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九十七章·教诲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斜阳坠,天将暗。

  栖凰山三座山峰上下陆续点亮了灯火,方家大宅内外更是通明一片,可这光只能照在脸上,无法照亮方家父子此刻昏暗糟糕的心情。

  进了偏院,方怀远赶走了所有的闲杂人等,顷刻间将大好院落变得有如牢狱一般森严肃杀,他松开钳制方咏雩的手,转身看着自己的儿子,冷冷道:“你有什么想对为父说的吗?”

  方咏雩直勾勾地望着他,竟然笑了一下,道:“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不必拐弯抹角的。”

  “放肆!”方怀远脸色一寒,厉声喝道,“混账,你在跟谁说话?从小到大读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不成!”

  方咏雩淡淡道:“我读的书,自有我娘和先生教我,爹你日理万机,只教我念完了一篇千字文,记忆犹新,不敢忘也。”

  方怀远呼吸一滞,他深深凝视着方咏雩,仿佛头一次认识这个儿子。

  半晌,他才勉强缓过了哽在心头的那口气,道:“无论如何,接下来你给我待在这里,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一步也不准出去。”

  “恕逆子不能从命。”方咏雩语气平淡地顶嘴道,“魔门中人尚且知道深仇血偿的道理,难道我还比不上那两个丧家犬?”

  “你凭什么跟他们比?!”方怀远怒极反笑,“对付那俩鼠辈,你师兄绰绰有余,哪里轮得到你?就凭你这弱不禁风的身板,挨得住他们三刀六洞?”

  方咏雩一字一顿地道:“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方怀远眯起眼睛,寒声道:“好,我就亲自来试一试!”

  话音未落,方怀远身形一晃,一息不到便闪至角落的大水缸旁,不见他如何使力,单手在缸壁上一拍,那装满清水的巨大石缸便平平撞向方咏雩,迅如奔雷,缸里的水却仍平如镜面,连一点水花也没晃荡出来!

  方怀远常年使一柄巨阙剑,早已练至举重若轻的境界,这一掌之力附在水缸上,即便尚未及身,方咏雩也觉得劲风扑面,如有一辆马车朝自己横冲直撞而来。他面色不变,双脚就地一错,左手负于身后,右手往前探出,五指在水缸边沿一抹一旋,少说两百斤重的水缸竟在他手下生生滞住。

  与此同时,方咏雩右手擒住缸沿,左手翻转而出,一掌拍在了缸壁上,原本平静无波的水面立刻荡起一圈圈弧形波浪,恰与方怀远残留的掌力相冲,只闻一声轰然巨响,缸中清水登时炸开,水柱冲天三尺高,无数水花迸溅出来,方咏雩袍袖一挥,四散的水珠被真气扫出,劈头盖脸地打向方怀远!

  方怀远脸色大变,衣带翻飞间扫落水珠无数,水与布击打之时竟发出了金石碰撞般的清脆锐响,不等他出言,方咏雩一脚踢起空缸,双手用力一盘,那缸就滴溜溜旋转着往回撞去,速度竟比来时更快!

  眼见石缸破空而至,方怀远抬手迎上,原是要将它接下放倒,不料手指刚触碰到缸壁,这三寸厚的大石缸竟然轰然碎裂,大大小小的碎石块在方怀远面前炸开,猝不及防之下,方怀远虽然及时退开,身上也有两处被石块打中,伤处剧痛不亚于利箭贯体。

  他竟能无声无息地将大石缸一掌拍碎!

  这个念头刚起,方咏雩腾身扑来,方怀远矮身避过他凌厉一爪,同时曲肘撞向他腋下空门,方咏雩左手却侧入过来,正好拿捏住方怀远右臂肘节,父子俩同时发力,到底是方咏雩功力不如方怀远深厚,被他这一撞带得身形趔趄,果断撤手俯身,一记扫堂腿攻向方怀远下盘。

  方怀远料到他有此一招,双脚骤然离地,单手在方咏雩肩头一撑,后者只觉得一座大山压在了身上,险些被按趴在地。

  下一刻,方咏雩就地一滚,堪堪从方怀远力压之下挣脱开来,一口气还没喘匀,方怀远又紧逼而至,分明隔了六七步远,他一脚跺在地面上,狂浪般的内力竟然在方怀远背后炸开,他连忙单手拍地,身体借力而起,原本躺着的地面竟然被刚猛气劲震得四分五裂,直令人后怕不已。

  “给我下去!”

  方怀远一声断喝,竟是后发先至地闪到方咏雩身侧,一掌打在他身上,方咏雩只觉得喉口一甜,整个人从半空跌落,踉跄了三四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他受了伤,狠劲却是有增无减,眼见方怀远落地,不等其开口说话,又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这一回,方咏雩一改方才巧劲周旋的战术,以大开大合的招式同方怀远硬碰硬,每一次拳脚相接都能震得双方气血翻涌,方咏雩的双手虎口更是皮肉开裂,他似乎不知道痛,一拳复一掌,哪怕臂骨都隐隐作痛,仍旧穷追猛打,仿佛要发泄出压抑二十年的愤懑不平。

  方怀远本是为了试探,现在也打出了三分火气,眼见方咏雩双拳袭来,他猛地向后一仰,双手从下方探入空隙,手腕翻转钳住两条手臂,用力一扭,方咏雩左右肩膀同时传来剧痛,他脸色煞白,两手齐齐泄了力,却还不肯罢休,抬腿朝方怀远踢了过去,后者旋腰一侧,这一腿与他擦身而过,竟是直接踏碎了石板地!

  然而,这一脚踹出,方咏雩再无力回防,眼睁睁看到方怀远以牙还牙的一脚踹来,正中胸膛,他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去,眼看就要砸上墙壁,方怀远脚下用力一蹬地面,伸手抓住他的衣襟往旁边一甩,方咏雩被推了个踉跄,狼狈地半跪在地上,一口鲜血已经要吐出来,又被他倔强地咽了回去,灌得满腔都是腥风血雨。

  “你从何处学的武功?”方怀远收了招,在他面前站定,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

  适才一番激斗,方咏雩总算是理智尚存,他没有动用阳册里的独门招式,连截天阳劲也压制不发,虽然输得难看,倒也不至于让方怀远窥出底细。

  又咽下一口血,方咏雩见父亲满脸铁青,竟有种说不出来的畅快,淤积在胸的气血好似也散去了,他仰起头,不答反问:“我这点微末本事,可入得盟主的眼?”

  “你——”方怀远气得一耳光就要扇过去,可当他对上方咏雩倔强的眼神,手掌又生生停滞在了半空。

  勉强压下怒火,方怀远道:“说,你练的是哪门功夫,又是谁教你的?你背着我练了多久?”

  方咏雩面不改色地道:“就这三个问题?”

  方怀远冷冷地看着他。

  “我练的什么功夫,是什么人教我,练了多少年月……”

  方咏雩翘起唇角,辛辣地讽刺道:“跟您有关系吗?”

  一刹那,方怀远只觉得怒火在胸腔内熊熊燃烧,他正要发作,却听方咏雩话锋一转,道:“天地君亲师,父命不敢违,不过凡事都讲究个礼尚往来,您既然想要知道这三个问题的答案,就先回答我三个问题吧。”

  方怀远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说!”

  方咏雩死死盯着他,道:“永安九年清明节,我们一家回乡扫墓,不打旗号不列车队,一路上行踪保密,生花洞那些余孽如何得知消息提前设伏?营救人质当以智取为上,你曾策划过不止一次这样的行动,每次皆以两全收尾,为何当我跟娘亲被困十二天,只等来你正面强攻激得凶徒鱼死网破?你身为中原白道的武林盟主,即便花蝴蝶挟持了人质也不是你的对手,你分明有能力救下我娘,可你……为什么,你一定要杀了她?!”

  这一番话刚说完,方咏雩就挨了当胸一脚,肩背撞上了墙壁,强忍住的那口鲜血终于吐了出来,肩胛肋骨皆疼痛欲裂,染红了衣襟长袖。

  “夫君手下留情!”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匆匆赶到的江夫人甫一推开院门就看到了方咏雩倒地,当即骇得脸色惨白,不顾方怀远一掌就要劈下,抢先扑到了方咏雩身上,用自己孱弱的背脊挡在雷霆一掌前,好在方怀远看到是她,及时撤了掌力。

  “夫人,你让开。”方怀远深吸了口气,分明受伤的是方咏雩,他的神情却要更加狼狈。

  江夫人哪里敢让开,她强压住方咏雩不服气的反抗,转过头来望着方怀远,哀声道:“夫君,前山的事情妾身都知道了,咏雩既然选择隐瞒,必定是有他的苦衷,这孩子脾气虽倔却不是那等为非作歹之辈,他若是顶撞了你,小惩大诫也罢,何苦对他下此重手呢?”

  有了江夫人像老母鸡般将方咏雩牢牢抱住,方怀远就算有天大的火气也不能把人强拽出来教训,他按了按不断抽动的太阳穴,沉声道:“夫人,这件事没你想得那样简单——周绛云今日携萧正风至此,分明来者不善,杜允之在这节骨眼上抛出七秀榜,彼此之间恐怕是里应外合。都说‘苍蝇不叮无缝蛋’,倘若咏雩这身武功来路清白,纵使他打死了几个黑道杀手也是理所应当,无人胆敢因此置喙,周绛云等人既然借此发难,说明此事另有内幕,甚至不为正道所容,一旦被他们找到死穴,莫说是咏雩,恐怕整个武林盟都要受他牵累!”

  江夫人身躯一颤,不等她说话,怀中的方咏雩已经挣脱出来,冷笑道:“我已经说了,只要爹你回答了那三个问题,孩儿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倒是你……对一桩陈年旧事如此避而不谈,难道你当真心中有愧?”

  “逆子,我看你——”

  “我不仅是见了棺材不落泪,撞穿南墙也心不死。”方咏雩抬手拭去唇边血迹,“逆子冥顽不灵,爹打算怎么处置我?废我武功以杜绝悠悠众口,还是……清理门户永绝后患?”

  江夫人被他这番话震得说不出话来。

  至亲骨肉,血浓于水,竟有如仇敌般针锋相对的一天。

  父子两人对峙了好一会儿,风灌满了袍袖衣带,刺得人既冷又疼。

  终于,方怀远颤抖的右手慢慢抬起,握住了巨阙剑的剑柄。

  方咏雩眼里的光,在此刻就像是风中残烛。

  “方怀远——”

  看到这一幕,江夫人神情剧变,这个温婉端庄的女人竟是厉声喝出了丈夫的名字,她扑到了方怀远面前,双手十指几乎深陷在他的手臂血肉里,眼中血丝密布,凄厉地道:“你怎么能对他拔剑?咏雩,是你的儿,是岚姐姐留在这世上最后的骨血,你怎么敢对他拔剑?!”

  这一声犹如重锤击在方怀远心头,他脸色一白,握在剑柄上的手指缓缓松开,身躯僵硬得像是一具尸体。

  院门外再度传来了脚步声,刘一手出现在门口,扫了一眼院中情景就低下头去不敢再看,连忙道:“盟主,萧楼主携周宗主前来拜访,三大掌门亦联袂而至,正在议事厅等候!”

  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怀远哑声道:“我这便过去……派人请林氏过来,带夫人回房。”

  他松开手,不再看江夫人和方咏雩,直到将出院门时脚步微顿,吩咐道:“传令下去,少主旧疾发作,自今日起闭门不出,你亲自带人在此看守,无我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出!”

  “遵命!”

  方怀远的身影很快消失了。

  刘一手这才抬头看向江夫人,硬着头皮道:“夫人,您……”

  江夫人冷睨了他一眼,道:“取伤药来。”

  身为海天帮帮主的亲妹,江夫人平日里待人和善,发怒时的威严却不逊其兄,刘一手不敢火上浇油,取出随身携带的金疮药递给她。

  江夫人嗅了嗅药味,从中倒出了一颗塞进方咏雩嘴里,见他忍着气不肯咽,不轻不重地拍了他一下,刚才挨了两记重踢也没掉过泪的方咏雩顷刻红了眼眶。

  “你这孩子真是……”话说到一半,江夫人想起方怀远适才差点拔剑,脸色变得很是难看,“针尖对麦芒,你们父子俩都不让人省心!”

  方咏雩死犟着道:“是他自己心虚!”

  “住口!”江夫人喝止道,“我不清楚你们俩究竟有何心结未解,也不知道今天缘何闹到了这一步,可你爹刚才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如今朝廷与黑道都派人前来干涉武林大会,当中利害纠葛可谓牵一发动全身,你心里有怨也好有恨也罢,必得先知道个轻重缓急,分清敌我是非,莫要因为一时冲动做出那等令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

  方咏雩咬着牙关不说话了。

  江夫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气在头上,压根儿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顿时觉得心力交瘁,正要再说几句,方咏雩索性背过身去,语气硬邦邦地说道:“教我武功的人早死了。多谢夫人维护,您……且回去吧。”

  “咏雩!”江夫人大声叫住了他。

  面对江夫人,方咏雩终究狠不下心,他在客舍木阶下驻足回望,只见江夫人屏退了刘一手,快步走上前来,轻声道:“我有一些话,说完就走。”

  方咏雩默然片刻,点了点头。

  “我出生在海天帮,却不通半点武功,只学过诗书礼仪和律法教条,先生赞我精通女四行,父兄满意我知书达理,丈夫称我为贤内助。我原本有些自得,直到先夫去世,我才知道这江湖之中,厮杀不止,恩怨不休,乱世苛政恶吏更多不胜数,我这一身所学俱无用处,穷尽毕生也只能做个卑微贤惠的内宅妇人,将一辈子的喜怒哀乐与生死荣辱都系于他人身上,万事由人不由己。”

  说到此处,江夫人的眼睫轻颤了下,她喘了口气才继续说道:“至于你,生母早逝,你爹身为武林盟主,在其位谋其事,他总会面临一些不得不为的取舍,以他的性子,往往是先公后私、厚人薄己,你身为他的儿子,受他的荫庇照拂总不如受他牵累来得多,他做不到像寻常人父那样看顾你,于是对你总有太多苛求,要你温良恭俭让,要你德才兼备不惹是非,可你虽然体弱多病,性子却倔强要强,他一次次让你失望,你也不愿做他的乖儿子,你想要主宰自己的人生,要告诉他你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只为他传续香火的傀儡。”

  方咏雩没想到江夫人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嘴唇嗫嚅了几下:“我……”

  江夫人朝他摇了摇头,道:“我自己就是前车之鉴,怎会为此指责你做错了?自打我嫁入方家,迄今已有十年,虽不是你生身之母,却是看着你长大成人的,以你的心气,倘若有一个机会能够习得一身好武功,不管给你这机会的人是善是恶,无论饴糖之中是否裹藏砒霜,我想你都会牢牢把握住这个机会,因此对于今日之事,我并不十分意外。可是咏雩啊,你选择的这条路并不好走,今日加诸在你身上的磨难只是一个开始,你做好准备迎接这命数难测的未来了吗?如果你只是为了一时之气,没有押上一切与人斗、与天争的决心,那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方咏雩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好一会儿,才抬眼看向江夫人,苦笑道:“您说的这些话,在我选择这条路时便已再三想过,实不相瞒,五年前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另一条虽也坎坷却比我现在走着的来得坦直,我求过他,可他不给我这个机会,因此……我别无选择,早就不能回头了。”

  江夫人定定地看了他一眼,她是何等聪慧通透的女人,方咏雩这一句话说出来,足够她明白方怀远追问不得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她闭了闭眼,道:“你说的这些,我不会告诉你爹,但是咏雩,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方咏雩朝她作揖,心甘情愿地低下头颅,道:“您请吩咐。”

  “一个人的路究竟能走多远,不在于道路崎岖或平坦,而在于走路的那个人。”江夫人伸手将他托起,“咏雩,我对你别无所求,只愿你这一生莫要做那害人害己、后悔莫及之事,须知有些路是会越走越窄的,别让自己上了独木桥却下不来。”

  方咏雩浑身一震,他抬头看着江夫人,她却已经转身离去了。

  他忽然想起了十年前,第一次看到江夫人的时候。

  海天帮帮主的亲妹嫁给武林盟主,哪怕只是做个续弦,栖凰山上也办了好热闹的一场喜事,那时的方咏雩才丧母一年,讨厌听到喜悦声,更不愿见到新妇,为此躲进清心居里闭目塞听,结果病症发作,若不是遇到了江烟萝,恐怕他那时便要死了。

  因为他来势汹汹的病情,那场热闹的婚礼最终没能有个好收场,迷迷糊糊间他看到一身大红喜服的人影在屋里踱步,以为是方怀远弃了新妇来照看他,心中竟有几分占上风的快意,于是他抓住了那个人的手,咿咿呀呀地喊冷喊疼,一会儿又像是看到了已故的晴岚,便又泣不成声地叫起娘来。

  直到他病情缓解,意识重归清醒,才知道在身边守了两天两夜的人不是生父方怀远,而是海天帮嫁来的新妇江含露。

  因着这件事,方咏雩在江夫人面前总有些说不出的窘迫,后来年岁大了,知道她是真心视自己如己出,他即使心有芥蒂,也不是不知好歹,关系便逐渐缓和下来。

  只是那一声“娘”,从那以后是再没有对她叫过了。

  如今,方咏雩心绪翻涌如潮,眼眶中不知不觉有了湿意,一句话冲口而出,可惜院门已经关闭,江夫人也走远了。</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