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089章舅父还我车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太子车架,跟寻常马车还是不同的。

  刘盈并不是一个喜欢铺张浪费的人,但是他的这架马车,乃是大臣叔孙通按着朝仪为他订制的,刘长坐在这车上,看着前头那高大的五匹骏马,眼睛都舍不得移开,那些骏马虽然不是同色的,可各个都十分高大,身上还佩戴着各种装饰物。

  这并非是刘长第一次坐太子车架,但是,这是他第一次独自坐在车架里,他也不顾什么礼仪,直接站起身来,傲然的看着外头四处寻找,怎么皇宫里都没人路过呢?

  栾布看到太子车架也是吓了一跳。

  “公子...快下来!”

  “栾布来了!你看,我驾此车是不是很威武?”

  栾布的脸都白了,“公子!这车可不能乱坐!这是太子之车架!快下来吧!”

  “你怕什么,这是二哥借给我的!是他让我坐的,谁敢多言?”

  “那也不可...皇子乘坐太子车架,会引来大麻烦啊。”

  “我这个人从不怕麻烦...阿父阿母并不知情,你来为我驾车,若是父母问罪,汝可与我同罪。”

  刘长就这样看着栾布,等待他接下来的反应。

  “公子何故要乘太子车架?”

  “我自有打算。”

  “唉...”,栾布长叹了一声,无奈的坐在了刘长的面前,为刘长驾车,刘长脸上逐渐有了喜色,他开心的拍了拍栾布的肩膀,大叫道:“冲吧!去城西!”

  栾布驾车,五匹马同时发力,马车猛地飞了出去。

  这驾车也是需要技术的,尤其是坐这样由多匹马来拉乘的大车,更是需要技术,像夏侯灶那个技术,一辈子都驾不了这样的大车。栾布还真的是万金油,什么都会,驾车也难不倒他。

  刘长就站在马车上,吹着风,傲然的看着周围。

  在刘长的命令下,栾布一路开着车,朝着城西飞去。

  “公子到底要做什么啊?”

  “到了我就告诉你!”

  他们这么一路冲到了城西,在刘长的命令下,栾布将马车停靠在了一处院落之外,刘长跳下车来,一脚踹开了院落,急忙对栾布说道:“快进来!快点!”

  栾布一脸茫然的将马车开了进去。

  刘长匆忙的关上了门。

  “公子,这是谁家的府邸啊?”

  栾布打量着周围,一脸的茫然。

  “这是我姐在长安的府邸。”

  “鲁元公主之府?”

  “对,她不在,这里就空了下来...栾布,你下来。”

  栾布站在刘长的面前,看着面前无比凝重的刘长,开口说道:“公子,偷盗太子车架,乃是死罪,太子对您格外信任,那般的宠爱,您却要偷他的车,这样的行为,实在是令人不齿。”

  “栾布,你知道阿父先前为什么想要诛杀萧相吗?”

  “不知...”

  “这是因为丞相声望极高,封无可封,陛下对付丞相,是在等着太子为其求情....”

  刘长将盖公三问用在了栾布的身上,栾布似乎也明白了,他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栾布啊,我不能看着他们自相残杀,我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我想出了上中下三策...”

  刘长将三个策略说完,苦笑着说道:“只是,无论我怎么说,兄长都是那副样子,根本不愿意改变...我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我要让阿父知道,吕氏根本就不是刘氏的对手,因为,兄长身边还有我在。”

  栾布看刘长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同了,“这都是公子自己想到的?”

  “是啊...栾布,若是你还自认是我的臣,就请你帮我。”

  刘长朝着栾布俯身行礼,栾布急忙避开,行了一个更大的礼。

  “公子舍生取义,栾布又怎敢惜命?请公子吩咐!”

  “好!你现在就返回皇宫,以我为由,拜见阿父...然后告诉他:吕释之的两个儿子抢走了太子车架。”

  栾布惊呆了,“公子想要做什么?要除掉建成侯吗?”

  “不,舅父虽然小气,可对我不错,我也不能让阿母伤心,我是在保护他。”

  .......

  刘邦疲倦的坐在床榻上,手里捧着竹简。

  他看了看一旁的将军,问道:“他们出发了吗?”

  这位将军,正是那位不愿意将爱犬相送的灌婴,同样也是大汉猛人天团之一,自从跟随刘邦之后,不离不弃,深受刘邦之信任,率领骑兵,连战连胜,骁勇不次于夏侯婴。

  灌婴认真的说道:“陛下,他们正在准备,明日便要出发....”

  “派人再去催促,让他们今晚就出发!”

  “唯!”

  “卫尉那里如何了?”

  “王陵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动手。”

  “建成那边呢?”

  “靳歙,郭蒙,刘泽,刘濞等人都做好了准备,只等陛下下令。”

  刘邦继续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竹简。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了喧哗声。

  刘邦猛地抬起头来,灌婴挡在了刘邦的面前,看向了殿外。

  随着一声惊呼,只见一个年轻人踉跄着走了进来,近侍们追着他,将他再次扑倒在地。

  “陛下!臣有事禀告!事关公子长!非常的重要!”

  那年轻人大叫着,刘邦眯着双眼,很快就认出了他,“栾布?放开他,让他过来!”

  栾布这才挣脱了近侍,走到刘邦面前,俯身行大礼。

  “陛下!大事不好了!”

  “嗯?那竖子被人打了?”

  “今日,公子长借太子车架外游,不想,遇到建成侯家双子,带着家仆竟抢了去。”

  “你说什么?!”

  那一刻,栾布看到刘邦浑身仿佛都在冒着火,老子还没死呢!就特么敢抢?!

  可下意识的,刘邦又觉得不对劲,他狐疑的看着栾布,“你确定是建成侯家的人所为?”

  栾布咬着牙,“亲眼所见,确实如此!”

  “来人啊,拿下!”

  几个甲士冲了进来,直接将栾布按着了,刘邦冷冷的问道:“离间天家,是何罪行?”

  “死罪。”,栾布咬着牙回答道。

  “拖下去斩了。”

  刘邦大手一挥,又看向了灌婴,灌婴当即了然,“臣这就去下令。”

  ......

  近来诸事不顺的吕释之,早已不宅在家里唉声叹气了,他整日都是在军营里,几乎不怎么回家。

  刚刚回到家,吕释之脱下了头盔,疲惫的丢在了一旁。

  他的妻急忙上前,想要帮他解甲。

  吕释之却推开了她,不悦的说道:“我吃了饭便走,不必解甲。”

  妻子眼里含泪,“这些时日里,良人总是皱着眉头,我问什么,您也不回答,现在连家都不回了,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吗?”

  吕释之无奈的解释道:“是因为大事,你不会明白的...家里有什么吃的?”

  两人正在说着话,忽然听到院落里传出了家奴们的惊呼声,乱成了一团。

  吕释之大惊失色,双手都颤抖了起来,猛地拔出了佩剑,咬着牙就冲出了内屋。

  当他带着四位甲士冲到了前院的时候,却正好看到刘长手持一把强弩,恐吓着自家的下人。

  吕释之松了一口气,随即勃然大怒。

  “竖子!你在做什么!?还不放下大弩!”

  “嗡”

  弩箭从吕释之身边飞过,直接钉在了一旁的木门之上。

  那一刻,吕释之吓懵了。

  刘长急忙装箭,而一旁的樊伉和周胜之手里的弩箭却对准了吕释之。

  刘长装不好这弩箭,气呼呼的丢下,从身后翻出了一把利剑,指着吕释之。

  “舅父!!!”

  “你最好让吕禄和吕种将抢走的太子车架还给我!否则!我便拆了这里!”

  刘长身边,大大小小的有几十个孩子,这些人手里都拿着武器,其中有五六个年纪稍大的,手里还拿着强弩,其余人有的拿木棍,有的还拿着石头,吕释之认真的看去,这些全都是勋贵子弟。

  ps:又有两位盟主...又是两章。

  看到有人说一起发,我是现写现发的,那这样吧,明天开始,我白天写好,然后晚上选个时间一起发出来,大家觉得怎么样?</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