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096章贤师高徒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卢绾对于刘长这些皇子们而言,只怕比刘交这个亲叔叔还要亲近。

  卢绾无论是在担任长安侯的时候,还是在担任燕王的时候,都可以随意进出皇宫,甚至可以进椒房殿,完全被刘邦一家子当成自己人,而刘邦的几个儿子,也是将他当作亲仲父一样对待,这个仲父,可跟那些口头上的仲父们是不一样的。

  当刘长昂起头走进了府内的时候,卢绾险些认不出面前这竖子来。

  他瞪大了双眼,看着满脸傻笑的刘长,盯了片刻,方才迟疑的问道:“长?”

  “哈哈哈,仲父!”

  刘长大笑着,猛地扑进了卢绾的怀里,卢绾险些被他按倒,卢绾发现自己根本抱不动他了,他只好弯下身,抱着刘长,惊讶的叫道:“不过数年,怎么就长得这般高大了?”

  “你才不过八岁吧?他之比你大了四岁,你这都快跟他一样高了!”

  卢他之是卢绾的孙子,比刘长要年长不少,大概跟四哥差不多的年纪。

  “我平日里跟随盖公等人习武,自然是要高大许多。”

  “好啊,好...”

  卢绾轻轻抚摸着刘长的脸,眼眶通红,“你兄长们都还好吗?你阿母还好吗?”

  “他们都好,您怎么都不来看我们呢?”

  “唉...罪人,不敢肆意进出皇宫...你不懂..”

  “阿父宽恕您的罪行,本来就是因为您与阿父之间的情谊,如今您却要刻意回避,想要疏远阿父,这实在是不该啊!”

  听到刘长老气横秋的话,卢绾吓了一跳,他惊讶的问道:“这是谁教你的?”

  “仲父啊,这种简单的道理,还需要别人教我吗?仲父有所不知,我这些时日里,四处游学,拜访名师,与群贤为伍,齐国盖公,乃是启蒙恩师,淮阴侯与我一见如故,特授我兵法,有名士张苍闻我名声,特意前来,自荐为王太傅,张苍此人,您大概是知道的,他的师父正是荀子,也就是我的师祖。”

  “萧相视我为忘年交,夏侯将军为我驾车,陈侯曾跪下来求我,先前建成侯夺我兄长之车架,是我率领长安之士,冲入府内,以弩矢逼之!”

  “仲父远在燕国,不知这些事也是正常的...”

  卢绾听的是目瞪口呆。

  “像啊...太像了...”

  卢绾喃喃道。

  “像什么啊?”

  “没事,来,你坐...”

  卢绾虽然被贬为庶人,可是该有的待遇一点都不差,还是住在原先长安侯的那套府邸里,原先的下属也都还在,卢绾的长孙卢他之,是一个很腼腆的小子,遇到生人也不怎敢开口,跟刘长是正好相反的那种。

  刘长见到谁都能唠上几句,皇宫里的近侍,他都混熟了,谁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家住在哪里,他都知道,平日里就是被巡逻的甲士抓住,他都跟甲士们聊上一路,顺带着,他连这些巡逻的甲士也都认识了。

  平日里,刘长有什么事,若是没有官吏在,这些甲士们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刘长还曾赠他们酒肉。若是周胜之他们单独行动,甲士们可就完全不给面子了。

  卢他之躲在大父的身后,藏着脸,不敢来见刘长。

  “唉...我这孙儿啊...向来乖巧听话,奈何..就是有些怕生。”

  卢绾无奈的摇着头,刘长哈哈大笑,看着卢他之,拍着胸口说道:“放心吧,以后我就多带着他去游玩,他很快就会熟悉长安的!”

  他们聊了许久,当刘长准备告辞离开的时候,卢绾方才想起了正事。

  他急忙叫住了刘长,又让下人们离开,这才低声说道:“我来到长安的时候,在监牢里遇到了淮阴侯。”

  刘长大惊,急忙握着卢绾的手,“师父他如何了?”

  “师父?”,卢绾一愣,随即又说道:“淮阴侯...恩,不成人形了,在我走之前,他拉着我的手,非要我将一句话带给你...”

  “带给我?师父说了什么?”

  “他说的很奇怪,我也不明白他的意思,他说:上党连河内,河东制上郡,云雁眺苍茫,天下晋太平。”

  “上党连河内...河东制太原?”

  刘长皱着眉头,沉吟了片刻,又慎重的朝着卢绾俯身行礼,“多谢仲父!日后仲父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绝不推辞!”

  “唉,无碍,我看到淮阴侯那个样子,心里也是不忍....昔日的楚王...唉...这件事,你可不要对外说啊。”

  “我知道的。”

  刘长便告别了卢绾,上了车,便朝着皇宫走去。

  “公子在想什么呢?”

  驾车的栾布忽然问道。

  “栾布啊,你说我要是封晋王,如何啊?”

  “晋王??”

  栾布摇了摇头,“如今赵,代,梁都已封国,如何还能封出晋王。”

  “你觉得我不能当晋王?”

  “这不是公子有没有资格的问题,是我大汉根本就没有晋王啊...”

  “呵,我大汉先前还没有相国呢!”

  回到了皇宫里,刘长便派人去找张苍过来,刘长等了许久,张苍一脸闷闷不乐的走进了阁内,“公子啊,你这是为何啊...今天的课不都上完了吗?唉....怎可扫人兴致呢?”

  “哎呀,师父,你快坐下来,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刘长就这样牵着张苍的手,让他坐了下来,然后激动的说道:“今天,燕王派人来找我,说在牢狱内见过我另外一位老师...”

  “淮阴侯?”

  “没错,他让燕王给我带了口信,说了这么一句话,“上党连河内,河东制上郡,云雁眺苍茫,天下晋太平。”

  张苍的眼角跳了跳,“好大的口气啊...这是想要让公子封晋王啊。”

  “师父觉得如何?”

  “若是以河内,上党,河东,上郡,云中,雁门为晋国,那就是超过淮南的第一大国了...从上郡可以讨伐西域,从云雁可以攻打匈奴...从河内可以守长安之门,从河东可以直取...咳。”

  张苍摇了摇头,“定然是不能的。”

  “这封国太过险要,陛下和皇后当然信任您,可您将来也会有后代啊。这样险要的大国...陛下是不可能封出去的,这完全是凌驾于庙堂之上,地势险要,地大物博,人口也不少,更有铁矿之利...不可能,陛下和皇后便是再宠爱您,也不可能封出去的...”

  “那我要是少要几个郡呢?”

  “那也不可能,若是封出晋国,河北全部都是封国,庙堂难道要偏安与南吗?”

  刘长眯着双眼,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他问道:“那师父可有办法救出我另一个师父呢?”

  “这就更难了...淮阴侯两次谋反,陛下到现在都没杀他,已经是天大的恩德了...”

  刘长很是无礼的坐在张苍面前,说道:“我知道师父一定有办法...今天师父你要是不告诉我,我稍后就去找母后,让他封我为晋王,就说是你教的!”

  看到这无赖模样,张苍也不生气,他从怀里掏出一块饼,咬了一口,边吃便说道:“那你现在就去说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你!”

  看到这无赖模样,刘长也无法再耍无赖了,他改变了策略,笑着上前,轻轻捶打着张苍的肩膀,“师父啊,周胜之有一姑母,虽婚嫁过一次,可还是非常的美艳...”

  ......

  宣室殿内,刘邦和卢绾两人碰着酒盏,喝的酩酊大醉。

  卢绾大概是将刘长的话听进去了,也不再逃避,直接进皇宫找刘邦喝酒,刘邦大喜过望,急急忙忙的就将樊哙,夏侯婴,陈平,周勃,萧何,灌婴,王陵等人叫来,便要设宴饮酒。

  刘邦从前是很喜欢设宴的,可自从刘太公逝世之后,他就没有再设过宴席,这是那之后的第一次了。

  众人尽数赶到,刘邦喝着酒,大声的说着过往,“当初朕前往魏国,想要帮助信陵君,信陵君对朕,那是格外尊重啊,若不是当时朕太思念你们这些家伙,朕就留下来了,朕走的时候,信陵君那是依依不舍啊!”

  萧何打趣道:“陛下乃神人也,竟能遇信陵君托梦!”

  “哈哈哈”

  众人大笑了起来,刘邦大口喝着酒,不由得开始唱起了歌。

  原本正在阁内认真听张苍献策的刘长,此刻一颤,眯着双眼,认真的听着那若有若无的惨嚎。

  张苍瞪大了双眼,有些惊讶的看着远处,“皇宫内也有地杀猪??”

  “没事,是我阿父在唱歌呢!”

  “忍忍就过去了,您继续说....这样真的能把师父救出来吗?”

  ps:啊,写不动了,彻底写不动了,感觉自己废了。</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