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一百四十三章·心火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江夫人只觉自己浑身都要散架了。

  她本就有些病恹恹,又两次摔下马车,万幸没重创到筋骨,可这身上无一处不疼,现在被蒙面女子带着一路疾奔,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蒙面女子虽带走了一匹马,却只纵马奔驰了十来里路,待到甩掉了身后尾巴,她便用力一抽马腹,马儿当即嘶鸣了一声,闷头朝前方冲去,江夫人却被她带着飞身而下,倚仗轻功点地掠起,不多时便翻过斜坡,朝着与马截然相反的方向逃离。

  江夫人心下已有些猜测,任蒙面女子带着自己亡命遁逃,只觉得这一路兜兜转转,如在九曲回肠里拐来拐去,到后来已完全不能分辨方向,只晓得头顶乌沉的天色越来越黑,显然是入了夜。

  当江夫人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蒙面女子带她躲进了一处隐蔽的山洞,这里显然被人清理过,空间也算宽敞,里面正亮着微弱的火光。

  火堆旁有一站一坐两道人影,江夫人定睛一看,那正来回踱步的人正是石玉,坐在轮椅上的青衣男子却是早先下山求医的展煜。

  看清二人面目,江夫人心中大石落地,那一路护送她的女子也解下蒙面巾,不是穆清又是何人?

  “你们……”江夫人又惊又喜,眼眶不由得红了,“你们怎的在此?”

  展煜叹了口气,向穆清抛去一个包袱,苦笑道:“说来话长,师母先随清儿去换身衣服,千万别着了凉。”

  当初在栖凰山上时,展煜囿于规矩礼数尚口称一声“穆师妹”,如今下山不过数日却已唤作了“清儿”,足见两人历经磨难后感情更深,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江夫人顿觉宽慰不已,跟着穆清转去一旁的小洞穴里换了干净的衣服,这才回来坐到火堆旁,一面将湿衣服挂起烘干,一面接过石玉熬煮好的姜汤,顾不得里面没放糖,仰头喝下大半碗,额头已出了一层薄汗。

  见她们二人脸上总算有了些微血色,展煜这才放下心来,言简意赅地向江夫人说起这一路上的遭遇——

  原来他们三人当日下山,穆清得了鉴慧指点欲带展煜南下寻医问药,江平潮欲往东海府去,三人都得先到越州再水陆分道,于是一路同行,不曾想在仙留城歇脚时发现了杜允之一行人的踪迹,觉得其中必有蹊跷,一面派人回栖凰山报信,一面跟在了杜允之后面探明究竟。

  然而,江平潮跟踪至仙留城外的山林中,发现这里竟还埋伏着补天宗的人马,他一时不慎暴露了行迹,只得匆匆逃离,没想到撞上了来寻自己的穆清,这才知晓留在城里的展、穆二人非但没等来武林盟的接应,反而等来了一批杀手,若非展煜机警,恐怕穆清已喝下了毒茶,下场难料。

  “……醉仙楼算是家师的私产,竟也出了这等事,我断定仙留城已不再安全,武林盟布设城中的部署也不再可信,敌人势必在回程路上设下诸多埋伏,若我三人急急赶回栖凰山,不啻于自投罗网。”说到此处,展煜咳嗽了两声,他身子未见好,眼睛却亮得惊人,眸中如藏着一柄锋芒利剑。

  他沉声道:“因师弟之故,家师早料定周绛云不会善罢甘休,栖凰山上必然戒备森严,反倒是周绛云与杜允之都在这条路上设伏,恐怕另有所图,我算来算去,近日只有海天帮的车队会由此经过,于是让清儿乔装易容在城门口打探消息,又让江兄在他发现埋伏之处留下海天帮独有的印记,始终徘徊于附近,可惜……”

  可惜他们千算万算也没能算到,堂堂海天帮帮主竟与周绛云这魔头是一伙的,更没想到江天养早已跟听雨阁沆瀣一气。

  江夫人眼神一黯,想到那持刀断后的蒙面人必是江平潮无疑,这孩子虽已长大成人,可他自小敬仰父亲,一心想要做那样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如今却教他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甚至不得不与江天养拔刀相向,却让江平潮怎堪承受?

  一时之间,山洞里静默无言,只有火堆里的木柴不时发出“噼啪”爆响,每一声都像鼓槌重击在人的心头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洞口忽然传来异动,穆清美眸一厉,手立刻搭上了剑柄,好在来人很快显露出身形,正是他们苦等的江平潮。

  江平潮全身湿透,像只落水狗一样狼狈不堪,他头上的斗笠已不翼而飞,蒙面巾也不知去了哪里,身上多处伤口已被水泡得肿胀发白,嘴唇乌青如死人般。

  他抬眼见了四人,却是一言不发,穆清忙将他拉到火堆旁,火光熊熊映在他脸上,仍不见丝毫暖意。

  江夫人鼻子一酸,她强忍着悲意轻轻开口唤道:“平潮,你快将衣服换了,别……别拿自己身体撒气。”

  江平潮愣愣地坐着,他好像变成了一个木头人,直勾勾地看着那堆火,令石玉都不禁怀疑他会一头扎进火里去。

  正当众人手足无措的时候,展煜摇了摇头,开门见山地问道:“可有追兵?”

  这一问如惊雷炸响,倒叫江平潮回过神来,他看了展煜一眼,声音沙哑地道:“有,不过被我甩掉了。”

  “你们可曾暴露了身份?”

  江平潮默然半晌,眼中如有风云汹涌,他痛苦地攥紧了拳,声音沙哑地道:“我爹……应该是认出我来了。”

  身为人子,江平潮的武功是江天养一手教授的,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江天养的本事,若非认出这半路杀出的蒙面人乃是亲儿,以江天养的武功,怎么会轻易被他挟制?

  无非是江天养知道,只有让杜允之投鼠忌器,这豁出命来的傻儿子才能有机会逃出生天。

  穆清看得颇有些不忍,正要对展煜打些眼色,却被江夫人按住了手,只听她在耳畔低声道:“他已不是个孩子了。”

  事到临头,只有孩子才有资格逃避,而他们早已长大成人,也早已避无可避。

  江平潮本是天之骄子,他最怕的不是痛苦,而是被人怜悯,至于是非明辨的觉悟……在他挥刀那一刻,已经做出了选择。

  展煜又问道:“可知他们接下来有何动向?”

  “我脱身之前,未曾听说一二,不过……”顿了顿,江平潮眼中掠过一抹痛色,“依……他的本性,既然风声已然走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先下手为强。”

  闻言,展煜沉吟了片刻,道:“江兄所言甚是,我们必须尽快将情报传回栖凰山,让武林盟有所防备才是。”

  穆清眉头深锁,看了一眼江平潮才道:“我私以为,以江帮主的身份与行事作风,要说他与补天宗勾结,倒不如说他暗中投效了听雨阁,结合之前武林大会发生的种种变故,不难推测此番真正针对武林盟的幕后黑手当是听雨阁,我们要想赶回栖凰山报信,难上加难。”

  听雨阁得萧太后重用,权势远超先代所有缉事监察机构,霍乱朝野十八年,上至朝堂诸公,下至地方官吏,都要在这赫赫凶名下唯唯诺诺,若是听雨阁下了密令,无怪乎仙留城里的诸多暗线会被悄无声息地制住,而他们既然决定了要对武林盟下手,栖凰山方圆二百里内的官道野途势必被严加管控。

  展煜身为方怀远座下首徒,对武林盟的虚实底细最清楚不过,武林盟虽然凌驾于白道各大门派之上,但其创立宗旨是为管理而非统御,先聚义而后聚利,为了及时应对各地发生的变故,在许多州城都设有分舵,如同一张巨大的蛛网笼罩着整个江湖,此举扩大了武林盟的影响力,却也削弱了本部的力量,常年留守栖凰山的人手不足三成,哪怕前不久为了武林大会紧急调回了一批人手,如今这满山上下的护卫也不会超过三千人。

  更要命的是,盟下人手大多来自白道大大小小的宗门帮派,剩下才是无门无派的游侠散人,故而在栖凰山上本就有为数不少的出自海天帮的弟子,这些人至少在山上待了一年,分散在演武堂、巡山堂等地,互相又有结好交恶的复杂关系,即便是方怀远下令清查,也绝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把所有嫌疑者连根拔起的,倘若误伤无辜或被有心人趁机挑拨,反倒落人口实引起哗变。

  他越是深想,越觉得事态危急,额头已渗出汗来。

  这时,江夫人开口道:“我必须得回栖凰山去。”

  穆清一惊,江平潮强压下心头翻涌的苦涩,急声道:“姑母,我们好不容易将你……”

  “你们且听我说。”江夫人不容置疑地打断他,目光却是看向石玉,“好孩子,你先前听话装死骗过了我兄长,如今他们只晓得我被人救走,却不知道你还活着,自不会在你身上枉费心力,我们之中当属你最有把握全身而退!”

  石玉一听,当即道:“夫人,我、我不走!”

  “我不是让你逃走。”江夫人深吸一口气,“孩子你听着,武林盟现在面临灭顶之灾,凭我们几人的本事怕是难救了,既如此就必须得做好最坏的打算,你趁人不备速速南下去永州,倘若翠云山方圆百里内一切风平浪静,你就去临渊门找大长老方善水说明此事,他会知道该怎样做……倘若你去晚了一步,发现翠云山附近多出可疑之人,你便万万不能现身,找个安全的地方藏匿起来!”

  石玉浑身一颤,他今年才十三岁,虽入了江湖泥沼,可方咏雩素来待他极好,除却梅县那次遭遇,几乎没经历过什么江湖险恶,更没想到人事无常,九重天也是能在一夕间跌落十八层地狱的。

  “夫人,我、我不行……我不成的……”他惶急不安地看着所有人,却没有一个人接过这对石玉来说无法承受的重担,他们只是看着他,看他从惶恐到泪流满面。

  江夫人轻轻揩去他脸上的泪水,如母亲拥抱自己的孩儿一样抱着他,低声道:“好孩子,你能做到的,无论此去结果如何,记得要保护好你自己。”

  石玉死死咬住嘴唇,在她怀里拼命点头,生怕自己牙关一松就泄露出撕心裂肺的哭声。

  江夫人又拍了拍他的背,这才站起身来,目光扫视过展煜三人的脸庞,道:“至于我,必须要回栖凰山去,不仅如此,还得让他们都知道我要回去。”

  穆清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诚然,她与江平潮虽然成功救了人,可江夫人已经知道了海天帮欲与补天宗联手对付武林盟的重要情报,若江夫人没有回栖凰山报信,只会让这些鹰犬爪牙愈加疯狂地搜寻一切可疑之人,并且加紧针对武林盟的诸般布置,如此才能赶在消息彻底走漏之前打栖凰山一个措手不及。

  江夫人做出这个决定,便是让她自己成为了拖延时间的活靶子。

  展煜张口欲言,却被江夫人抬手打断,这个向来柔弱的女人抬手捋了捋自己的乱发,竟在火光映衬下显出了几分灼灼夺目的刚烈之气,她一字一顿地道:“我是武林盟主的夫人,是栖凰山的主母,我不能让成百上千的门人因我之过惨死!我曾是海天帮的大小姐,又是海天帮帮主的亲妹,海天帮自有儿女不可背信弃义之祖训,我兄长若要做那为虎作伥之辈,他的第一刀便自我而始!”

  说话间,她的目光直直落在江平潮身上,怔怔出神的江平潮在这目光下如被火烧了一样,冰冷的手脚终于开始回暖,一口热血在胸腔中涌动,强忍多时的眼泪也终于落了下来。

  他起身,向江夫人长揖,泣不成声地道:“我……与您同去!”

  见此情形,展煜心知江夫人决意已定,旁人再劝说不得,他长叹了一口气,下意识拨动了几圈手中念珠串,这才平复了心绪,继续道:“既如此,我们不如再分一路。”

  穆清与他心意相通,当即问道:“可是要设法营救方公子?”

  补天宗夜袭海天帮车队时,江平潮与穆清都藏身附近,自然也知道了方咏雩尚在人世的秘密,如今方咏雩被周绛云掳走,那魔头觊觎《截天功》阳册早已入妄成执,方咏雩落在他手里可谓是危在旦夕,展煜身为他的师兄,哪能安心?

  展煜点头又摇头,他虽救人心切,但未失了分寸,道:“周绛云好不容易抓到我师弟,必定严加看管,莫说是我们几个,就算我师父亲至怕也不好救人,何况依我之见,周绛云此番举动或许不只为了图谋《截天功》。”

  穆清心思微动:“你是说……他会利用方公子来对付方盟主?”

  展煜颔首,道:“为今之计,我们只能先跟上补天宗一行,再见机行事。”

  在场之中,穆清的轻功最是厉害,若是把握好距离远近,就连周绛云怕也不能察觉到她的跟踪,只是她刚要一口答应,目光落在展煜身上,却又闭了嘴。

  带上一个坐轮椅的瘸子去跟踪血衣人屠,若非痴人说梦,便是自寻死路。

  然而,穆清又如何能把展煜丢下?

  她正犯难时,江平潮已收敛了心绪,开口道:“穆女侠,不妨由我护送姑母与展大侠一道回去。”

  穆清面露犹豫之色:“这……”

  “那就麻烦江兄了。”

  展煜看了他一眼,主动答应下来,转头对穆清道:“这里非是久留之地,我随江兄一起回栖凰山也好,若是中途发现风声不对,让他找个安全地方将我藏起便是了,想来追兵的目标还是师母,不会在我这瘸子身上多做留意。”

  穆清捂住他的嘴,轻啐道:“休要胡说!”

  见他二人举止亲近自然,江平潮心中酸苦之意更浓,他从小到大算得上顺风顺水,却在这短短一月间连遭打击,其中更有来自至亲的幻想破灭,于他而言不啻于天崩地灭。

  洞外雨声淅沥,想来这场大雨要到天明方才止歇,五人干脆在这山洞里休整一晚,穆清正要跟江夫人准备去旁边的小洞穴里栖身,不想被江平潮拦住,问道:“江少主,可有什么事呢?”

  江平潮苦笑道:“如今这般情况,你就莫要再叫我什么少主了。”

  穆清见他眉宇间隐有悲色,从善如流地道:“江兄。”

  江平潮欲言又止,终是没在这点小事上多做纠缠,他取出一个荷包,里面是一枚玄铁指环,雕镂成了鱼鹰模样,看着虽不精致漂亮,却是说不出的古拙大气。

  “这是……”

  江夫人正要说什么,江平潮已抢先道:“倘若周绛云当真……与我父亲有所勾结,他见了此物,定不会对你痛下杀手。”

  听他这般说,江夫人便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眸中掠过一抹叹息。

  穆清是何等聪慧之人,见状便知此物一定意义非凡,她正要婉拒,江平潮又道:“算是我借给你的护身符,我如今能用之物不多,就这点心意而已,望你不要推辞。”

  言罢,他将玄铁指环塞进穆清手里,转身便走了。

  回到火堆旁,石玉已经在角落里睡下,独留展煜坐在轮椅上不知想些什么,他显然听到了刚才那一番对话,于是问道:“那枚指环可是当年江氏先祖创立海天帮时留下的信物?”

  江平潮在他对面坐下,反问道:“你是不是认为我很卑劣,总是痴心妄想别人的东西?”

  说出这话时,他只觉得自己心上被生生掏了个洞,那些腥臭不堪的恶意都从这洞里流淌出来,手指无意识地痉挛起来,眼里映着火光如血。

  江平潮以为展煜会恼怒,不想展煜竟是道:“清儿是望舒门的大弟子,她文武双全又知情明礼,不是那些随波逐流或任人处置的寻常女子,她的喜恶也好,来去也罢,自有她自己主宰抉择,她不属于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你我何谈妄不妄想?”

  他这一番话轻飘飘的,落在江平潮耳中却成了一座从天而降的山,不由分说地堵住了心口那正在溃烂的血洞前。

  江平潮怔怔地看着他,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敬佩如今却暗生嫉恨的男子,喃喃道:“你……就不在意吗?”

  展煜一笑,道:“我只在意她在意的东西。”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若是穆清当真在意江平潮这份痴心,展煜自然会气恼忧愁,可他相信穆清的心意,也看得明明白白,又怎会因为旁人的想法而对穆清生出猜忌?

  他对江平潮道:“江兄,你知道我如今最在乎的是什么吗?”

  江平潮沉默了下,道:“愿闻其详。”

  展煜拨动了一圈念珠,轻声道:“如今虎狼环伺,我等危如累卵,两情若是久长时,何必与这朝朝暮暮相争?我只愿她此去能够平安,仅此而已。”</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