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057章剑圣公子长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在最初时候,没有万物,一切都混同为一=,也没有明暗,好像是一无所有的虚空。没有形状,也没有名称,但它有个统一而不变的东西,能适应各种各样的需要。鸟得了它会飞,鱼得了它会游,万物得到它就有了生命,无论什么事得到它就会成功。”

  “人们都用它,但不知它的名。看不见它的形,这就是道。万物都来取用,它并不减少。又复归于它,但并不增多。谁得了这个道,谁就能使天下服从,使天下整齐划!”

  “说的太好了!太对了!”

  刘长不由得开口夸赞着,恨不得跳起来给老师鼓掌。

  看着他这谄媚的小人脸,几个皇子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竖子今天怎么对盖公如此恭敬啊?

  刘长一反常态,不再睡觉,也不发呆,他专心致志的听着老师的课,甚至几次主动回答问题,他上次这个模样的时候,抢走了如意的骏马。

  因为如此,几个哥哥都是心生警惕,绝对不能被这厮欺骗,谁知道这小崽子心里又在憋着什么坏水呢?

  果然,刚刚下课,刘长就一脸乖巧的坐在了如意的身边。

  “哥”

  “不借。”

  “我不是要借你什么...弟有难,请兄助之。”

  “不帮。”

  “大王啊,你身为诸侯,怎么可以如此无情呢?”

  “就是这么无情。”

  说不动刘如意,刘长看向了刘恒和刘恢,思索了片刻,又摇了摇头,没有开口。

  看到这一幕,刘如意怒火中烧,“有事大王,没事如意,你哪怕去坑一次其他哥哥呢?就盯着我不放??”

  盖公上午要读书,教授剑法只是在临近傍晚的时候,其余时日里,刘长都是闲着无聊,他很需要一位能陪自己练剑的人,本来是想要让如意来陪练,可是他不愿意,至于四哥和刘恢,算了,他们对自己挺好的,若是伤了他们怎么办呢?

  刘长皱着眉头,开始思索,自己还有哪些讨厌的人可以陪自己练剑呢?

  如意,戚夫人,樊卿,阿父,曹夫人,樊伉,樊市人,周胜之,周亚夫,周坚....嗯,如意...如意...

  忽然,刘长猛地拍了一下大腿,对呀,怎么把他给忘记了呢??

  “公子。”

  栾布恭恭敬敬的站在刘长的面前,这是刘长第一次将他叫进皇宫里,毕竟皇宫里有吕后看着他,也就不需要他这个舍人来看管。

  刘长手持木棍,也是恭恭敬敬的回礼,“是这样的,今日来,按父皇之令,我一直在学习剑法...只是苦于没有人可以与我陪练。”

  栾布点着头,说道:“剑,君子之艺也,不可不学。”

  “臣愿意陪公子练剑!”

  刘长寻了一处空处,两人对峙了起来,刘长只攻,栾布只守。

  “杀!”

  刘长暴呵了一声,朝前几个跳步,学着盖公的样子,迅速拔剑,就朝着栾布的腹部刺去,栾布一个侧步躲开,双手持木剑,直接挥向了刘长的脖颈,木剑贴在刘长的脖颈处停了下来。

  刘长有些不满的看着他,“不是说好只守不攻吗?”

  “咳,请公子恕罪,只是公子方才的姿势实在是太适合劈砍了...臣情不自禁...”

  “唔...你以后千万不要拿着真剑跟我陪练...”

  刘长本以为可以捏一下软柿子,可是他没有想到,这看起来文弱的栾布也不是什么软蛋,这厮的剑法跟盖公截然相反,大开大合,盖公的剑法是刺,直接戳眉心,心口,双目,而栾布的剑总是砍脖子...你特么是舍人还是刽子手啊??

  刘长终于发现了,这个时代所谓的文人,都是一帮子莽夫,不是戳你双眼,就是砍你的头。或者说,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文人,大家拿起书可以讲道理,放下书也可以讲道理。虽然方式不同,但是目的都是在讲道理。

  刘长练的很是艰难,他根本就不是栾布的对手,无论使用如何卑劣的手段,都没有能碰到对方一次。

  不过,栾布也不轻松,他皱着眉头,打退了刘长数次的进攻,在刘长喘着气,休息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公子是从哪里学的剑法?”

  “跟一位高人学的,他可比你厉害多了!”

  “公子,你学的这剑法,太过狠辣...出手快,每次都是直取要害,要夺人性命,不留分毫,全力而攻,这是市井游侠之剑,并非是我这样的君子之剑...”

  “你还好意思说这剑法狠辣?你砍人头就是君子剑是吧?”

  “剑法就是剑法!说什么毒辣不毒辣!”

  刘长大声的反驳道。

  栾布顿时说不出话来,公子看似不正经,可每次,都能说出一些非常有道理的话,让人无法反驳,果真聪慧。

  当傍晚,刘长跟盖公操练的时候,盖公只是看了一眼,就问道:“你跟人比试剑法了?”

  “这你也能看出来??”

  “你总是在不经意的倾斜身体,躲避砍击,可我不曾用过砍击...你的对手,似乎很喜欢劈砍?”

  刘长当即说道:“是啊!师父!我找来一人与我对练,那人甚是看不起我的剑法,说什么我的剑法乃是不成器的游侠才学的,根本无用,还说他的剑是君子之剑,我的剑不道德,不仁义,下贱至极...”

  盖公黑着脸,不由得眯起了双眼,“君子之剑是吧?好,你过来,我教你两招,你明天再去找他切磋....”

  “嘿嘿嘿,好啊。”

  ......

  刘长盯着面前的栾布,大跨一步,手中长剑刺向了他的腹部,栾布再次侧身躲开,木剑顺势朝着刘长的脖颈挥去,在一击不中的时候,刘长便屈膝蹲下,手中木剑朝栾布推了出去!栾布的剑劈了个空,而刘长手中木剑飞出,直接砸在了栾布的胯部。

  栾布闷哼了一声,丢下木剑,双手捂着胯部,脸色阴晴变幻,浑身微微颤抖着,许久,一言不发。

  “公...公子...这是什..什么剑法?”

  “师父说,这才是小人之剑,专门用来对付君子的。”

  “公..公子..您这位老..老师...他不厚道。”

  刘长每天都在操练剑法,日子倒是过的很充实,只可惜,衣裳又烂了几块,终于还是挨了揍。不过,吕后并不反对他练习剑法,得知他正式跟随盖公练剑,吕后还亲自派人给盖公送去肉干,作为拜师之礼,并且多次嘱咐:“此子顽劣,若有无礼之处,请多保函。”

  刘长练剑的事情,也被其他几个皇子所知道了,可当他们得知刘长是跟着盖公练剑的时候,却只觉得不可思议,盖公能懂什么剑法啊?为什么不去跟真正懂剑法的人去练呢?

  如意得意洋洋的对刘长说道:“若是实在找不到陪你练剑的人,可以跟我学啊,何必为难盖公这样的人呢?”

  刘长冷笑着,“要不你跟盖公练练?”

  “盖公我师也,岂能用剑对着他?”

  “那我俩练练?”

  “你是我弟,岂能用剑对着你?”

  “呵!”

  在跟着盖公练了半个多月后,刘长终于决定出去跟那几个小崽子过过招,他做好了准备。先是大吃了一顿,然后带着自己的木剑,便跟着尚方之人以去看新农具的名义外出了,在半路上送走栾布之后,刘长终于在皇宫门外找到了那几个家伙。

  此刻,他们的人数已经变得更多了。

  这些人也带上了木棍,大概是上次吃了空手的亏,这一次,虽然面前只有刘长,可他们还是非常的谨慎,时不时看向周围,就怕从哪里冒出一伙人来将他们痛打。

  “别看了,就我一个。”

  “你一个人也敢来送死?”

  “送死?”

  刘长冷笑着,缓缓拿下了木棍,严肃的说道:“我跟你们不同,我自幼游历各地,曾跟随很多人学习,我在齐国,曾跟随一位隐士高人练习剑法,学了六七年,城外遭遇贼寇,那一战,我便斩杀贼寇三十余人...有奸人蛊惑淮阴侯谋反,我与三百甲士之中,直取对方首级....我本不想为难你们,可是今日,你们欺我太甚,我也便不客气了...”

  刘长将木剑对准了他们,神色更是肃穆。

  “你连个真剑都没有,怎么敢这般吹嘘?”

  “我学剑的前一年,用利剑,再一年,以软剑,再一年,什么都可以作为剑...这就是剑法的真谛。”

  “你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来呢?”

  众人看着刘长一本正经的模样,面面相觑,周胜之额头冒着冷汗,看着周围的众人,却发现众人都是一脸的惶恐,不断的后退着。

  “既然你们不愿意来,那我就上了,杀!!!”

  刘长暴呵一声,猛地冲上去。

  “母!!救命啊!!!”

  “哇!!!”

  众人嚎啕大哭,丢下手里的武器就开始疯跑,头也不回,四散而逃。

  “喂!别跑啊!!我还没有跟你们对打呢!!哎!!”</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