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二十五章·绛城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有些书越看越明了,有些人却是越靠近越觉懵懂。

  离开水云泽已经二十余日,薛泓碧本以为傅渊渟是有事要办,没成想这老魔一路上漫无目的般且走且停,遇见什么好吃好玩还会多留一两日,起初薛泓碧还满心戒备,不放过一点风吹草动,渐渐地也放松下来,若不是还得每天练功,这算得上他有生以来从未享受过的神仙日子。

  直到三日前,傅渊渟带他来到了蕴州。

  蕴州府城外隔河有座小山,状似葫芦,故名葫芦山,顶上还有座小道观,早些年间香火鼎盛,后来逐渐冷清,道士也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

  薛泓碧一直觉得如傅渊渟这般无法无天的魔头不信神佛,没想到路过葫芦山时,这老魔在山脚驻足了片刻,不仅带他上山进香,还捐了香油钱。

  这小小道观不知有何处玄妙,傅渊渟捐了钱也不急着走,跟年事已高的观主闲话起来,薛泓碧只好百无聊赖地跟一个小道士四处闲逛,看到院子里有一棵百年老树,上面挂满了木牌和红布,应是信众许愿祈福的地方。

  来都来了,薛泓碧摸出几个铜板,跟小道士讨了三个木牌,写上自己爹娘和杜三娘的名字,拿红布绑好,亲手挂在了树枝上。

  他本是无意之举,没想到在挂牌时发现了傅渊渟的名字。

  那是一块很陈旧的木牌,不知在这里遭了多少年日晒雨淋,红布都烂得只剩丝缕,仿佛随时可能断裂开来,幸而木牌上的字并非笔墨书写,而是一笔一划地刻成的。

  正面是两个名字,傅渊渟在左,步寒英在右。

  背面有八字誓言,情同手足,生死相托。

  末尾所刻时间是平康十三年庚寅月壬午日,薛泓碧心算了一下,正是三十二年前的腊月廿三。

  他虽然已经跟在傅渊渟身边快三个月,可除了最初的惊心动魄,后面傅渊渟或许是顾忌这小累赘,哪怕离开水云泽,也有意避开了人流密集的是非地,因此薛泓碧对江湖往事的了解也还浅薄,对于步寒英这个人没有半点印象,想来若非早已不在,就该是个无名小卒。

  然而,能跟傅渊渟这老魔成为八拜之交的人,怎么可能在江湖上籍籍无名?

  薛泓碧瞬间想到了白知微,再看手里的木牌,忽然就有些明白了。

  正当他出神之际,一只手伸了过来,从他掌心把木牌抽走。

  “真没想到,它还在这里。”傅渊渟垂眸看着木牌上的刻字,“物是人非,大抵不外如是了。”

  薛泓碧环顾四周,发现院子里再无旁人,便轻声问道:“另一个名字是谁?”

  傅渊渟微讶:“你没听说过他?”

  薛泓碧摇了摇头,傅渊渟先是皱眉,继而想到什么,神情更加怅然,摇头叹道:“也是,他已经离开中原十二年了。”

  “他是谁?”

  “我的结拜兄弟。”

  傅渊渟轻描淡写地回答着,仿佛那只是无关紧要的人,可他又抽了一条崭新的红布,把木牌重新挂了起来。

  他们在这道观留了三日,直到腊月廿二,中原大地迎来了今年第一场雪。

  相较于往年,这场雪委实来得太早,腊梅枝头的苞蕾尚未初绽,漫天飞雪便迫不及待地降临人间,虽未积冰山川,那种肃杀冷气却已冻得人彻骨生寒,但凡风中行人莫不耸肩缩脖,恨不能找个龟壳把自己罩进去。

  老观主这三天与傅渊渟相谈甚欢,浑不知这位颇有慧根的居士实是个满手血腥的魔头,见他们要在雪天告辞连忙留客,奈何傅渊渟执意要走,他也作罢。

  临行之前,傅渊渟将一封书信用火漆封好交给了老观主,又耳语了几句,薛泓碧站得稍远听不真切,只当他要借此与人传信,也不去自讨没趣,倒是老观主不知听见了什么,抬头看了薛泓碧一眼,这才点头应下了。

  等到他们出了道观,薛泓碧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跟那老道士说了什么,他为什么那样看我?”

  傅渊渟道:“我让他帮忙收好书信,若有朝一日你重回此地,记得把它转交给你。”

  薛泓碧一愣,皱眉道:“我就跟在你身边,有什么话不能直说?”

  “有些话还不到说的时候。”

  “那就到时候再说,何必借外人之手?”薛泓碧仍觉不妥,这道观虽然清贫,里面的道士却都是潜心修行的普通人,个个心地善良,自己二人皆是是非之身,何必给不相干的人留下个隐患?

  傅渊渟只是笑,却不答。

  他们这一走,就走了一天一夜,终于到了绛城,赶在守城官兵下闩前进了城。

  今天是腊月廿二,狂风大雪。

  如此反常的天气,别说荒村野镇,就连平日里人声鼎沸的绛城都变得冷冷清清,日头刚西落,商贩走卒便麻溜收拾了货摊各自回家猫冬,到了戌时三刻,街上除了无家可归的乞儿,几乎再无人迹。

  哪怕在最冷的隆冬时节,一座拥有六十万人口的南地大城也不至于冷清至此,更何况家家关门闭户,放眼望去只有零星灯火,与其说是畏寒,不如说这里的人在害怕什么洪水猛兽。

  在风雪中跋涉一整天,薛泓碧已经很累了,走路都有些拖沓,脑袋瓜不时往下点,显然是困极了。他们一进城就迫不及待地寻找客栈,却没想到这座巍峨大气的古城内里居然如此萧索,半点不似听说那般繁华热闹,别说客栈,连酒馆都打烊了。

  瞌睡虫不知不觉飞走了,薛泓碧忍不住问道:“你觉不觉得这里……有点怪?”

  “哪里怪?我觉得挺好的。”傅渊渟笑了一声,远远望见了一点彤色,脚下当即一转,直往那边过去了。

  绛城素有“三分锦绣”的美名,本来指的是此地盛产锦缎刺绣,后来因着皇室兴起奢靡之风,各大州城上行下效,原以锦绣闻名天下的绛城也不能免俗,在钟楚河沿岸建立起大大小小的红楼绿阁,间有画舫楼船百十数,所谓“三分锦绣”也被好事者戏称为“十丈软红”。

  若论在这十丈软红里拔头筹者,当属飞仙楼。

  飞仙楼不在钟楚河左右两岸,它是一座水上楼阁,雕栏画壁,奇香斗风,由一只大船负重承载,船身四面有数条手臂粗的铁索勾连河岸,另有栈桥上下连通,哪怕大风吹过也平平稳稳。

  然而,飞仙楼之所以艳压群芳,最仰仗的还是这楼里真有飞仙。

  南人自古喜好风流歌舞,三十多年前飞仙楼甫一建立,便有身着红纱的头牌娘子反弹琵琶跳了一曲鼓上舞,其人艳若桃李,舞姿恍如飞天,艳惊四座,一曲成名。

  女子如花难免开谢,可这些年来飞仙楼虽换了不知多少个头牌,却都是色艺双绝之辈,反弹琵琶的鼓上舞从未失传,人间飞仙就在这楼里落地生根。

  这些烟花之事,薛泓碧本该是不知道的,架不住身边这老魔见多识广,嘴上也没个把门儿,直接讲起他年轻时在飞仙楼一掷千金的风流韵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薛泓碧问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那你现在还有钱吗?”

  喋喋不休忆往昔风流的傅渊渟终于闭嘴了。

  哪怕是大魔头也要为钱烦恼,穷酸不配叩开飞仙楼的门。

  跟了傅渊渟三个月,薛泓碧对他这些臭毛病已经见怪不怪,奈何这老魔本性难移,眼看那艘流光溢彩的楼船近在咫尺,他几乎已经能想象出自己父子吃闭门羹的情景。

  傅渊渟带着他走过木板桥,踏上甲板时整了整衣带,硬是把半新不旧的粗布袍子穿出锦缎华服的气势,这才走向了大门。

  事实证明,男人离不得酒色财气四个字,哪怕在这诡异的夜里,飞仙楼里依旧有不少醉生梦死的客人,离得近的几个听见动静侧头看来,发现是一大一小两个穷鬼,便嗤笑着转过头去继续吆五喝六,有婀娜女子端着酒菜媚行而过,同样吝啬给予眼神。

  因此,没有人注意到这俩人不仅没被赶走,还由匆匆赶来的老鸨亲自引路,绕过正门从侧面上了二楼。

  直到进入温暖敞亮的屋子,薛泓碧仍没回过神,怔怔地看着傅渊渟手里那块牌子,就是这么个看起来不值钱的东西,不仅让四个人高马大的护院脸色煞白,老鸨浓娘更是卑躬屈膝。

  “宗……”

  没了外人在场,冷汗终于顺着浓娘那张风韵犹存的脸流淌下来,花了她过于粉饰的妆容,显出了几分衰老和可笑。

  她想说什么,看到这不该出现的孩子又生生住口,只得生硬地转了话头:“您今夜大驾光临,飞仙楼蓬荜生辉,属下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此言一出,薛泓碧心脏猛跳,他终于意识到傅渊渟为何执意来此,这飞仙楼根本就是补天宗设在绛城的分舵,老鸨八成还是他以前的死忠!

  傅渊渟适时拿起桌上的糕点,往薛泓碧嘴里塞了一块堵住他的嘴,头也不抬地笑道:“补天宗现在只有周宗主,如今你是飞仙楼的主人,而我不过是流离之客,还拘泥这些做什么?”

  浓娘眼眶微红,语带哽咽:“一日为主终生是主。”

  说话间,她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腕,那里系了一条褪色的红绳,坠着颗小指肚大的珍珠,乍看像是哄小姑娘的玩意儿,与她一身打扮格格不入,却无比珍视地戴着。

  男人看到了这条红绳,原本有些冷硬的神情软化下来,伸手摸了摸她插满珠翠的发髻,道:“我在这里歇一晚,明日一早就走。”

  浓娘欲言又止,显然是希望他留下来,可对上那双眼睛又不敢造次,只得低头应下。

  “属下这就叫人送饮食热水来,您还需要什么尽管吩咐。”

  “送两身衣服来。”顿了顿,他又看向自己带来的薛泓碧,“再给这孩子送双好鞋,上蹿下跳的皮猴子。”

  浓娘小心翼翼地觑着薛泓碧眉眼,实在看不出端倪来,忐忑地问道:“这位是……”

  “我义子。”男人微微一笑,“虽然不成器,好歹能给我养老送终。”

  “您……请勿说这样不吉利的话。”浓娘鼻子一酸,她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当场哭出来,匆匆告罪离开了。

  等她走了,装了半天哑葫芦的薛泓碧这才开口:“是你以前的姘头?”

  “小小年纪,不要出口成脏。”男人用牌子敲了他一下,唇角微扬,“你看她哪配呢?”

  薛泓碧想想玉无瑕,再想想白知微,信了他这句说辞,又看着他手里那块牌子,忍不住伸手讨要:“给我看看,这玩意儿好神气啊!”

  男人把牌子丢给了他,这是块巴掌大的圆形令牌,黑不溜秋看不出什么材质,连流苏穗子都没系,光秃秃的可难看,正面刻着“天”字,背面是人身蛇尾的女子,看起来有些诡谲。

  薛泓碧翻来覆去看了好一会儿也瞧不出个门道,纳闷儿地问:“这是什么?”

  “女娲令,以前是补天宗的宗主令牌,现在什么也不是了。”傅渊渟轻描淡写地说道,“喜欢的话,送你了。”

  “那我明天去把它当了?”

  “随意。”

  哪怕是为了当铺伙计的身家性命,薛泓碧也不会把这要命的东西拿去典当,他狐疑地把牌子收起来,犹豫了片刻,终是把话问出口:“你当真相信她不会出卖……”

  话没说完,恰好有婢女送饭菜和热水过来,薛泓碧心中忐忑不肯动筷,却被傅渊渟按着落座,只能跟他一起大快朵颐,满桌饭菜很快便被风卷残云,帮忙倒酒的婢女看得目瞪口呆。

  薛泓碧得说句实话,先不论飞仙楼的美人歌舞是否名副其实,饭菜是真的好吃。

  他打了个饱嗝,恋恋不舍地放下手里的鸡骨头,却见傅渊渟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连忙抹了抹嘴,发现什么也没有。

  傅渊渟笑道:“你知道世上最好吃的是什么吗?”

  薛泓碧茫然地摇头。

  “是断头饭。”

  傅渊渟如是说道,倒酒的婢女浑身一颤,把酒倒在了桌子上,连忙跪地告罪。

  “不怕,是我吓着你了。”他笑着摆了摆手,“开个玩笑而已。”

  婢女这才战战兢兢地起身,麻利收拾了桌上狼藉,头也不敢抬地离开了。

  薛泓碧没有笑。

  他知道傅渊渟有些不着调,却很少开这种玩笑,屈指可数的那几次无一例外都是有人死到临头了。

  薛泓碧握筷的手紧了紧:“那我们刚刚吃下去的……”

  “没毒。”傅渊渟喝下最后一口酒,气定神闲,“下毒也要看是谁,她不敢的。”

  “那……风紧,扯呼?”

  “你人不大哪来这么多黑话?”傅渊渟翻了个白眼,“安心睡吧,至少今晚……太平无事。”

  “为什么?”

  “因为……他们等的另一个人,还没来。”

  薛泓碧看到傅渊渟的目光从窗户望出去,看向了茫茫夜色,除了黑夜里模糊不清的街坊轮廓,分明什么也没有。

  他还太小,看不懂这样的眼神,也不知道最后半句话就藏在这一眼中——

  你再不来,我不等了。

  人在何方?

  人在风雪夜山行。

  一匹白马踏雪乘风,马上有白衣人衣袂飞扬,压低下来的遮风斗笠挡住了大半张脸,露出来的下巴不仅尖瘦,更比这霜雪更苍白,唇上浑然不见一丝血色,整个人从头到脚几乎没有多少鲜活气,像一具冰封多年的尸体。

  唯一能证明他还是个活人的地方,只有眼里鲜红的血丝。

  “步山主——”

  前方山路转角处猛然冲出一匹枣红马,眼看就要相撞,马上两人同时勒缰收势,如箭一般擦肩而过,然后回头望去,四目相对,才看清枣红马上坐着的原是一位少女,白毛滚边的红缎面披风在长夜里明艳如花,看着不过豆蔻年华,却已明眸皓齿,出落得如花似玉。

  然而,这样漂亮的姑娘却着一身红色短打,袖口用细绳束紧,腰间斜挂一柄长剑,怎么看也不像待字闺中的千金小姐。

  白衣人见着她,惜字如金:“何事?”

  “晚辈望舒门五代大弟子穆清,见过步山主!”少女向他抱拳行礼,“步山主,傅渊渟那魔头已经到了绛城,现下落榻于飞仙楼,方盟主已经派人提前知会官府,如今整个绛城有进无出,钟楚河四面八方都被各大门派弟子暗中把守,特令晚辈前来接应步山主入城!”

  白衣人把斗笠往上抬了抬,轻声问道:“他一个人?”

  穆清犹豫了片刻:“还带一个少年,约莫十三四岁,已经拜魔头为义父。”

  “姓名?”

  “薛泓碧。”

  “会武?”

  “魔头护得紧,未能接触探明,观其脚步呼吸,就算会武也不过三脚猫功夫。”穆清小心翼翼地觑着他的脸色,“据说这少年乃是九宫余孽,非无辜稚子,方盟主已下令秉公处置。”

  白衣人不置可否,只是道:“勿要殃及城中百姓。”

  穆清连忙道:“此番是与听雨阁联手,官府早已下令今夜各家关门闭户,酒肆客栈一律歇业,不得擅自外出,武林盟也派遣人手分布全城,绝不让无辜之人流血!”

  白衣人点头,他不再看穆清,纵马朝着绛城方向赶去。

  风雪越来越大了,被落在后面的穆清先是一愣,连忙扬鞭策马紧随其后。

  她这才发现,这位应十恩令之邀前来诛魔的域外剑客虽然如约而至,却没有带上他的剑,孑然一身,风盈满袖。

  他不像是要去杀人,倒像是赴一场经年之约。

  可惜她不敢再问。

  雪上空留马行处。</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