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七章杜鹃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所谓传言,千人千面千张口,纷纷议论莫衷一是,然而有关傅渊渟的传言却是例外,纵观大靖万里江山,随便挑个地方问起傅渊渟此人,除了聋子和傻子,上至年迈老者下至垂髫幼儿,皆对此人面露鄙夷,恨不能生啖其肉。

  因此,薛泓碧虽然没见过这个人,却也听过这个名字。

  二十年前,靖武宗第三次北上远征乌勒,大败单于呼延必,收复云罗七州,一雪先皇之耻,举国同庆。然乐极生悲,靖武宗于回师途中病逝,监国太子大悲之下暴病而薨,殷氏王室内乱,不得已扶持继后之子为新帝,因其年幼,由萧太后垂帘执政,改年号永安。

  新帝登基,不仅方才平定的北疆再起风云,东海、西域等地也波澜频生,内忧外患共同侵袭风雨飘摇的大靖江山,幸而萧太后虽为女流,政见手段丝毫不逊于人,以庞大的家族势力为后盾,联合忠臣良将抗外敌、肃朝堂,堪堪稳住大靖国祚,也因此与贪墨弄权之流势成水火,奈何其势力盘根错节,难以拔除。

  永安九年,丞相宋元昭借北疆互市便利私通乌勒,后者背弃盟约再扰边关,正当大军开赴北疆、中都内虚之际,宋元昭趁机逼宫篡位,险些就改朝换代,所幸狼子野心功亏一篑,宋元昭因犯谋逆株连九族,权奸党派经此一役元气大伤,换得大靖这十二年太平盛世。

  虽说江湖庙堂皆天下,可是朝野内外有分明,这件事原本只是朝堂之争,与江湖武林无甚干系,然而在宋元昭倒台之际,官吏密探顺藤摸瓜,发现他不仅在朝结党营私,更是在野豢养死士,秘密创建了名为“飞星盟”的谋逆组织,收揽天下本能高强却十恶不赦之徒为其办事,过往无数势力相争、要员暗杀的无头公案都在飞星盟内卷宗上有名!

  飞星盟行事隐秘,人员名单又被销毁,经过多番调查,密探只知飞星盟共有九名掌事,合称“九宫飞星”,也是被天下人口诛笔伐的“九贼”,而傅渊渟正是其中之首,也是唯一暴露身份的逆贼!

  彼时傅渊渟身为魔道补天宗之主,在江湖上不说只手遮天也是翻覆武林,可他生得一副狼子野心,不甘在江湖泥潭中徜徉,妄想更进一步做那生杀予夺的人上人,为此不惜投靠奸相宋元昭,帮他组建飞星盟招揽属下,不知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更是胆大包天到刺杀镇北大元帅,协助外敌攻打北疆寒山关,险些就让敌国大军破门而入……诸般种种,罄竹难书!

  事发之后,不仅官府发兵清剿逆贼,武林中人更是义愤填膺,十大门派联合起来杀向补天宗总坛娲皇峰,那一战打了两天一夜,娲皇峰上下血流成河,最终是左护法周绛云大义灭亲,在傅渊渟启动毁山机关之前将其重创,使正义之师长驱直入,也令补天宗免于给这狗贼陪葬。

  然而,补天宗虽易主,傅渊渟的心腹属下也被屠戮一空,这合该千刀万剐的罪魁祸首却逃出重围,消失得无影无踪。

  武林黑白两道对立多年,这次发了联合追杀令,对于傅渊渟这魔头,无论名门正派还是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若得人头在手,当邀天下英雄共唾之!

  可惜一晃十二年,傅渊渟的行踪时隐时现,却还没有人能割下他的头颅。因此,这臭名远扬的魔头也就成了能令小儿止啼的恶鬼,任何人都能骂他几句踩上几脚,他罪该万死,多活一天都是老天无眼。

  薛泓碧怎么也没想到,他今晚竟然就在这魔头手里走过了一遭。

  他被杜三娘拖回了家,一路上魂不守舍跌跌撞撞,脑子里只有两道声音,一个细数着傅渊渟的累累罪行,一个重说着刚才发生的所有,到最后竟然混淆一处,他听不清也分不明。

  杜三娘一脚踹开房门,也不急着打理自己满身脏污,先把薛泓碧掼在凳子上,倒了杯凉透的茶水,从头顶给他浇了下去。

  冷水当头,薛泓碧浑身一激灵,终于回过神来,怔怔地看着杜三娘。

  他今年十三,按理说还是个大孩子,可杜三娘从未真正把他当个小孩,自然也不可怜他,寒声问道:“你是怎么遇到傅渊渟的?”

  “我……回家的路上经过小巷,闻见血腥味,听到里面有人呼救。”薛泓碧的手指痉挛了下,说话中气不足,“我进去查看,见到逃出围剿的匪首陈宝山……我打不过,陈宝山要杀我,他救了我。”

  话音未落,杜三娘的巴掌已经打在了他脸上。

  这一巴掌不同于上次,用尽杜三娘仅剩的力气,直接打得他趴在地上,脸上都不觉疼辣,只有眼前发黑耳朵嗡鸣,脑子里全是浆糊,好半天才缓过气。

  “我上次警告过你,不要多管闲事。”杜三娘的声音很轻,却比以往任何一回都令人胆寒,“薛泓碧,你算个什么东西、有几分斤两几条命就敢去行侠仗义?如果傅渊渟没有在场,我明天就该替你收尸,而他出现了,我们恐怕也要不得好死。”

  她这样说着,心里渐渐生出一把倦怠,她知道薛泓碧从根子上就跟她这腌臜冷血的玩意儿不同,这一天早晚会来,只是没想到来得这样快,她做了十二年母子相亲的梦还没够,现在就要醒了。

  于是,她本来要踢出去的一脚也收了回来,坐在凳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口下去冷彻心扉。

  杜三娘不打也不骂了,她坐在那里自斟自饮,除了茶碗磕碰外再无声音,薛泓碧却觉得难受极了,分明一口水都没喝,五脏六腑先寒了起来。

  他从地上爬起来,像被踹了一脚还要回头讨巧的小狗,低低地喊了声“娘”。

  “我不是你娘。”像是怕他听不清,杜三娘又重复了一遍,“我不是你娘。”

  薛泓碧向来是知情识趣的,这个时候保持缄默是最好的选择,杜三娘对他向来宽容比苛待更多,只要他乖乖听话,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他们母子总会回到从前。

  可他如何能忘?

  生身父母,生辰忌日,纵使未见其面终究血浓于水,尤其他们不是不要他,只是走得太早,不能带他一起。或许世上也有为人子女在听到那番话后还能转头就忘,可那不是薛泓碧。

  于是,他沉默了许久,轻声问道:“那么,我娘是什么样子的?”

  杜三娘喝干最后一口冷水,抬头与他四目相对,少年站直身体才比她坐着高上一些,可他目光坚定腰背挺直,已经有了大人的轮廓,不再是那个对她言听计从的小娃娃。

  她以为自己会发怒,结果反而笑了,用手指轻轻擦拭他嘴角的血迹,温柔地道:“我不会告诉你的……阿碧,你若要知道这些,就去找傅渊渟吧,别的我一个字都不会说。”

  薛泓碧僵着身体,半天才哑着嗓子问道:“那我要是去找他,还能做你儿子吗?”

  “傻孩子。”杜三娘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亲昵地刮了下他的鼻子,“你本就不是我的儿子呀,我一个断子绝孙的恶婆娘,连个暖床的男人都没有,哪来的母慈子孝?”

  薛泓碧死死咬住牙关,压住了差点冲口而出的哭声。

  杜三娘只给了他两条路,要么留在她身边继续做个好儿子,以后成家立业平安度日,要么……他现在走出这个门,与她恩断义绝。

  十二年来她教会他很多东西,如今又上了一课,叫世事难两全。

  然而,这还仅是他要向江湖迈出的第一步。

  薛泓碧越想就越觉得前路坎坷,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他还稚嫩的背脊撑不住这些重担,还没站起就要先被压弯。

  杜三娘看着他,忽然有些啼笑皆非,这小子向来是心眼儿多如马蜂窝,从小到大没少跟她耍小聪明,如今真正事到临头,他却连个含糊之词都不会说,也不知往日的聪明劲都到哪里去了。

  “很难选吗?”杜三娘喟叹一声,“我也一样。”

  薛泓碧喃喃道:“娘……”

  “我养了你十二年,对你可算知根知底,可你对我又有几分了解呢?”杜三娘冷下神情,与以往慵懒可亲的姿态判若两人。

  薛泓碧下意识地回想,杜三娘貌美性烈,贪杯好赌,虽有一身好武艺却少出手,遇事从心能躲就躲,喜欢读那些不着调的荒诞话本,为人处世八面玲珑,只要她愿意,就没有不喜欢她的男男女女,可她看似好说话,实则心冷如铁,对外人都有种不屑一顾的疏远。

  他在她身边长大,对她的喜恶优劣了如指掌,可现在想来,他所了解的都是杜三娘刻意表现出来让他知道,而要真正了解一个人,往往要看那些隐藏起来的细枝末节,可薛泓碧对此一无所知。

  杜三娘就像是一张精心描绘的画皮,他以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如今画皮撕破,那些记忆也都变了样。

  “在养你之前,我是个杀手。”杜三娘轻扯嘴角,“适才傅渊渟说的话你该听清楚了,他唤我‘啼血杜鹃’,这正是我当年闯荡江湖杀出来的名头……我从十岁干到二十四岁,收割的人命能填满阎王爷一册生死簿,倘若没有一时犯蠢养了你,我现在要么杀人无数名利双收,要么中道失守不得好死,总归来去无牵挂。”

  她说起过往,有些唏嘘感慨,脸上也有了笑模样,薛泓碧却觉得背脊发凉。

  好半天,他才低下头,喃喃道:“那你为什么要养我呢?”

  “我原本是想杀掉你的。”杜三娘笑容渐收,她原本还有些轻松的神情变得格外复杂,目光定定落在薛泓碧身上,又好像透过他看那已不在人世的影子。

  薛泓碧怔怔地看她。

  “我见到你的时候,你才那么一丁点大。”杜三娘用手比划了一下,“刚满周岁,眼睛都不大睁得开,胖胳膊胖腿儿跟面团捏的一样,轻轻戳一下就是一个坑,偏偏正发着高热,脸蛋烧得滚烫通红……大夫说,不好治,哪怕保住命也可能变成傻子。”

  这些事情薛泓碧自然不知道,他屏息听杜三娘絮絮叨叨,不像在听自己的过去,而像是给空缺的图纸添上几笔。

  “我那个时候可没现在的好耐性,一听治不好了,就想着干脆送你下去见爹娘,凑个一家三口大团圆,于是我就伸出手,想把你给掐死在襁褓里。”杜三娘看着自己的左手食指,“可你大概是饿了,含着我的手指头开始吮,明明什么也吃不到还不肯放,乳牙就像小米粒,磨得我心都软了……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必须要做出抉择。”

  掐死这个让她心软的小孩继续做冷血无情的杀手,亦或者为这孩子金盆洗手,努力装作一个双手干净的母亲。

  除此之外,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十二年前杜三娘选了第二种,如今她把两条路都摆在薛泓碧面前,放手让她养了十二年的孩子亲自选择人生走向。

  杜三娘的语气始终平静如常,薛泓碧却已经泪流满面,可他终是没有哭出声来。

  有那么一瞬间,薛泓碧真心想过把一切抛诸脑后,继续过从前一无所知的日子,可如今虽只窥得冰山一角,他已预见了无底深渊,危机如附骨之疽始终存在,杜三娘已经不再年轻,他不可能在她的庇护下一辈子闭目塞听,总有一天他要从她背后站到她身前,亲生父母已经是薛泓碧此生无解的遗憾,他不能让杜三娘也成为遗憾之一。

  于是,在漫长的沉默过后,薛泓碧跪下向杜三娘磕了三个响头,“砰砰砰”三声过后,他顶着一脑门的灰尘和鲜血,头也不回地走了。

  杜三娘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处,直到少年的身影彻底消失,她那强装的轻松无谓才垮了下去,如同一具坐着的尸体,死气沉沉。

  不多时,一道人影从敞开的大门走了进来,也不知看了多久,一屁股坐在杜三娘身边,把晃荡的酒壶轻轻放在桌上,笑道:“杜鹃,好言难劝该死的鬼,下令收网吧。”

  “闭嘴,老乌龟!”杜三娘面寒如冰,“我现在很想杀人,不想死就消停些。”

  倘若薛泓碧在场,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这不速之客竟是当晚在赌坊大发淫威的陆老爷,此时他笑眯眯地坐在杜三娘身边,不见了那股市侩气,反而有些高深莫测。

  “想杀人?正好啊!”陆老爷眼中掠过一道精光,“取了傅渊渟的人头,可不比你杀上千百人都要前途无量?你若再犹豫不决,保不准他就带着你儿子远走高飞,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咯!”

  “赌吗?”杜三娘忽然冷冷地笑了。

  陆老爷饶有兴趣:“赌什么?”

  “我赌他会带着傅渊渟回来,一日之内。”杜三娘将那壶酒浇在剔骨刀上,刀锋映出她凛冽眉眼,“若我输了,这次任务所得酬劳都归你,我分文不取!”</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