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048章正要找你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淮南国,六县。

  说是六县,其实就是一个县,只是县名为六。

  淮南王英布,刚刚狩猎归来。

  英布长得人高马大,若只是论本身的武力,你把彭越和韩信绑一起也打不过他,他自幼好武。小时候,有位客人给他看了相说:“当在受刑之后称王。”

  英布到了壮年,犯了法,被判处黥刑。

  英布愉快地笑着说:“有人给我看了相,说我当在受刑之后称王,现在,大概就是这种情形了吧?”听到他这么说的人,都戏笑他。所以又称黥布。

  英布后来被带到骊山当役徒,修筑秦始皇陵墓,英布专和罪犯的头目、英雄豪杰来往,其后带领一些人逃到其它地方成为盗贼,后来,他就跟了项梁,很少有人知道,在项羽破釜沉舟之前,他其实派遣了英布作为先锋去渡河作战,英布占据优势后,项羽才带着其余人马渡河。

  这厮因为勇力,在项羽麾下长期担任先锋,项羽打仗,他总是在最前方率先冲锋,能得到项羽的认可,并且作为先锋,可以看出,他本身的勇武绝对是不差的,可跟另外一个名字里有布,一样勇武的家伙一样,这厮的头脑实在是有些太简单了。

  怎么说呢,项羽本来就对他挺好的,虽然没有要他为自己的义子,但是绝对没有亏待他。在楚汉大战之后,项羽去攻打齐国,让英布带着军队来帮忙,英布托辞病重不能前往,只派将领带着几千人应征,他可不是像彭越那样真病了,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刘邦在彭城打败楚军,英布又托辞病重不去辅佐楚国。项羽因此怨恨英布,屡次派使者前去责备英布,并召他前往,英布越发地恐慌,不敢前往。

  他没有得渔翁之利的实力,又偏要坐观楚汉大战,这就有点犯傻了,这两个势力无论谁取胜,想必都不会放过英布。

  刘邦为了背刺项羽,就派了使者去忽悠英布。

  果然,经过使者一番忽悠,英布当场“拨云见日,茅塞顿开”,又是“大丈夫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然后,英布就背叛了项羽,站在刘邦这里,打败了项羽,刘邦也没有亏待他,封他为淮南王。

  可是刘邦在平定赵代大战的时候,英布老毛病又犯了,又是同一个借口,病了,不能去,就派遣将领带着几千人去支援。

  英布皱着眉头,快步走进了王宫,都没有脱下身上的甲胄,就坐在了上位。

  “梁国被除,该怎么办呢?”

  淮南国的群臣,此刻就站在他的左右,当然,刘邦安排进来的那些人是不在的,站在这里的都是英布的心腹,一堆莽夫。英布这个人,但凡身边有一个谋士,也不至于一个谋士都没有。

  淮南国里就是一堆莽夫,他们也不怎么治国,每天就是去打打猎,干一干强盗,别说,淮南国的治安倒是挺不错的,毕竟猛兽和贼寇都被干得差不多了。在原先的历史上,某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下一任淮南王,都觉得这里无聊,野兽也少,贼寇也少,只能造反玩一玩。

  听到英布的询问,他麾下的莽夫们即刻提议。

  “楚王,梁王都被抓了起来,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不如起兵干大事吧!”

  “对,刘邦打个陈豨都如此费力,若是我们起兵,刘邦肯定是挡不住我们的!”

  硬要形容的话,这就是一群闲的蛋疼的莽夫,想给自己找点事做。

  不过,此刻的淮南王却有些迟疑。

  在历史上,韩信与彭越惨死,英布得知这两位诸侯王先后上路之后,心里大惊,即刻准备起事。可是如今,这两位都没有死,这让英布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冒险去尝试。

  “大王,韩信两次造反,没有死,彭越造反,也不过是被贬为平民。”

  “如今您身强力壮,若是成功,您就是天子,若是失败,也不过是像他们那样被流放而已,现在不起身,等到我们年迈了,又能怎么办呢?”

  英布抚摸着下巴,“只是,没有出兵的名义啊!”

  “当初项羽谋害了义帝,我是为了天下大义而起兵的...如今,若是再次起事,天下人都要耻笑我了。”

  他麾下那群莽夫挠着头,也找不到什么话来。

  “何况,韩信和彭越还没有死...若是我们起事,他很可能会动用这两个人来讨伐我...那时候,我们就要失败了!”

  英布说着,若是他稍有脑子,就会明白,刘邦怎么也不会动用两个已经谋反的人来统帅大军,他的部下们若是有一个能说话的,都可以告诉他无数个起兵的理由,但是,很可惜,他们没有。

  一个莽出来的淮南王,在政治谋略方面,甚至还不如韩信。

  历史上,他的下场也是非常惨的,被刘邦带着曹参等人完败之后,被长沙哀王吴回所骗,信了对方的鬼话,准备逃到南越,随他的使者到了番阳,然后被当地人所杀....不过,他打仗也确实猛,有一段时间打的刘邦不敢出城,后来众神归位,樊夏侯曹周等人联手差点把英布的头给打爆了。

  英布暂时没有走上造反的道路,谈论了片刻,便带着猛将们继续外出狩猎。

  而在这个时候,公子长已经回到了长安城。

  他们是低调出行的,也没有在任何地方逗留,走的比当初过来的时候要快多了。

  进了长安,到了皇宫门口,栾布便止步不前了。

  他是不能进皇宫的,刘盈的舍人能自由出入,是因为刘盈有自己的殿,可以安排这些人,但是...刘长跟皇后住在椒房殿,没有自己的殿,根本没办法安排人住下,皇后早就想到了这一点,特意在皇宫附近给栾布安排了住所。

  刘长狂喜,这就是说...栾布没有命令不能进宫?自己自由了??

  进了皇宫,来到熟悉的地方,身边没有父母来管束,身后也没有跟屁虫,刘长深吸了一口气,啊,真爽啊。

  “长弟!”

  刘恢站在远处朝着刘长挥了挥手,刘长大笑着冲了上去。

  “五哥,等一下啊...来,这是给你的礼物!”

  刘长从近侍手里拿过一份木盒,递给了刘恢。刘恢一愣,弟弟长大了啊,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外出之后居然还给自己带了礼物,刘恢接过礼物,有些激动的说道:“长弟啊...怎么如此客气啊,你这...”

  他都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只是给了弟弟一个拥抱。

  “四哥呢?二哥呢?”

  “四哥在天禄阁,二哥在储殿...”

  “好嘞!我先把礼物送过去!等会再来找你,我这一趟,可是做了不少事,见了世面,连夏侯婴都亲自为我驾车!”

  刘长边走边说着,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刘恒接到礼物的时候,也是一脸懵逼,可随后又眯着双眼,盯着刘长,几次询问:是不是需要自己的什么帮助?要借钱?还是做了什么坏事要自己帮忙瞒着?

  四哥如此不信任,让刘长很是恼怒,我是那样的小人吗??

  连如意都收到了一份礼物,刘长原先是不想给他准备的,可栾布不肯,说无论如何,他都是公子之兄长,不能无礼之类的,刘长就将礼物往刘如意面前一丢,然后趾高气扬的离开了。

  刘如意生怕这盒子里是什么恶心的东西,让下人去打开,取出其中的木制的虎型木雕之后,如意许久都没能反应过来。

  “他这是什么意思?送礼???”

  刘长在皇宫里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六哥,最后无奈的找到刘恢,才找出了在一旁潜伏着的老六刘友。老六接过礼物,泪眼汪汪,这是他第一次被人正式的赠送礼物,他非常的开心。

  最后,自然就是要去储殿里找太子了。

  当刘长冲进储殿的时候,刘盈的甲士们都没能拦得住他。

  在殿内,刘盈正跟萧何面向而坐,大声的谈论着什么。

  看到冲进来的刘长,两人顿时都停下了。

  “回来了?哎,我这忙的都忘了去接你,正好,来,来,你来的正是时候!正有事要问你呢!”</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