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七十五章·渡险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隔岸双子峰,飞瀑流霜河。

  这两座山峰高逾七十丈许,状似两名昂首挺立的少年郎,间隔一条大河瀑布,宽近三十丈,源发黄龙江,四季不枯,常年不冻,流水奔腾如快马,越是临近瀑布,水流愈显湍急,更有礁石暗藏其下,即便是水性最好的船家,也不敢在此乘船载客。

  因此,渡河之路只有一条,那边是横跨两岸的铁索木栈桥。

  今日又是大雨倾盆,狂风怒号,暴雨如注,仿佛一个巨人立于天地,肆意破坏世间,水位较平日涨高三尺有余,滚滚洪流奔向瀑布口时,几乎要漫过木栈桥,那些年久失修的木板不时发出哀吟,或许下一刻就会被洪水冲垮或被狂风掀翻,唯有那些手臂粗的铁索依然坚固,末端钉入两岸石墩中,在狂风暴雨里“哗哗”作响。

  催命马蹄声,风雨疾行人。

  一百三十四名死士,二十八名铁弦弓箭手,排成扇形阵列将后路严密封锁,由弱水宫左护法水木亲自率领,仿佛饿到极致的狼群,紧追在前面那一行人身后。与他们相比,这支队伍人数太少,兵刃器物乏善可陈,而且人困马乏,几乎个个负伤,鲜血还没来得及渗透衣衫就被雨水冲淡,冷雨杀入创口,泡得皮肉翻卷发白,俨然是走到了末路。

  饶是如此,水木也没有半分轻慢,他的目光犹如鹰隼,死死盯着队伍最后的那道人影,几欲将其扒皮拆骨。

  八十里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告别方咏雩后,昭衍快马加鞭追上了江烟萝等人,正赶上他们冲进峡谷隧道,他纵马闯入杀手队伍,砍瓜切菜般开出一条血路来,堪堪在隧道被堵前以一步之差冲了过去,总算按照计划与大家成功会合。

  江烟萝看他孤身赶来,顿时落下了泪,抽噎说起方咏雩中箭坠崖一事,其他人也面露悲戚,昭衍心知真相却无法告知,只好装出同悲共愤之态,勉强安抚住众人,只在原地稍作休息,又仓促奔逃。

  乱石断木只能阻挡追兵一时,等水木率领更多杀手赶到,他们很快就能追赶上来,双方力量差距悬殊,一旦被这群人围攻,就算众人都长出三头六臂,也绝无可能从中脱身。

  逃,快逃!

  马蹄踏破天光,阴雨笼罩晨曦,他们这一行人从夜深逃到了破晓,连人带马恨不能插上翅膀,仅剩的十五骑终于抵达了流霜河畔。

  是生是死,尽在这一条栈桥上。

  背后追兵犹如围追猎物的虎狼,马蹄奔跑时带起一阵雷响,大地也为之颤动,大雨洗过刀剑锋,杀气肆无忌惮地弥漫开来,惊得狂风呼啸更急。

  原本与江烟萝同骑的望舒门女弟子已经在途中堕马身亡,只剩下她自己紧握缰绳,上半身几乎趴在马背上,此时勉强直起身来,晃头甩去满脸雨珠,勉强看清前方不远就是栈桥,立刻回头望向昭衍,喊道:“就在前面,快!”

  说话间,她无意间瞥了眼左边,道路至此渐窄,河水激荡长岸,依稀可见飞瀑下方的深涧,心中一凛,再不敢多看一眼。

  风声怒,雨声急,江烟萝这短促一句话刚出口就变得支离破碎,队伍末尾的昭衍却仍听得清楚,他没有回头,扬声道:“弃马,让道,速速过桥!”

  若说先前,这些白道弟子与他只是萍水相逢,如今已经是出生入死的交情,当下无人发出质疑,领路人立刻调转马头,腾身而起时不忘反手一鞭狠狠抽在马臀上,那马顿时发了疯,在众人让开道路时嘶鸣狂奔,朝着后方追兵冲了过去,其他人如法炮制,一时间风雨之下马鸣声烈,震得人刺耳生疼。

  十来匹疯马自然冲不破追兵阵型,却也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当先数骑步伐一顿,不得不挥出长枪刺杀疯马,白道众人趁此机会施展轻功,朝栈桥飞身赶去。

  当他们一脚踏在桥板上,整座桥剧烈晃荡起来,将众人吓出一身冷汗,这才知道昭衍为何让他们弃马,倘若十五骑争先恐后地过桥,恐怕还没跑过中途,木板就要彻底断裂,届时栽入河里冲下瀑布,当真是死无葬身之地!

  昭衍却没有弃马,反而勒马转身,望向了逐渐逼近的追兵。

  亡命一夜,他们所有人都已负伤在身,十五个人里只有半数能凭余力尽快过桥,剩下的都得同伴帮扶,再加上恶劣天气的影响,他们要想渡过栈桥,少说也要一盏茶的时间。

  水木等百余铁骑追到河畔,仅仅需要半刻钟的工夫。

  距离一旦拉近,风雨对弓箭手的影响就会大大削弱,那些百步穿杨的弓箭手会将猎物射成刺猬,而他一个人挡不下铺天盖地的箭雨,也拦不住这么多追兵。

  心念急转间,昭衍握紧藏锋,主意已定。

  水木身为头目,自然一马当先,抬眼看到昭衍留下断后,他心中冷笑,双腿狠狠一夹马腹,手握长枪冲锋而来!

  昭衍不退反进,猛地一拽缰绳,拔剑迎了上去!

  寒光乍破,火花迸溅!

  铿锵一声,剑与枪悍然相撞,昭衍手腕一翻,剑锋反转卡住枪头,人也借力而起,左手提掌击向水木面门,后者俯身前倾,曲肘撞向昭衍腰侧,两人腾空相搏,三五个回合后气力用尽,复又折身落下,两人坐骑也被激得凶性大发,嘶鸣冲撞起来。

  十八般武器,向来是“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他二人赫然将强与险用到了极致。

  枪挑一线,剑刺一点,前者如同蛟龙出水,后者恍若掠影惊鸿,枪尖森寒,剑锋凌厉,狂风暴雨之声、疯马嘶鸣之声皆被压了下去,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这一把枪,一把剑!

  终于,马匹负伤翻倒,两人脚踏实地,水木左脚画了个半圆,身体折腰一转,分明是与昭衍擦肩错过,竟又折返回来,枪尖正正捅向昭衍空门大露的背心!

  好一记回马枪!

  天罗伞负在昭衍背后,他来不及反手开伞,更没机会躲避锋芒,唯有脚下一错,正面迎上这一枪。

  “咻——”

  锐响破空,昭衍上身后仰,横剑自下而上劈向这逼命一枪,他这一剑用了七成功力,精铁枪杆应声而断,而他未有半分迟滞,身体陡然翻转,单掌在地上重重一拍,复又借力而起,抬腿踢向水木胸膛。

  “来得好!”

  水木将断枪往后一横,将将挡住昭衍的腿脚,旋即侧身斜冲,屈膝撞向昭衍背脊,左手搓掌成刀,劈向昭衍胸腹要害。

  如此腹背受敌,无进也无退!

  分明是死到临头,昭衍肃然的神情却是一松,甚至露出了有些狡黠的笑容。

  水木心里一惊,可不等他临时变招,昭衍已经主动抱住了他的左臂,身若无骨般缠绕上来,双腿跪于水木两肩,以膝夹住他的头颅,腰身发力猛然急转,水木的脖子发出“咔嚓”一声,若不是他及时将昭衍甩开,颈骨就算不断也得残!

  饶是如此,水木也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发黑,昭衍趁机落在他身前,左手疾点六处大穴,封其气力经脉,紧接着错身在后,反手横剑架在了水木颈前!

  冰凉剑锋抵上脖颈,水木顿时一惊,下意识想要挣脱,奈何穴道被封,已经动弹不得!

  昭衍贴在他背后,朗声笑道:“水护法,承让了!”

  暴雨滂沱,马蹄踏碎满地水流,追兵这才匆匆赶到,见水木竟然被昭衍挟持,弓箭手不敢搭弦,虎狼铁骑也不敢上前,只能焦躁不安地在原地踱步。

  水木见状,简直是火冒三丈,张口就要下令,却不料昭衍的手指用力一点,连哑穴也给他封住,只能两眼冒火地望着这一切。

  “诸位不远八十里相送之情,吾辈定当铭记于心,还请在此留步吧!”昭衍挟持着水木步步后退,笑容森然,“山不转水转,咱们……后会有期。”

  此时,十五人已尽数登桥,打头的人离对岸只剩下二三十步距离,江烟萝被人护在中央,频频向后顾盼,看到他带着水木倒退登桥,紧绷的神情这才一松。

  生路就在眼前。

  劫后余生的人们几乎要热泪盈眶。

  就在这时,两道黑影从对岸草丛里飞了出来,同时出手击向当先两名白道弟子,二人猝不及防,同时被拳头当胸击中,脚下离地,身体弓起,猛地倒飞出去,险些撞翻了身后同伴,一个落下栈桥被洪水冲走,另一个挂在铁索上,胸膛凹陷,已是不活。

  “有埋伏!”

  听到后方动静大乱,昭衍心头“咯噔”了一下,本能地转头望去,虎视眈眈的弓箭手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张弓拉弦,数支箭矢破空射来!

  “咄咄咄——”

  两人应声而倒,昭衍为躲飞箭侧身退避,剑锋也从水木颈前移开,后者登时不顾内损,全力鼓起一股真气冲破穴道,劈手一掌打在昭衍肩头!

  这一掌落得结结实实,昭衍胸中翻涌的气血终于压制不住,张口吐出一口血来,同时举剑刺向水木双手之间,一记“分花扬柳”震开他两条手臂,剑尖直刺水木左眼。

  水木善弓,最看重的就是双手和眼睛,见这一剑刺来,下意识地仰后躲开,昭衍的剑却如附骨之疽,死咬他不放,迫使水木步步后退,而他自己也逐步远离众人!

  埋伏在流霜河对岸的杀手只有六人,其中四个如同飞鹰捕兔,悍然杀向桥上的白道弟子,剩下两人一左一右站在桥墩旁,手中长刀悬于铁索之上,用尽全力劈下。

  一声锐响,火花四溅,整条栈桥仿佛活了过来,抖似筛糠!

  江烟萝一个没站稳,险些栽下河去,忙不迭抓住一条铁索,发现那两人即将落下第二刀。

  铁索虽粗,经年却久,能够经得起武林好手全力几刀?

  眼看生路就要断绝,就在大家都要绝望的时候,对岸又有一道人影策马冲入雨幕!

  那是个黑衣鬼面人,似乎赶了很远的路,浑身都是血污泥泞和大小破口,一匹黄马几乎被染成血色,就在奔出转角的刹那,马匹终于力竭跪倒下来,鬼面人施展轻功腾身飞起,手掌在腰间一抹,一条铁链扬空飞出,将左边那名杀手的脑袋裹了个严严实实,不等双脚落地,手臂震力一甩,那人整个抛飞出去,狠狠撞向右侧,两人当即滚进了河里。

  鬼面人没有在岸边站定,单脚在桥墩上一踏,身子又凌空飞起,铁链挥舞如轮转,扫落飞箭无数支,那四名杀手见势不妙,其中三人折身攻了过来,剩下那个却是悍然杀向刚走过半截栈桥的江烟萝!

  铁链飞舞,不等三名杀手结成围攻之势,鬼面人已经先下手为强地卷起其中一个,看也不看地扔下飞瀑,继而脚下一蹬冲入两人之间,铁链缠绕将两把兵器锁在一处,用力往后猛拽,两名杀手被他缴械,胸膛也各中一脚,一左一右滚落栈桥,消失在浑浊流水之中。

  然而,那最后一名杀手已经冲到了江烟萝面前,他一刀劈开挡在江烟萝面前的人,空出左手屈指成爪,狠狠抓向江烟萝的咽喉!

  倘若江烟萝落在他手里,局势又要反转,大家再没有第三次死里逃生的机会了!

  眼见危机来袭,江烟萝苍白的脸上划过一抹决然之色,猛地按下铁索,主动翻过了栈桥!

  “江小姐——”

  一名白道弟子抓她不及,发出了凄厉惨呼。

  鬼面人这才赶到,一掌击毙了那名杀手,向江烟萝振臂一挥,铁链飞卷过去,赶在江烟萝坠下飞瀑之前缠住了她的腰,堪堪将人吊在了半空。

  然而,狂风撕扯,洪水冲刷,即便是一个柔弱女子被吊在瀑布口,冲力也如同千斤巨石,鬼面人被拽得差点落水,栈桥也发出不堪重负的颤鸣,其他人见情况不对,纷纷上来帮忙拉拽。

  就在这时,水木已经退回岸边,见到这一幕,他眼中划过一抹冷意,抢过属下手里的长弓,瞄准某处搭箭拉弦!

  “咻——”

  没有人看清这支箭何时飞来,只来得及听见一声破空锐响,拉拽铁链的所有人都觉得手下一松,骤然反震回来的力道险些让他们翻下桥去,而那铁链已经从中断裂,江烟萝惊呼一声,抓着半截链子仰天坠落。

  这一瞬间,穹空惊雷炸响,闪电如龙蛇疾走,将昏暗天地照得一片雪亮!

  鬼面人离得虽近却失了先机,倒是昭衍倚仗轻功飞身而至,在江烟萝跌下两丈之时,他已经将人拦腰抱住。

  死里逃生,江烟萝吓得花容失色,刚要说点什么,鲜血已经溅在她手上,她仓促低头,只见一支箭矢洞穿了昭衍右肩,染血箭尖从胸膛贯出,离她不过咫尺之遥!

  幸而这电光火石之间,水木已来不及射出第三箭。

  “抱紧我——”

  风声呼啸,身体急坠,昭衍只觉得漫天席雨都变成了钢针,刺得他千疮百孔,好在江烟萝反应不慢,用双臂紧紧抱住了他的腰,使他能够空出左手抽出天罗伞,拇指用力按下机括,素白伞面倏然张开,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狂风几乎要把这把伞吹卷上天,昭衍死死握住伞柄,感受到下坠之势顿时一减。

  然而,两个大活人的分量加在一起,终究不是一把伞能够带起的。

  七十丈高山,四十丈瀑布。

  生死似乎只在一瞬间,又好像变得格外漫长。</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