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067章长姐如母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哼!竖子!”

  忽有一人骂道。

  刘长勃然大怒,转身看去,不知何时,刘邦却出现在他们的身后,他怒视着刘长,训斥道:“做人当以谦逊为本,怎么能胡乱吹嘘?越是喜欢显摆本事的人,越是没有本事的人!”

  吕后冷哼了一声,转过头,一言不发。

  而鲁元公主,张敖,张偃,张嫣这几位却是急忙起身行大礼拜见。

  “拜见父皇!”

  “拜见大父!”

  刘邦看向了他们,他没有理会离自己最近的张敖,却是看向了自己的女儿和两个外孙,他几步走上前,一把抱起了张偃,用大胡须蹭着他的脸,大笑着说道:“可曾想念大父?”

  “想了!”

  张偃笑着回答道,刘邦也不将他放下来,看向了自己的孙女,张嫣低头行礼,刘邦有些不悦,“还行什么礼,过来!”

  外孙女乖巧的走到刘邦的身边,刘邦捏了捏她的脸,感慨着说道:“真类母也。”

  刘长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什么,阿父似乎对外孙更加喜爱,大哥的儿子也曾来拜见过他,虽说刘邦当时跟他们也很亲切,可还是不如对这两个外孙那样亲密。刘邦逗着自己的两个外孙,笑呵呵的坐在了闺女的身边。

  “你...过的还好吧?没有人惹你生气吧?”

  刘邦并不像他表现出的那样平静,声音隐约有些发颤。

  张敖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阿父...我很好,嫣和偃都很听话,没有人惹我生气...”

  吕后平静的说道:“敖不是薄情的人。”

  刘邦一愣,这才看向了一直在保持着行礼姿势的张敖。

  只是,他眼神略微不善,谈不上有多亲切,他冷冷的说道:“坐吧。”

  张敖倒是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他早就习以为常了,其实,在迎娶刘乐之前,刘邦对自己是非常好的,因为张敖的父亲叫张耳,曾是刘邦的老大哥,在魏国德高望重。

  至于张耳为什么德高望重,是因为他曾给一个在魏国略有影响力的人当过门客,那个人叫魏无忌,大家一般称他为信陵君。

  可是,自从张敖娶了刘邦的女儿之后,刘邦对他的态度就变了...每次见到自己,都是训斥,张敖起初是非常不能理解的,心里常常憋着火,可是当他有了张嫣这个女儿之后,他突然开始理解这个岳父了...

  若是将来有头猪来拱自己的棉袄,他未必就不会像刘邦这样。

  可吕后对他的态度还是不错,哪怕自己做错了一些事,她也能原谅。

  刘乐有些担心的说道:“太子给我写信,说父亲抱恙...”

  刘邦咧嘴一笑,“朕无碍!朕南征北战,什么没见过,什么疾病能缠住朕呢?”

  “是啊,阿父健壮着呢,前几天我还看到他两手抱起两位夫人在转圈圈...”

  “闭嘴!”

  两个外孙一来,刘长的地位就严重的下滑,儿子似乎是比不上孙子的,刘邦和吕后都没有搭理他,两人的心思都在女儿和外孙身上,嘘寒问暖,刘邦更是不断的挑肉给两个外孙吃,慈祥和蔼,完全没有平日里的架子。

  “千万别饮酒...千万别饮酒...”

  刘长低声念叨着。

  “如此佳日,岂能不饮?”,刘邦说着,便让近侍送来酒水。

  刘邦与张敖对饮,喝了几口,刘邦就开始说起了过往与如今。

  “当初,朕面对数十倍与朕的秦兵,也不曾有半点惶恐,灭秦绝楚,那项羽自称英豪,也是被朕打败,只能自刎,韩信看不起天下之英雄,也被朕生擒,彭越之辈又如何?今英布谋反,朕都不必亲自前往,对付这样的人,只需几个略微合格的将领,领朕的旗帜,贼胆将破矣!”

  “今天下富饶,民无战乱,天下一统,此朕之功也!古往今来,可有一位君王能做到朕的地步?嬴政说自己功过三皇,德高五帝,朕如今的功德却已经盖过他了!无人可比肩也!”

  张敖满脸堆笑,时不时点着头,好嘛,果然是以谦逊为本啊。

  刘长没有理会刘邦的吹嘘,只是又开始低声念叨了起来,“千万别唱歌...千万别唱歌...”

  刘邦吹到了兴处,便不由得想要开口高歌,好在这之前,刘长就已经紧紧捂住了耳朵。

  “舅父...这是为何?”

  “你大父要唱歌了,还不捂住双耳?”

  出于长辈的情分,刘长好心的提醒道。

  张偃一脸的茫然,“为什么要捂住...”

  “大风起兮”

  刘邦开口,张偃脸色大变,急忙伸出手,捂住了耳朵。

  张敖却是一脸的享受,摇着头,伴着奏,刘长总觉得,就是这些恬不知耻的狗贼们给了阿父自信,让阿父误以为自己唱歌真的很在行。

  到最后,刘邦喝的酩酊大醉,搂着张敖的肩,说这些不合时宜的话,还是吕后看不下去了,急忙派人将刘邦送了回去。

  刘乐一家人就在皇宫里住下了。

  次日,刘长早早就去找大姐,其余皇子们也是来拜见姐姐。刘乐的年纪很大,在刘邦的孩子里排行老二,比刘肥小,比其余众人都要大,而且大了不少。

  众人都很喜欢这位温柔的姐姐,姐姐给他们准备了不少的礼物,按着他们不同的喜好。刘盈得到了一个人,额,不是女人,张敖亲自将一位有名望的儒家的名士举荐给了他,刘如意得到了一把全新的佩剑,刘恒得到了一本非常珍贵的书,刘恢得到了好几套衣裳,每套衣服都是配好的,四季都可以穿。

  刘友得到了很多的玩具,各种各样的,木雕的玩具马车,小木人,足够他玩很久很久。

  就连刘建,刘乐也没忘了他,给他送了婴儿玩的那种小玩具。

  刘长羡慕的看着众人笑着拜谢大姐,眼巴巴的看着刘乐。

  “哎呀...来的匆忙,忘了给你准备礼物...你不会生气吧?”

  刘乐有些惋惜的说道。

  刘长瞪大了双眼,眼里迅速有了泪雾,眨巴着大眼睛。

  “不生气。”

  “哈哈哈,逗你的!”

  刘乐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拉着他走出了殿,在殿外,停着一辆小战车。

  的确是小战车,模样与战车一模一样,只是身形要小很多,只怕一匹马都能带飞,只能用小马驹才拉得动,上头的空间也很小,大人坐上去是要费劲的,可是能容纳两三个小孩。

  “别再去偷别人的战车啦,这是给你的...你的战车,你看,上头还给你绣了旗帜...”

  刘长激动的冲上去,在马车上的确挂着一个小小的旗帜,上头写着刘长两个字,刘长眼眶顿时就红了,他笑着,跳着,跳上了战车,上下抚摸着,激动的大叫着。几个皇子无奈的看着他,刘盈更是摇着头,“唉,本来就闹腾,姊怎么还送了个这样的礼物呢?”

  刘乐倒是不在意,她笑着反问道:“孩子哪有不闹腾的?”

  “嫣和偃就不闹啊...看他们多乖啊。”

  刘盈说着,张偃和张嫣低着头,面对这一群舅舅们,他们也不敢回话,都有些害羞。

  就在这个时候,刘长站在战车上,手里举着木剑,对着刘乐大叫道:“姐!有了这辆战车,你就放心吧!以后谁要敢欺负你,欺负我两个犹子犹女,我非用战车撞死他!”

  刘乐轻笑了起来,“别站的那么高...小心一点,还有,不许你亲自驾车!”

  “放心吧!我有一兄弟,唤作夏侯灶,极善驾车!”

  张敖却若有所思的看着刘长,又看了看身边的刘乐,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恍然大悟。</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