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十一章密林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所谓吊客,指的就是吊死鬼。

  因着地势崎岖又物产贫瘠,即便是在匪徒流窜过来之前,南阳城里也没多少人常往点翠山上去,即便是往来较多的猎户樵夫,上点翠山也得绕过半山腰的西北角,原因无他,那里虽有一片较为茂密的林子,却出过许多晦气的事情。

  前些年世道更艰难的时候,天灾人祸接踵而至,尤其是在这偏远之地,水深火热的日子几乎盼不到头,就有许多走投无路的流民自寻短见,不知怎地都相中了点翠山这块风水宝地,在那林子里编草结绳自挂东南枝,曝尸荒野无人收,“吊客林”的名字也就这样来了。

  后来年景虽然好了,这林子前前后后也没少出事,大凶地的名头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就连山匪们听说了此事,都很少往吊客林去。

  深秋时节,日头虽高却不烈,阳光透过枝桠缝隙漏进来,投下明暗参差的影子,越是往林子深处走,光线就愈发昏暗,许是前不久才烧过一场大火,此处树木虽然只有外围受到波及,但是蛇虫鼠蚁依然藏得头尾不露,使得偌大林子连声虫鸣都难听见,愈发显得静谧诡谲。

  杜三娘双手分别被两条指粗绳索绑住,末端在左右两棵碗口大树上缠了三匝,整个人被悬吊在半空,最要命的一根钢丝横过她脖颈系住头顶树枝,只要她身体失重,这根钢丝就能在瞬息间割下她的头颅,试问天下有几人能在一刹那间与阎罗争命?

  她还穿着那身红衣,发髻已经散落,凌乱的头发掩住小半张脸,依稀可见血迹斑驳,此时头颅微垂、双目半阖,不知是醒了还是半昏着。

  树上树下各有两人严阵以待,手持长刀抵在绳索旁边,一旦情势不好就会抽刀斩下,保准让杜三娘血溅当场。

  前方大青石上坐着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相貌平平,神情淡淡,正在低头剥一只橘子,他剥得缓慢仔细,饱满金黄的果肉上连一丝白络都未留下,认真得像是在扒人皮。

  日头越来越高,时辰越来越近。

  正阳当空之际,男人剥下了最后一块橘子皮,将整颗果肉一分为二,一半填进自己嘴里,一半往前方的树林小径扔了出去,

  半颗橘子轻得过分,这一下少说飞出七丈远,被一只手接在掌心时还饱满完好,点滴汁水都没破出。

  傅渊渟撕下一瓣尝了尝,赞道:“好味。”

  “南岭楚河的‘红美人’,一年只熟一回,大半还要送上京里,一路上骏马飞驰昼夜不息,北地的贵人们才能尝得这新鲜好味。”男人看着脚下的橘皮喟叹一声,“十两银子才得三两柑橘,南方产地还好,北地多少老百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都吃不上这半只橘子。”

  傅渊渟早年虽然富贵风光过,这些年也过多了苦日子,他珍惜地把半只橘子吃了,唏嘘道:“若是北地的百姓们也能种出如此柑橘就好了。”

  “此话不然。”男人掏出帕子擦了擦手,“傅宗主可还记得‘南橘北枳’的道理?同一株橘树,长在淮南则生橘,移植北上就变成枳,左右这些的不是种树的老百姓,是橘树赖以生存的条件,是我们头顶脚下的皇天后土!”

  傅渊渟闻弦歌而知雅意,道:“我就是违背了皇天后土的那株枳。”

  “傅宗主心如明镜,那就再好不过了。”男人的脸上也露出和气笑容,“朝野两分天下事,江湖庙堂本一家!我等皆知傅宗主虽然出身草莽,却有鸿鹄之志,文治武功冠绝武林罕见敌手,当初只是受了宋老贼的蒙蔽误入歧途,为他利用铸成大错,实令我主痛惜至极!这些年来,我等奉命追查傅宗主下落,是以傅宗主这般人杰若背负骂名虚度余生,岂非大憾?迷途知返,为时未晚啊!”

  他说得如此情真意切,饶是傅渊渟听多了花言巧语,都不禁为此人抚掌赞叹。

  “阁下所言有理,只可惜错了一句……”傅渊渟轻掸布衣,神色怅惘,“我已不是什么宗主了。”

  十二年前,十大门派围攻娲皇峰,左护法周绛云襄助义军推翻魔头傅渊渟,成为了补天宗第五代宗主,此事早已人尽皆知,江湖人不会骂他以下犯上背信弃义,只会夸他虽为魔门中人却深明大义。

  “补天宗虽是江湖黑道魁首,到底还是一汪深潭,以傅宗主之才长留其中犹如龙困浅滩,不如更上一层楼。”男人笑道,“只要傅宗主回心转意,我主愿扶持您东山再起,届时补天宗或武林盟都不过是您囊中之物罢了。”

  “说得真好。”傅渊渟终于笑了,“阁下怎么称呼?”

  男人向他抱拳行了一礼:“在下不才,听雨阁惊风楼主严荃。”

  听雨阁内等级森严,除了统御全局的阁主,下设风云雷电四楼,每部各司其职,四位楼主平起平坐,并称“四天王”,眼前这位看似平和的男人就是主掌情报运筹的惊风楼主。

  堂堂四天王之一亲自来给他这万人唾骂的钦犯做说客,委实是天大的诚意了。

  傅渊渟领了这份情面,略一思索才道:“你姓严?严松岳的儿子?”

  严荃含笑的眸子倏然一冷。

  严松岳是惊风楼的前任楼主,也是听雨阁的元老之一,十二年前奉命捉拿傅渊渟,却被一掌击碎天灵,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傅渊渟着实是好记性,可他若真想归降,就决不会提起这个名字。

  “看来傅宗主是铁了心要舍橘作枳了。”严荃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了,“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在下以为傅宗主该心知肚明。”

  “倘若听雨阁真想来招降,就不该派你来的。”傅渊渟唇角笑意微凉,“十二年前我掌毙了你父亲,这些年来我遇到的明枪暗箭起码五成与你有关,你我之间不说仇深似海也差不离了,若是一笑泯恩仇,叫这些亡人如何泉下安息?”

  严荃听罢不觉恼怒,反而又笑了起来,道:“若非立场相对,你我二人本该把酒言欢。”

  诚如傅渊渟所言,听雨阁内确实有不少人想要招降这位叱咤一时的大魔头,可这些人里绝无严荃,他此番处心积虑拿到这个机会,又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无非就是要将这条路彻底斩断,傅渊渟就该做十恶不赦之徒,死无葬身之地,才对得起他这些年的恨之入骨。

  严荃笑过之后,回头看了杜鹃一眼,道:“傅宗主孤身来此,是要救这贼婆娘?”

  傅渊渟劝道:“她虽与你年纪相仿,却曾与你父共事,也算你的前辈,还是客气些吧。”

  “当初她若没有中途反水,擅自杀了薛海又抢走孽子叛逃出走,在下自然不吝一句敬称。”严荃目光冷沉,“这贼婆娘谨小慎微且心狠手辣,我那些死在她手里的属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活剐了她也不为过!”

  顿了顿,他面露讥讽:“倒是那小孽种,怎么不来救他娘,当真是养不如生?”

  “非也,非也。”傅渊渟又掸了掸衣角,摇头轻笑,“只是傅某人江湖打杀,从不喜带个累赘拖后腿罢了。”

  “了”字刚出口,傅渊渟脚下一蹬从严荃身边掠过,眨眼不到就落在杜三娘头顶,搓掌成刀斩断钢丝,锐响崩开刹那,两边杀手才幡然回神,果断放弃坚守绳索,四把刀同时出锋,毫不犹豫地劈向杜三娘,刀锋既快且狠,寒光乍破刺人目,只需片刻就能将一个大活人削成人棍!

  然而这四把刀合在一起,也快不过傅渊渟的两只手!

  钢丝断裂的瞬间,傅渊渟已经抓住束缚杜三娘双臂的绳索往下拽去,哪怕是浸过水的牛筋绳也禁不住他内力摧折,一霎那齐齐崩断,两人头上脚下往地落去,险险从两把刀下闪过,不等剩下两把刀斩上双腿,傅渊渟单手撑地立起身躯,手指分花杨柳般穿过空隙,一左一右抓住两截刀刃,但闻脆响,刀柄之上就只剩下半截刀身!

  此时此刻,那个“了”字的余音还在严荃耳边回响。

  可他不怒反笑。

  傅渊渟仍标立在原地,四名杀手将他合围起来,他却寸步不移。

  杜三娘趴在他背上,左手过肩搭在心口,右手横揽胸膛,一条腿如毒蛇般缠住他腰腹,胸背紧贴到亲密无间,仿佛一对缠绵悱恻的情人。

  然而天底下不会有情人在耳鬓厮磨时捻起刀锋。

  双手指间各一枚三角针,口中一片薄如蝉翼的刀,绣鞋后跟迸出尖锐寒芒,傅渊渟的喉、心、肺、腰都在她刀锋所指之处,别说是切骨入肉,哪怕划破一点血皮,都无异于被致命毒蛇咬一口。

  傅渊渟还不想死,于是他一动不动,唯有叹息:“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皆毒不过妇人心啊!”

  严荃终于抚掌大笑,笑声将枝头枯叶都震落了些许。

  “傅宗主此言差矣,杜鹃虽是徐娘半老,可还是美人呢!”他笑道,“当年你纵横江湖的时候,不也说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

  傅渊渟一想也是,微微侧头看向杜三娘:“掷金楼覆灭之后,你就加入了听雨阁,对吗?”

  杜三娘口中衔着刀,自然不可能回答他,倒是严荃答道:“不错,当初掷金楼本已向听雨阁投诚,却被白梨那贼婆娘屠杀殆尽,叫我们白白折损一大助力,好在杜鹃一人能抵百十杀手,这些年来可帮我们处理了不少硬骨头。”

  这些年四处流浪是真,遭遇追杀却不然,薛泓碧曾经看到她伤重而归,以为是追兵难缠,实则是她奔赴在外杀人夺命,身上每一道疤都是一个人濒死时的诅咒。

  然而杀手如妓子,最好的年华也只有匆匆数载,自打五年前杜三娘就察觉自己功力停滞不前,多年积压的旧伤也发作频繁,这才略作粉饰,带薛泓碧隐居在南阳城,继续她这一生为期最长所图最大的任务——用这仅有的一只饵,钓出潜藏在江湖四海的九宫余孽。

  傅渊渟来得太晚,晚到她给诱饵当了十二年的娘,而他又来得太快,快到她从好梦惊醒还猝不及防。

  严荃走近,与傅渊渟四目相对,道:“阁主有令,若是傅宗主能说出剩下的九宫余孽姓甚名谁身在何方,答应归顺听雨阁,不仅这次能放过你,还能撤销通缉令,帮你夺回过往一切。”

  傅渊渟似笑非笑:“放过我,你甘心吗?”

  严荃已经将那些愤懑尽数收敛,道:“在下毕竟是惊风楼主,在其位担其责。”

  “若我仍不同意呢?”哪怕要害尽在敌手,傅渊渟也无畏惧,他目光环过四周,最终落在近在咫尺的杜三娘脸上,“就凭这几个人,你能奈我何?”

  话音未落,伴随着“噼啪”一声骨骼怪响,杜三娘只觉得手下一空,傅渊渟高大瘦削的身躯竟是陡然缩骨变形,整个人如纸皮一般在她怀里扭转半圈,曲肘一击撞在她胸口,同时往下一窜三丈,她的刀锋毒针刺破衣衫,唯独没碰到他一根汗毛!

  傅渊渟就地一个扫堂腿,离他最近的一名杀手惨叫一声,双腿自膝盖被生生折断,身躯立刻扑地,旋即头上一沉,傅渊渟单手在他头顶一拍借力,身如柳絮凭风起,左手画圆锁住当面一掌,右手上举架住劈头一刀,身躯一转将人甩飞,两人背脊将两棵碗口大树生生撞断,连人带树栽倒下来,已是不活。

  所有人大惊失色。

  杜三娘眸光一厉,两具尸体尚未落地,她掌中两枚毒针破空射出,饶是傅渊渟听声辩位也只来得及避过一枚,同时右手回转,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最后一枚毒针夹在指缝间。如此一来,他的身形在半空有了刹那迟滞,杜三娘已将口中刀刃捉在手中,脚下一蹬,眨眼间欺近傅渊渟身旁,并指拈刀直取腋下空门,刀尖已刺破衣袍,傅渊渟的掌才出到一半!

  孰料杜三娘不进反退,刀锋顺势下滑,身躯如燕飞落,险险避开傅渊渟回身一脚,同时反手在发间一拢,抓出几根细如牛毛的钢丝,弹指射向傅渊渟。

  “咄咄”七声,傅渊渟在树木间腾挪翻飞,树干上多出七个孔洞,一招未尽,上方树冠颤动,又有四人抓着张荆棘遍布的铁丝网从天而降,而在傅渊渟脚下, 杜三娘与剩下一名杀手合身扑上,势要杀他个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就在这个时候,傅渊渟伸手按腰,解下了腰带绑绳。

  他一身玄衣,腰带也是玄黑色,乍看浑然一体,如今缠结松绑,抬手一抖擞竟有火花四溅,方知那根本不是绳索,而是一条藏头匿尾的细长鞭子!

  严荃脸上终于变色,厉声喝道:“玄蛇鞭,退!”

  大喝同时,他双手猛挥,百十颗铁莲子破袖而出,打穿树木仍去势不减,若打在人身上,无疑是千疮百孔!

  铁莲子,荆棘网,夺命刀,三者皆狠,三者皆快,却无一能快过那条长鞭!

  古书曾曰:“黑水之南,有玄蛇,食尘。”

  志怪传说自然是假的,可当年傅渊渟初得这武器,只觉得触手冷腻如蛇鳞,鞭头倒钩如三角蛇头,抖擞之时如龙蛇疾走,便起了“玄蛇鞭”这一名字,伴随他闯荡江湖大半生,打杀过不知多少枭雄豪杰。

  第一鞭黑芒乍闪,刀枪难破的荆棘网一分为二!

  第二鞭疾风幻影,四道人影斜飞出去,头撞大树,颅骨尽碎!

  第三鞭霹雳落雷,杜三娘瞳孔骤缩,想也不想抓过身边杀手挡在面前,同时脚下平滑飞退!

  傅渊渟脸色变也未变,玄蛇鞭当头落下,那杀手连声惨叫都未发出,整个人就倒飞出去,从左肩到右腹伤可见骨,几成两半!

  玄蛇出水,就是毒龙噬人!

  严荃打出去的一百三十颗铁莲子,尽数被长鞭扫落,傅渊渟单足落在大青石上,面色冷淡,目光更寒。

  “还有多少人,一起叫出来吧。”傅渊渟的目光在四下一扫,“我耐心不好,怕给你们留不下全尸。”

  杜三娘背脊发寒。

  白梨死后,她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杀手,向来只有她生杀予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怕过一个人了。

  严荃脸上的笑彻底挂不住了,他从未低估傅渊渟的武功,因此这回带来的个个是好手,却在对方手里走不过照面,顿时在心里暗骂浮云楼那些办事不力还谎报的混账,明明说这老魔去年就中了化功之毒不足为虑,如今真正交手,别说功力溃散,竟比十二年前还要狠绝厉害!

  心念急转,严荃缓缓吐出一口气,重新对傅渊渟挤出个笑脸。

  “傅宗主武功盖世,在下当然不敢轻慢半分。”他抬手重击三下,“陆长老,出来吧!”

  不急不慢的脚步声响起,林中小径又走来两人。

  打扮富贵的陆老爷牵着薛泓碧的手,闲庭信步般走进遍地血泊的战圈,他将薛泓碧推到杜三娘手里,朝傅渊渟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道:“傅宗主,别来无恙呀。”

  傅渊渟漆黑如墨的眸子慢慢氲开血色,唇角却上扬起来:“老乌龟,你活腻了吗?”</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