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五十五章·隐情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两名仆妇的尸体被平放在地,身上虽然伤痕累累,执刑人却很懂得拿捏分寸。

  她们是死于中毒。

  二人的后槽牙里各镶有一颗毒囊,只要轻轻咬破蜡封,见血封喉的毒药当即发作,任是神仙也难救。

  乍一听来,这两人的死与霍长老并无多大干系,他述说始末时难掩懊恼和愤恨,唯独没有心虚。

  方咏雩只觉得背后一阵阵发冷,笼在袖中的双手悄然攥紧,问道:“霍长老为何要突然提审她们?”

  霍长老反问道:“宫主遭人暗害,此二人乃是仅存活口,难道我不该审问清楚?”

  “该,但不应由你一人来做。”

  沈落月闻讯而来,恰好听到了霍长老这句话,顿时惊怒交加,厉声道:“我早已下令将这两人严加看管,没有我的命令,她们不得离开房门,也不准任何人动用私刑,霍长老难道不知?”

  霍长老平静地道:“我今日带人在外搜寻凶手,委实不知。”

  沈落月气得脸色发青,知道他是不服自己,却也无可奈何,弱水宫里就属这人资历最老,地位仅次于宫主,平素就压她一头,得两位护法同气连枝才能跟他分庭抗礼,现在骆冰雁死了,左护法远行未归,以她一人之力着实不好应付他。

  可是沈落月眼下若选择打碎牙齿和血吞,以后凭什么让门下弟子对她马首是瞻?

  拿定主意,沈落月正要当场发作,却听方咏雩冷冷道:“霍长老不知沈护法的命令,也不知审讯疑犯之前要搜遍全身,提防对方暗藏杀手吗?”

  牙齿藏毒是江湖人惯用的伎俩,霍长老司掌刑罚多年,倘若连这点防备也做不到,这长老之位恐怕早该换人来坐了。

  方咏雩这一问利如针刺,沈落月胸中怒火也消了大半,再看霍长老时,眼里已带了三分警惕。

  然而,霍长老面上依旧不见半点慌乱,有些懊悔地叹了口气,道:“整日奔波无果,一时情急乱了方寸。”

  老奸巨猾!沈落月心里冷哼一声,知道纠缠无益,索性对方咏雩道:“方少主,你急忙赶来找人,可是发现了什么线索?”

  “的确如此。”方咏雩看向仆妇尸身,“白日里我们进过温泉洞窟,都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硫磺味道,骆宫主和这二人身上气味最重,我回去思量许久,既然骆宫主是被凶手在水池中杀害,凶手身上必定也有这股味道,短短一日间难以消散,若不是凶手逃之夭夭,就是设法令人不起怀疑,她们俩极具嫌疑。”

  “可她们不会武……”沈落月忽然语塞,美眸慢慢睁大,“不对,水里有温柔散,武功越高越容易中招,反而是不会武功的普通人行动自如!”

  “不错!”方咏雩转头望着霍长老,“倘若如此,事情就有了另一个疑点,即便此二人能够利用温柔散杀害骆宫主,又该如何从十八名守卫的眼皮子底下活着离开洞窟?我赶去殓房仔细验看那十八具尸首,发现其中五具死于剩下十三人之前,恐怕是有五个杀手混入其中,在仆妇得手之后骤然发难杀掉了他们!”

  霍长老眉头一皱:“你如何证明?”

  “我来时已经让人赶去客舍,请海天帮的秋娘前往看管尸身,你们若是不信,去县衙找个经验老到的仵作一看便知。”方咏雩淡淡道,“我从小见多了死人,这一点还是能看出来的。”

  秋娘如今虽然长伴江烟萝身侧,当初也是个响当当的厉害人物,弱水宫同样做着水路买卖,没少跟海天帮争利,当年霍长老与秋娘没少交手过,闻言脸色微沉,却没有发作。

  沈落月乐得看他吃瘪,便不计较方咏雩在弱水宫地盘上自作主张一事,追问道:“你认为仆妇跟杀手早已串通,所以赶来问个清楚?”

  “是,可惜我来晚了。”

  仆妇到底不如死士,即便长出了一副狼子野心,没经历过积年累月的训练,怎么也不可能面对诸般酷刑无动于衷,想来她们自知这点,才会选择服毒。

  目睹霍长老在对峙中稳占上风,方咏雩知道今晚是不可能凭借沈落月从他口中逼问一二,索性把自己查到的东西当面说了,在沈落月心里埋下一根大刺,也好看看霍长老接下来的反应。

  他不怕狗急跳墙,就怕那狗钻洞跑了。

  离开地牢,东方天际已见一线鱼肚白,方咏雩虽然彻夜未眠,却不感到丝毫疲惫。他往客舍走去,果然见到江烟萝已经起了,正坐在院子里不知道想些什么,石玉陪在她身边,不时抬头朝院门口望来,见到方咏雩的身影,焦急的神情终于一松,忙不迭地上前迎道:“少主,你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啊?可算是回来了!”

  这一声惊动了江烟萝,她如梦初醒般抬起头,看到方咏雩平安归来,顿时长松了一口气,起身道:“表哥,究竟出了什么事?”

  方咏雩屏退了院里其他婢子,接过江烟萝递来的温热蜜水喝了满盏,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了些,将今晚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只隐去了自己夜探温泉洞窟与昭衍交手的事情。

  江烟萝虽然出身海天帮,到底还是个女儿家,何曾经历过这样惊心动魄的事情?随着方咏雩的述说,她面上神情一时紧张一时担忧,听到最后忍不住以帕掩口,显然是受到了惊吓。

  “表哥切勿再以身犯险,当心行事!”江烟萝轻声道,“这羡鱼山庄到底是弱水宫的总舵,与我等不是同路,谁也信不得。”

  方咏雩郑重道:“我晓得,这才请秋姑姑亲自走一趟,还要多谢表妹助我。”

  “表哥何必如此客气?”江烟萝摇摇头,眼眶微微泛红,“我知道这件事关系重大,可是兄长他们如今不在身边,刘叔也被你派了出去,你深夜查案却连石玉也不带上,倘若有个……叫我如何对姑妈交待?”

  方咏雩听她句句皆是关怀,又提到了江夫人,原本对她硬要留下的不满也散了,正色道:“表妹放心,我明白的。”

  江烟萝破涕为笑,微红的眼尾如同晕染胭脂,恰似三月春桃沾雨露,美得娇艳欲滴。

  她让石玉把备好的饭食汤羹端上来,亲眼看着方咏雩吃饱喝足,这才道:“表哥昨日让我打听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方咏雩留在羡鱼山庄,说是帮忙查案,实则是做人质,一举一动都有不少人盯着,相比之下江烟萝的行动就要便利许多,她又是个温婉娇弱的少女,谁也不会生出多少防备之心,打听些并非隐秘的消息便轻而易举。

  闻言,方咏雩眼睛一亮,催道:“说说看。”

  “两年前,弱水宫为了一批海货跟镇远镖局对上,骆秋雁亲自出手与镖局李大当家力战,虽然得胜却受伤不轻,回程路上遭遇到仇家伏击,伤势愈发严重,从那以后就时常闭关,一应事务大半分摊给霍长老和左右护法,今年初还在祭典上说出了准备传位于贤的事情。”

  方咏雩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消息,追问道:“知晓她意属何人吗?”

  “骆冰雁未曾说过,可明眼人都看得出她准备在霍长老三人之中择其一。”江烟萝心细如发,把这些事情打听得十分详尽,“此三人中,霍长老年纪最大资历最老,武功也是最高,当初全力助骆冰雁登上宫主之位,按理说早该做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宫主,却被骆冰雁过河拆桥,做了劳什子刑堂长老,不过他手腕强硬不失城府,从他手底下磨砺出来的弟子都对他马首是瞻,如今已是弱水宫真正的二把手;右护法沈落月虽是女流之辈,却是骆冰雁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对外长袖善舞对内左右逢源,跟不少管事都交往密切,替弱水宫立下过汗马功劳。”

  “那么左护法呢?”方咏雩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次过来,我们还未见过此人。”

  “是,我们来得不巧,他不在梅县。”江烟萝道,“左护法名叫水木,今年不过弱冠,在三人之中年纪最轻资历最浅,是骆冰雁从河里救回的孤儿,也是她亲传徒弟,据说两人情同母子。”

  方咏雩眼睛微眯:“本事如何?”

  “是个练武奇才,得骆冰雁一身真传,力压沈落月,直追霍长老,擅使弓箭,十五岁时三箭射杀海寇首脑,江湖人称‘天狼弓’。”江烟萝仔细斟酌了一下,“水木武功高强,可在为人处世之道上尚有欠缺,骆冰雁从去年开始让他学习打理俗务,上个月奉命北上处置临州分舵贪私一事,想来如今已得知消息了。”

  临州与泗水州同属东海府,两地之间相距六百余里,若是快马加鞭,两日便可抵达,方咏雩在心里估算了一番,恐怕水木现在已经在赶回路上,再过一两日就该到了。

  难怪沈落月要求定期三天。

  根据江烟萝打听到的消息,方咏雩不难推测出骆冰雁真正意属之人正是水木,想来沈落月跟霍长老心里也有谱,他二人会如何看待这件事情?骆冰雁之死,会不会与此事有关?

  江烟萝候到现在就是为了把这一番话告诉他,说完之后难掩疲态,自去房中歇息了,方咏雩也觉得疲惫涌上,让石玉准备了一桶热水,正要脱衣沐浴,冷不丁看到一片桃花瓣飘过眼前,悄无声息地落在了水面上。

  客舍里只有一棵四季常青的老松树,方咏雩今晚只在一个地方看到了桃花,便是那地牢外面的小桃林,许是树下埋了太多死人,那片桃花开得格外艳丽。

  石玉正低头摆放胰子和布巾,忽然听到方咏雩道:“这里不用你伺候,去给表妹守门,她身边得有人看着。”

  经历了先前一遭,石玉有些不乐意,一看方咏雩已经入水,想这一时半会儿他也跑不到哪里去,不情不愿地应声出去了。

  房门关闭,水汽升腾的屋里只留下方咏雩一人,他缓缓睁开眼睛,语气平静地道:“暗处的朋友,还不出来吗?”

  这一句莫名其妙,屋里也无声应答,若是旁人见了恐怕要当他犯了癔症跟鬼说话。

  方咏雩一手握住了葫芦瓢,道:“阁下也是七尺男儿,看个大男人洗澡有什么意思?”

  “你要是姑娘家,我还不敢看哩!”

  房梁上传出一声轻笑,黑影翻身跃下,在他落地刹那,方咏雩一瓢水泼了过去,对方似乎料到他有此一招,“哗啦”一声撑开素白伞面,热水泼在上面点滴不留,方咏雩顺势跳出浴桶,反手扯下屏风上的衣袍披在身上。

  “就算我说你不如姑娘家好看,也不必请我喝洗澡水吧?”

  伞面合拢,昭衍大马金刀地坐在凳子上,笑着看向浑身湿透的方咏雩,促狭道:“方少主,又见面了。”

  方咏雩道:“早知阁下是个厉害人物,当日在香满楼就该请你喝一杯。”

  “香满楼?”昭衍嗤笑一声,“你拿了我的夜明珠,还在这儿跟我装傻呢?”

  方咏雩负在背后的手用力攥紧,他想到那片桃花瓣,冷冷道:“你跟踪我!”

  昭衍真诚地道:“方少主放心,你在小树丛里换衣服的时候,我一眼也没看。”

  方咏雩:“……”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等厚颜无耻的王八羔子!

  气恼只是一瞬,方咏雩很快冷静了下来,此人既然从温泉洞窟一路跟到这里,自己先前做的事情恐怕都被他看在眼里了,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却故意丢下花瓣现身出来,说明他必有所求。

  方咏雩开门见山地问道:“阁下意欲何为?”

  “爽快!”昭衍笑眯眯地道,“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

  “我要看一眼骆宫主的尸体。”

  “凭你的本事何必求我?”

  “那里守卫森严,我不想打草惊蛇。”

  听到“打草惊蛇”四个字,方咏雩沉声道:“你既已杀了骆宫主,难道连她的尸身也不放过?”

  昭衍叫屈道:“倘若人是我杀的,我一定不叫任何人知道,更别说闹得满城风雨,还在这里跟你废话。”

  骆冰雁脸上那个“昭”字着实与留书笔迹相同,短时间内要想模仿一个人的笔迹很难,可若只是模仿一个字,那就易如反掌。

  方咏雩对这点心知肚明,嘴上却道:“你拿什么证明?”

  “这就要请方少主帮忙了。”

  “那你可以不必想了。”方咏雩冷笑一声,“无论如何,你是本案最大的凶嫌,若被人知道我帮了你,此事再难撇清干系。”

  昭衍与他对视片刻,笑道:“那要是让人知道方盟主的儿子非但不是个病痨鬼,还藏着一身好武功,这件事就好说清道明吗?”

  方咏雩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森然杀意在屋里弥漫开来,天罗地网般锁定昭衍全身气机,他知道方咏雩动了杀人灭口的心思,不慌也不乱,只是有些感慨当年那个孱弱善良的少年公子竟然变成这般模样,细究起来也与自己有关,心里不禁叹气,道:“萍水相逢,无冤无仇,你的秘密对我毫无用处,只要你帮我这个忙,我一定让它烂在肚子里。”

  方咏雩寒声道:“我不相信你。”

  昭衍耸了耸肩,道:“那就没办法了,左右你也打不过我。”

  方咏雩又一次被他堵到无话可说,满腔杀意倒是散了。

  见他脸色和缓下来,昭衍笑道:“我知道这件事情风险很大,不让你白帮忙,拿情报与你换。”

  方咏雩心下一动:“什么情报?”

  “骆宫主不是我杀的,当时我不在羡鱼山庄。”昭衍抬起眼,“那天晚上还发生了一桩凶案,不是吗?”

  方咏雩意识到昭衍所指为何,脸上骤然色变:“你知道杀死他们二人的凶手是谁?!”

  “死者有二,凶手也有二。”

  人命关天,昭衍并不藏着掖着,竖起两根手指道:“一个女人,黑衣蒙面,年纪应该不大,武功毒辣,用暗器伤我不成反受其害……还有一个青衣男人,长得人模狗样,跟她关系暧昧,轻功高强,追了我一天都没被甩开,手上功夫十分厉害,能以掌力拍碎尺厚青石,仅凭手指就能扭断铁棍,不过他有洁癖,追我的时候还记得绕过臭水坑,于是我拿一块沾了牛粪的石头将他打发了。”

  方咏雩:“……”

  此人何止是厚颜无耻,他根本就是没脸没皮!

  抬手按了按额角,方咏雩道了一声“随我过来”,趁门外无人,带他进了自己卧房,道:“将那青衣人的形貌详细说来,我找人画。”

  昭衍没想到他还有这办法,忍不住问道:“你找的人能画得多像?”

  “少废话,你说就是。”

  左右没有别的法子,昭衍仔细回忆了一会儿,将那青衣男子的容貌身形仔细说了,方咏雩一一记下,让他在屋里等待,换上衣服就出门去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方咏雩拿着一张画纸回来,一脚踢在软榻上将昭衍叫起,道:“看看,是不是这样?”

  昭衍揉了揉眼睛,看到画像立马清醒了,惊喜道:“你找谁画的?还真有个六分像呢!”

  方咏雩自是去找了江烟萝,这位海天帮大小姐精通琴棋书画,尤其画人像堪称一绝,不输给名流大家,哪怕只看过一面的人,她也能画得惟妙惟肖。

  幸好她只是小憩,被方咏雩叫醒后虽然不明就里,还是耐着性子帮忙画了,时间仓促之下,江烟萝未用彩墨,只根据方咏雩的形容勾勒描绘,一个年轻男人的身影随之跃然纸上。

  昭衍将这幅画认真看了三遍,拿笔在一些不对的地方略作修改,画上的人便跟青衣男子有七八分像了。

  他将画推给方咏雩,道:“就是此人。”

  方咏雩见他下笔认真不似作伪,知道昭衍不是随口找了个人,这该是一件好事,可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昭衍见他神情不对,疑惑问道:“怎么了?”

  方咏雩反问道:“你知晓此人是谁吗?”

  昭衍摇了摇头,实话道:“我随师父避世练武,此番初入江湖,对一些人物了解有限。”

  方咏雩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指着画像上的人道:“他是补天宗最年轻的长老,歧路书生谢青棠。”</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