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第一章山匪

小说:浪淘沙 作者:青山荒冢 更新时间:2022-05-10 03:19:05 源网站:123言情
  大靖,永安十九年秋,严州南阳城。

  深秋时节,不仅北地霜寒,南方也是一片萧瑟肃杀。浓重夜色下,一座大山压在距南阳城不过十里的路口,山上灯火大亮,如巨兽之目震慑往来,映得左面一川河流尽彤红,而在四面山脚处,执火佩刀的官兵把守要冲,将这山围了个水泄不通,粗略一数,约莫千百,对这人口稀疏的南方小城而言,已是倾巢而出才有的大阵仗。

  风吹透心寒,连官兵都忍不住缩脖,骑在马上的师爷却出了满头大汗,焦急地来回踱步,险些被这匹老马摔了下来。

  南阳城虽是依山傍水,却没有什么天堑要塞,眼前这座点翠山乃是云山山脉的延伸,不算巍峨高大,难在地势复杂,山上草木并不茂盛,飞禽走兽也不多见,除了打猎采药为生的几户人家,平素少有人往山上去。

  直到两月前,一伙为数不少的贼匪流窜至此,占山为王,祸害邻里。

  南阳城现任知府是从京城下放来的,犯了什么错、得罪何方贵人尚不得而知,要在这偏**庸的地方做出大好政绩官复原职估计是没了希望,走马上任快三年还闲得发毛,好不容易来了这伙贼人,知府半夜就从小妾床上爬起来,召集人手就去剿匪,结果没想到这伙山贼之中有不少练家子,一次不成,两次又败,第三次连捕头都死了两人,带回来的尸体衣物上还被人写了潦草大字,是曰“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贼人胆大包天,可见一斑。

  本就开始打退堂鼓的知府,这下子彻底不吭声了,他出钱补偿了死者家眷,便对这伙山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在贼人也有点分寸,无论来往商旅还是县城百姓,一律只索钱财不伤性命,下山放火劫掠之事从未有过,双方就维持这样微妙的平衡直到如今。

  然而,夜路走多总要撞见鬼,知府还在跟师爷琢磨如何招安,就有衙役传来急报——两天前的夜里,一行镖队路过点翠山,被山贼给劫了。

  麻烦在于,这是镇远镖局的车队,押送两大箱红货,面对山贼拦路抢劫,镖师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步,于是双方夜下交战,最终强龙难压地头蛇,山贼一方死伤近二十人,镖队一行十六人都被杀死灭口。

  按理来说,此事神不知鬼不觉,倘若苦主寻来,知府一推四五六便也过去了,奈何谁也没想到,镖队实则有十七人,那活下来的是镇远镖局大小姐李鸣珂,平生第一次走镖,跟着长辈涨些阅历,案发之前独自去林子里解手,没成想回来正好撞见山贼屠杀镖师的一幕,恨得睚眦俱裂却没莽撞送死,手按腰刀藏身石后,将贼人面目与来历去向看得一清二楚,待山贼离去之后,捡起沾满血污的镖旗,徒步十里抵达南阳城报官,同时借驿站送出加急书信,将这场劫镖告与家中。

  镇远镖局在先帝年间曾有“天下第一镖”的盛名,哪怕如今江河日下,仍在江湖市井间有着非同寻常的影响力,更不用说李鸣珂私下向知府透露那两箱乃是富商托付送往京城贵人处,一旦失镖,不仅镖局讨不得好,南阳城官府也要吃挂落。

  如此一来,知府再也不能装聋作哑,硬着头皮连夜点齐人马,甚至出动了巡城官兵,势要将这伙无法无天的贼寇尽数拿下,可惜从酉时到亥时,别说攻破山寨,连半山腰都没能上去。

  这伙山贼约有二百来数,其中不乏好手又占据地利,官兵欲从山道入,先后遭到滚石与竹箭的袭击,一下子折损了好几个人,其中一名官兵被滚石压住大腿,旁人欲救不得,只能活活痛死,惨呼声犹闻在耳,令在场所有人都心惊胆寒。

  点翠山易守难攻,师爷只能先派兵将此地围个水泄不通,打算跟他们慢慢耗,毕竟山贼不事生产,这座山上也没有多少野物,要不了几日就会面临弹尽粮绝的困境,彼时再攻总好过现在让官兵上前送死。

  然而,官府能等,李鸣珂却等不了。

  她是镇远镖局的大小姐,镖队之中不乏亲近长辈,凶案就在眼前发生,虽为复仇强忍冲动,事后难免寝食难安,眼见分舵那边尚未传回消息,官府这厢又久攻不下,李鸣珂只觉得心急如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终是起身去街上走走。

  此时已过了二更,大靖虽不设宵禁,到了这个时候也只剩下酒肆赌坊还灯火通明,李鸣珂身着黑衣腰系白麻布,在幢幢灯影下犹如长街游魂。就在这时,前头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李鸣珂抬头望去,只见赌坊门外围着一圈人,最里面是个嬉皮笑脸的中年男人和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妇人,旁边还站着四五个身穿短打的赌坊打手,周遭男女看客大半是赌徒,一个个抻着手指议论纷纷,好不热闹。

  李鸣珂随意听了一耳朵,原来这妇人名叫杜三娘,早年丧夫,五年前带着儿子到南阳城定居,开了家包子铺维持生计,她手艺好,日子本该过得去,奈何不知从哪儿染上赌性,是城里有名的赌棍,这回喝多了酒又遇上外地来的硬茬子,赌输了五十两银子,眼下她赔不出钱,赢家与赌坊也不肯善罢甘休,只将她扣住,差人去她家里拿钱。

  得知前因后果,李鸣珂也没了多管闲事的心思,正准备绕道离开,那去拿钱的役人已经带着个半大少年回来了,她定睛一看,这杜三娘的儿子看着不过十二三岁年纪,身材单薄,眉目清秀,虽然穿着身粗布麻衣,却没有补丁和脏污,有种读书人的书卷气,混不似一个烂赌鬼能教养出来的孩子。

  五十两银子,卖包子维生的孤儿寡母自然是拿不出来的,那少年仓促之下翻遍家中也只拿出了二十两,正为了母亲低头求情,希望赌坊能够宽限些时日,放在平常这事儿也没什么大不了,奈何那身为债主的中年男人并非善茬,一听钱财不够,当即阴阳怪气地道:“老爷我过两日就要离开这里做生意,哪来时间给你们宽限,若你们一拖再拖,岂不是让我人财两空?”

  少年有些难堪,低声道:“我不会拖欠您的银子,给我一两天,借也借来还你。”

  “本老爷缺你这点银子?”中年男人从鼻孔里哼气道,“总而言之,要么现在交钱走人,要么……”

  顿了顿,他眼珠一转看向杜三娘风韵犹存的面容身段,笑容就带上了几分恶心的猥琐:“要么,让你娘陪我两天,三十两银子一笔勾销。”

  杜三娘今年已经三十来岁,可她模样生得好看极了,平日里忙碌来去也不见身段走样,比之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半点不差,在南阳城里没少招人眼,如今又喝醉了酒,苍白脸上晕开酡红,活似涂了胭脂。

  中年男人此言一出,周遭围观的赌徒闲汉们都嬉笑起来,有人伸出不规矩的手去摸杜三娘,被那少年狠狠推开,他把杜三娘护在身后,警惕地看着这些人,像是看门的小狼狗,可惜毕竟年纪小,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被拉扯开来,刚出口的呼喊又被破布堵了回去。

  李鸣珂终于看不下去了。

  那中年男人已经把杜三娘揽在怀里,噘嘴就要亲,结果嘴唇碰到的不是温香软玉,而是一柄未出鞘的刀,没等他反应过来,刀鞘就像一个巴掌拍在他脸上,直接将人打退数步,杜三娘也到了李鸣珂手里,竟是还没醒酒,软绵绵地站着,不时呢喃几句胡话。

  “五十两银子,我给你。”李鸣珂从腰封里摸出一张银票,看也不看丢了过来,在众目睽睽之下,那轻薄纸张就跟长了翅膀似的,飞过两丈直直落在中年男人手里。

  她是外地人,虽说镇远镖局跟点翠山匪徒之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老百姓们却不知道这少女就是李大小姐,只瞅见她手里出鞘三寸的长刀,寒光如蝎尾蛰疼人眼。

  市井百姓向来不与这些刀口舔血的江湖人纠缠,看热闹的人当即退了开去,赌坊本也不想把事做绝多生事端,见李鸣珂要出头,赶紧对那面色难看的中年男人劝说道:“陆老爷,那女人已经是半老徐娘,您拿回这五十两银子去怡红院找个年轻漂亮会来事儿的姑娘不比她强?我跟那老鸨子有些交情,只要您过去,一定把您伺候得舒舒服服,您看……”

  被称作“陆老爷”的中年男人显然还有些不愿,不为杜三娘的容色,但为一口气也不容易咽下,可李鸣珂年纪虽轻气势不弱,眼下将母子俩挡在身后,面如寒霜,竟比那刀锋更骇人,令他把刚要出口的咒骂统统咽了回去,拿了银票骂骂咧咧地走了。

  没了热闹可看,街道很快就空了下来,李鸣珂还刀入鞘,见杜三娘还是醉醺醺的模样,眉头微皱,对那少年道:“事情已了,带你娘回家吧,路上小心。”

  “多谢女侠出手襄助!”那少年用肩膀撑着杜三娘,行了个不伦不类的抱拳礼,面色赧然,“那五十两银子,我……”

  五十两银子对李鸣珂来说九牛一毛,她摆了摆手:“不必你还,今后让你娘亲约束自身,好生过日子就是了。”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哪里是能轻易算了的。”少年犹豫片刻,抬头看向李鸣珂,“敢问女侠能否送我母子一程,待我到了家中,有一回礼相赠,并非什么值钱物,算我一番心意,请务必收下。”

  李鸣珂本想拒绝,转念一想又担心那陆老爷回头找麻烦,索性应下了。

  杜三娘的家住在城南梨花巷,离这赌坊并不太远,很快便到了,少年安置好自己的娘亲,先给李鸣珂倒了碗茶,然后进屋翻找一会儿,很快捧着一卷画纸走了出来。

  李鸣珂本以为他要送自己一幅字画,没想到摊开来看竟是点翠山的地图!

  这画纸已经泛黄,显然有了些年头,画技显然有些拙劣,胜在线条明晰标注恰好,比她在官府看到的还要更详细一些,其中更有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山路小道。

  “你……”

  “我姓薛,名泓碧,在此再谢李大小姐仗义解围之恩。”少年这回向她认认真真地行了一礼,“您救我母亲,我无以为报,只能为您复仇雪恨添上一臂之力。”

  李鸣珂心下一跳,右手下意识按住刀柄:“你知道我是谁?”

  薛泓碧露出有些狡黠的笑:“点翠山一事南阳城内无人不晓,在这节骨眼上束素佩刀的年轻女侠也就只有李大小姐了,刚才那些人没认出来,只是书读得少些,脑子转得不够快。”

  他年纪不大,这话说得斯文且损,饶是李鸣珂满腔悲恸,也忍不住被逗得一笑。

  她将这幅地图拿起来仔细看过,挑了挑眉:“你自己绘的?”

  “原是我先生的,他老人家喜爱山水,南阳城周边地貌皆看在他眼记在他心,我又是个闲不住的皮性子,以前没少满山撒野,就比其他人知道得更多些。”薛泓碧知道她心里还有疑虑,回答得认真仔细,“听闻官兵们今日剿匪却久攻不下,您有什么打算呢?”

  李鸣珂收起地图,摇头道:“那伙贼寇人多势众,匪首又有身好武功,我本想在天明摸上山去探个虚实,眼下得了你这图也不必再废功夫,只能静待家中长辈了。”

  “是这样……”薛泓碧犹豫了半晌,“李大小姐,我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鸣珂最烦读书人扭扭捏捏的毛病:“有话直说。”

  “您若是想要报仇雪恨,怕是不能再等了。”薛泓碧抬头看她,“若我没有猜错,点翠山上那几名匪首最迟明晚一定会逃走,届时就算你们踏遍山寨,也只能抓到那些散沙喽啰,罪魁祸首早已逃之夭夭。”

  李鸣珂一惊:“你说什么?”

  “那些山匪本就是流寇成伙,兄弟义气或许有些,可如今闯下大祸,先有官兵围山,后有镇远镖局讨血债,点翠山必破无疑,如此一来负隅顽抗就成了困兽之斗,大难临头各自飞才是他们的康庄大道。”

  “贼寇二百余人,官兵日夜不撤,他们怎么逃?”

  “因此,能逃的只有那几名匪首。”顿了下,薛泓碧问李鸣珂,“敢问大小姐,被劫走的那趟镖数量多少,价值几何?”

  李鸣珂沉默片刻,终是答道:“两箱红货,价值万两。”

  “这就对了。”薛泓碧唇角一勾,“这些贼人除却匪首,大多是农夫出身,如今又惹上镇远镖局,就算侥幸逃过一劫今后也不可能东山再起,而两箱货物若分给山寨上下,每人只得一星半点,若换了您是匪首当如何选择?以我之见,趁官兵围山、众匪疲于应对,几个匪首必然私自分赃,随即弃山逃跑,有了财帛在手,少说也能过上数年好日子,不比留下等死强?”

  李鸣珂的目光落在地图上特意标注的几条隐秘险路上,握刀的手背青筋毕露。

  是了,她要想报仇雪恨,就只有一天一夜的时间。

  薛泓碧言尽于此,见李鸣珂收起地图,心下已知其决断,遂建言道:“我知大小姐不畏贼人,可那毕竟是他们的地盘,您势单力薄落不得好,不如……”

  他踮起脚,凑在李鸣珂耳畔低语,后者眼中阴鸷渐渐散去,看向这少年的眼神却逐渐暗沉下来,再不能将他当个孩子看待。

  “……好。”李鸣珂抬起一根手指,对薛泓碧慎重道,“只要我能报仇,镇远镖局欠你一个人情,今后若有所求而我等力所能及,绝不推辞!”</div>123xyqx/read/5/5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