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七十三章·突围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子时尽,丑时至。

  黑月照山岗,阴风卷密林。

  百余人马分布如棋,扼守四方大路小径,火蛇吐信不定,刀锋映光生寒。

  他们不曾交头接耳,也无左顾右盼,像是一堆缄默的石像,倦鸟也将这些人当成了木石,扑棱着翅膀想要落下,指爪尚未触及人体,小小的身子便被一把攥住,指间用力一捏,鸟儿连一声尖唳都来不及发出,就成了一团肉泥。

  尹湄骑着一匹黑鬃马,身上仍是那件鸦羽似的黑衣,丑陋面具倒摘了下去,露出一张冷白的面容,如同画在纸上的女鬼。

  她双目微阖,手指不时摩挲过刀柄,旁边还有一个人驻马而立,弱冠年华,健瘦如削,正是天狼弓水木。

  昨夜截杀失手,陆无归跟骆冰雁很快得到消息,两人大为震怒,知道风声走漏,断然撕毁最后一层粉饰,遣水木即刻动身赶来,协助尹湄将这些白道弟子一网打尽。

  原本不在名单之上的昭衍,现已名列于前。

  一个时辰前,探子回报说发现了踪迹,根据线索不难断定这些人就藏在山中,可惜昨夜那场雨太大,山林草木尽湿,否则只需一把火就能把人逼出来。

  好在这座山不算大,水木已经派人分头搜山,各方出口也设下关卡,瓮中捉鳖近在眼前,而他们都知道这些白道弟子不会坐以待毙。

  尹湄忽然道:“来了。”

  原本寂静无声的山林里,陡然飞起一群惊鸟,看方向正是冲着这边来的。

  水木反手取下挂在背后的天狼弓,双目一扫,众杀手立刻分散开来,一道道绊马索拦在了路中央,夹道树上人影闪动,缠裹柳叶刀的绳网已经准备就绪。

  不多时,一队轻骑从前方岔路口杀了出来。

  二十六人,二十匹马,最末六匹马上都驮着两人,彼此靠背而坐,手持小弩和各种暗器,紧追其后的杀手们都被流矢所伤,一时半会儿竟被拉开了距离。

  当先马背上的人赫然是刘一手,他单臂持刀,身体斜倾欲坠,绳索尚未绊住马腿便被他一刀斩断,江平潮紧随其后,九环刀迎风而斩,刀锋刺入绳网空隙,反手疾挥如轮转,沛然巨力竟将拉扯绳网四角的杀手也一并甩了出去。

  就在他们即将冲到近前的时候,三支连珠箭离弦飞射,水木与尹湄同时腾身,双刀向左,长弓向右,寒芒伴随劲风扑向人面,刘一手跟江平潮却都勒马掉头,原本跟在他们身后的八名弟子疾冲上前,八柄刀剑纵横格挡,刹那间组成两面盾牌,稳稳接下了这回左右夹击!

  然而,尹湄的身子轻盈如燕,翻身从他们头顶掠过,双脚一错而动,长短刀犹如风车急旋,一霎那鲜血飞溅,四道人影狼狈落地,四匹马儿仰天嘶鸣,竟是被她砍断马脚。

  马血喷溅如泉涌,那四人失了脚力,顷刻被围攻过来的杀手瓜分斩落,江平潮睚眦欲裂,却是用力一夹马腹,眼见前方空门大露,他与刘一手联袂开路,带领剩下的人趁机冲了过去!

  饶是水木出手迅疾,长弓也只来得及打下其中两人,众杀手或翻身上马,或施展轻功,竟没有一个能够追上那队绝尘人马,可见他们何等勇决!

  “果真如你所料,他们是要去越州。”

  水木冷眼看着尘嚣四起的密林,虽然被冲破了第一道防线,他却半点不慌,近三百个杀手已经分布开来,这些困兽即便能够一鼓作气,也难免再而衰、三而竭的下场。

  他正要追赶,鲜血滴淌的长刀猛地拦在身前,尹湄抬起左袖揩去脸颊血迹,道:“先别急,人数不对。”

  水木回过头:“你是说……他们分兵了?”

  “恐怕如此。”尹湄望着刘一手等人飞驰而来的路口,“咱们要是都追过去,难免顾此失彼。”

  水木倒也干脆,当下便道:“那我们也分!我带人去追,你往这条路摸过去杀个回马枪。”

  “不行,咱俩换一下。”尹湄眼睛微眯,“他们要想出山,不外乎西奔越州、北取天堑两条路,西边密林只有三里,出去便是大道,需得飞马追击,而北面多峭壁深涧,对你的弓箭更有利。”

  商议完毕,两人再不废话,尹湄飞身落回马上,屈指吹出一声长哨,在场杀手半数随她策马而去,剩余人调转方向,跟在水木身后向岔路口疾驰。

  水木不仅箭术高绝,骑马也如射箭一般迅疾,只消两刻钟的工夫就穿过丛林,望见一些人正从山洞里鱼贯而出,马蹄踏路不停,他抽出一支箭矢搭上弓弦,几乎就在手指松开刹那,十丈开外有一人应声中箭,其他人大惊失色,纷纷抬头望向这边,见到人马奔袭而至,立刻大声呼喝,四散而逃。

  众杀手登时散开,呈扇形向中央山洞包围过去,就在马蹄踏入五丈范围那一刻,埋伏在两面草丛里的白道弟子拉起树藤,当先几骑人仰马翻,更有一排排削尖的木刺从陷阱中暴射而出,自下而上刺破马腹!

  即便如此,这些悍不畏死的杀手依旧前仆后继,用倒地的人马尸身作为桥梁,踩着他们飞越而过,拦在洞口前的七八个人虽然奋力抵抗,可他们的血肉之躯终究敌不过锋利刀剑,不多时便被砍倒在地,露出一条鲜血甬道。

  六名杀手持刀在前,左右并列准备进洞,可他们刚走到半路,一阵闷雷似的声音忽然从里面传出,站在最后的两个杀手当机立断地向后撤退,不料想一个庞然大物从中滚出,还留在甬道里的四名杀手无处可避,连声惨叫也来不及发出就被压倒在地,筋肉断折,粉身碎骨!

  水木脸色一变,那竟然是一块少说三百斤重的巨石!

  巨石碾过人身,上面血迹斑驳,看着就令人胆寒,离得近的人马躲闪不及,眼看就要被它撞下碾压,水木飞身而至,双脚在石头上狠狠一踏,滚石为之一顿,却只停滞了一息不到,这块巨石再度动了起来,竟是离地而起,连带压在上面的水木一并被抛飞出去,悍然撞在了左侧那队杀手身上!

  水木脸色剧变,于间不容发之际腾身闪开,反震而回的内力激得胸中气血翻滚不休,须知这石头有三百来斤,携滚动之势后更显沉重,再加上他刚才那一记千斤坠,难道那人能够力撼千钧?

  甫一立定,他亟不可待地抬头望去,只见那地上已横七竖八倒了许多人,唯独一个布衣青年挺身站立,见他看了过来,对方轻蔑一笑,反手拿出了负在背后的伞中剑。

  水木神情含煞:“昭衍!”

  昭衍抛飞了一块巨石,兀自面不红心不跳,笑而应道:“喊你爷爷做甚?”

  隔着一排木刺陷阱,昭衍与水木四目相对,杀气震得树叶簌簌落下,杀手们为他刚才那一石之威不敢贸然上前,躲在山洞里的方咏雩等人趁机钻了出来,见此情形也不废话,大部分人扭头向后冲去,仅有十余数留在原地,连成一道血肉墙挡在追兵面前,脆弱不堪又坚定不移。

  方咏雩他们能跑多远,就要看这些人能挡多久。

  借着火光,水木能够看清他们每个人脸上的坚毅神情,可见这些留下的人死志已决,他钦佩这样的人,却不会有丝毫动摇。

  “杀!”

  一声令下,众杀手如同狼群扑羊,凶悍无匹地冲了上去,昭衍没有试图帮忙抵抗,而是踏过几个杀手的脑袋逼近了水木。

  大多数弓箭手都是长于远攻短于近战,然而当日目睹了水木与谢青棠一战,昭衍便知这法子在水木身上行不通,可他仍然选择了近身缠斗,只为了让水木没机会射出那石破天惊的箭矢,令方咏雩等人能够跑得安稳一些。

  水木出手狠辣,长弓被他用得如臂如指,但闻一声怒叱,弓身化出漫天棍影打向昭衍,而他手指拉起弓弦,在昭衍一拳击来时崩开反绞,若不是后者缩得及时,少说也要被刮下一层肉皮!

  长弓擦着昭衍的脸打在一棵树上,碗口粗的树干应声断折,他心中凛然,绕着断树斜飞而出,眨眼间落到水木身后,后者察觉风声端倪,反手将弓挡在背后,不想正中昭衍下怀,神出鬼没的无名剑顺势划过,将弓弦从中斩断!

  一声哀鸣,断弦狠狠抽在水木手背上,他脸色剧变,长弓狠狠打向昭衍头颅,昭衍只来得及偏头矮身,长弓以毫厘之差从他眼前掠过,恰好打在一个从背后扑来的杀手身上,那头颅就跟西瓜一样破碎开来,红的白的四溅而飞。

  “好狠手!”

  即便胆大如昭衍也被这近在咫尺的惨状吓了一跳,他就地一个翻滚躲过刀劈斧砍,脸色变得十分凝重,再看那些阻挡杀手的白道弟子已折损过半,果断抽身朝方咏雩他们追赶过去。

  “休走!”

  天狼弓的弦虽被斩断,追随水木的杀手之中却也不乏弓箭手,他当即抢过一副弓箭,搭弦瞄准昭衍身形,全身内力灌注于箭,手指松开一霎,空气竟然发出了霹雳爆响!

  好一个“弓如霹雳弦惊”!

  这支箭矢呼啸飞出,一息不到就逼近昭衍背心,他人在半空无处躲避,只来得及反手开伞,箭尖刺上伞面的刹那,昭衍只觉得一股森然杀意随之袭来,尽管天罗伞刀枪不入,持伞的手臂仍是血肉之躯,不仅是虎口崩裂,手背、小臂上的青筋悉数凸起,被这股锋锐之气激荡欲爆。

  就在此刻,水木的第二支箭已然破空追至。

  箭尖对箭羽,第一支箭竟被从中刺破,更为强横的力量狠狠击在同一点上,天罗伞剧烈颤动起来,昭衍心下一横,伞面倏然急转,他用内力反向推挪,强行改变了箭矢轨迹,以“四两拨千斤”之法令这支利箭偏移开去。

  也正因此,昭衍提起的一口真气用竭,整个人从半空跌落下来,狼狈地在地上滚了一圈才卸去冲力,鲜红血丝已然溢出唇角。

  好在这两箭射出之后,那副弓也不堪重负,在水木手里爆裂开来。

  一名杀手看准机会,双手握剑飞扑而至,毫不犹豫地斩向昭衍头颅。

  他不是庸手,这一剑也用尽了全身气力,不为自己留后路,也不给敌人留余地。

  昭衍的右臂还在颤抖,左手在落地时摔伤,已经不能接下这一剑。

  他仰起头,眼睁睁看着剑锋离自己的头颅越来越近,就在所有人以为他要人头落地的瞬间,昭衍忽然向后仰倒,双腿迅速抬起绞住杀手右臂,猛地一个急转,但闻“咔嚓”一声,那条手臂被他生生扭断!

  这一下反击猝不及防,不等杀手吃痛反击,刚刚还倒地不起的昭衍已然翻身压在了他背上,膝盖压住后颈大椎,用力向下一顿,又是令人牙酸的骨骼裂响,那颗头颅深埋于地,再也抬不起来。

  又有一个杀手合身飞来,昭衍侧首倾身,张口咬住横斩而来的刀锋,右臂曲肘撞向对方腰侧,同时脚下狠踹膝盖,骨裂之声再起,那人的左腿登时扭曲断折,可没等他跌倒在地,昭衍已经转过身来,口中刀锋顺势割破了他的喉咙!

  血花溅脸,昭衍吐掉长刀,颤抖的右臂已经恢复过来,扣住左手一拽一耸,脱臼的关节登时复位,他又一次握紧了藏锋。

  水木纵马上前,看到他连杀两人这一幕,脸色终于松动,沉默了片刻,问道:“你今年多大?”

  昭衍舔了下唇上伤口,道:“十九。”

  水木道:“若你不是弱水宫的敌人,我们本可成为朋友。”

  “不做朋友,当对手也不错。”昭衍对他笑了下,眼中战意滔天,“水护法,我不想死在这些杂碎手里,你要我的命不如亲自来取。”

  “好!”

  水木二话不说,手提长弓杀上前来,虽无箭矢之利,长弓在他手里仍不逊刀枪剑戟,当中隐约可以窥出棍法痕迹,狼头张开血盆大口,疯狂咬向昭衍。

  昭衍身法灵动,连躲他五六个回合,反手横剑将长弓卡在背后,身子骤然一矮,狠狠撞向水木腰腹。

  水木被他撞得一个趔趄,本就翻涌的气血遭此一击,霎时涌过了喉头,他提膝自下而上顶向昭衍面门,孰料这小子就跟游鱼一样滑不留手,猛然一个侧身翻转,竟是绕到了他身旁,无名剑斜斜刺向水木咽喉。

  这一剑来得奇诡,可惜刺了个空,水木后仰下腰,就地一滚闪过剑锋,挥动长弓打向昭衍腿弯,被他抬脚踩住也不气恼,聚力一掌打向昭衍胸前空门!

  昭衍应当横剑格挡,可他不仅没有,反而收剑入鞘,空出右手提掌在前,竟是要与水木比拼内力。

  如此正合水木心意,他再提真气,两掌相接刹那却觉不对——昭衍这一掌虚浮无力,竟是个虚招!

  “不好!”

  水木心头一跳,奈何为时已晚,昭衍被他这一掌打飞出去,左手顺势开伞,也算是天公庇护,恰有一股狂风席卷而来,风力再加上水木毫无保留的真气,直接灌满天罗伞,带着昭衍飞出重围!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注)!水护法留步,莫再送了哈哈哈哈!”

  人去远,声犹在,震耳欲聋,怒火难平。

  谁能想到刚才还一脸慷慨赴死的义士,竟在一转眼就变作了临阵脱逃的小人?

  水木气得脸色铁青,终是忍无可忍,放声骂道:“姓昭的,枉你自诩名门正派,竟是不讲武德!”

  这一声饱含怒气,震得四下树木瑟瑟发抖,无数落叶纷飞飘零。

  昭衍自然也听到了,撇了撇嘴,浑不在意。

  可笑,狭路相逢只论生杀,谁还闲出屁来讲德行?</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