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075章栾布劈了他求首订啊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大汉已经没有了春秋战国时的那些繁琐的规矩,在过去,天子,诸侯,大夫,平民,一天吃几顿饭都是有礼法来限制的。但是汉初不太一样,只要你有钱,爱吃几顿就吃几顿,没有人闲的去管你吃几顿饭。

  汉朝重新捡起礼法是在文景之后,若刘长晚生三十年,他一定会是群臣们用来刷声望的最好工具。那时的大臣们以礼法为由,时刻盯着皇子们,谁人但凡做出些不遵循礼法的事情,他们就跳出来训斥,给自己刷声望。

  在西汉晚期,复古运动兴起,礼法也就变得愈发苛刻,几乎要越过战国春秋,直接跳到周早期的趋势。

  而此刻,天子也不过是一个势力大一些的贵族,太子也不过是一个有一定地位的勋贵子弟而已,饭都吃不饱,还扯什么礼法呢?

  刘盈跟着自己的舍人们一同用餐,刘盈这次出行,并没有带上那四位老人,他们年纪实在太大,不太适合出远门,刘盈只带上了六位年轻些的舍人。而这个年轻些,也只是对比四老来说的,他们的年龄也就比刘邦小一些,绝对算不上年轻。

  刘长坐在刘盈的左手边,大口大口的吃着肉。

  “二哥你怎么带了这么多的肉啊?”

  “都是母后特意给你准备的肉干...”

  “噢,唔...”

  看着刘长直接上手,也不礼让兄长,埋头啃咬,坐在刘盈右侧的那些舍人们有些生气。

  “年幼者要懂得礼让兄长!吃饭之前,要三次请示兄长,得到兄长的允诺,才能吃!”

  一位留着山羊胡子的家伙吹着胡须,生气的对刘长说道。

  刘长埋头干饭,哪里会理会他。

  而坐在刘长这边的栾布却缓缓抬起头来,“阁下精通兄弟之礼,难道不知道君臣之礼吗?身为太子之臣,不懂得维护主君与其兄弟的情谊,反而要当其面训之,离间兄弟,这是人臣可以做的事情吗?”

  栾布一番话,说的那个舍人脸色涨红,怒视着年轻的栾布,骂道:“这里哪有你这种人说话的份?”

  “唉...别吵了,长弟想吃就吃,这本来就是给他准备的...”

  刘盈急忙劝说,刘长还是低头猛吃,他可是饿坏了。

  栾布冷笑着,“本以为同为儒家之子,不成想,原来是少正卯之徒耶!”

  “竖子无礼!”

  那几个舍人顿时起身,纷纷将手放在了剑鞘上,刘盈再也坐不住,急忙起身,继续劝解。

  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刘长终于是无奈的抬起了头,他斜着眼,不屑的看着那些人,“栾布,收了他们面前的肉!”

  “长弟...这...”

  “这乃是我母赐给我的,这些人,是没有资格享用的。”

  栾布也听话,直接上前,就将他们面前的食物一一端走,那些舍人是彻底怒了,凶狠的盯着刘长,其中一人说道:“公子无礼,何以治国耶?”

  “公子不知礼,可见盖公之流,奸邪小人...”

  对方的话还没说完,刘长却已经是勃然大怒,“栾布!劈了他!!”

  那一刻,栾布毫不迟疑,瞬间拔出长剑,快跃几步,手中长剑朝着那人的脖颈便劈了下去,“砰!”,说时迟,那时快,刘盈急忙伸出剑鞘,挡住了栾布的劈砍,栾布手中之剑压着太子的剑鞘,狠狠打在那人的脖颈处。

  那舍人闷哼了一声,后退了几步,惊惧的看着栾布,这是哪来的疯子?太子舍人,说砍就砍??

  看到这一幕,刘长也呆愣了片刻,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栾布,收手!”

  “唯!”

  栾布收手,刘盈脸色苍白,要不是他挡的及时,这舍人的脑袋早就飞出去了,长弟这舍人是不是有些太凶残了?

  “我们走!”,刘长下令,将面前的肉干包了起来,转身就要走,栾布冷哼了一声,凶狠的盯着那些人,随后也是拿起了肉干,跟上了刘长,两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这里。

  刘盈无奈的长叹,“唉,何必呢?”

  “太子...臣...臣无颜存活与世...”

  太子舍人说着,就要拔剑自刎,刘盈急忙拦下,苦苦劝说,那人就是不听,就在双方争执的时候,本来已经走远的刘长猛地回头,大声吼道:“哎!就你!给我听着!”

  “我兄长说什么!你就老实听着!否则,我明日就把你宗族全部抓来,以大锅烹杀!”

  舍人瞪大了双眼,神色惊惧,手里的剑不由自主的就放了下来,其余舍人尴尬的笑着,对刘盈都客气了许多。

  刘长领着栾布就走到了一群正在吃饭的矿工们之中,矿工们急忙要行大礼,刘长挥了挥手,“没事,吃你们的!”

  刘长很干脆的坐在他们身边,也不顾衣裳是否会弄脏,栾布也一同坐了下来。

  “来,来,一同吃肉...栾布,把肉干给他们分了去!”

  栾布将从舍人面前夺走的肉干分发给了这些人,他们连感谢也来不及说,抓起肉干便狼吞虎咽了起来,刘长也不理会他们,只是看着栾布,“你怎么真的砍他啊?”

  “公子之令,岂能不从?”

  “我只是吓唬他一下呀,你怎么真的砍,他是太子舍人,你要是给砍死了,阿母不把我揍死?”

  栾布严肃的说道:“他侮辱公子的老师,您就是将他杀死,又有如何呢?”

  刘长摇着头,说道:“这样,以后啊,你就看着我的手指头,我说砍死的时候要是伸出一根手指,你就吓唬一下,要是两根,你就直接砍死,怎么样?”

  “唯!”

  “话说,你们不都是儒家的吗?怎么还吵起来了呢?”

  “公子,儒家也有很多派系。”

  “那他们是?”

  “不用问都知道...弟佗其冠,祌禫其辞,禹行而舜趋,是子张氏之贱儒也!”

  栾布不屑的回答,刘长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是?”

  “额...”,栾布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难看了。

  “子夏之儒。”

  也就是刘长读书不够多,若是刘盈在这里,一定能接下一句,“正其衣冠,齐其颜色,嗛然而终日不言,是子夏氏之贱儒也!”

  那儒家各学派挨了骂,为什么还不敢还口呢?因为骂他们的人在儒家学派里有一定地位,叫荀况。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周围的那些矿工们已经是将肉干吃了个干净。

  在这里挖矿的,大多都不是什么好人,很多的腿上绑着镣铐,四五个人绑在一起,都是怕他们跑了,可刘长选择的这一伙人显然有些不同,他们身边既没有甲士看管,身上也没有锁链。

  他们小心翼翼的看着刘长,刘长也是看着他们,一时间,刘长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决定找个话题,趁着赵欢还没有回来,跟这些人聊聊天。

  “你是做什么的啊?”

  刘长笑着问道。

  一时间,坐在他面前,一旁放在锄头的矿工师傅,有些困惑的打量着公子长,迟疑了许久,方才不太敢肯定的回答道:“挖矿的...”

  气氛有些尴尬,刘长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那你是犯了什么罪吗?”

  “不曾犯罪,我们这些人,都是赘婿。”

  那人很平静,言语里既没有羞愧,也没有迟疑,早已接受了自己的身份。

  刘长有些懵,“赘婿又怎么了?”

  栾布只好解释道:“按着大汉的律法,做这些事情的,除了罪犯,就是赘婿。”

  “为什么?”

  “这...”,栾布看了看周围的这些人,却没有继续解释。

  “回公子,是因为我们卑贱...”

  回答的还是那位矿工。

  “多谢公子赐肉...我们也许久不曾闻过肉味了...公子还是快些离开吧,不然遭人耻笑...”

  “呵,跟那帮子...叫什么儒来着?”

  “子张之儒。”

  “对,跟那帮子张之儒在一起才会遭人耻笑呢!”

  “你家里有多少人啊?”

  刘长的眼里,并没有任何的鄙夷,笑呵呵的问起了这些人家里的情况。

  众人顿时也安下心来,你一言,我一句的跟刘长聊了起来,刘长又开始大声的吹嘘起了长安的见闻,这些人盯着公子长的嘴,听的很是认真,刘长说道:“放心吧,很快,你们就不必再受苦了...我会给二哥说的,除却罪犯之外的其他人,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应该得到俸禄,或者是升爵,二哥是个好人,他不会不同意的!”

  栾布看着这些人眼中燃起的希望,却没有忍心去反驳刘长。

  ps:感谢所有订阅支持老狼的兄弟们,感谢你们,谢谢!</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