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一百五十一章·迷雾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昭衍蹭了萧正风一壶好茶并三碟点心,又厚着脸皮提了一壶烧春酒,可算是心满意足,遂起身告辞,与李鸣珂一同出了县衙。

  他们来时是深夜,此时已过了丑时,夏季日长夜短,再过个把时辰就该天色蒙亮,昭衍这一路奔波本就疲累,眼下饱暖思困,一出县衙便不断打起呵欠,奈何李鸣珂心里压着满腔怒火,全无轻易放过他的意思,拽着他的手腕就往一个方向走。

  经历了一场大灾,黑石县里多处房屋倒塌,街道地面损毁不计其数,纵使过去了这些日子,县城仍是百废待兴,李鸣珂很快找到一条半坍塌的小巷子,不容分说地将人推了进去。

  “哎哎哎,使不得——”

  话未说完,一道凌厉拳风迎面而来,昭衍背靠着墙不闪不避,那只拳头擦过他的脸颊打在墙壁上,本就脆弱的石墙登时发出一阵裂响,待到李鸣珂抬起手,墙上赫然多出一道拳坑,周遭裂纹密布如蛛网,似乎只需要轻轻一推就能使整面墙四分五裂。

  “……好强的拳劲。”昭衍眨了眨眼睛,“好重的火气,李大小姐,气大伤身啊。”

  李鸣珂面冷如霜,强压着胸中翻涌的怒火,低声道:“昭衍,你为何要这样做?”

  昭衍叫屈道:“李大小姐,我当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哪怕判官勾魂也要先说一番生平功过,你好歹让我做个明白鬼。”

  他愈是如此,李鸣珂愈是心凉,她想要再挥一拳,又觉得全身气力都虚了,唯有直直盯着昭衍,偏就是这样的目光胜过了千言万语,令昭衍脸上的神情如被抽丝般一缕缕化为空白。

  半晌,昭衍轻声道:“王少帮主如今陷落云岭山中,莫非李大小姐不想救他?”

  “昭衍,我不晓得你究竟知道了多少,但……你一直是个聪明人。”李鸣珂微颤的手指用力攥紧,声音微哑,“你在这个时候赶到,一露面就为我等解了围,可见是有备而来,我本应感激你,现在却发现自己看不透你。”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又没个天眼神通,哪能隔着肚皮看透人心呢?”昭衍抬起头,直视李鸣珂血丝密布的双眼,“李大小姐,你走南闯北这么多年,难道没见过道貌岸然的衣冠败类,不曾被表里不一之人诓骗利用过?”

  李鸣珂的呼吸滞了下,梗得心口阵痛。

  “感激也好,怨憎也罢,我从不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也不怕承担后果。”

  微顿了下,昭衍抬手掸去落在肩头上的石灰,竟能对她笑出来,道:“倒是李大小姐素来知情明理,今日却如此大动肝火,委实令我疑惑不解,你既没有窝藏奸细,又不曾勾结乱贼,合该身正不怕影子斜,还是说有什么——”

  李鸣珂厉声道:“昭衍!”

  “云岭地崩,着实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天灾,于你们而言却是不幸中的万幸,至少……听雨阁至今不能确定云岭山中的‘贼’究竟来自哪方,固然想要罗织罪名以栽赃陷害,但兹事体大,没有三分真在手,谁也不敢去做那七分假。”

  不顾李鸣珂铁青的脸色,昭衍拨开塞子喝了一口酒,自顾自地继续道:“冯墨生与萧正风虽是同僚,其心性作风却截然不同,前者重用诡计,后者自恃武力,此二人合则无懈可击,唯有设法分化之。”

  然而,冯墨生人老成精,若没有让他欲罢不能的香饵,谁能钓上这条老鱼怪?

  昭衍知道自个儿有几分斤两,若论阴谋诡计,他再活二三十年也未必及得上冯墨生,于是他用了阳谋,将鱼饵拆分挂在两只钩上,他们既不敢错失任何一方,就只能分头咬饵,被两条鱼线相继拉出水面。

  李鸣珂怔怔地看着他,满腔怒火都化为疑云,嘴唇嗫嚅了几下才道:“你究竟为何而来?”

  “为何?”

  昭衍一笑,目光越过李鸣珂肩头,遥遥望着县衙所在方向,忽地身躯前倾,在她耳畔低声细语道:“我为杀人而来,至于我要杀谁,又要杀多少人……李大小姐,这已不是你能过问的了,先安分待着吧。”

  “你——”

  李鸣珂已气得发抖,牙齿几乎将嘴唇咬破,她一把推开昭衍,冷冷道:“看来小山主并非我等同道中人,既然如此,那便好自为之,告辞!”

  她心里失望至极,已打定主意要道不同不相为谋,孰料昭衍横出一臂拦截在前,李鸣珂压抑许久的怒火终于没能忍住,一掌劈空落下,在这残垣断壁中与昭衍交起手来。

  昭衍背负藏锋,李鸣珂腰佩点翠,二人皆未拔刀动剑,全靠拳脚功夫你来我往,李鸣珂在武林大会上见识过昭衍的身手,知道他不仅剑法超群,轻功更是卓绝,于是一出手便贴身近战,借助巷道地利压制昭衍的身法,本以为能给他一个教训,怎料这厮徒手之功竟也不差,无论李鸣珂的攻击是快或慢、劲力是刚或柔,昭衍统统应对自如,将“连消带打”四字真谛发挥得淋漓尽致。

  见此情形,李鸣珂愈发怒上心头,手下动起真格来,但见她足下一点地面,身形骤然飘忽,从昭衍的擒拿手下挪移开去,同时右臂回荡,一掌拍向昭衍背心,后者察觉风声,脚下一旋就地扭身,抬掌便迎,不想那只纤纤玉手陡然变招,蓦地探出两根指头来,这二指相并如刀,正正刺在昭衍掌心。

  男人的手掌本就比女人的宽大厚实,何况李鸣珂只出了两根指头,霎时犹如玉雕撞磐石,几乎能让人想到玉碎下场!然而,李鸣珂自小练刀,她的一臂一指亦能作刀,这一下并指如同利刃出鞘,分明皮肉无伤,却有一点剧痛从掌心袭来,比之刀锋透骨也不遑多让。

  昭衍的脸色登时一白,左手一挽将酒壶稳稳抛开,腾出手来抓向李鸣珂的右手腕,莲花指法开放如幻,任李鸣珂如何躲避也不能逃脱这虚实不定的手影,她索性将心一横,撮掌成刀横劈而出,瞬间变退为进,直斩昭衍胸膛!

  这一招已是带了三分杀机,若在平时李鸣珂断不会如此,只她这一路已是心力交瘁,眼下又心急如焚,只想速速摆脱昭衍,好去寻朱长老商议如何应对接下来的麻烦。

  不过片刻工夫,两人已交手数十个回合,昭衍看出李鸣珂打出了真火,心下不由得苦笑,眼见她一拳朝面门打来,他提起一口真气,蓦地将身一侧,拳头堪堪擦着他的鼻梁而过,左手疾出抓向李鸣珂右腕内侧,自下而上骤然发力猛推,李鸣珂顿觉手臂吃痛,右手被迫上屈。

  她反应倒也不慢,屈膝抬腿朝昭衍腰腹撞去,可惜昭衍右手已从她臂下滑过,如蛇般缠绕住李鸣珂手背,顺势向外侧一翻一扭,左手旋即撤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李鸣珂手肘,使她整条右臂都被缠挫,同时右腿一勾一落,李鸣珂的袭击非但被他化解,腿脚反被绊住,上下盘同时没了着力,身躯不受控制地向右倒去,眼看就要撞上墙壁,昭衍蓦地松开桎梏,一掌拍在她腰间使了个巧劲,反手将李鸣珂推回原位。

  他这一招用了绕指柔的功夫,看似繁琐,实则奇诡迅疾,从结缠到解梏几乎只在眨眼间,李鸣珂不由得心惊,右手下意识握住了刀柄,可一想到对方适才的留手,她又缓缓将五指松开。

  打了一场,李鸣珂心里的火气也发泄了不少,她语气微冷地道:“小山主还有何指教?”

  昭衍拍了拍身上的灰,弯腰将酒壶捡起来,漫不经心地道:“河堤之事本是由听雨阁的密探混迹挑唆,哪怕我将事情推脱到乌勒奸细身上,萧正风也不可能真对自己人动刀,反而会借机对丐帮再次下手……既然如此,你焉能坐视不管?我若没有猜错,你现在急着去找朱长老,要说服他尽快带人远离黑石县,再设法回来接应王少帮主。”

  李鸣珂一声不吭,握拳的指节已有些泛白。

  昭衍仿佛丝毫察觉不到气氛冷凝,继续道:“办法不错,可惜晚了,适才我们谈话时,后堂还藏了一个人,十有八九便是冯墨生,以其行事作风,此刻怕已传令下去封锁城门,等到天亮时分,方圆八十里道路上都会加设关卡,你一人倒还罢了,要想带着百十名丐帮弟子全身而退,那不叫痴人说梦,而是自投罗网。”

  李鸣珂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你待如何?”

  “对于听雨阁来说,丐帮本不在他们此行计划内,现在倒霉不过是因你牵连,你想撇清干系已经晚了,无论进退都会被冯墨生加以利用,既然木已成舟,与其枉费心力,不如顾好眼前。”

  烧春本是烈酒,三口下肚后,昭衍只觉胃里火烧火燎,人反而清醒了许多,他晃动着酒壶,语气不咸不淡地道:“我说过了,武林盟的刘前辈很快就会赶来,你对我有再多猜疑,对他想来是能信任的,有他从中斡旋,只要不出大乱子,听雨阁也不会为了丐帮这点添头而大动干戈,至于你……”

  微一停顿,昭衍抬头看向李鸣珂,叹道:“李大小姐,别逼我。”

  最后三个字,昭衍说得极轻,却有寒意陡然在李鸣珂背后升起,仿佛有冷血滑腻的毒蛇在她背脊上游移,令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见她总算安分了,昭衍唇角笑意回落,双眸凝视李鸣珂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道:“云岭山的掌事人,是谁?”

  “方敬……”

  梦呓般的两个字才刚出口,李鸣珂便惊醒过来,她胸中腾地窜起一股杀意,刀柄却被一只手用力压住。

  方敬。

  昭衍记性很好,他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于是在心里反复咀嚼了几遍,蓦地想起一个人来——林管事。

  这个林管事不是殷令仪的乔装假扮,而是那位被她借走身份又因此惨被灭口的方林氏,昭衍记得初见面时殷令仪用这身份做过自我介绍,口称是方敬的未亡人。

  事后,昭衍多嘴问过方咏雩几句,得知那方敬是永州方家的家生子,多年来都在翠云山看顾门户,可惜英年早逝,只留下了孤儿寡母。

  这样一个本该属于死人的名字,如今却被他从李鸣珂嘴里套了出来。

  一时间,昭衍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面上不见丝毫端倪,仿佛他压根儿没听到李鸣珂说了什么,主动松开了压住刀柄的手。

  李鸣珂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昭衍随手将空酒壶抛下,而后转过身去,双手枕脑,慢悠悠地朝来路走去。

  周遭分明没有雾,李鸣珂却觉得昭衍像走进了一场大雾里,她不仅看不清他的背影,连他往日的音容笑貌也变得模糊起来,亦或者……她不过是现在才明白,自己这些人其实从来没有看懂过昭衍。

  她怔然半晌,握刀的手紧了又松,最终也没再冲上去砍昭衍一刀,只是长叹了一口气,紧绷的背脊也垮了下来,转身与他背道而驰了。

  李鸣珂并不知道,在她疾步逃离这里后,昭衍就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半边身子都被笼在阴影下,目光晦暗不明。

  “你问我为何而来……”他费力地扯了下嘴角,笑得比哭难看,“李大小姐,那五十两银子,这回我可是连本带利还给你了。”

  稍远些的黑暗里,一道人影目睹了全程,此时趁着昭衍心神不宁,悄无声息地遁入夜色里,飞快朝县衙掠去。

  厅堂内,萧正风让人换了新茶,也正好与冯墨生谈及刚才的事情,乍闻门外传来动静,二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话头,萧正风沉声道:“进来。”

  身着夜行衣的密探得令入内,单膝跪地,连头也不敢抬。

  冯墨生呷了一口茶,问道:“他二人离开之后,说了些什么?”

  这名密探出自惊风楼,是他们这次随行人手中轻功最好的一个,闻言便道:“回禀大人,那昭衍的感知敏锐非常,属下有两次险些被他察觉,只能跟在五十步外,未能听清他们的谈话,不过……这二人似是意见相左,发生了一场武斗。”

  萧正风来了兴趣:“谁先出手,又是谁占上风?”

  密探道:“是李鸣珂先动手,昭衍技高一筹。”

  这个结果不出萧正风所料,他看向冯墨生,道:“冯先生认为他们这场争执因何而起?”

  冯墨生方才虽躲在后堂,却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故而笑道:“依老朽之见,怕是为了昭衍提议由萧楼主负责清查奸细一事。”

  “想来也是。”萧正风哂笑,旋即正色起来,“此二人的说辞,冯先生怎么看?”

  事关重大,冯墨生不敢轻忽,他阖目细想了一会儿,道:“当日王鼎撞破我们的算计,其人既没有回来与丐帮弟子会合,那必然是入山去寻李鸣珂,此女却坚称自己不曾见到王鼎,反将一切推到山匪身上……此事不外乎两种可能,一是她所言为真,如此一来云岭山的事八成与平南王府无关;二是她故布疑阵,想用这种手段混淆视听,那就说明云岭山内已是濒临绝境,不得不孤注一掷。”

  萧正风眯起眼:“哪一种更有可能?”

  “自然是二。”

  “若是如此,那岂不说明昭衍口中的乌勒奸细也是假非真,他二人是串通好的?”

  “那倒未必。”冯墨生拧起眉,“李鸣珂嘴里没有真话,昭衍口中未必全是假话。青狼帮之事想来萧楼主亦有耳闻,雁北关作为北疆国门重要边防,听雨阁常年派人在那里驻守,昭衍该知道这些消息不难得到验证,他既是个聪明人,就不会撒这样拙劣的谎言。”

  萧正风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如此说来,岂不是相互矛盾?”

  “乌勒国土内少有矿藏,不仅要与周边邻国贸易往来,还得有私商铤而走险才能供应其所需,正所谓财帛动人心,多年来北疆走私盐铁之事屡禁不绝,若李鸣珂所言是真,则证明昭衍说的亦是实话,云岭山内八成是乌勒奸细勾结的江湖败类,一切的确顺理成章。”

  “那我们……”

  “萧楼主,其实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冯墨生忽然笑了,一双眯得狭长的老眼中迸出寒光,竟比他那条铁钩手更加冰冷骇人。

  他将盏中残茶一饮而尽,意味深长地道:“乌勒奸细也好,王府反贼也罢,二者或是亦真亦假,也可两样俱真,就算我们抓到的是乌勒奸细,焉知他们不曾与平南王府勾结呢?这通敌卖国之罪,可与谋逆等同,只要坐实了这两样罪名,平南王就算有再好的声名,还能盖过当年的宋元昭吗?”

  萧正风心下一动,眸中亦有精芒略过,他看着老神在在的冯墨生,由衷地道:“冯先生,当真是宝刀未老啊!”

  两人对视一眼,都心照不宣地笑起来,正当气氛热络时,门外忽然又传来探子急报的声音。

  萧正风难得的好心情被打断,面带不虞地看向门口,那探子诚惶诚恐地跪了下来,将一封密信高举过顶,连忙道:“禀报二位楼主,京中传来急讯,是、是——”

  一听是京城传来的消息,萧正风与冯墨生都提起心来,不等那探子把话说完,萧正风已伸手将信夺了过来,一目十行地看过后,神色变得颇为古怪。

  见他如此,冯墨生问道:“发生了何事?”

  萧正风眉头微皱,随即又舒展开来,他将信件递给冯墨生,语气微妙地道:“陛下他……下诏罪己了。”</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