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六十二章·未定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弱水宫门人过万,常留梅县者约莫三千余,霍长老这一次图穷匕见,上千人应令倒戈,足见其积威之重、权势之大。

  此人端得奸猾老辣,昨夜趁沈落月带人出庄追捕凶嫌,秘密召见死士心腹,借封锁山庄的机会将这些人安插进各处岗哨,只等命令传达便同时发难,饶是沈落月提前布设防卫,在这内外夹击之下也是自顾不暇。

  倘若水木未能及时赶到,弱水宫明朝就要改天换日。

  天狼部化作一支利箭,将这张罗网刺破了一道致命缺口,沈落月到底是弱水宫的右护法,甫一冲出重围就立刻召集人手配合天狼部反攻,一时间杀声四起,狂风卷血如雨落,整座羡鱼山庄几乎沦为血池炼狱!

  白道众人本是上门讨个公道,没想到会卷进弱水宫内乱,出现了不少死伤,饶是穆清不愿插手别派阴私,心中也难咽下这口气,摆脱刘一手和秋娘留在院中照看同伴,她与江平潮并肩朝霍长老逃离的方向追去,那前面是亡命之徒,后方有杀红眼的众多高手,进退都是血染荆棘路,不如擒贼先擒王,披荆斩棘开出一条生路。

  望舒门剑势轻灵,海天帮刀法重钧,两人一路冲破数道关卡,斩杀拦路者不下二十余,剑戟刀斧在他们面前脆弱如纸糊,纵有血肉之躯化为盾墙,也挡不住满腔恨火。

  然而,当他们终于追上了霍长老,却同时顿住了脚步。

  夜色乌沉,水木从石林小径中走出,狼头长弓与箭囊都负于身后,手里拖着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胸口血洞触目惊心,正是霍长老。

  江平潮与穆清对视一眼,心下都是惊骇,他们杀出重围时水木还在院中,如今却赶在自己二人之前抵达,水木的轻功恐怕已是绝顶之流,再观尸身伤口,至少三十丈开外一箭穿心而过,放眼武林莫说同辈,便是连成名已久的老江湖也少有能及!

  江平潮暗自握紧刀柄,霍长老虽死,弱水宫依旧情势不明,这位左护法的态度决定着他们这一行人是否能够安然离开梅县,若非万不得已,绝不能与其交恶。

  似乎察觉到气氛冷凝,水木抬头看向二人,他应是很少笑过,面容冷峻如顽石,看得穆清心下发冷。

  他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道:“首恶伏诛,二位随我回吧。”

  三十余丈路,轻功高手只需几息便可至,走回去也用不了太久,只是这一路血流成河,每迈出一步,都像在死人身上踩过一脚。

  院落之外,尸横遍地,天狼部的弓箭手早已奔向别处战场,倒显得这里冷清下来,恍若鬼宅。

  水木将他二人送到这里,过门而不入,沉声道:“烦请诸位今晚在此歇息,我会让人送来医药食水。”

  弱水宫内乱未平,自然容不得白道人士乱走生事,与其说是“歇息”不如说是“软禁”,奈何形势比人强,众人都知道此时不该妄逞英雄,即便满心不悦,终是按捺住了性子。

  穆清勉强笑了一下,道:“那就多谢左护法了。”

  水木颔首,调来一队卫士守住院落,拖着霍长老的尸身去找沈落月会合了。

  江烟萝正跪坐在一名伤患身边为其包扎,状似不经意地往门外看了一眼,知道今夜闹剧的结局已然注定,而整场大戏却不过刚刚开始。

  暮夜之下,山石草木都被杀气激得瑟瑟发抖,鲜血漫过路径渗入泥土,江烟萝看得有些出神,不知被如此多的血肉滋养过的土地,来年究竟会长出多少野花青芜呢?

  无独有偶,山庄正门外,白镜湖心塔上,此刻也有人这样想道。

  白镜湖是梅县景致最好之处,可惜被弱水宫占据了这风水宝地,少有外人能够来此观景,今夜腥风血雨杀意浓,湖心塔上灯火通明,原本在此驻守的岗哨都被丢进湖里喂了鱼。

  “登高望远,当真是别样好风景。”

  昭衍站在塔顶举目眺望耸立对岸的羡鱼山庄,但见血色火光交映如霞,扑面而来的夜风不仅带着水汽,隐约还能闻到一股子血腥味,他凝神看了许久,不禁感慨道:“弱水宫多年基业何等宏伟,不知今夜过去还能剩下几成?冰雁姐,你这心里难道一点也不觉肉疼吗?”

  方咏雩站在他身后,拢着大氅冻得脸色发青,闻言浑身一震,看他的眼神犹如见鬼。

  当然,若是穆清和江平潮等人站在这里,见到惨死暗巷的他又全须全尾地出现,恐怕也要以为自己撞邪。

  昨天早上,昭衍跟方咏雩定下引蛇出洞之计,转明为暗,化被动为主动,此事说易不易,难在双管齐下——

  依照线索推论,霍长老当是杀害骆冰雁的幕后真凶无疑,此人老奸巨猾,人证物证几乎都被毁了个干净,方咏雩继续留在羡鱼山庄已无意义,不如设法离开,替昭衍去查叶惜惜二人被杀的案子,将那隐藏更深的谢青棠引出来,毕竟比起来历不明又立场成迷的昭衍,除掉先后破坏对方两次阴谋的方咏雩才是当务之急。因此,方咏雩在出发之前就知道自己此行必会招致杀身大祸,谢青棠的武功不在昭衍之下,方咏雩做不到灭口就只能藏拙偷生,霹雳弹能为他提供掩护,得到密信的刘一手也会赶来帮他偷梁换柱,而谢青棠欲行栽赃嫁祸之事,必要留一活口,只要石玉来不及看清,自然性命无虞。

  倘若沈落月真是与谢青棠勾结的蒙面女,绝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大好机会,势必联合白道众人向霍长老发难,而霍长老苦心谋划了这场弑主血案,怎会甘愿栽在沈落月手里,只要他们撕破脸皮,是人是鬼就该露出本来面目,叫诈死蛰伏的骆冰雁看得清清楚楚。

  所有人都想知道杀死弱水宫主的凶手是谁,却没人想到骆冰雁根本没死!

  唯一猜到真相的人,只有经历过相似遭遇的昭衍。

  当年薛泓碧能在绛城置之死地而后生,靠的就是诈死一法,易容术固然精妙,终究比不上天生的皮相谨慎周全。

  殷无济耗时月余才找到一个跟薛泓碧形容相似的凶犯少年,骆冰雁手里却有一个现成的替死鬼,即是她的亲妹。

  犹记得那晚夜宴,骆冰雁曾说尹旷连她亲人也不放过,这才令她狠下杀心。

  二十年前,骆冰雁羽翼未丰,为何急于对老宫主尹旷下手?

  一是她年纪渐大色衰爱弛,二是尹旷看上了她长大出落的妹妹骆清荷。

  骆清荷的容貌极似骆冰雁,却要比她年轻漂亮,又是元阴未破的处子之身,对年老体衰的尹旷而言无异于灵丹妙药,等她满了十六岁,尹旷就要骆冰雁将她献上做炉鼎。

  骆冰雁父母早亡,妹妹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为此铤而走险,联合霍罡提前发动叛乱,设计毒杀了尹旷,而在此事之后,骆清荷拒绝了安居在外,她销毁自己存在过的一切痕迹,变成了骆冰雁的影子,为她在暗地里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两年前骆冰雁受伤闭关,为了稳住惶惶人心,也为了震慑霍长老和沈落月,骆清荷偶尔会顶替身份现身人前,她跟了骆冰雁一辈子,熟知骆冰雁的一切,即便是霍长老也不如她了解骆冰雁,更遑论旁人。

  这对姐妹相依为命,骆冰雁一个人撑起了骆清荷的天地万物,当她知道骆冰雁面临杀身之祸,弱水宫里还有内鬼虎视眈眈,她会做什么?

  “……她替我去死。”

  风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拂得衣衫猎猎作响,站在昭衍右侧的黑衣女人仿佛化作了一道招魂幡,只言片语之间,千百冤魂呼啸同哭。

  羡鱼山庄里新增了无数死人,这座湖心塔上却有两个“死人”还阳复生。

  昭衍自己就是前车之鉴,他始终怀疑骆冰雁诈死,于是与方咏雩合作,前往冰窖一探究竟,当他发现尸体的鼻子时,就知道这个人必定不是骆冰雁。

  骆冰雁善于调香制毒,常年接触和嗅闻药物,指尖和鼻下都有一点无法消除的淡黄色,因此她的妆容较浓,又把指甲齐缘剪去,还涂上蔻丹遮掩了瑕疵,当天昭衍潜入卧房送信时,她恰好卸了妆,便把这些细节看得清清楚楚。

  然而,泡在温泉里的那具尸体虽也涂了蔻丹,指甲却长过了指尖,鼻下更是光洁白皙。

  昭衍确认了这点,便“借”走了尸体的头颅,既为搅乱池水给方咏雩制造机会,也为了逼出骆冰雁。

  无论死者究竟是何身份,她对骆冰雁必定重要非常,再加上他把自己置于险地,亦是将线索和性命绑在一起放在骆冰雁手里,她若想要拿回死者头颅,就只能救他冲破重围。

  当人头回到骆冰雁手里的时候,昭衍只觉杀意犹如芒刺在背,他做了一场豪赌,万幸是赌赢了。

  “今夜之后,霍罡必死,门人折损逾千百,弱水宫将要元气大伤。”

  骆冰雁望着那座猩红的山庄,面上难辨喜怒,只将五指在风中虚虚一握,道:“刮骨疗毒,总要好过木死中空。”

  昭衍问道:“除掉霍长老,还有谢青棠这个心腹大患,骆宫主意欲何为?”

  “等。”骆冰雁轻声道,“他藏了这么久,也该冒头了。”

  谢青棠此番前来梅县,一是分裂白道两大门派,二是利用沈落月蚕食弱水宫,头一件事已经失败,他不会容忍第二件事也步上后尘,这才亲自逼杀方咏雩,设法栽赃给霍长老,他们打了一手如意算盘,偏偏水木横插一脚,怎能甘心为他人做嫁衣?

  方咏雩眉心微拧,道:“霍长老这次突然发难,打得沈落月猝不及防,水木也回来得太快,谢青棠应该意识到事情超出掌控,未必会上钩。”

  案发至今不过三天,远在临州分舵的水木不仅得到了消息,还提前半日赶回梅县做好部署,谢青棠不是傻子,不可能察觉不到其中有猫腻。

  “饵已经放好,他这次若是不咬,以后也就没机会了。”骆冰雁虽然在笑,声音里却藏着丝丝冷意。

  方咏雩道:“什么饵?”

  “当天看到那封留书,我就派人前往临州给水木送信。”骆冰雁笑道,“我在信上写明——若我不幸遇害,谁查出了凶手,谁就是下任弱水宫主!”

  方咏雩一时愣怔。

  死者是骆清荷而非骆冰雁,这个秘密唯有他们三人知道,如今在外人眼里,骆冰雁已经死在温泉洞窟,设局杀害她的真凶就是霍长老,查出真相揭穿凶手的功臣正是沈落月,在场诸人有目共睹。

  然而,他们已经知晓沈落月勾结谢青棠,这场祸乱背后藏着补天宗这一幕后黑手,骆冰雁如此决定岂不是把心血基业送到了仇敌手里?

  “我若是活着,谢青棠绝不敢咬饵,可现在不同了。”骆冰雁轻笑,看向昭衍,“你冒死偷走人头,不就是为了帮我圆谎吗?”

  身为补天宗的暗长老,纵观整个泗水州,能让谢青棠忌惮的人只有骆冰雁和霍长老,而这两人都已不在了。

  水木固然强大,可在失去骆冰雁这一靠山后,他不是谢青棠和沈落月的对手,若将此信拿出来,无异于向沈落月示好投诚……如此美味的饵,谁能忍住不动心?

  弱水宫已经经历了一场内乱,若能名正言顺地成为宫主,对沈落月和谢青棠背后的补天宗都是一件好事。

  昭衍脸皮奇厚,拱手道:“哪里哪里,倒是骆宫主大人有大量了。”

  方咏雩恨不能踩他一脚,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骆冰雁微微一笑,道:“方少主,你捡到的那颗梅花钉还在么?”

  方咏雩点头,他摊开手掌,掌心赫然躺着一颗小小的五瓣梅花钉。

  “有这物证在手,再加上沈落月身上的伤口,叶惜惜一案可破。”骆冰雁脸上浮现冷色,“沈落月这个吃里扒外的小贱人,且让她快活两天。”

  “两天?”

  “欲将霍长老及其心腹死忠一网打尽,少说也要两天。”

  昭衍挑起眉:“首恶伏诛,叛逆授首,旧案当做了结,新主也该上位了。”

  “既然要钓鱼,总得等鱼咬住了饵才敢提竿。”

  “若是鱼把饵囫囵吞掉就跑呢?”

  “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放手一搏。”骆冰雁的笑容犹如一株毒花,“否则,等大鱼成了王,不仅渔船要翻,小鱼小虾也活不下去了。”

  弱水宫若遭补天宗蚕食,整个泗水州都会被周绛云的阴影笼罩,他是听雨阁在江湖上的最大盟友,也是武林最大的毒瘤,其势力越大,动乱也会越发不可收拾,长此以往,黑白两道都会惨遭打压。在这件事上,立场不是无可跨越的界限,利害才是最重要的。

  即便是方咏雩,此刻也只能沉默,骆冰雁这番话着实在理,倘若补天宗继续壮大下去,等它一统黑道六魔门,于白道而言就是灭顶之灾。

  昭衍的眼神却有了些许变化,他紧盯着骆冰雁的脸庞,嘴唇翕动了几下,想要说什么。

  骆冰雁对他轻轻摇头。

  昭衍长出一口气,终是没有说话,只将目光望向那座血色山庄。

  杀声未歇。</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