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十八章·旧事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傅渊渟无疑是个混账玩意儿。

  离开梧桐镇后,薛泓碧跟着他一路行向西北已有个把月,中途遭遇了大大小小的麻烦,本以为这凶名远扬的老魔要一路打杀过去,结果这十二年东躲西藏练就了傅渊渟昔日难求的好耐性,除却有两回被听雨阁和补天宗发现踪迹联手截杀,令傅渊渟不得不赶尽杀绝以灭口,旁的都能避且避,尽量不招惹那些害人害己的祸端。

  也正因此,薛泓碧心里对他的芥蒂日渐消融,抛开传言闲话里的虚虚实实,真正从头开始去了解傅渊渟这个人。

  傅渊渟无疑是个贪图享受的人,他好美酒美色,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哪怕是在亡命天涯也改不了穷讲究,跟从小就学会精打细算的薛泓碧完全是两类人,而他又是个洒脱得有些凉薄的人,再好的美酒佳肴过口就忘,柔情似水的美人入眼不入心,前一晚还与娇娥耳鬓厮磨,翌日一早就毫不留恋地抽身而去,倘若钱财不够,还要顶着声震十里的咒骂白嫖,末了不忘在薛泓碧面前找补曰真情无价。

  薛泓碧忍不住腹诽,去你娘的。

  这天,傅渊渟又仗着好皮相带薛泓碧混进青楼,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的鸨母得了傅渊渟一句温声软语,笑得眼角细纹都盈满了艳色,左右青楼白天不做生意,特意把他们带到空院子里,腾出一间房让这爷俩暂歇半日,还殷勤地让仆役送来热水热饭。

  薛泓碧对他这手万花丛中过的功夫敬佩不已,诚心道:“你当初要是多吃几碗软饭,温柔乡怕是都开起来了。”

  傅渊渟拿筷子敲了他一记,道:“现在吃也不晚。”

  酒足饭饱后,傅渊渟拿出银钱托仆役买了两身衣服,就带着薛泓碧在屋里洗浴。这黄花梨木浴桶做得极大,足够一对成年男女在里头戏水,身量才刚见长的薛泓碧泡在里头就有些不够看,被傅渊渟这老不修嘲笑了几句“青竹笋子豆芽菜”,不服气地想要顶回去,却在看到对方满身伤疤时噤了声。

  习武之人身上难免有伤,可跟傅渊渟比起来就不够看了,他平日里隐藏在衣物下的身体遍布伤痕,有的陈旧有的新,有的深长有的浅小,十八般兵器几乎在他身上演了一场武,乍眼看去竟找不到一块好肉。

  “吓着了?”察觉到他的注视,傅渊渟毫不在意地往背上浇了一瓢水,“走跳在外若没挨过几回刀,那都算不得江湖人,你若实在怕疼,回头练武多下点苦功夫,以后只让别人疼去!”

  薛泓碧觉得这话有些没道理:“那你的武功如此厉害,怎么还被人打成这样?”

  “小子,再教你两个道理,第一是‘双拳难敌四手’。”傅渊渟哼笑道,“我武功大成的时候也跟你一样想法,自觉天是老二我老大,十大门派的山门被我踹了个遍也不能拿我怎样,可当他们联合起来,我若不是跑得快,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薛泓碧皱眉道:“他们以多欺少,胜之不武!”

  “然也,可他们是替天行道的正义之师,不必跟我这十恶不赦的大魔头讲江湖规矩。”顿了顿,傅渊渟又指了指自己胸膛处,“不过也有例外,这就是第二个道理,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薛泓碧定睛一看,只见傅渊渟心口下方天池穴处赫然有一道陈年旧伤,长约一寸,薄如纸张,显然是细剑一类的利器所为,又因着年份久远早已掉了疤,仅留下一道细细的白痕,稍不留意就会略过,可这伤口位置太显,再偏分寸就能穿心而过,傅渊渟能活下来无疑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他想了想,又绕到傅渊渟背后去看,发现背心没有一处伤口位置能与此相对,说明出剑者是从正面刺入,光明正大又不容退避,带着一种无与伦比的凛冽锋锐。

  薛泓碧忍不住问道:“这是谁干的?”

  傅渊渟张口想要说什么,忽又止住,他脸上难得流露出踌躇之色,最终叹了口气,道:“是我曾经的挚友。”

  “曾经”这个词用得微妙,薛泓碧猜想那人若不是死了,就该是跟傅渊渟绝情断义反目成仇,他识趣地不去追问,转而看向傅渊渟左手腕处:“那这一道又是谁留下的?”

  傅渊渟向来是广袖外袍内搭箭袖长衣,里衣袖口束得很紧,这还是薛泓碧第一次看清他的手臂,只见他左手腕处有一道环切伤疤,应是过了许多年,疤痕早已愈合,仅留下神医妙手留下的羊肠线印记,针脚细密如缝补衣物,看起来既令人惊叹又觉惊悚,仿佛这只手曾经齐腕而断,后来又被人拿羊肠线原样缝了回去。

  然而,薛泓碧仔细回想傅渊渟动手时的狠辣霸道,浑然看不出半分异样,若非他猜测错误,就该是这神医当真妙手回春,能令断肢重续甚至连筋脉都完好如初。

  他想得出神,冷不丁听到傅渊渟笑了一声,温柔地道:“是一个女人。”

  薛泓碧悟了,从善如流地道:“她一定是个美丽的女人。”

  “不不不,单用‘美丽’来形容她,是一种侮辱。”傅渊渟一提到女人就来了兴致,对他竖起三根手指,“小子,知道十二年前武林公认的三大美女是谁吗?”

  薛泓碧诚恳道:“我还小,没见识,不知道。”

  傅渊渟:“……”

  刚起的兴致瞬间灭了一半,傅渊渟白了他一眼,道:“一代江山一代人,武林的英雄美女也是过了一茬又一茬,但凭我多年寻花问柳的眼光,如今江湖上名声鹊起的所谓美女,无论侠女妖女,单以风姿而论,放十二年前也只够给她们三个当绿叶……”

  十二年前,武林有三大美女艳绝江湖——太素神医白知微,锁骨菩萨玉无瑕,姑射仙子季繁霜。

  曾将傅渊渟这只左手齐腕砍下的人就是玉无瑕,而在这件事发生之前,任何人都没想到她会这样做,原因无他,玉无瑕不仅是艳压群芳的锁骨菩萨,还是昔日补天宗三大长老之一,她是傅渊渟一手提拔上来的心腹,哪怕是在补天宗内乱、傅渊渟被迫遁去的那些年也不改初心,是离他最近的人之一。

  “锁骨菩萨”之称原本出自佛家传奇故事,说的是化作美女的菩萨以色引人诵佛读经,从而勘破情欲,放在玉无瑕身上既合适又讽刺。她掌管补天宗的情报密网,为了得到隐秘不择手段,连自身皮肉骨头都能论斤称两地卖出去,还为了建造枢纽做过春满庭第一名妓,十六岁时一曲鼓上舞艳惊四座,仿佛媚骨天成,生来就为了蛊惑男人,不知多少达官显贵为她一掷千金,有几多乡绅士子因她家破人亡,哪怕在身份暴露之后,为她背叛师门的白道弟子也多不胜数,其中不乏江湖名侠。

  然而,一旦男人没了权财,就再也摸不到玉无瑕一根手指,以往多少缠绵缱绻都在一夕烟消云散,她踹了他们就像踢开路边微不足道的野犬,却仍有无数男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玉无瑕凭借一己之力,为彼时在外摸爬滚打的傅渊渟提供了最可靠的情报后援,也在他夺回补天宗后帮忙编织了一张天罗地网,助他在最短时间内坐稳宗主之位,她祸害了众生,只渡了傅渊渟一人,是最不知廉耻也最销魂蚀骨的锁骨菩萨。

  “她是我从人牙子手里带出来的。”傅渊渟回忆往昔,神情有些怅惘,“那时候我也十三岁,比她大两岁,她爹是个混账王八,欠了一屁股债就把女儿卖了,我一看到她就想起曾经在青楼给我饭吃的小姑娘,把人牙子打了一顿,送她回家去,结果……她娘知道丈夫卖了女儿,疯了一样拿菜刀要拼命,反被她那混账爹给杀了,她跪在娘的尸体前哀求我,只要我帮她杀了那混账,她这条命就是我的了。”

  弄死一个杀妻卖女的赌鬼,对当时的傅渊渟来说比杀一头猪还简单,因此他并没想过让她还,左右一个丫头片子,带着还累赘。然而,玉无瑕说到做到,他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分明一点武功也不会,还在他自顾不暇时帮他挡过刀,差点丢了命。

  忘恩负义之人多不胜数,舍命报恩之人却如凤毛麟角,傅渊渟珍惜她,将自己与她的命运缠在一处,从此他在江湖上筹谋闯荡,她改名换姓进了补天宗,在销魂窟里浸泡出一身画皮媚骨,又榨干骨血养出一个庞然大物般的情报密枢。

  “……她爱你。”哪怕薛泓碧少年懵懂,也从这字里行间听出那个女人孤注一掷般疯狂又炽烈的感情,他毫不怀疑傅渊渟也对此心知肚明,可一看到那道抹不去的伤痕,又觉得这爱里夹杂了与之等同的恨。

  “是,她爱我。”傅渊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可我不爱她。”

  在登上宗主之位后,傅渊渟立刻提拔玉无瑕为长老,使她的地位仅在教主之下,将他所能给的尽数给了她,其中奇珍异宝数之不尽,唯独没有爱。

  玉无瑕对此心知肚明,却不在乎,她认为自己有漫长的时间能与傅渊渟相搏,总有一天能得到他那颗真心。

  然而,当傅渊渟不再满足于一统魔门大势之后,他将目光投注到更加高远深沉的地方,那里需要一块浸透了酒色财气的敲门砖,没有比玉无瑕更适合帮他做投石问路的人。

  他为了他的野心,让一个爱他的女人再次成了**。

  玉无瑕爱他,让他又一次如愿以偿,而她又恨他入骨,便在那一次的庆功宴上,当着补天宗众人的面,她向他讨了一个赏,只要与他春风一度,就抵了这一次的居功至高。

  傅渊渟还记得那天晚上灯火幢幢,玉无瑕在众目睽睽下抬腿缠住他的腰身,如一条柔若无骨的水蛇,旁人都趁着酒劲大声叫好,夹杂着比唾弃斥骂更刺耳难听的调笑,他听得皱眉,本能地想要推开她,却听到她那一声压抑的低语:“宗主,我已别无所求,成全我吧。”

  他看了她许久,最终将她打横抱起,在众人哄笑中大步而去。

  颠鸾倒凤,温柔蚀骨,他醉在她的身上,难得一夜无梦。

  翌日未明,酒香未散,她砍断他一只手,负伤逃出山门。

  傅渊渟又惊又怒,恨极了她的背叛,直到断掌重续仍未找到玉无瑕的踪迹,才从她在庆功宴上递呈的人头匣里找到隔层,里面藏着书信,上头记录了他给过她的所有,以及她偿还他的一切,算上最后的一夜春宵与一只手掌,笔笔勾销之后恰好两清。

  “……从那以后,她就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

  薛泓碧听完了这件往事,再看傅渊渟手腕上那道疤就不觉得可怕了,毫不客气地道:“你活该!”

  “你娘也这么说,可我最初真不觉得自己错在哪里,毕竟她有意我无情,那她就只是我的下属。”顿了顿,傅渊渟又叹了一声,“过后想来,我可以不爱她,却不能利用她的感情去践踏她,如此做法不仅伤害了一个爱我的女人,也摧毁了她过往十几年对我的敬重与信任,这一刀是我罪有应得。”

  薛泓碧忍了又忍,终是没忍住,冷冷刺道:“无怪乎你如今众叛亲离。”

  这句话是讥讽也是试探,薛泓碧做好了吃教训的准备,孰料傅渊渟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笑眯眯地道:“不错,你可要记在心里,切勿重蹈覆辙。”

  薛泓碧一时语塞,索性背过身去自顾自地洗浴,不再说话了。

  沐浴更衣后,两人又在青楼用了暮食,赶在夕阳西落之前向鸨母此行,傅渊渟写了一首酸不拉几的曲子相赠,薛泓碧在旁听着都是些有伤风化之词,鸨母却如获至宝,最终两人在她的殷切叮嘱中扬长而去。

  他们继续往西北走,却不再途经城镇,专走那些山林野道,薛泓碧一边被傅渊渟极尽找茬地指点武功,一面把自个儿当成了猴上蹿下跳,同飞禽走兽争道抢食,晚上还要以单薄肩膀担负起守夜重任,令他不得不怀疑傅渊渟在借机报复自己那句刺话,偏偏有父母的坟茔在前吊着,哪怕他在心里把傅渊渟骂了十八遍也得捏着鼻子装乖卖巧。

  终于,十月廿二这日,他们来到了水云泽。

  水云泽位于邳江左干支流下游,上面是条大河,下面有良田耕地,原本是个富庶的地方,可惜十年前大河决堤,洪水一路冲到这里,淹没田地冲垮村庄,将原本的湖泊汇成一川大泽,这里就荒废下来,直到近年河道疏浚才有了人口搬迁,水上人家种藕捕鱼,彼此相邻虽远却乐得清幽自在。

  傅渊渟跟船家砍价半天,以低廉价格买下一条竹筏,带着薛泓碧划桨进了水云泽。

  此时已经立冬,天气寒凉,水上芦苇莲叶也都枯败,薛泓碧打了好几个喷嚏才在傅渊渟的嘲笑声中运起那点稀薄内力御寒,不知不觉间船行深处,薛泓碧隐约听到一阵歌声,那声音并不轻灵悦耳,反而有些沙哑,唱得也断断续续,不知是嗓子不好还是记不住词。

  僵冷的手脚已经开始回温,薛泓碧站了起来,发现傅渊渟已经停下划船,静静地望着那歌声来处。

  浅水滩上,枯荷塘边,一株高大的水松树下,有一个女人坐在青石上唱歌,她穿得十分厚实,却还不时咳嗽两声,分明看模样不过三十来岁,头发已都白了,犹如古稀老人般枯槁无光,偏偏脸上挂着孩童般天真烂漫的笑容,配上那不成头尾的歌声和古怪的小动作,看起来有些疯傻。

  离她不远处,还有一个女人赤足挽袖踩在水里,满头乌发用一根木簪束成高髻,正拿着竹篓弯腰摸鱼,她凝神看了片刻,无需其他工具,忽地出手如电探入水中,转眼间就抓起一尾活鱼丢进篓里,连半枚鳞片都没伤着。

  他们相隔十丈开外,那女人却察觉到什么,猛然抬头看来,正正与傅渊渟相对,如此距离本该看不清面目,可她不仅认出了人,还笑出了声。

  “今儿早听见乌鸦叫,原是你要来。”

  她的声音很轻,每个字却都清晰地传了过来,仿佛人就凑在耳边低语,薛泓碧顿时一激灵,又听得水花声起,傅渊渟竟是弃了木桨,一掌打在后方,借掌力冲击水面,竹筏便如箭矢离弦,不多时已停在了水松树前。

  坐在青石上的疯女人被吓了一跳,歌儿也不唱了,哇哇叫着谁也听不懂的话,摸鱼的女人便在水里洗了洗手,将鱼篓放在一边,转身回去哄,等到那疯女人破涕为笑,她才转过身来,先看了傅渊渟一眼,又将目光落在薛泓碧身上。

  薛泓碧终于看清了她的脸,这是个长相普通的女人,不美艳也不丑陋,平凡得恰到好处,丢在人堆里准找不着。

  “你来就来了,还带着个半大小孩。”

  她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伸手将一缕乱发捋到耳后,只这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由她做来竟是风情万种,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容貌,在她举手抬足间忽然生动起来,仿佛木雕人有了活灵活现的美丽。

  薛泓碧恍神了片刻,陡然生出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他扭头看向傅渊渟,那惯于甜言蜜语的男人沉默了半晌,最终只露出一个苦笑:“好久不见,无瑕。”</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