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一百三十八章·分道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日照水凝光,林深虫争鸣。

  滨州位于大靖的东海沿边,与中州相隔八百余里,倘若走的是陆路,即便有鲜车怒马,少说也得七天才能抵家,而若换了水路顺流东行,时间就要大大缩短,只需四五日就可进入滨州地界。

  江天养离开鱼鹰坞已近月余,兼之马车里还藏着一个方咏雩,自是不敢在路上耽搁片刻,他下令车队加急赶路,只用了一日时间便奔至仙留城,在此地休整一夜,翌日清早又启程,待到傍晚就能抵达越州,那地方与中州不同,域内多江河,水运犹为便利,凭借海天帮的人财势力,轻轻松松就可打通关节,取得路引和船只。

  他们这一队人马为数不少,除却江夫人,其他的皆是习武之人,自然对急行赶路适应良好,却是苦了江夫人,她本就羸弱多病,当下又是炎热时节,成日闷在车厢里受尽颠簸之苦,脸色已是苍白如纸,全靠药物强撑着。

  江天养与她一起长大,自当心疼亲妹,本想指派两个手脚麻利的女弟子前去侍奉照顾,奈何江夫人顾及藏在暗间的方咏雩,不允许任何人上她这辆车,自个儿也不肯换乘,江天养实在拗不过她,只好作罢。

  好在这辆马车上还有一个可用的人,正是从栖凰山带下来的石玉。若论起对方咏雩忠心,整个武林盟怕是无出其右者,早先以为方咏雩当真死在了周绛云掌下,这小少年登时如遭雷击,而后操起峨眉刺就要冲下山去找周绛云报仇,幸好被守山弟子及时拦下,苦劝不得后将其打晕带回,孰料他竟是不吃不喝,险些把自己饿死在屋里。

  正因如此,方怀远做好决定后也将石玉安排到了江夫人这里,虽说他与江天养有约在先,可方咏雩的安危至关重要,纵使有海天帮高手暗中保护,身边还得有一两个放心的人才好。

  江湖人没有什么“男女七岁不同席”的破规矩,何况江夫人身为主母,石玉也只是个半大少年,他从羊皮囊里倒出尚有余温的白水,又取了一包汤药块化开,见江夫人眉头也不皱地将药喝了,顿时眉毛微皱,仿佛自己的舌尖上也尝到了苦味。

  江夫人被他的神情逗得一笑,拈了颗蜜饯给他,石玉连忙吃了,多嘴问道:“夫人,你怎地不吃蜜饯?”

  “良药苦口利于病,吃蜜饯会减了药性。”江夫人摇了摇头,“况且我喝了这些年的药,舌头早已麻木,吃不出甘苦味了。”

  他们这厢轻声说话,躲在一层木板后的方咏雩却有些神思不属起来,含在口里的酸梅汤也没了滋味。

  听到后方传来轻微的敲击声,江夫人先是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掀开帘子看了一眼,见无人注意这边,这才朝石玉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将车厢门闩拉上。

  方咏雩拉开暗门,有些不适应地眨了眨眼睛,小声道:“母亲,可否将手腕伸来?”

  江夫人被他喊一声“母亲”,只觉得心都软了,当下不疑有他,将自己的腕子递了过去,方咏雩一见她的手腕细如皮包骨,一时间酸楚与担忧并起,并指搭上她的腕脉,小心翼翼地调动起体内所剩不多的截天阳劲,缓慢而仔细地查看起她的身体来。

  幸而事情并未如他所想那样糟糕,江夫人早年身体不差,是在流产后才败了元气,这些年来养尊处优,虽是小病不断,大病却是没有的,眼下气色难看也是因为连日来波折不断,如今又赶路劳苦所致。

  方咏雩松了一口气,道:“待到抵达滨州,母亲要好生歇上一段时日,今后不可再劳心劳力了。”

  江夫人笑道:“如今我们离了栖凰山,那些个什么恩怨争斗俱都作了前尘烟云,日后我只管做你娘,但凡你好好的,再找个可心人成婚生子,我是睡觉都能乐醒,哪会自寻烦恼?”

  方咏雩没想到她会说起这个,见石玉在旁低头窃笑,面上不禁有些发烫:“母亲!”

  “男子汉大丈夫,成家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可羞恼的?”

  江夫人佯怒地瞪了石玉一眼,自己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拉过方咏雩的手,语重心长地道:“咏雩,事到如今,母亲也不瞒你,当初你跟阿萝的婚事,全是你父亲与我兄长二人议定,我打一开始便不赞成的。”

  方咏雩从未将这桩婚事当真,如今也早已放下了,却不想听江夫人这般说起,顿时有些好奇起来:“母亲缘何这般想?”

  江夫人叹了口气,示意石玉挪到窗边提防外头耳目,压低声音道:“阿萝是我娘家亲侄女,你又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自然希望你们一世安好顺遂,可……咏雩,你可见过阿萝的生母?”

  众所皆知,江烟萝与江平潮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她生母韩氏乃是江天养的继室,当时她嫁与江天养时,距离先夫人病故尚不足一年,年少的江平潮为此与父亲大闹了一通,险些闹得要离家出走,后来韩氏生下江烟萝,江平潮对这母女俩更没好脸,这才闹出了失手将小姑娘从假山上推下导致残腿的事情。

  出事后,江平潮因为愧疚而对江烟萝逐渐改观,与江天养之间日渐僵硬的父子关系也破冰回暖,反倒是韩夫人打从那时起便在家开了佛堂闭门清修,一年到头鲜少露面,几乎像是不存在。

  方咏雩仔细回忆了一会儿:“之前我去鱼鹰坞时,并未见过韩夫人,她自潜心礼佛,只派人送了我一篇亲手抄写的祈福经文。”

  江夫人轻声道:“莫说是你,连我也不过见她几次,但是……当年阿萝摔伤一事,恐怕与她是脱不了干系的。”

  方咏雩愣了下:“怎么回事?”

  江夫人道:“你也知道我先夫是捕头,他为人刚正不阿,办案得罪了不少人,每当他有事要出远门,我就回娘家住上一段时日,正赶上发生这事……咏雩你有所不知,莫要看阿萝现在端庄知礼,她小时候活泼得像个男孩儿,因着海天帮里没几个同龄人,她最爱去找平潮玩,被甩脸子也不在意,平潮那时年纪也不大,没什么坏心思,即便被她烦着了,也不至于对她做什么。”

  “那……”

  “事发那天是中秋节,我们一家人都在院子里赏月吃酒,平潮不乐意跟我们一桌,独自跳到假山上看月亮,后来婢子端了月饼来,韩氏支使阿萝去给他送饼子,想着他会给小姑娘一点薄面。”说到这里,江夫人慢慢皱起眉头,“平潮不应声,阿萝就爬上去拉他的手,结果被反手一荡推了下来,当时我看得清清楚楚,平潮是立刻反应过来去抓她,可不知怎的身子一趔趄,手下失了准头,阿萝就这样跌了下来,活活摔断一条腿……事后,我兄长大发雷霆,请了家法给平潮一顿好打,险些打去他半条命,我既心疼阿萝也心疼他,见阿萝那边不缺人手,便亲自去给平潮上药,结果你猜怎么着?我在平潮膝盖上看到一点青紫,像是被暗器砸的,可他自个儿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不晓得是什么时候挨了一记。”

  方咏雩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是说……当时平潮兄本可以拉住阿萝,结果有人暗中阻挠,您怀疑那个人是韩夫人?”

  江夫人点了点头。

  “这不可能啊,我听说韩夫人出身落魄商贾之家,她并不会武功,哪来本事当着众人的面做手脚?”方咏雩百思不得其解,“何况,就算她深藏不露,可阿萝是她亲生女儿,虎毒尚且不食子,难道她赔上亲女儿的一条腿就为了让平潮兄挨顿毒打?”

  江夫人心下暗叹,道:“咏雩,你不妨设想一二,假如当年没有发生这件事,海天帮如今会是什么光景?”

  方咏雩一时语塞。

  倘若江烟萝幼时不曾因江平潮断腿,以江平潮自小到大都跟倔牛一样的脾气来看,他是绝无可能转性与江天养和好,更不会对江烟萝改观,须知江天养只得这一儿一女,在所有人眼里,江平潮就是海天帮板上钉钉的下任帮主,一旦父子俩隔阂渐深,往小了说是家宅不宁,往大了说就是帮派分裂。

  如此一想,江烟萝那条腿……断得可太是时候了。

  仲夏夜里,方咏雩背后莫名升起了一股寒意。

  江夫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韩氏生得极美,说是世间绝色也不为过,我能理解兄长缘何爱她成痴,可是每每见她,总给我一种芒刺在背之感,这个女人绝不只是个空有外表的描花瓶子,左右我是绝不相信她这些年来都在安安分分地礼佛,更不相信她会教出一个毫无心机的女儿。”

  当今世道,女孩子有些心机并不是什么坏事,身为至亲,江夫人宁可江烟萝多些爪牙也好过她如自己一样过着随波逐流的人生,可她同样是方咏雩的母亲,深知方咏雩心性纯善,他若想要过上平安幸福的一辈子,便最好娶个同样心思浅的女人,否则容易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这,才是江夫人反对婚约的根本原因。

  一时间,方咏雩心里五味杂陈,他知道江夫人是真把自个儿当成了亲儿子才会说出这些隐秘之事,可这番话与他长期以来的认知相悖,他虽然对江烟萝没有男女之情,却是一直欣赏她的温柔品貌,当她是善心柔肠的小妹,哪怕偶尔察觉到些许异样,也只当是两家联姻幕后的利益牵扯带给人非常压力,不曾往深里想过。

  此时此刻,他不由得想起了昭衍,那家伙惯是鬼精,可曾发现其中端倪?

  江夫人不晓得他在想什么,继续道:“抛开你二人性情不论,便是你父亲在这件事上的态度,也让我心下难安……咏雩,你尚未赶回栖凰山的时候,有天夜里我与你父亲说起此事,如今朝野上下俱是明流暗涌,方家已经风光过两代,为长久计该到了韬光养晦的时候,可他非但执意与海天帮联姻内定下任盟主,私底下还将不少人手调往西南一带,你说他是怎样想的?”

  方咏雩心里“咯噔”了一下。

  当今南北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哪怕是与朝廷素有隔阂的江湖人亦有知悉,武林中人最忌讳掺和庙堂之争,方怀远身为武林盟主自当以身作则,这些年来屡次婉拒听雨阁的招揽便是出于此理,可他既然决定要与朝廷井水不犯河水,就该一视同仁地避开平南王府才对。

  他顿时正色起来,沉声问道:“母亲,此事有多少人知晓?”

  江夫人面色凝重地道:“你父亲晓得其中利害,南边一应事务都由他亲自过问,或由刘浩明经手,我也是偶然才发现的。”

  刘浩明是刘一手的本名,方咏雩微松了口气,旋即在心里抽了自己一巴掌,暗道:这一走,便是死生不复见了,他自做他的武林盟主,用得着我咸吃萝卜淡操心吗?

  心里这样想着,方咏雩最终是没忍住问道:“母亲,你可曾探过……的口风?”

  江夫人迟疑了下,方咏雩见她神色有异,不由得更加挂心,追问再三才听她道:“你去鱼鹰坞那段日子里,我曾为你跟阿萝的婚约与他深谈过,诸般顾虑隐情俱都向他说明,可他执意如此,还说……‘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

  方咏雩脸色微变。

  这句话的意思并不难懂,说的是世事变化无常,花朵不能常开不败,人也不会永远顺遂,必须得居安思危,早为日后做打算。

  结合当时的情况,方怀远似乎是预感到了某种即将到来的灾祸,于是选择了与家大业大的海天帮联姻,以亲上加亲的方式进一步加深两家同盟关系,倘若哪天他有个三长两短,至少海天帮能成为一条退路。

  此番大会虽使武林白道颜面大损,可武林盟仍是如日中天,堂堂武林盟主怎么会有这般想法?

  他是发现了什么,亦或者……将要去做什么?

  方咏雩走的时候没有太多留恋,现在却陡然生出了一把归心似箭的冲动。

  江夫人在说出这番话时已预料到了他的反应,及时将他按住,压低声音道:“咏雩,莫要冲动!我今日将这些事情告诉你,是要让你知道你父亲现在身处何等麻烦当中,教你清楚他急着把我们送走是为了解除后顾之忧,你切不可在这节骨眼上回去,而是要时刻警醒,保护好你自己。”

  说话间,她凑到方咏雩耳边,声音细如蚊呐:“就连我的娘家,你也不可全心信任,鱼鹰坞的水未必比栖凰山的浅,待咱们……”

  江夫人的话尚未说完,前方突然传来马蹄刺耳的嘶鸣,隐隐有喧哗声起,旋即马车也为之一顿,惯性使得木桌差点翻倒。

  方咏雩一把扶住了江夫人,石玉下意识握紧了腰间的峨眉刺,三人在车厢内屏息以待,不多时,车厢门被人敲响,传来江天养的声音:“小妹,车队在此先行休整,你们就待在车上不要出来。”

  刚才的惊悸尚未散去,方咏雩眉头紧皱,江夫人定了定神才问道:“兄长,出了何事?”

  江天养道:“前方探子回报,说发现了咱们海天帮的紧急印记。”

  江夫人一惊,她心念急转,失声道:“莫非是平潮?”

  紧急印记非同小可,这一带又不是海天帮的势力范围,此番随江天养前来中州的人手俱在车队里,能够在前方留下印记的人只可能是早一步离开的江平潮。

  因着灵蛟会、弱水宫两大魔门间的争斗愈演愈烈,明月河流域内各路水贼也趁机作祟,江平潮奉命去杀贼破寨,此事江夫人亦有所耳闻,而越州是东行和南下的必经之地,算算时间,江平潮若是一路急行,前日就该路过这里了。

  隔着一扇门,方咏雩看不到江天养此刻的神情,只能听出对方的声音里暗含忧虑:“想来是他,探子发现印记的地方留有余血和打斗痕迹,我准备带几名好手追过去一探究竟,你们就在此地不要走动,保持警戒。”

  江夫人听得心惊肉跳,下意识握紧了方咏雩的手,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兄长放心,我晓得了。”

  江天养应了一声,纵马而去,石玉小心掀开帘子一角,果然看到八骑人马紧随其后,其余人各自下马休整,载人装货的几辆马车都被团团护住。

  江夫人缓过了气,凑到窗口往外看了看,此时已是黄昏,附近的林子在夕阳下显得明暗交杂,竟有几分鬼影重重的诡谲之气。

  长夜,将至。</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