟主早已立下规矩,任何人不得在此动武造次?”

  斥了这些年轻气盛的弟子们一通,江烟萝伸手捋过一缕乱发,走到先前那名暗卫身前,不卑不亢地道:“诸位奉命公干,方盟主亦有令在先,我等本该好生配合,只是行事须得有度,清心居非寻常之地,若无盟主亲自到来,谁也不得入内一步!”

  不等那暗卫反驳,江烟萝又道:“方盟主正在天罡殿与人议事,我已派遣婢女赶去通报,诸位不妨在此稍待,等方盟主来到这里,一定有个结果。”

  她这一番话绵里藏针,虽是面上带笑,却比那一众动辄发作的青壮男子更让人忌惮,暗卫眸光微冷,到底是顾忌海天帮大小姐的身份,最终没有与她撕破脸来,率人折返而去。

  眼见江烟萝三言两语就赶走了这伙仗势欺人的朝廷鹰犬,众弟子们顿时欢呼起来,如打了一场大胜仗,纷纷朝她围拢过来,江烟萝却露出心力交瘁的模样,没好气地埋怨道:“诸位师兄快些回去吧,倘若让前辈们知道你们跑来这里还差点闹出祸事,保准你们要吃挂落的!”

  “嘿,早看这群爪牙不顺眼,打就打呗!”

  “不错,说什么搜查真凶,根本就是借题发挥找咱们的茬!”

  “他们封禁山道,不准任何人上下出入,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

  众人七嘴八舌,吵吵嚷嚷了好一会儿才相携离去,江烟萝看着他们的背影直摇头,对秋娘道:“秋姑姑,带我进去。”

  秋娘颔首,单臂揽过江烟萝的腰肢,灵巧如猫地跃上墙头,眨眼便落在了院中。

  六月盛夏,红杏花开将败,挂在树上如风干的血肉,令人眼迷心乱之余又有些恶心。

  江烟萝没有多看杏花一眼,她目光环视四周,喃喃自语般道:“不见有人来过的痕迹,想来那凶手的确不在此处。”

  秋娘默然站在她身边。

  江烟萝又在院子里找了一圈,这才将目光放在大门紧闭的小屋上,这屋子是从外面锁住的,钥匙只在方家父子手里,她沿着门窗查看了一遍,没发现被人破坏的痕迹,不由得松了口气,转头道:“秋姑姑,我们——”

  她的话没说完,秋娘陡然出手将她拉到身后,同时利剑出鞘,只见寒光一闪,剑刃从门缝中凛然刺入。

  正在门后偷听的江夫人猝不及防下险些被剑刃刺中,幸得江平潮及时将她拉开,双方隔着一扇门,各自凝神警惕。

  江烟萝吓了一跳,脸上登时一白,她从秋娘的反应里意识到了什么,厉声道:“谁?”

  屋里寂静无声。

  江烟萝咬了咬牙,她拽住秋娘的左手步步后退,眼看就要逃出去喊人,里面终于传出一声轻唤:“阿萝莫怕,是我们,切勿惊动别人!”</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