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038章总要有人负责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啪”

  唐秉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他颤抖着问道:“您真的就这么说了?”

  “是啊。”

  “太子啊...我们是让你隐约的提出这层想法,让皇后自己想到...您怎么可以直接就说出来呢?”

  “我担心母后听不出其中的含义,所以就如实说了。”

  “她怎么可能...”

  唐秉的嘴唇都颤抖了起来,此刻,这老头也有些被破防了。他们四个商量了半天,最后拿定了主意,让太子隐约提出让韩信为太子保驾护航的这一层意思,让皇后想办法保下淮阴侯的性命。结果,这不成器的太子居然直接就将其中意思如实给皇后说了,这还得了?

  刘盈那句话的意思,是保护自己的太子位,其中隐约还有针对皇帝,针对兄弟们的意思,这想法吕后可以有,但你一个太子,这么说是想要造反吗??这能说吗??

  四个老头血压可能都有些高了,深呼了一口气,缓了许久,最年轻的周术最快缓了过来,他安慰道:“无论怎么说,这都是太子的第一次尝试,下次定会好很多...”

  “就怕这一次变成最后一次啊....太子啊,您跟我们说说皇后的反应吧...她是怎么说的?”

  刘盈认真的思索着母后的样子,说道:“她大概愣了许久,然后我说什么,她都只是点头...我离开的时候她还在发呆呢...”

  “完了,完了...这下非但没能保下淮阴侯,连太子都要折进去了...”

  让四个见多识广的老人没有想到的是,皇后非但没有派兵去捉拿有谋反之意的太子,反而是下令解除了他的禁令,还允许他去牢狱里看望淮阴侯,甚至,皇后还给太子安排了五六个新的舍人,所谓太子舍人,就相当于是太子未来的帮手。

  皇后所安排的这些帮手,各个都是不凡,各有所精通的领域,这不是惩罚...这好像是赏赐啊?

  四位从七雄时期活到了汉初的老人们惊呼:是我们见识短了呀...怎么也没想过会是这样。

  ........

  而此刻的吕后,则是正在忙着后续的事情,最先当然是大事,吕释之很快就平定了宫外的事情,韩信在过来之前,就遣散了自己的门客和下人,吕释之关闭城门,抓住了其中几个,城内外也找不出什么乱党了。

  然后就是宫内的事情,最先是冲出宫殿的刘长,然后就是借马给刘长的刘如意....

  刘如意跪在椒房殿内,低着头。

  “你是想要谋害你的兄弟吗?你知道他几岁?就带他去骑马??”

  吕后面若冰霜,愤怒的训斥道。

  如意平日里也很跳,可是在吕后面前,就不敢放肆了,他低着头,无力的解释道:“我看长弟整日闷闷不乐,才带他去骑马的...我也不知道他会这么做...”

  “阿母...的确是这样,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确实抢了他的马,他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你还挺得意的?闭嘴!”

  正在解释的刘长被训斥了一顿,也连忙低下头来。

  吕后继续看着如意,骂道:“以后,收起你好显摆的性子,不许再跟着长胡闹!你比长年长那么多岁,为人处世还不如恒!你这个样子,如何能治理好赵地呢?以后要认真读书,跟老师们学习治国的道理!不许再耍孩子脾气!”

  “赵国正在经历大战,战后的恢复之事,那不是简单的事情,虽然有周昌这样的人辅佐,可若是你这个做赵王若是没有能力,再优秀的人也施展不出才能来,你要多去了解赵国的战事,多去问问老师们,该如何治理好一个战后之地!”

  如意点头称是。

  就在这个时候,殿门之外忽然传来喧哗,一个女人快步冲进了椒房殿内。

  来人正是戚夫人,戚夫人一脸的惊恐,看到跪在地上的如意,急忙扑到了如意的身边,护在他的面前,愤怒的看着吕后,大声的质问道:“刘长受伤!那是他自己顽劣!与我的孩子有什么关系呢?陛下刚刚离开,你就想要借机谋害我的孩子吗?!”

  此刻,无论是刘如意,还是刘长,都愣住了。

  刘长是真的不喜欢这个戚夫人,从小到大,他去找那些兄长们玩,唯一会对自己冷漠,还会驱赶的,就只有这个戚夫人了。正因为这一点,刘长在很长的时间里都非常的敌视刘如意,跟他过不去,主要原因就是他妈妈对自己的态度。

  如意此刻更是惊诧,他脸色涨红,手足无措。

  “我只是在教育他,你怎么敢说谋害二字?”,吕后冷漠的说道。

  “你一直都不喜欢如意,一直都是这样...”

  戚夫人面对吕后,同样的畏惧,此刻更是几乎要哭了出来。

  刘如意无奈的说道:“您先回去吧,阿母正在指正我的过错呢...”

  “我们一起走...”

  刘如意面色严肃,他大声说道:“皇后是我的母,她来训斥我,是为了我好,您怎么可以阻挡呢?您有什么资格来阻挡呢?”

  戚夫人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吕后却轻笑了起来,她摇着头,说道:“把你孩子带走吧,我没有资格去训斥他。”

  戚夫人看着吕后,眼里充满了恨,却又无可奈何。

  刘长缓缓站起身来,挡在吕后的面前,怒视着她,“你不过是个妾而已,怎敢直视我母?低头!!!”

  如意也站起身来,一把将戚夫人挡在身后,同样怒视着刘长,“你不过是个皇子,怎配对我母无礼?!”

  戚夫人与吕后对视,刘如意与刘长对视。

  一时间,微风轻轻吹过,吕后一把抓住了刘长的肩膀,“你们出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了。”

  戚夫人带着刘如意离开了,刘长还在喋喋不休的跟吕后抱怨,“等我能出门的时候,你看我怎么踹如意,他现在就已经打不过我了,等我再长大几岁,我就天天去打他!”

  话是这么说的,可是当刘长出宫门之后,却又再次与刘如意打打闹闹,嘻嘻哈哈,两人之间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孩子们的恩怨,大概这都算不上恩怨,一起打了一架,一起胡闹之后,也就过去了。

  可是大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话而负责的,他们的恩怨,不会仅限在打闹这点程度上。

  ......

  在遥远的赵国,战事则是进一步白热化。

  陈豨已经有些扛不住了,四处受挫,只能龟缩在城池之内,艰难的进行防守,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安慰着自己:只要楚王能起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从九月骑兵造反,从如今已经来到了汉帝十一年的元月,陈豨已经没有反抗的力量了,最初在各地流窜的将领们,不是被樊哙砍了脑袋,就是被夏侯婴用战车给碾死了。

  定陶,梁王宫。

  梁王彭越跪倒在地上,听着刘邦的使臣宣读刘邦的诏令。

  刘邦写诏令,大多时候都是随意而为,这封诏令,就是写来骂彭越的。

  大概的意思,就是前线正缺少士卒,你梁国在诸侯国里士卒数量是排第二的,仅次于齐国,连荆国都派出了几万人的军队,你却派了一个小子带着几千人来糊弄我?当初封你为诸侯王,就是要你在国家有难的时候来协助的,你现在这是想要干什么呢?

  不要再说屁话,赶紧带着你的军队来支援,韩王信再次与匈奴骑兵入侵,就驻扎在参合县,朕双线作战,兵力明显不够用了!快来!

  听完了诏令,彭越恭恭敬敬的接了诏。

  彭越与韩信,英布并称为汉初三大名将,后世的很多人,都认为他是华夏的游击战之父。当初刘邦与项羽大战,彭越经常往来出没替汉王游动出兵,攻击项羽,在梁地断绝他们的后援粮草,史称“彭越挠楚”。

  在刘邦平定天下之后,他就当了梁王。

  可问题是,梁王并不像其他几个王那样年轻有力,梁王已经老了。

  他几次去长安拜见刘邦,根本不怕刘邦会抓自己。

  而先前太公逝世,他没去,因为他病了,可是他也没有想到,其余几个诸侯王也“病”了,彭越欲哭无泪,他是真的病了啊。包括这次讨伐敌人,他也是因为病重而没有亲自领兵,便派了一个自己信任的将军,带着数千人过去。

  这不是糊弄刘邦,这是因为,如今的梁国,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梁国了。我们都知道,彭越与刘邦的关系是合作者,他不是那种一早就跟着刘邦的老兄弟,他麾下也有自己的心腹,而这些心腹们,对自己如今的地位很不认同。

  他们觉得,彭越当了王,他们却只能当封国的将军,若是彭越能当皇帝,他们岂不是能当王?

  彭越花了好大的劲,将国内这些有了其他想法的将军们压下去,他是个比较重情的人,不愿意下死手,只能用怀柔的办法,让他们回家去,安养晚年,而他派出的将军,就是他所信任的唯一一个人了。</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