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095章韩信的口信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啪”

  刘长的剑挡住了盖公的剑,那一刻,刘长狂喜,可紧接着,盖公猛地发力,刘长的木剑就打在了自己的脸上,刘长再次倒地。

  “哈哈哈,我能挡住师父的攻击啦!”

  刘长坐在地上,大笑着。

  盖公收起了剑,平静的问道:“这些时日里,怎么不见你来天禄阁?”

  “啊...是这样的,太傅正在教我数,这很难啊...我学不会,他就不许我出门,实在是没有空闲....”

  听到刘长的话,盖公的脸色缓和了很多,他点着头,“你这位太傅,数算确实了得,多跟他学习,没有坏处...但是,我教你的那些,也不能忘记!”

  “放心吧,怎么会忘记呢?我每次都反驳太傅之观点,告诉他,这些都是咱们黄老的学问,把他气得够呛!”

  盖公笑了起来,“不错,不过,他毕竟是你的师父,不可无礼...潜心学习,自己能判断便可。”

  “唯!”

  练完了剑,刘长又来到张苍这里学习,张苍关上了门,掏出了不少吃的,师徒两人便大口吃了起来。

  “师父啊,阿父最近....额,唔...”,刘长将肉吞了下去,接着说道:“想把如意给送往封国。”

  张苍埋头干饭,问道:“你觉得这是为何?”

  “还能是什么,阿父前些时日说要封刘泽和刘濞为王,近来又说要让如意去封国...这是想要增强我刘姓王之势力啊。”

  “不过,阿父只怕是不能如愿了,刘泽和刘濞的军功不够,二哥又不想让如意过早的去封地...”

  张苍擦了擦嘴,说道:“诸侯王太多,也未必是好事啊。”

  “啊?师父为何这么说?”

  “如今的诸侯王,还都是近亲,实力又弱,或许无碍,若是再过几代...感情变得疏远,诸侯国势力又变得强盛,那可就要出大问题了。”

  “管他呢,一代人管一代人的事情,我能不能看到那一天都说不定,更何况是师父您呢!”

  张苍点了点头,又说道:“若是公子如意要去封地,那公子恒,公子恢,可能都要封王了。”

  “那我呢?”

  刘长猛地抬起头来。

  张苍笑着说道:“陛下当初请我前来,就是想要让我成为公子的国相....”

  “那你觉得,我会被封到哪里呢?”

  “淮南,梁,代,蜀,都有可能,公子想去哪里呢?”

  刘长有些迟疑,“淮南国最富裕,可是离外敌太远了,无法扩张啊...我想去燕国,一路打过去,将塞外的土地都变成燕国的!”

  张苍一愣,沉思了片刻,说道:“公子是不会去燕国的,燕国百姓太少,天寒地冻,若是陛下封公子前往燕国,皇后殿下最先不肯...而且,燕国太远,无论是陛下,还是皇后,其实都有意让公子作为太子之屏障...不会封到那么遥远的地方。”

  “最有可能的便是淮南国与梁国。”

  “淮南国富裕,人口众多,梁国距离最近,是朝廷天然之屏障。”

  刘长如今长了一岁,早已不是五六岁的小娃娃了,自然也明白了些道理,楚国是不可能封给自己的,因为自己的仲父刘交还活着,而且他做的也不错,是阿父最为信任的诸侯王,至于秦国,那就更别想了。

  首先,秦国的封地与朝廷重叠,另外,大汉是推翻了秦朝而建立的,天下舆论主题就是骂暴秦,无论什么坏事,那肯定都是秦国干的,这种时候封个秦王,怎么也不可能啊!

  封地这一块,一直是让刘长很头疼的事情,他也不知该去哪里。

  张苍说道:“不必着急...你还年幼,便是封了王,也不能前往封地,要前往封地,起码也要到如意的年纪。”

  原先刘长是很讨厌读书的,可此刻,他每天都是迫不及待的找张苍上课,不只是因为这个老师会跟他闲扯,给他带吃的,给他讲各种笑话,主要是因为两人臭味...爱好相同,两人常常谈论炼铁的问题,刘长再也不是一个人了,刘长提出的设想,张苍总是能精准的判断出可不可行。

  两人亲密无间,常常坐在一起各种吐槽,而刘长也确实从他嘴里获得了不少的可以用来吹牛的材料。

  两人一口一个我父汉帝,一口一个我师荀子,那是相处的相当和谐。

  随着刘长他们可以出门,长安的治安又开始乱了起来,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他们的胆子变得更大了,巡逻的甲士们整天追着他们跑,栾布再一次开始了前往县衙捞人的日常。

  就在这样的愉悦生活之中,樊哙,周勃等人终于回朝了。

  他们带来了陈豨的人头,以及卢绾本人。

  卢绾是坐着囚车过来的,花白的头发,消瘦的脸,让长安之众人都认不出这个曾经显赫一时的长安侯了。他在看到刘邦的书信之后,便领着众人投降了樊哙,从头至尾,樊哙都没有跟他见面,只是让甲士们将他抓进囚车里,带回长安。

  卢绾的属下们,家人们自然也是都被抓了起来,队伍浩浩荡荡的来到了长安。

  回到了长安,樊哙和周勃两人便去皇宫拜见皇帝,而卢绾直接被丢进了牢狱内。

  卢绾失魂落魄的走进牢狱,坐了下来。

  “卢绾?是你吗?”

  忽然有人开口问道。

  卢绾从牢狱的木栅栏看去,正好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正盯着自己,卢绾仔细的打量了片刻,大吃一惊,“楚王?”

  这人正是韩信,韩信也是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你怎么会被抓起来?”

  “寡人...我犯了错。”

  “谋反?”

  “我一时被人蒙蔽,派人勾结匈奴...”

  韩信忽然笑了起来,也不知在笑些什么。

  “淮阴侯这是在嘲笑我吗?”

  哪怕是卢绾,此刻也有些生气。

  “你又死不了,怕什么啊?给我说说外头的情况...我被关在这里很久了...”

  卢绾便说起了自己被关起来之前的所有情况。

  当卢绾说起英布被杀的时候,韩信也毫不惊讶,脸上满是不屑。

  “算了,不必再说了,不过都是些小事。”

  韩信直接打断了卢绾,又对卢绾说道:“有一件事,希望你能帮助我。”

  卢绾有些懵,他苦笑着说道:“我自己已经沦落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呢?”

  “不,你会出去的...等你出去了,就找到长,公子长,你认识吧?”

  “那个小家伙啊...”,卢绾笑着,不知是想起了什么,点点头,说道:“认识。”

  “嗯,你就把这些话告诉他....”

  韩信低声给卢绾交代了几句,又让卢绾复述了一遍,这才又坐了下来。

  这让卢绾很是不解,堂堂韩信,为什么要找一个小家伙?还要自己传这些话...自己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个问题,难不成是被关太久,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韩信每天都会嘱咐卢绾一次,让他不要忘记了承诺。

  这样过了三天,忽然有甲士冲进了监牢,押着卢绾便出去了。

  韩信抓着面前的栅栏,大叫道:“勿要忘记!!”

  卢绾就这样被稀里糊涂的带出去,一路带进皇宫,当他被丢在刘邦面前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他不敢抬头看刘邦,跪在刘邦面前,低着头抽泣着。

  刘邦脸色冷酷,看着面前这个最好的兄弟,猛地上前,给了他一脚,卢绾被踹倒在地,大声的哭了起来,“兄长,我对不起你啊!”

  “你个狗东西!你以为朕要杀你?朕要是想杀你,你能挡得住吗?啊?!狗东西!”

  刘邦扑上去,骑在卢绾的身上,拳打脚踢。

  卢绾并不反抗,就这样被刘邦打了一顿,刘邦气喘吁吁的骑在他的身上。

  “朕这次饶了你,你就在长安当个富家翁,也别再想什么爵位了,呵,还真累...”

  刘邦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站起身来,一把将卢绾拽了起来。

  “擦擦脸,看你什么德性,回家好好收拾自己!滚!”

  卢绾低着头,神色恍惚的走了几步,又停下来,朝着刘邦再次行礼。

  “明天早点来,陪朕喝酒!”

  “知道了...”

  卢绾被释放,刘邦并没有过多的追责,说是贬为平民,可他依旧能进出皇宫,又过了几天,卢绾这才想起了韩信的嘱咐,急急忙忙的派人去找公子长。

  “啊?仲父找我?”

  刘长一愣,想起那个自幼便很宠爱自己的叔叔,开心的叫道:“好,我这就去!”

  ps:感谢白水煮豆腐的盟主....又得加一更了...唉,不说了,码字去了,对了,看在老狼连续三天更新破万的份上,投一投月票吧,感谢大家了。</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