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一百一十二章·捉影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今夜注定无眠。

  回去以后,昭衍先把江烟萝那只玉镯拿了出来,放在软布垫上重新拼合,碎玉总共五瓣,端口衔接无缺失,这令他不由得松了口气,去找了些工具来。

  时人修复玉器不外乎“镶嵌”、“添补”及“修整”等方法,昭衍虽不是匠人出身,奈何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他小时候为了省钱没少去工匠那儿学着补瓷碗陶器,后来又为了讨杜三娘欢心去给她做些钗环首饰,于此道上颇有几分巧思,只见他把一应工具摆在了花棚里的石桌上,关上篱笆门谢绝旁人打扰,这便专心致志地动起手来。

  昭衍先用蜂蜡、鸡蛋清、孔雀石粉调和少许石灰做成粘剂,严丝合缝地将碎玉粘连起来,再把一小块金子锤成薄如蝉翼的金箔,分成一缕缕的金丝,一圈接一圈地缠上玉镯,在断口处包成五道金箍,又拿剩下的金丝绕在玉镯上,个别处弯成精巧的藤叶,丝缕勾连如缠枝,原本死气沉沉的碎玉镯子在他手下逐渐恢复了灵气。

  这样精细的活计比真刀真枪打一场还要令人耗费心力,等到昭衍将最后一缕金丝嵌上玉镯,灯罩下的蜡烛只剩了小半截。

  昭衍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坐得僵直的骨头顿时发出了脆响,他活动了几下筋骨,却没有收拾东西回房入睡,反而去小灶上提了壶热水,冲了一碗苦到发涩的浓茶。

  他捧着茶碗倚在篱笆前有一口没一口地喝,此刻已近子时,院里一片黑沉,后方屋子里隐约传出一阵阵鼾声,微凉夜风拂过花棚,花叶似乎也觉得冷,啜泣着发起抖来。

  就在蜡炬将要燃尽的时候,小院墙头上有道黑影一闪而过,紧接着有一样物什被抛了进来,不偏不斜地落在了昭衍脚边,原来是个小纸团。

  昭衍打开一看,熟悉的字迹立刻映入眼帘,他不动声色地把纸团扔进了灯盏里,身体如同燕儿般斜飞了出去,眨眼间翻过院墙,悄无声息地绕到小院后方,飞上一棵歪脖子榕树,果然在那里见到了尹湄。

  夜色黑沉,尹湄又着一袭黑衣,整个人几乎与黑暗融为了一体,若不是昭衍敛息功夫同样高深,恐怕也不能发现她。

  尹湄开门见山地道:“你的推测没错,姑射仙果然出手了。”

  自打昨晚分别之后,尹湄便谨记昭衍的叮嘱,一整天都在明里暗里盯梢谢青棠,诚如昭衍所说,谢青棠在阴风林里受伤不轻,周绛云又不肯信任武林盟的医师,只让陆无归去为谢青棠包扎伤口,一天下来也不见好转,倘若继续放任伤情,别说是参加比武,恐怕还要落下难以痊愈的病根,对谢青棠日后大为不利。

  直到亥时,在绝大多数人回房就寝之后,一个不速之客悄然进入了黑道中人落脚院落。

  这是个身材削瘦的中年男子,看起来毫不起眼,轻功却是罕见的高强,若非尹湄有所准备,恐怕也不能发现他的行踪,她不敢靠得太近,只能藏在暗处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进入谢青棠的房间,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后,本该早已入睡的谢青棠穿着整齐地跟在他身后走了出来,他们没再惊动旁人,施展轻功并肩而去,几个起落就消失在茫茫夜幕里。

  “他们的轻功很高,我没把握追踪上去而不暴露自身。”尹湄神情沉郁,“不过我认出了那个男人,的确是浮云楼的陈朔。”

  “幸好你没有打草惊蛇。”昭衍松了口气,“能大致分辨他们朝哪个方向走了吗?”

  尹湄摇了摇头,道:“等他们走后,我循着方向去探了探,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于是来找你了。”

  昭衍低头沉思了片刻,对她道:“湄姐,你先回去,以免节外生枝。”

  “那你呢?”尹湄皱起眉,“难道你要去找他们?”

  “栖凰山地界这么大,光是一座浩然峰就足够我跑上一天一夜,我上哪儿找人去?”昭衍摇了摇头,“不过,只要姑射仙出手为谢青棠疗伤,她就是咬了钩的鱼。”

  尹湄眯起眼睛,问道:“你做了什么手脚?”

  昭衍没有回答她,他的脸上罕见流露出了些许犹豫不决,看得尹湄直皱眉头,忍不住加重语气道:“说!”

  “……湄姐,别问了。”

  沉默半晌,昭衍终是叹了口气,疲惫地道:“不过是一些空口无凭的猜想,没证实之前说来无益,要是……我晓得分寸,你且放心。”

  尹湄的心思何等玲珑,又跟他相识了太久岁月,当下心里打了个突,一丝不妙的预感浮上心头,可当她听见昭衍难得紊乱的呼吸声,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闭了闭眼,无奈妥协道:“小昭,你做事向来心里有数,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暂且不管了。”

  昭衍心里如有一道暖流淌过,轻声道:“多谢湄姐体谅,我明白。”

  “那么……方家父子的事,你心下可有决断了?”

  说到这件事,昭衍收敛了心神,正色道:“我观方咏雩已心存死志,恐怕他已经得知生母晴岚遇害的真相,倘若没有猜错,晴岚之死极有可能跟听雨阁脱不了干系!”

  尹湄心头一沉:“晴岚母子为生花洞余孽绑走加害,此事早已盖棺定论,难道生花洞一事只是个幌子,听雨阁借机插手其中?”

  昭衍颔首道:“若非如此,在一天不到的时间里,方咏雩没有其他渠道得知真相。”

  “如此一来,不是更加蹊跷吗?”尹湄的眉间几乎拧成了“川”字,“永安九年时,方怀远已经接任盟主之位,彼时听雨阁因为从你娘那里得到的假名单闹出了不少冤假错案,惹得朝野上下怨声载道,迫于重重压力,他们急切地想要跟各方势力修复关系,与方怀远这个新任盟主交好还来不及,怎么会对他的亲眷下此毒手,难不成……”

  话未说完,尹湄的声音戛然而止,她慢慢瞪大了眼睛,喃喃道:“难道,真的是……”

  “关于此事,我会再找机会向方咏雩求证,不过……八九不离十。”顿了下,昭衍的神情愈发凝重起来,“湄姐,有件事你可能不知,五年前绛城一战后,我师父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他怀疑写信人要么是听雨阁故意安排的密探,要么就是当年幸存的九宫成员,殷无济和明净两位前辈为查探此人身份奔走数载亦无消息回报,可见第一种猜想是错。”

  永安七年,飞星盟覆灭,九宫成员折损大半,但是因为名单缺失,不少人得以幸存下来,成为了令听雨阁两代人耿耿于怀的漏网之鱼,由此保留了九宫飞星的火种,可他们也因此断绝了联络,至今未能会合,仍如一盘散沙。

  昭衍这次回返中原,未尝没有重聚九宫之愿,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条线索竟然跟方咏雩早逝的生母有关。

  尹湄心念电转,道:“晴岚身死距今已有十五年,当初给步山主留书之人必定与她关系匪浅,难道……是方怀远?”

  “有可能,但不能确定。”昭衍道,“那一次为了围剿我义父,不仅是武林白道精锐尽出,还有姑射仙率听雨阁密探暗中把控全局,牵涉其中的人手少说也有千百,任何人都有嫌疑。”

  尹湄问道:“你观方怀远此人如何?”

  昭衍思量片刻,慎重地道:“这位方盟主并非表面那样大公无私,他看起来刚正不阿,实则深谙圆滑处世之道,与听雨阁貌合心离。展煜跟方咏雩先后出事已经触及他的逆鳞,为此他不惜纡尊降贵找上了我这后生晚辈,希望我能助他一臂之力。”

  闻言,尹湄眼中精光一闪:“怎么个助法?”

  昭衍将自己与方怀远的交易和盘托出,末了才道:“我此番前来中原,本就不是冲着劳什子武林盟主来的,若能借此机会更进一步,对我们而言更加有利,只要他能信守承诺,这桩交易稳赚不赔。”

  尹湄却道:“武林盟主之位关系重大,你认为江平潮能担起重担?以我之见,江平潮的武功虽然不弱,但还不足以令人折服,其人心情坦直鲁莽,行事也略显冲动,当得起一方豪杰,却做不了翻云覆雨的雄主,何况……”

  “何况他太年轻,尚未成家立业,耳根子也软,难免受到父辈掣肘。”昭衍淡淡道,“倘若江平潮成为下任盟主,至少十年之内都无法掌控实权,其父江天养将会把持武林盟内外事务,海天帮的势力必定坐大,而临渊门这一代的领袖人物展煜重伤残疾,一旦没了方怀远,恐怕风光不再,四大门派并驾齐驱的局面将被彻底打破,对武林白道而言弊大于利。”

  尹湄沉声问道:“你既然心知肚明,为何还要帮忙?”

  “湄姐,事已至此,就算我不帮,方怀远也会找上别人,与其让别人主导风云,不如由我自己把握方向,否则隔岸观火观得太久,难免会陷入被动,再难插手其中。”

  停顿片刻,昭衍语气微缓地道:“不论方怀远为人究竟如何,他昨天说的话着实没错……独木不成林,我们可以对外人心存提防,却不能把所有人拒之门外。”

  尹湄犹豫了下,道:“要我怎么帮你?”

  “我虽然答应了帮方怀远,但我对他不算了解,对海天帮江家更无多少信任可言,所以……”如此说着,昭衍倾身凑到尹湄身边,向她附耳低语了几句。

  尹湄越听脸色越是古怪,待他说完之后,不禁问道:“你年纪也不大,心眼儿怎么长得跟马蜂窝一样?”

  昭衍道:“此事有些危险,湄姐若是心有顾虑,不必难为自己,我还有别的办法。”

  “别的办法就是退而求其次,若是出了纰漏,得不偿失。”尹湄只权衡了片刻便做出了决定,“我答应你。”

  打从二人结为姐弟,只要昭衍有所求,尹湄少有不应,她对外人冷酷残忍,连对方咏雩也是一念之间就动了杀心,可是对昭衍来说,天底下没有比尹湄更好的姐姐,哪怕他们没有血浓于水的骨肉亲缘。

  因此,相比于她的果决,昭衍反而犹豫了起来:“湄姐,你……”

  “小昭,你我姐弟之间,何必说些无意义的话徒增生疏?”尹湄轻声喝止了他,“你我二人在这江湖上相互扶持,照应彼此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今日我帮了你,难道日后我落了难,你会袖手旁观?”

  昭衍一愣,适才的患得患失如云烟般飞快散去,他笑了起来,郑重地对尹湄道:“只要湄姐喜欢,我这颗脑袋给你当球踢都行。”

  “你脸皮这样厚,我还怕伤了脚呢。”尹湄不轻不重地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不过,大丈夫一言九鼎,你这颗脑袋记我账上,我若是不要,你就不准弄丢了它。”

  说罢,尹湄不敢再行耽搁,如她来时那样急急而去了。

  昭衍目送尹湄离开,直到再也感知不到她的声息,这才从榕树上跳了下来,翻墙回到院子里。

  他离开了一炷香左右,灯盏里只剩下了如豆微光,仿佛将死之人的眼睛,随时可能吞噬掉最后一线光明。

  昭衍站在花架下吹了会儿冷风,神情一如灯火般明灭不定,直到翻涌的心绪平复下来,他才拿起了桌上修补好的翡翠玉镯,将它用软布包裹好,珍而重之地收进怀里,转身出了院子,直奔海天帮的客院去了。

  身为江夫人的娘家侄女,江烟萝甫一上山便在方家住下,奈何昨日方家大乱,江烟萝就在父亲江天养的要求下搬了出来,倒是离友人们更近了些,昭衍只花费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抵达了她的住处。

  夜半三更敲女儿家的房门总是不大妥当,昭衍先去寻了江平潮,后者辗转半宿好不容易睡下就遇到了这扰人清梦的狗贼,恨不能抄起扫帚将其扫地出门,没想到昭衍张口就提及了自家小妹,还拿出了小妹的玉镯请他转交。

  一时间,江平潮心中如有万马奔腾而过,只想把手里的扫帚换成九环刀与昭衍大战三百回合,他忍了又忍,压着火气问道:“阿萝的镯子怎么在你这里,还弄成了这个样子?”

  昭衍苦笑道:“白日里与她从无赦牢出来,行走时不慎摔倒,她受我所累,将镯子打碎了,我听说是她生母所赠,觉得不能就此丢弃,于是连夜将它修补了。”

  江平潮一听,这才松了口气,低声道:“你修便修了,哪有大晚上送过来的?得亏你还知道先来找我,要是你敢去敲阿萝的门,我一定把你削成个人棍!”

  昭衍摸了摸鼻子,尴尬道:“一时忘形……不说了,我这就回去,你赶紧给她送过去。”

  江平潮看了看外面天色,神情更加古怪起来:“现在?”

  昭衍反问道:“你不是约了王少帮主寅时就去切磋?”

  “也是。”

  江平潮一拍脑袋,左右他被昭衍吵醒后一时半会儿也没了睡意,索性给他下了逐客令,披衣洗漱起来。

  昭衍当着护院的面离开了院子,却在走出一段路后绕行折返,化作了一只灵活的夜猫子,在阴影中飞快潜行,不多时就回到了客院,悄然趴在一侧屋檐上,亲眼看到江平潮穿戴整齐,提着一盏灯笼向后院走去。

  眼下已到了丑时,不少值夜的仆人都打起了瞌睡,冷不丁见到江平潮提灯而至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猛拍了几下脸才清醒过来,连忙上前询问一二,旋即告罪一声,速速进去通报。

  不一会儿,后院的门“吱呀”一声打开,江平潮也不废话,将包裹好的翡翠玉镯交到秋娘手里,又叮嘱了几句话,这便转身离开了。

  他走了,昭衍却还潜伏在角落里,尾随秋娘进了小院,目睹她屏退左右,径自走到最里边的房间门外,直接推开走了进去,而后关上了门。

  昭衍就像一个脚不沾地的鬼魅,随风飘到了屋顶上,连一片瓦也没被他惊动,仿佛一个大活人趴在上面跟一片叶子飘落过来没两样。

  他小心翼翼地移开了半片瓦,下方没有一丁点光线透出来,也没有第二道呼吸和心跳的声音——

  这间属于江烟萝的屋子里,只有秋娘一个人。</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