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十二章真相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傅渊渟执掌补天宗之时,曾设有左右护法、三大长老和六大堂主辅佐行事,其中右护法韩槊殒命于娲皇峰一战,左护法周绛云已在十二年前登上主位,六大堂主或投诚或被杀,如今都换成了周绛云的心腹,而地位仅次于宗主的三大长老由于过往种种,早在补天宗洗血换代之前就只剩下了一个,缩头乌龟陆无归。

  三大长老之中,陆无归资历最老武功最高,然而此人嗜酒好赌独步江湖,贪生怕死天下第一,一生秉承“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见风紧不撤是傻子”的为人准则,处事圆滑,性狡善欺,故被江湖人送了个“缩头乌龟”的称号,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正因如此,十二年前周绛云猝然发难之时,陆无归做了第一根墙头草,帮着他将傅渊渟赶出娲皇峰,后来也没少在新宗主清除异己的行动上尽汗马之劳,是故在南阳城里看到他的第一眼,傅渊渟就想要他的命。可惜十二年过去,陆无归的内力不知进退,逃命的功夫倒是一日千里,傅渊渟追了半座南阳城,最后也没打中他一鞭,本想以缩头乌龟的性子敢来这一趟已是顶天,没想到他这些年胆子大了,敢在自己离开之后杀个回马枪。

  傅渊渟与陆无归之间的龃龉,薛泓碧此时自然是不知道的,先前得知杜三娘出了事,他心急如焚,明知歹人必已设好陷阱也不得不自投罗网,孰料傅渊渟一手就把他提溜起来,连声劝慰也懒得讲,直接点了穴道藏进暗河桥洞里,只留下一句“穴道两个时辰自解。”

  以傅渊渟的本事,若他两个时辰还没救得杜三娘回来,哪怕再添上百十个薛泓碧也不够填命的。

  薛泓碧眼睁睁看着傅渊渟孤身离去,脑子里又是那片焦土废墟,从未如此厌恨过自己的弱小无能,眼下动弹不得,他唯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在心里把这两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过了一遍,陡然发现不对劲——既然生身父母跟杜三娘得罪的都是听雨阁,以对方能够紧咬傅渊渟十二年几成附骨之疽的庞大力量,怎么会容许杜三娘带着自己在一个地方安居五年?

  南阳城虽然偏远了些,到底不是超出官府耳目的不毛之地。

  如傅渊渟所说,真正掌控听雨阁这把利刃的是当今朝廷,即便是在十二年前也绝非跳梁小丑,那么在重兵把守的地牢内杀死薛海的杜鹃想要凭一己之力逃出天罗地网,还能抢先一步夺走已暴露行踪的薛家遗孤,带着他这小累赘四处流浪还没缺胳膊断腿……哪怕薛泓碧还没见过多少世面,也知道这绝不是凭杜三娘自己就能做到的。

  与当初纵横江湖关系复杂的傅渊渟不同,啼血杜鹃是杀手,又常做灭门生意,与她关系最紧密的除却死人就只有组织,而在掷金楼覆灭后,她就是一把没鞘的孤刃,没有哪个急公好义的朋友会倾力相助,除非她转头做了别人的刀,而操刀人必得有不惧听雨阁的力量。

  如今傅渊渟前脚在南阳城现身,听雨阁的杀手后脚就到,还能在他们离开之后立刻劫人放火,一切都太快太准,若说是巧合,鬼都不信。

  薛泓碧向来一点就透,饶是他不愿深想,这些蛛丝马迹也都在他脑中串联起来了,叫他浑身发凉,热血冷透。

  就在这个时候,一朵红花在眼前晃了晃,那不久前才在傅渊渟手下仓皇逃生的陆老爷蹲在他面前,对他露出一个笑,抬手解了他的哑穴。

  “小崽子,藏得真牢,叫老爷这般好找咧。”陆无归捏了捏他的脸,“好戏开场,缺了你可不美,跟老爷走一趟吧!”

  薛泓碧已知此人跟听雨阁的杀手是一伙,左右反抗无能,他强压下心中惶恐,道:“那晚你找我们麻烦,当真是因我娘输了你五十两银子?”

  “当真,老爷平生最重赌品,见不得输了抵赖。”顿了顿,陆无归又笑了,“不过,别说五十两,就算五百两你娘也是还得起的。”

  他这话的意思昭然若揭,薛泓碧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断裂的线索也在此刻全部连上了。

  “镇远镖局那批货……”薛泓碧盯着陆无归的眼睛,“你是跟镖队差不多时间抵达南阳地界的,也是你把镖队行踪和货物价值泄露给点翠山那伙贼匪,就算李大小姐没有逃过一劫,你也会在镖队遇袭之后暗中动作将此事闹大,引傅渊渟来南阳城一探究竟!”

  知子莫若母,杜三娘早就知道薛泓碧意图杀贼复仇,她确实不愿薛泓碧沾染江湖麻烦,可这点情分比不上她的身家性命,当别无选择的时候,她就顺了薛泓碧所愿推上一把,那晚在赌坊门口的争执闹剧根本就是杜三娘与此人合计好的,让他有机会跟着李鸣珂上山,暴露在傅渊渟面前,让这老魔一步步踏入陷阱。

  薛泓碧忽然想起杜三娘那句话:“我养了你十二年,对你可算知根知底,可你对我又有几分了解呢?”

  她表现出来的那些悲愤纠结,口中说出的字字句句,究竟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呢?

  他又想起临走之时,她倚在门口对他笑,难得轻若无力的那一句:“走吧,别回来了。”

  那是她顾念十二年母子情,给予他的最后一次机会,可惜他听不懂,偏要回头。

  “你比我想得要聪明,是个机灵孩子。”陆无归捏着他的下巴仔细打量了会儿,忽然起了兴致,“有点我年轻时的俊俏样,不如你给我做个孙子,老爷我保你前途无量哩!”

  薛泓碧恨恨看了他一眼:“呸!”

  “哎呀呀,好大的脾气。”陆无归轻拍他的脑袋,“这样吧,老爷跟你打个赌,就赌傅渊渟这回能否逃出生天,我要是输了就做乌龟王八蛋,你若输了就当我的龟孙子!”

  薛泓碧闭上眼根本不理他,陆无归就自顾自地替他应了,喜上眉梢地道:“走走走,戏都要演完了!”

  陆无归轻功卓绝,带着一个半大少年就跟拎只猫狗没两样,一出城就拔足而奔,山石林木在他脚下如履平地,薛泓碧还没平复下内心激荡,就被他推进了吊客林,直面剑拔弩张的厮杀战场。

  血腥味浓得闻之欲吐,薛泓碧惨白着脸,目光从所有人身上一掠而过,最终落在杜三娘那只手上,她站在他身后,一手按锁肩胛,一手拈着轻薄刀刃抵在他喉间,若非他现在穴道未解,恐怕打个寒颤都要被割破咽喉。

  本就少得可怜的温情似乎都在最后那一句话里说完用尽,杜三娘此刻根本没有低头看他一眼,只是紧紧捏着刀刃,双目分毫不错地盯住傅渊渟。

  傅渊渟固然武功盖世,可啼血杜鹃终非庸手,即便是他也不能从她手里抢下一条命。

  “你们养活他十二年,今天可算是派上用场了。”傅渊渟讥讽地看向严荃,“拿一个孩子做威胁,是我低估了你们的下作。”

  严荃虽然武功平平,却有一张七尺不穿之脸皮,这句讽刺对他委实不痛不痒,笑道:“只要傅宗主愿降,在下担保你二人平安上京。”

  换言之,等进京之后是生是死,就全看自身造化了。

  “你知道惹怒了我会有什么下场吗?”傅渊渟长鞭垂地,如同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眼神也似蛇一样阴鸷。

  陆无归与他眼神对上,只觉得寒意从脚底直冲天灵,他还记得当年傅渊渟坐镇补天宗时的模样,有一个叛徒被抓回总坛,在众目睽睽下被玄蛇鞭绞断手脚筋脉,然后丢进放满蛇虫的棺材里,外人看不到里面的惨状,只能听见惨叫和指甲拼命抓挠木板的声音,整整响了一夜。

  “我只知道,你若不束手就擒,他会死得很惨。”四下死寂之时,杜三娘突然开了口,她一手捏着刀,一手从薛泓碧肩头滑下,但闻一声令人牙酸的骨骼怪响,薛泓碧咬破了唇硬是没吭声,左边手臂已被拗断,肘部以下扭曲地耷拉着。

  绕指柔,从来就不是只能用于杀人的武功。

  杜三娘的手按在了薛泓碧腰椎处,她抬头望着傅渊渟,语气平静:“下一次,我废他半身。”

  傅渊渟握鞭的手松了又紧,看向满头冷汗的薛泓碧,摇头道:“孩子,我救不了你。”

  “……走。”薛泓碧舔掉嘴上的血,艰难地挤出一句话,“以后,替我报仇。”

  他说话间,杜三娘的手在腰椎上轻轻一点,没有使劲摁下去,却像是一根针猛然扎下,疼得他几乎站不稳。

  傅渊渟想,真是跟你亲娘一个德性。

  当年他离落花山仅仅百里之遥,若是出手相救,非但白梨不会死,听雨阁派出的那些杀手一个也别想活,哪容严荃这厮如今在此叫嚣?可惜那时候,白梨分明命在旦夕,却遣人昼夜加急送来一封血书,生生将他钉在了原地,躲过听雨阁设下的十面埋伏,也错过唯一救她的机会。

  一生至此将行尽,他身边还剩下多少人,还能错过几次?

  傅渊渟盯着杜三娘看了许久,久到她持刀的手都开始轻颤,他才长叹一声,松开了玄蛇鞭。

  长鞭委地的声音并不重,却如惊雷在每个人耳边炸响,陆无归最先回过神来,扬手打出四颗飞蝗石,封住傅渊渟身上四处行功大穴,又亲自上前用铁索将他双手反绑,仅仅几个动作,额头上满是冷汗。

  严荃先是一惊,继而大喜!

  听雨阁追了傅渊渟十二年,不仅为他这身盖世武功,更因他乃追查九宫余孽的最后线索,只要能将他押送回京,自己在听雨阁里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四天王本是平起平坐,可严荃是子承父业,武功手段不如其他三人,难免要矮上一头,如今总算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而傅渊渟又是不开化的硬骨头,哪怕到了阁主面前,也只是早死晚死的区别罢了,他十二年都能等得,还等不了这短短几月?

  剩余的杀手终于现身,由陆无归亲自带他们将傅渊渟押下去,严荃这才转身看向薛泓碧,眉头微动:“这小孽种……”

  傅渊渟既已落网,薛泓碧的价值就不复存在,何况经过刚才那番对答,严荃已知此子看似温良恭俭让实则孤绝狠厉,如今又知道了前仇旧怨,倘若放任必成后患,还是杀了干净。

  然而,此番上京路途遥远,倘若没有这孽种在,只怕傅老魔发起疯癫易生事端,还是要等抵达京城,总坛高手如云又有重兵把守,就算当面杀了他,也无惧老魔。

  “他必须得死,但不是现在。”杜三娘仿佛知他心意,嘴角勾起冰冷笑容,“白梨的刀还在总坛大门外挂着,总要让他看上一眼。”

  哪怕是半老徐娘,杜三娘依旧美艳,这样残忍刻薄的笑容落在严荃眼里非但不难看,反而昳丽惊心。

  他听着这番话里毫不掩饰的恶意,再看杜三娘眸中浓郁不化的仇恨,心里最后一丝犹疑也烟消云散了。

  杜鹃本就是天底下最恨白梨的人。

  严荃抬手为杜三娘捋顺了乱发,将那朵拿回的绢花重新簪在她头上,笑道:“既然如此,这小孽种就由你看管了。”

  “定不辱命。”

  严荃大笑一声,就在他转身刹那,薛泓碧眼中一厉,右手屈指就要袭他后背,却不料杜三娘早有所觉,一手卡住他臂膀,一脚踹在他膝弯,整个过程没发出半点声音,严荃也就没有回头,径自离开了。

  等他的身影彻底消失,杜三娘才松开钳制薛泓碧的手,又抓住他的左臂用力一扭一推,将关节复了位。

  她冷冷道:“就这么想找死吗?”

  薛泓碧手脚都疼,拼着一股倔劲站起来,也不说话,只死死盯着杜三娘看。

  “你看什么?”杜三娘语带讥讽,“眼珠子不想要了吗?”

  薛泓碧咽下涌上喉头的血腥,一字一顿地道:“看你……怎样从一个人变成鬼。”

  杜三娘听罢,不怒反笑,她笑得这样好看好听,秋阳辉光不如她璀璨夺目,枝头落叶也在笑声中翩跹飘零。

  “那就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

  杜三娘沾血的手轻轻擦过他眼下,拖出一条长长的红痕,恍若血泪。

  “这个世道,人活不下去,鬼才可以。”</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