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058章这很值得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吾等顽劣,不知礼数,冒犯了公子,还望公子饶命。”

  周胜之跪坐在刘长的面前,低头说着。

  刘长气喘吁吁,手中木剑对准了周胜之的眉心,这厮跑的真快!

  听到周胜之服软,刘长迟疑了片刻,收起了剑。

  “也罢,我也不与你们这些娃娃计较...这样吧,你把其他众人给我叫来,让他们都给我赔个礼,这件事就过去了!”

  “公子此言当真??”

  周胜之有些激动的抬起头来,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迟疑的问道:“您不会是让我将他们都骗过来,然后一一杀死吧?”

  还没等刘长回答,周胜之便别过头去,颤抖着说道:“我是不会出卖兄弟的,所有的罪责都是我一个人的,公子若是要杀,便请杀了我,放过我的兄弟们。”

  刘长一愣,仿佛血脉里有什么东西苏醒,他急忙将周胜之扶了起来。

  “好一个壮士,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样的胆魄,好,我本来是想要将你们都骗来杀死的,就因为你这句话,我便饶恕了你们!”

  “多谢公子!!”

  周胜之热泪盈眶,握着刘长的手,两人当场上演了一幕“贤王得其臣”,在不远处时刻看着这里的甲士们摇着头,一脸别扭的转过头来,这些娃娃真会玩!

  “好了,你回去吧,告诉你的兄弟们,我赦免了他们,让他们不必担心。”

  “不,公子请稍等,我这就去将他们都带来,让他们来拜见公子!”

  “好!”

  周胜之离开了,刘长就站在这里等候着。

  等了许久许久,也没有看到周胜之的人影,可刘长压根不慌。刘长看了看周围,只觉得有些可惜,若是栾布在这里该多好啊,栾布可以给自己来一句,“公子,他是不会再回来了!”

  到时候,自己就可以狠狠的装个逼,大声的说:“我以国士待之,他必来!”

  脑海里想象着自己意气风发的样子,刘长不由得傻笑了起来。

  “嘿嘿嘿,我以国士待之!”

  就这样等了半个多时辰,刘长扛着木剑,蹲在地上在泥土上画着小人像,就在他都狐疑,在想着这该死的不是真的忽悠了自己吧的时候,终于,从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刘长连忙起身,正好看到周胜之领着一群人,大声的跟他们说着什么,将他们带到了刘长的面前。

  这些人的眼神里还是透露着惶恐,刚才刘长的话实在是有些太吓人了,什么动手砍了三四十个人,说的有板有眼的,差点将他们给吓尿。

  周胜之却是不怕,带头朝着刘长行礼,说道:“公子,众人已经到来!请您宽恕!”

  “哈哈哈,好!”

  刘长大笑着,“这些都是什么人呢?”

  周胜之便为他介绍,“这两位是我的劣弟,亚夫,坚。”

  刘长只觉得周亚夫这个名字很是耳熟,似乎也是未来的一个大将军?统帅什么柳营的。至于周坚,他就完全不知道了。这两人都是低着头,周亚夫还冒着鼻涕泡,一点都看不出大将军的身影。

  “这两位您大概也认识,都是舞阳侯之子,樊伉与樊市人!”

  两人有些畏惧的抬起头来,却是不敢说话。

  刘长沉吟了片刻,说道:“当初舞阳侯在鸿门宴时救过我的阿父,我看在你们父亲的薄面上,就宽恕你们的罪行!”

  “多谢公子!”

  听到刘长夸了自己的阿父,两人都骄傲的抬起头来,满脸的欢喜。

  其余几个人有些急,都看着周胜之,仿佛在说,快啊!怎么还不介绍我??

  “这位是丞相之子,萧延。”

  “萧炎??好名字啊,丞相真会取名啊!”

  “嗯,丞相在开国功臣里排行第一,是我非常敬佩的人,有心跟他学习,你也起身吧!”

  萧延起身,傻笑着,说好听点,是憨态可掬,难听点...就是有些傻乎乎的,不太像是丞相的种。

  “这位是陈买,乃户牖侯之子!”

  “嗯,在讨伐匈奴的时候,户牖侯曾设计救过我父,请起身吧!”

  “多谢公子!”

  到这个时候,众人对刘长已经没有了畏惧,各个都非常的欢喜。

  “最后这位,夏侯灶...”

  “可是夏侯婴将军的儿子?”

  “正是...”

  “哎呀!”

  刘长急忙上前,亲自扶起他,拉着他的手,说道:“当初我前往洛阳,夏侯婴将军曾为我驾车...还允诺我,等破敌之后,要将叛贼之战车取来送我,我不能对你无礼啊。”

  众人大喜,一个又一个开口询问了起来,都是问刘长的剑法,刘长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周胜之便邀请公子长前往自家府邸,周勃如今不在,他们平日里都是在周胜之的府邸里玩耍的。

  刘长也没有推辞,等众人赶到周府之后,周胜之急忙叫下人准备饭菜,众人本来都没有在意,但是周勃的夫人得知皇子到来之后,急忙吩咐下人,好生准备,不要再像从前那样敷衍。

  于是乎,这群小子开始了一次自己的宴会。

  刘长坐在上位,傲然的看着众人,孩子们也不再像从前那样乱坐了,学着大人的模样,分左右跪坐在刘长的两侧。

  “能认识诸位这样的英雄豪杰,实在是我的荣幸,只是,我们不能饮,便以此水代酒!敬各位一盏!”

  “喝!”

  “多谢公子赐水!!”

  很快,刘长就与他们熟络了,刘长发现,跟他们交流,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跟家中几个哥哥不同,这些人会非常认真的听他的话,这对刘长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原本话就很多的刘长,此刻说的就更多了。

  “唉,当真是令人悲哀啊!”

  “今日我们众兄弟聚集,公子何故叹息呢?”

  他们甚至还懂得配合,捧哏,这让刘长更是惊喜。

  “身为大丈夫,我们的父兄都在战场上厮杀,我们却在这里饮酒,这难道不是令人悲哀的事情吗?”

  “公子说的对啊!”

  “大丈夫,当顶天立地,如今陈贼谋反,只恨我年幼,若是能上战场,我定生擒此贼!”

  “如今天下这局势啊...”

  刘长口若悬河,从天下大势,说到地方的情况,在众人里,他是唯一出过皇宫的,他便大胆的说起了自己沿路所看到的悲惨情况,说道被人贩卖的奴隶,说到百姓们没有充饥的饭菜,一副怜悯天下人的模样,这些孩子还就吃这一套。

  在这些孩子们的眼里,刘长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出过城,杀过贼寇,知道天下大事,还曾亲自参与,简直就是完美的大哥。

  他们看向刘长的眼里都冒着星星,无比的崇拜。

  “韩信遇我,便拉着我的手不放,要我继承他的衣钵,盖公遇到我,也是请求我能学习他的剑法!我如今虚心学习,将来,定是要有一番大作为的!”

  “来,众人与我和之!”

  “大风起兮云飞扬”

  聊到兴起,刘长也抬头开始高歌。

  这歌声,怎么说呢,简直一言难尽,五音不全,鬼哭狼嚎,可是孩子们很激动,也纷纷高歌,为刘长伴奏,唱着歌,刘长猛地起身,用木剑开始所谓的“剑舞”,这剑舞没有节奏,没有章法,让刘长再来十次,估计也没有一次重样的。

  不知不觉,就已经玩到了很晚。

  众人都有些困乏了,平日里这个时候他们早就睡了,可这一天,他们只想听刘长说更多的事情。

  在刘长离开的时候,众人皆俯身行礼告别。

  刘长挥了挥手,亲切的跟他们告别,哼着小曲,一路朝着皇宫走去。

  刚刚走到了皇宫之旁,就看到一位骑士冲了过来,那骑士看起来非常的慌张,看到刘长,他猛地勒马,朝着身后大叫道:“公子找到了!找到了!快回去禀告皇后!公子没有丢!!”

  刘长一愣,下意识的摸了摸屁股。

  嗯,值了!</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