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二十九章·参商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注)

  听到傅渊渟问出那句话,非但武林盟众人愣在当场,连步寒英自己也有片刻怔忪。

  血海玄蛇傅渊渟,名剑藏锋步寒英。

  欲诛杀天下第一魔头,必得请天下第一剑客出手,在许多人看来这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件事有多么可悲。

  因为他们本是八拜之交的结义兄弟。

  那年傅渊渟十八岁,步寒英十六岁,相识于微末,相知于患难,这段交情尚未掺杂那些恩怨利弊,也不牵扯是非立场,以为等闲世事不可摧折人心,到头来风云骤变,落得个面目全非。

  时光飞逝若流星,眨眼间三十二年过去,江湖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记得他们这段交情的人已经不多,在场便有半数,而这些人都讳莫如深,是故后生晚辈谈起他们,只一句“正邪不两立”便概括了三十年生平。

  飞仙楼的火势愈发大了,船身坍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傅渊渟第一个飞身上岸,其他人也紧随其后,以河岸为界将他团团围住,而他对这些明刀暗箭不屑一顾,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步寒英身上。

  终于,步寒英从腰间解下一只羊皮酒囊抛了过去。

  傅渊渟抬手接住了,也不疑心对方下药,打开塞子猛灌了一大口,不想这酒入口极烈,红缨血与它相比都成了女儿红,他猝不及防被呛住了,咳嗽得脸通红,却不舍得把酒吐出来,反而又喝了一口,这回细细品出了味来,眼睛一亮,笑道:“好酒!就是味道有点奇怪,先甜后苦,酒性烈劲又冷冽如冰,这叫什么?”

  步寒英道:“参商。”

  傅渊渟握住酒囊的手指颤抖了一下,在众人提心吊胆的时候,他仰头喝完了最后一口酒,脸上重新带起笑模样,盯着步寒英上下看了几眼,问道:“你的藏锋呢?”

  “没带。”

  “你来杀我,却不带剑?”傅渊渟有些意外,“还是说,你嫌我送的东西脏手,早就弃之不用了?”

  步寒英当年在中原行走,随身武器是一把伞中剑,由傅渊渟耗费不少人力物力打造而成,伞面是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天蚕丝织就,藏在空心伞骨中的细剑是北海玄铁铸成,普天之下仅此一把,无数宵小趋之若鹜,他那天下第一剑客的名声最初就是踩着这些人打响的。

  步寒英摇了摇头,道:“我发过誓言,伞给朋友,剑给敌人。”

  傅渊渟不依不饶地追问:“你不带它,是因为我在你心里二者皆非了吗?”

  “不,正因你二者皆是。”

  旁观的人们听到这番对话,脸色都不大好看,其中最难看的还属方怀远。

  方怀远已经上了岸,冰寒刺骨的河水杀得他面无血色,穿透肩膀的剑已经被拔了出来,穆清手忙脚乱地扑过去想要给他包扎止血,却被他缓缓推开,重剑压在掌下,剑锋恰好朝向前方正中,却不知是对准了谁。

  步寒英那一剑使他免于火焚,他本该感激,可是方怀远比其他人知情更多,考量也更多,越是感激对方,他越知道对方这些话不该说出来。

  十二年前,傅渊渟刺杀镇北大元帅在先,牵涉谋逆、残杀无辜在后,一夕之间从掌握武林半壁江山的补天宗之主沦为天下公敌,那时的步寒英虽然早已与他决裂,却不打算参与到武林各派的讨伐军中,不止是他乃关外人,也是他不想跟傅渊渟拔剑相向。

  然而,他还是跟傅渊渟约战晚晴谷,斗了个两败俱伤。

  旁人只当步寒英义薄云天,方怀远却知道其中关窍,听雨阁那时候四处搜寻飞星盟成员,对九宫更是记在心头,哪怕没有真凭实据,只需一点捕风捉影,他们就会化身疯狗死咬不放。

  步寒英拒不参战,他们便疑心他是九宫之一,而他出身关外寒山,掌握着乌勒、大靖两国交界间最重要的天堑,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兵家必争之地,与许多游散的北方部族同气连枝,看似不显山不露水,实则势力牵连甚广,无论哪方都对此地虎视眈眈,却又不敢轻易触动,若能寻到由头抓住步寒英的错处,就可找到机会往寒山钉入楔子,一口口啃掉寒山的骨肉。

  因此,步寒英虽没加入白道联军,却以个人名义向傅渊渟约战。

  那一次没人观战,只知道步寒英输了,傅渊渟也赢得惨烈,使白道联军大大增加了娲皇峰之战的胜算,而这位力挫敌首的功臣却没喝一口庆功酒,以养伤为名离开中原退回寒山,顾念当初在中原武林学百家武艺的恩情,留下十恩令赠与十大门派掌门人,答应替中原武林做三件事情,此后十令不入山,名剑不出锋。

  一切看似尘埃落定,方怀远却知道听雨阁从未善罢甘休。

  萧太后虽是女流之辈,却有不逊色武宗的野心,寒山与大靖虽是友邻,族人也多混有靖人血脉,可归根结底还是酣睡卧榻的旁人,他们因天堑而强大,也因此受人忌惮。

  在萧太后的属意下,听雨阁对步寒英的疑心始终存在,又不能轻举妄动,便想方设法地把寒山主人与藏锋剑客两个身份割裂开来,此番大力促成十恩令一事,既为借步寒英之手诛杀傅渊渟,也为利用傅渊渟对付步寒英,能同归于尽是最好,两败俱伤也不差,左右步寒英是遵循誓言再入中原,与他决战的又是被大靖朝野皆唾弃的魔头傅渊渟,生死伤残都牵累不到其他,反而能带来可乘之机,若能以步寒英之死蚕食寒山,为北疆边防再添一道天堑,听雨阁就算是为国为民,大功一件。

  他们想要步寒英死,跟想要傅渊渟的命一样。

  为了武林盟,方怀远必须赞成此事,可他不愿看到步寒英给傅渊渟做陪葬,有些人罪大恶极死不足惜,有些人却该行善事得善果。

  “时辰不早了。”方怀远握住重剑,目光如电扫过场中两人,“傅渊渟,故人见到了,断头酒也喝过了,是时候上路了吧。”

  顿了顿,他又看向步寒英:“步山主远道而来,想必身心疲累,不如先为我等压阵,免教等下混战起来被这魔头寻到空隙逃之夭夭。”

  说罢,方怀远振臂一挥,众人都握紧了刀剑,显然是不打算跟傅渊渟讲什么单打独斗的江湖规矩,后者见状微讶,继而不怒反笑,难得不带讥讽地道:“好,哪位英雄好汉先来赐招?”

  就在这时,一匹快马倏然冲了过来,犹如一碗冷水浇进热油锅,众人先是一惊,好几个差点射出箭矢,幸好及时认出来人,纷纷面露惊异。

  “盟主!”

  不等勒马,来人直接一跃而下,竟是受命留守南北客栈的刘一手!

  方怀远皱起眉,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说其他,直接问道:“出什么事了?”

  “属下有负重托,那姓薛的小子跑了,还……”刘一手犹豫了下,终是不敢隐瞒,“他还绑走了小公子。”

  事实上,刘一手没抵达府衙,走到半路就发现事情不对,那带着令牌前来接他的人举止应答虽无异,模样却是生面孔,说是奉展煜之命带他去府衙,又不肯透露是何要事,走过半途就把他往偏远处引,被刘一手发觉端倪,出刀之后竟逼出数名埋伏在侧的黑衣杀手,武功皆不弱,事败之后立刻服毒自尽。

  刘一手心知不好,返程途中撞见展煜一行人,得知他们才刚入城,根本没有去过府衙,更无派人送信求援一说,登时发现中计,急忙赶回南北客栈,奈何为时已晚,薛泓碧跟方咏雩都没了踪影,留守的人大半都出去寻找,仍还没有线索。

  当刘一手看到那封血书的时候,心里凉了半截,来不及唾骂薛泓碧忘恩负义果真是贼子,害怕方咏雩出事,连忙快马加鞭赶来面见方怀远。

  “……那小子十分机警,我们尚未发现行踪轨迹,他以小公子做要挟,想必一时半会儿不会下毒手,可是……”

  若再拖久一些,可就不一定了。

  薛泓碧冒险绑走方咏雩又留下这封血书,“一命换一命”的意思很简单,倘若傅渊渟死在他们手里,方怀远恐怕也只能找到自家儿子的尸骨,这小子年纪不大却十分阴毒,想以这种方法为傅渊渟争一条活路。

  可惜他不够了解方怀远。

  众人都心怀忐忑地等方怀远做决断,方怀远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将血书收了起来,对刘一手道:“加派人手去找,他带着咏雩逃不出绛城。”

  言罢,他重新握紧了重剑,对傅渊渟冷冷道:“你倒是机关算尽,可你作恶多端,哪怕是为了众多无辜死者,我等也不容你活过今晚。”

  有人本来暗道方怀远冷酷无情,闻言心头凛然,场上立刻剑拔弩张起来,倒是傅渊渟怔了怔,似乎也没想到会有这变故。

  “……傻孩子,偏要找死。”

  他这声呢喃很轻,在场只有步寒英一人听见了。

  方怀远做下决断,海天帮帮主江天养第一个出手,他的武器是一把九环刀,挥动起来却一声不响,足见功力深厚,看似笨重的刀锋只一霎就到了傅渊渟面前,几乎与他脖颈擦过,罡风劈在一棵碗口粗的树上,树身立刻中断倾塌。

  一刀未收势,傅渊渟的玄蛇鞭已经挥出,鞭头直取江天养头颅,饶是后者退得及时,长鞭抖擞如蛇影,几个兜转又追了上来,缠住他握刀右手往前一拽,下落刀锋恰好劈在丐帮帮主王成骄的铁棍上,刹那间火花迸溅,傅渊渟一脚踩在上面借力而起,手腕翻转,长鞭盘旋,将两人绑在一处,顺势一甩抛向围杀过来的刀枪剑雨。

  望舒门掌门谢安歌剑法超群,她用的是一柄轻剑,此时跟方怀远联手作战,轻重相帮,刚柔并济,强行将傅渊渟从半空逼了下来,一左一右围攻他双手,替其他同道压制玄蛇鞭,可惜这老魔多年来没少面对多人围杀,早学会了借力打力的真谛,察觉到武器被制,果断俯身下腰,轻剑重剑交锋压背,他临危不惧,就地一个横扫绊倒身周数人,直接拖过两个给自己挡剑,若非谢安歌与方怀远及时撤招,这一下就能错杀两条性命!

  这一下陷入困局,傅渊渟固然逃不出包围,他们一时也奈何不得他,一拥而上容易被他借刀杀人,单打独斗又没人是他对手,唯有车轮战慢慢将他耗死,可这样一来注定伤亡不小,非方怀远等人所乐见。

  眼看战况从强攻转向拖延,步寒英叹了口气,从压阵的后方往前踏了一步。

  他离傅渊渟有七八丈远,间隔无数人影刀光,这一步身形虚晃,如同飞鸿踏雪般踩过不知何人的脑袋,随手夺了一把剑,转瞬到了傅渊渟头顶上方,双脚一错绞住凌空飞扬的玄蛇鞭,生生将傅渊渟从包围之中拉拔出来,两人在半空对掌,内力相撞带起的狂风压得下方众人衣发飞扬,震得积雪枯叶簌簌落下。

  “你我兄弟一场……”

  转眼之后,两人各自落在一棵树顶,隔着漫天飞雪相望,步寒英横剑在前,一字一顿地道:“你的命,我来收。”

  “哈哈哈哈哈,正该如此!”

  傅渊渟张狂大笑,这笑声未落音,抬手一鞭劈空而去!

  这一鞭毫无花巧,直往步寒英面门劈去,后者仿佛腾云驾雾般飘飞避过,鞭子劈在树上,竟将整棵树从中劈开过半,看得众人心头骇然,没想到这老魔斗了半宿非但不见力竭,反而愈加凶悍。

  一鞭未中,傅渊渟手臂挥动,又是七鞭咄咄逼人,连打步寒英身周七处,吃准了他人在半空不得进退,复又腾身而起,自上而下画了一个圈,便要将人套住,孰料步寒英弃剑抬手抓住鞭梢,右手接住长剑斜出向上,从侧面刺向傅渊渟腋下。

  这一剑来得神鬼莫测,傅渊渟避得虽快,仍被剑尖刺破肩胛衣裳,点滴鲜血淌过剑锋,他一抖长鞭拉开距离,恍若飘忽不定的鬼魅游离在步寒英身周,眼力差些的只听风声不见形影,可见身法之快、鞭法之诡!

  一刹那间,长鞭化作天罗地网将步寒英困在方寸,他索性闭了眼侧身一避,同时反手一剑拨开鞭梢,脚下一个箭步向左奔出,左手搓掌成刀悍然劈下,正正切在傅渊渟左臂上,后者闷哼一声,抓住他手腕往下一拽,两人都跌下树梢,落在了一片狼藉的雪地上。

  脚下踩到实处,步寒英没有片刻犹豫,曲肘抬臂挡住傅渊渟倾身一撞,右手翻转剑锋回刺,甫一触及傅渊渟的脖颈就被他后仰避开,同时鞭子兜转回来缠身而上,仿佛噬人毒蛇般箍住步寒英的腰。两人近身厮杀,上一招方才出手,下一招已经蓄势待发,鞭影纷飞,剑光霜寒,破空之声不绝于耳,谁占了片刻上风,紧接着又要被讨回来,一时竟然难分高下。

  最后,终是傅渊渟的兵器胜了一筹,凡铁长剑再次被玄蛇鞭绞住的时候终于不堪重负,“咔嚓”几声碎裂开来,步寒英出手如电拈住一截断刃抹向傅渊渟咽喉,玄蛇鞭兜转回来打在他背脊上,白衣顿时渗出血痕,他却眼也不眨,手指翻转如莲花开放,那一截断刃成了他掌心神出鬼没的花,一转眼远在三步开外,下一刻又在咫尺之间。

  众人看得紧张无比,方怀远和谢安歌却是皱眉,就在两人再度拉开距离时,谢安歌猛地抬手,将自己的剑抛向步寒英。

  相较方怀远的重剑,谢安歌这把剑二指宽、四斤重,是一把不折不扣的轻剑,看起来不堪一击,可步寒英一入手便知是好剑,来不及道谢,玄蛇鞭又逼命而来,他手臂一挥,轻剑疾点如飞,竟与鞭梢撞了个正着。

  傅渊渟的招式奇诡,步寒英的剑法飘逸,前者内力深厚绵绵不绝,后者招术天成点水不漏,斗了数百回合也难分伯仲。眼看就要变成持久战,步寒英的剑法忽然一变,但见他脚下一错,身形便闪到傅渊渟面前,却是后背撞前胸,长剑换到左手,右臂竖起格挡玄蛇鞭,左侧长剑反手从腋下疾出,眨眼之间连出三剑,看也不看直刺傅渊渟咽喉、心口和丹田三处要害!

  若说先前的剑法是行云流水,现在就是疾风暴雨。

  猝不及防之下,傅渊渟只避开了两剑,当胸一剑唯有倚仗截天内力硬接,剑锋果真入肉半分便不能寸进,他忍痛挥出一掌打在步寒英背心,两人唇边同时见红,马上又错身开来。

  傅渊渟出手毒辣,一掌将人震开后倒卷长鞭,玄蛇回首直取步寒英脖颈,若要全身而退需得向左斜出奔走,而他已经先一步站在那里提掌以待,只等步寒英自投罗网。

  进是死,退也是死。

  有人发出警示,有人捂嘴惊呼,更有人闭上眼不敢再看。

  然而,步寒英站在原地一步未动,只在傅渊渟站定身形的刹那抬起了手。

  一瞬间,飞星飒沓,寒光乍破。

  除却流星,还有什么东西在夜幕下一闪而逝?

  傅渊渟的眼中天地失色,只有那一点破空而来的寒芒由小变大,在风声刺耳之前,他的胸口猛然一凉,扑面而来的沛然之力以点破面,仿佛有千钧之鼎撞在他胸膛,在他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脚下已经往后滑出一丈远,背脊重重地撞在树干上,积雪震下,落了他满头满身,仿佛一霎白了首。

  与此同时,玄蛇鞭因为主人身形移动,错失了原先准头,打在了步寒英左臂上,“啪”地一声,鲜血迸溅,狭长伤痕深可见骨!

  人间万籁,在这一瞬间都销声匿迹了。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傅渊渟缓缓低下头,看到一把剑刺穿了自己的心口,露在胸前的半截剑身还在震颤。

  他不是靠着树干,而是被长剑钉了上去。

  流星飞逝,白虹贯日。

  同样一式剑招,傅渊渟今晚看到了两次,第一回是为救方怀远,第二回是为要他的命。

  他忽然笑了一下,沾满鲜血的手掌握住剑柄,想要将穿骨入木的长剑拔出来,这剑钉得太深,力道也极大,以傅渊渟仅剩的内力不能把它拔出来,于是他的手掌握住了剑刃,不顾掌心刺痛,内力刹那吞吐,欲将剑刃折断。

  然而,有一只手在他发力之前抵在了剑柄末端,将剩下半截剑身一点点往前推去。

  傅渊渟抬起头,对上步寒英溅染鲜血的脸,那血有他的,也有自己的。

  “你……”

  血迹斑斑的手掌改抓住步寒英的手腕,内力透体,发出令人牙酸的骨骼挤压声,这样的摧骨之痛,步寒英脸上连一分动容也没有,将右掌也抵了上去,两手合握剑柄,剑刃穿透血肉,切断肋骨,藏在其间的那颗脏器也被绞了一个洞,灌进冰冷的风。

  不合时宜地,傅渊渟想起自己早先行走乡野,看到一群小孩在玩蚂蚱,他们将活蹦乱跳的蚂蚱抓起来,用细而尖锐的草杆穿过去,很快穿出一串,蚂蚱还在垂死挣扎。

  他现在就像是一只蚂蚱。

  已经垂落的右手重新攥紧,玄蛇鞭倒卷而上,这回终于缠住了步寒英的脖颈,却没了绞下首级的力气,只能往下一拽,他们靠得太近,傅渊渟一口咬在了步寒英肩头,鲜血在白衣上渗出。

  步寒英仍是一声不吭,手下未松。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骇住,谁也不敢上前,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垂死挣扎的魔头似乎拼尽全力,要从步寒英肩头撕咬下一块肉来。

  实际上,步寒英只感到了一刹那的疼。

  傅渊渟半张脸被他肩膀挡住,声音微弱如呓语,在他耳畔喃喃道:“平康三十二年……葫芦山顶……情同手足……”

  ——“平康十三年庚寅月壬午日,蕴州葫芦山顶清虚观。”

  ——“在下傅渊渟。”

  ——“在下步寒英。”

  ——“我二人意气相投,于今日在此结拜,灵官作证,天地为盟,结兄弟之谊,誓约情同手足,生死相托,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生相扶不相负,若倘若有违此誓,背信弃义者当受天诛地灭,神灵不佑,不得善终。”

  鲜红的血,苍白的雪,逐渐在脚下混成一堆。

  一滴眼泪无声淌过步寒英的右边脸颊,他闭上了眼。

  “……寒英,这一剑叫什么?”

  步寒英低声道:“……参商,酒成之日也是剑成之日。”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注2)

  最后一截剑刃没入胸膛,剑柄抵在两人胸膛之间,如同他们半生至死也迈不过去的那条鸿沟。

  傅渊渟终于抬起头,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静静地凝望着步寒英的脸,无声笑了一下,鲜血从嘴角源源不断地溢出。

  “参商……这个名字好。”他轻声细语,“这一辈子,当真是……再也不见了。”

  一剑穿心,血如泉涌,一个人的生命仿佛流水一样在此刻崩溃决堤,长鞭“啪嗒”一声掉在了血迹斑斑的雪地上,那双翻云覆雨的手也慢慢垂下了。

  树林里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动静,像是有人踩断枯枝跌了一跤,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人注意到,除了耳力过人的步寒英,可他没有去看,也无需去看。

  步寒英终于松开手,缓缓往后退了一步,看向傅渊渟双目半阖的眼睛。

  前半生的生死之交,后半生的生死之敌。

  如今皆去。

  走马江湖三十载,了断平生遗故人。</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