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一百七十三章·逆转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五年潜修,昭衍长进最快的并非内力或是剑法,而是轻功。

  学轻功最好的年纪是在十岁时,昭衍上寒山时已满了十四岁,若非自幼修炼绕指柔,这般骨龄的身子再怎么勤学苦练也要少一分轻盈,而在轻功之道上向来是一分轻一分快、一分稳一分劲,有时候毫厘之差就是生死之别。

  寒山不仅有经年不化的皑皑冰雪,还有起伏险峻的一谷三峰四瀑,昭衍内修炼气、外修锻体,每日上下来回,几乎踩遍了寒山上的每一寸草木土石,滑倒跌落不计其数,最严重的几次甚至摔断了骨头……如此摸爬滚打了一千五百多个日夜,才练成了这冠绝江湖的“无根飘萍”。

  论起轻功身法,莫说一个冯墨生,听雨阁四天王齐出也未必能追赶上昭衍,可惜昭衍负伤在先,他越是提气疾奔,伤口流血越多,气力也耗损越快,偏偏冯墨生那群人就像是猎犬一样,始终追在他屁股后头,虽是一时半会儿抓不住他,却也不会被他甩脱。

  烈日灼烤,劲风扑面,昭衍一身的汗水与血混合流淌,他已不知跑了多久,更不知奔出了多远,只觉得气力将枯,伤口传来的撕扯剧痛逐渐麻木,眼前阵阵发黑,已到了强弩之末。

  紧跟在后的冯墨生显然发现他体力不支,用力一挥手,数十名地支暗卫猛提一口真气,骤然散成一条扭曲长蛇,首尾相对,从左中右三个方向向前包抄,速度越来越快。

  生为肉骨凡胎,人力终有尽时。

  黄昏时刻,昭衍眼前一花,脚下猝然踉跄,身躯不由自主地往前倾倒,全赖藏锋在手才堪堪支撑住了,他单膝跪在地上,伤口已流不出多少血,多处衣衫破裂,背上犹自插着两支暗器,露出来的半块玄鸟刺青被血一染,愈发栩栩如生,几乎怒鸣而飞。

  前方,是一面十丈高的岩壁。

  若在平时,昭衍几个踏步就能攀上去,现在却是有心无力,冯墨生深谙趁他病要他命的江湖准则,立刻下令暗卫们围拢上去,只是顾忌他还有留手,没有贸然靠近。

  昭衍以剑支身,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目光所及皆是寒光凛凛的刀锋剑刃,他咽下一口血, 对冯墨生笑了笑,讽刺道:“冯楼主,好大的阵仗,好大的官威啊!”

  冯墨生不语,身边两个暗卫越众而出,提刀劈向昭衍两臂,左边“直捣黄龙”,右边“灵蛇绕树”,刀锋走势一刚一柔,犹如龙蛇相缠,俨然是要卸他胳膊才好安心说话。

  昭衍此时连站着都打晃,着实没了多少力气,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束手待毙之际,刺入泥土的剑尖突然扬起,他身躯一偏,主动欺近到两人之间,左手持伞分花一撞,右手握剑翻转倒刺,但闻“呛啷”两声,两截刀刃应声而断,伞尖与剑尖同时刺入血肉之躯,左边那人喉管破洞,右边的一剑穿心,两人都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便已气绝当场!

  其余人齐齐色变,冯墨生亦是目光一冷,没想到昭衍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一战之力,只是等到尸体倒下,他看见昭衍双手微颤,那抹冷意又化作了笑容。

  “好、好、好!”冯墨生连赞三声,“七秀之首名不虚传,莫说是白道年轻一代,就算是黑白两道的一些老江湖也未必是你对手,难怪你自恃本事,胆敢与听雨阁作对……却不知,你还能刺出几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自登仙崖之后,这是昭衍离死最近的时候,他忍了又忍终是没能忍住涌上喉头的腥甜,抬手拭去了嘴边鲜血,他依然笑对冯墨生,道:“我没加入听雨阁,可我是姑射仙的人,奉命前来帮你们,是你误判局势致使行动一再受挫,却将脏水泼在我身上,先污蔑我勾结匪类,再构陷我串通逆贼,现在你想杀人灭口……冯墨生,你可曾将姑射仙放在眼中,又将寒山放在哪里?”

  “你有天下第一人做师父,的确是莫大造化,可惜他自囚关外,若是没有十恩令,他擅入中原就是武林公敌,老朽有何惧也?”冯墨生嗤笑,“至于姑射仙……”

  他目光转冷,不屑地道:“区区一个黄毛丫头,仰赖其母余荫才有今日地位,老朽不与她计较,却也不惮她,倘若她因私废公,浮云楼的主位她也坐不安稳了。”

  “那么,萧楼主呢?”

  冯墨生的神情凝固了刹那。

  “早上你跟他一起出城攻山,却又秘密折返,想来是冯楼主巧舌如簧,使萧楼主对我这不速之客信任不过,这才串通一气掩人耳目,两相比较,足可见他对你信赖有加。”顿了下,昭衍目光如电,“然而,你敢说自己今天做的事,都得到过他的首肯吗?”

  冯墨生扯了下嘴角:“忽雷楼做事,何须旁人点头?”

  “四天王平起平坐,你确实不必看谁的脸色过活,可在今日之前,你事事以萧楼主为先,人前说句话都得对他察言观色,堂堂一楼之主行此折节谄媚之事,若非有所求,必定有所图。”昭衍的手撑在剑柄上,含着一抹血色的笑,“现在,冯楼主乍然翻脸,究竟是阳奉阴违,还是要过河拆桥呢?”

  血汗已经模糊了昭衍的眼睛,冯墨生却有种被他看透的狼狈感,心里猝然涌上一股翻江倒海般的杀意,可这老狐狸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很快收敛了这点外露的情绪,叹息道:“小山主,老朽本是很欣赏你的,可你锋芒太盛,终会伤人伤己。”

  “能得冯楼主一句欣赏的话,晚辈荣幸之至。”昭衍唇角回落,森冷的目光落在冯墨生身上,“你要杀我,就别让我活过今天,否则明日之后,我一定会将今天的债加倍讨回!”

  他语气很轻,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化作了利剑,霎时穿过所有人心头,平地风生,卷起一抹不知从何而来的血腥气,仿佛预示着一场腥风血雨。

  冯墨生没有错认这股杀气,慈眉善目的脸上彻底没了笑意。

  他想除掉昭衍,却也知道昭衍身上藏有许多秘密,于是趁着碍事的人都不在,想要废了昭衍手脚将人藏起,对外只说是追贼遇害,待风头过后再慢慢动手,誓要将这臭小子敲骨吸髓,榨干最后一分价值,如此便可独享硕果,何等快哉。

  然而,昭衍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也给他敲响了警钟。

  这小子身上有连心蛊,自己原先准备的谎话能骗过萧正风却瞒不过姑射仙,更别说他是步寒英的徒弟,在江湖上结缘甚广,一旦出事必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冯墨生没有把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扫清首尾,此人就成了鸡肋。

  杀。

  这个字犹如一道闪电倏然划过冯墨生心头,他拖着铁钩一步步向前走去。

  诚如所料,刚才击杀两人已是昭衍的垂死挣扎,冯墨生轻易挑落了无名剑,一脚踩在了他的背脊上,血迹斑驳的冰冷铁钩贴在了那脆弱的脖颈上,只要他稍一用力,就能轻易砍下这颗头颅。

  冯墨生勾起嘴角,铁钩下压——

  “住手!”

  猛然间,从人群之后传来一声断喝,同时两道劲风来袭,几个暗卫只觉头顶一沉,竟有两条人影如飞燕出林般踏过他们的脑袋,直逼冯墨生后颈和腰腹!

  来人是一男一女,各自手持长刀,上刀“乌云盖顶”,下刀“玉带群山”,破空时竟有爆裂之声,不消片刻就逼至冯墨生背后,饶是忽雷楼之主也不敢托大,冯墨生不得已往前一扑,钩子堪堪从昭衍颈侧擦过。

  正当众人以为他要顺势闪避之际,冯墨生那矮胖的身子突然一扭,竟似盘蛇出头,凭空拉长了数寸,铁钩逆势而回,毒蛇般缠向昭衍的脖子!

  开弓没有回头箭,冯墨生已跟昭衍撕破了脸,今日无论如何,这小子都得死!

  他以为昭衍已无余力,那一男一女固然厉害,却没料着冯墨生身怀绕指柔绝技,这一钩避开了双刀锋芒,直取昭衍人头。

  十拿九稳的一招,冯墨生胜券在握,直到第三道劲风后发先至,在钩尖刺破昭衍脖颈之前,一杆短枪破空而至,犹如飞鹰捕兔,快准狠地撞在铁钩上,枪尖卡住血槽空隙,将钩子死死钉在了地上!

  “嘶——”

  冯墨生的铁钩与肩膀相连,这一下让短枪生生拽落,连带肩下早已愈合的断口也被暴力撕开,他闷哼一声,倒退数步才站稳身形,怨毒的目光落在短枪上,脸色却是大变,忙不迭朝身后看去。

  为了铲除昭衍,冯墨生带出城的都是忽雷楼部下,他们对主子言听计从,哪有坐视旁人干预之理?眼下,他们之所以按兵不动,只因在这数十个暗卫身后又多了一片打扮相似的人影,而在人影之外,乌泱泱的精兵列阵待发,战马吐气如云,弓手搭箭在弦,只等一声令下!

  “我让你住手,没听见吗?”

  那在关键时刻掷出短枪之人站在最前,赫然是一身血污的萧正风,他比早上出城时狼狈了许多,尤其左手和右眼都绑了绷带,猩红血色氤氲渗透,令人触目惊心!

  冯墨生右臂空空,脸上惨白一片,既是大惊失色,又觉得万分难堪,哑声道:“萧楼主……”

  向来对冯墨生言听计从的萧正风这回却没有看他,只是举步走向昭衍。

  最先出刀攻击冯墨生的一男一女,赫然是刘一手与李鸣珂,二人已将昭衍搀扶起来,只觉得掌心一片湿漉漉,竟有些不敢下手。

  昭衍对他们道了谢,见萧正风走到近前,勉强挤出一丝笑来,气如游丝地道:“多谢萧楼主……救命之恩。”

  萧正风见他遍体鳞伤,眉头紧皱,沉声问道:“你二人为何拔剑相向?”

  冯墨生心下一跳,忙道:“此子勾结——”

  “本座没问你!”

  萧正风冷声截住冯墨生的话头,令其更觉不安,又听昭衍苦笑一声,道:“今日之事,我……”

  话没说完,他终是支撑不住,昏倒在刘一手怀中,吓得两人脸色一白,李鸣珂忙伸手去探他鼻息脉搏,好在人还活着,急忙从怀里取了伤药塞进他嘴里,强行让他吞下。

  萧正风见此,本就难看的脸色愈发阴沉,冷眼一扫冯墨生和他手下那帮暗卫,道:“先回城!”

  冯墨生见他动了真怒,又不知云岭山那边出了何等变故才让萧正风伤重至此,心下惴惴不安,识趣地没有多说什么,只用阴鸷目光扫过昭衍三人,转身跟上了萧正风。

  此地离云岭山已然不远,萧正风等人又负伤不轻,一众人马只好放慢速度,直至天黑方才抵达西城门前,守城官今日一时疏忽险酿大祸,乍见众人归来,吓得魂不附体,忙是命人开门相迎,不想这些大人物没一个将他放在眼里,心里不知是失落还是庆幸。

  军兵入城,众暗卫各归其位,萧正风甩袖回了县衙,且不理会冯墨生,命人唤了最好的医师到廨舍,为他治疗伤口。

  萧正风身上多处带伤,最麻烦的莫过于右眼和左手断指处,医师战战兢兢地查看过后,“扑通”一声跪倒下来,将额头磕得流血,只道自己无能为力。

  饶是已有了心理准备,想到自己以后就要断指缺目,萧正风勃然大怒,牵动伤口又渗出血来,恨不能将方敬的脑袋砍成稀巴烂,再将那些逃走的贼子悉数抓回来千刀万剐。

  盛怒之下,萧正风抬脚就要将这不中用的医师一脚踹死,门口突然传来了禀报声,说是清和郡主来探视他了。

  殷令仪被救回一事,萧正风在路上已听冯墨生说过了,只是他心情不佳又模样狼狈,实在不愿让她见到自己这般样子,正要开口谢客,殷令仪已不顾侍女劝阻,推门而入。

  萧正风平生好大喜功,尤其不愿在女人面前丢脸,下意识背过身去,拿手遮住伤眼,不想善解人意的殷令仪这回却是绕到他面前,柔若无骨的手轻轻覆在他腕上,劝道:“伤口尚未结痂,你这般捂着易生炎症,快些放下吧。”

  只要殷令仪愿意,她会是天底下最讨人喜欢的人,这一句话里没有怜悯更无嫌恶,平平淡淡如看待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令萧正风心头升起的烦躁都化为乌有,讷讷坐了回去,任那如蒙大赦的医师上手处理。

  殷令仪坐在一旁,直到医师为萧正风包扎好了伤口,屋里屏退了一切外人,她才叹了口气,道:“萧楼主以身犯险,亲自将匪首斩于刀下,虽是大功于朝,但过于冒险。”

  萧正风强打起精神道:“不说这些,得见郡主平安归来,已是大幸!”

  殷令仪秀眉微蹙,苦笑道:“我之所以深夜前来打扰,正是为此事而来。”

  听她主动提及被掳之事,萧正风神色一肃,只听殷令仪道:“掳我之人是一年轻和尚,武功极高,来历不明,将我带出县衙后遁入暗渠,在那脏污阴暗的死角藏身不出,期间不曾与我有过半句交谈,不过……我曾见他拿回密信翻看,透过烛光偷窥,俱是些字符画。”

  她一边说,一边以指蘸水在桌上画了几下,萧正风定睛看去,与殷令仪异口同声地道:“乌勒文!”

  “我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窥见了这几个字。”殷令仪摇了摇头,“他点了我的哑穴,却不遮住我的耳目,可见是有恃无恐,今日天未亮时他将我扔在原地,独自出去了一趟,不多时就带了两身皂衣回来,并有一块令牌。”

  说话间,她将从守城官那儿拿回的令牌递到萧正风面前,后者接过仔细查看,顿时脸色铁青地道:“是紫电楼的令牌没错。”

  “这令牌,部下人人都有吗?”

  “不多,却也不少。”

  “能否一一清查?”

  “近日来折损了不少人手,部分尸身未及回收,恐难盘查。”

  “那就是查无所证了。”殷令仪摇了摇头,“万幸昭衍及时赶到,将那贼和尚截住,否则……到时候,这令牌就是紫电楼的祸端,若因你我之过牵连朝野,纵然是死也难心安。”

  萧正风的一颗心直往下坠。

  半晌,他忽然道:“昭衍与冯楼主先后追出城门,却是跟丢了贼子踪迹,冯楼主因此断定昭衍与贼相通,二者之间里应外合,郡主是如何看待此事的?”

  “不如何。”殷令仪淡淡道,“昭衍也好,冯楼主也罢,我对他二人所知甚少,仅凭这点蛛丝马迹怎敢妄自揣度?只是……”

  “只是什么?”

  “昭衍是步山主的弟子,寒山多年来与雁北关守望相助,就算他犯下罪错,也该将人拿下,知会寒山一声再行处置,冯楼主却亟不可待要将其诛杀,又是在这多事之秋……得亏萧楼主及时赶到,否则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别说那挥剑斩敌酋的步寒英。”

  殷令仪这句话使得萧正风心头一凛,立刻想到昭衍先前的诸般说辞,忍不住摸了摸怀里那块青狼令牌,喃喃道:“不错,冯楼主这回确实冲动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殷令仪宽慰他道,“据我所知,冯楼主固然智计过人,可他毕竟年老心衰,难免有疏漏之时,所幸大错未成,萧楼主不必过于挂怀。”

  是啊,冯墨生那老狐狸向来谨小慎微,做事总是谋定而后动,他明知道这是牵一发动全身的时候,怎会行此等“冲动”之举?

  去追和尚的那群人里,除了昭衍,其他都是冯墨生的心腹,那会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还是他说了算?

  萧正风仅剩的左眼微微眯起,令人胆寒的杀意在眸中悄然闪动,右眼明明上过了药,现在却莫名疼得厉害,似要滴血。

  一旁,殷令仪端起热气袅袅的香茶,轻轻呷了一口,唇畔轻笑旋即无踪。</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