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037章你是谁?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刘长非常乖巧的坐在椒房殿里,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的无辜与单纯。

  吕后站在他的面前,右手的竹棍缓缓拍打着自己的左手,眼神冷冷的盯着面前的刘长。

  “长大了啊?敢骑马冲宫门,还敢持剑行凶?”

  经过了几天的休息,刘长逐渐好转,最初的恶心与惊惧渐渐消逝,可他并没有敢表现出有所好转的样子,因为他怕自己一旦好了,就会收获阿母的一顿毒打,然后继续躺在病榻上....

  可惜啊,吕后实在是太了解他了,不但能看出他早已摆脱了恐惧,甚至还看得出他为了不挨揍而装病。于是乎,她就让宫女们将刘长拽起来,开始秋后算账。

  “阿母...我知道错了,盖公曾告诉我,秦朝灭亡的原因是治理百姓太过苛刻,若是惩罚能稍缓之,不会出现灭亡这样的情况...他说我,我大汉要以仁政为本...不能过度的惩罚...”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仁政要与刑罚并用,对待不同的人,要采取不同方式的道理呢?”

  “啊?阿母?我是属于那种可以用仁德来教化的人吧?”

  “不是。”

  很快,椒房殿内传出鬼哭狼嚎一般的叫声,不知道的还以为刘邦已经得胜归来,正在椒房殿内唱歌呢!

  这一次,大概是因为刘长做的太过,吕后是全力以赴,差点将刘长的屁股都给打烂了。可从刘恒那里,刘长已经听到了师父没有被杀死的事情,可以说,他是痛并快乐着。

  吕后打孩子跟刘邦是不同的,刘邦是不讲道理的打,打完让你自己去悟,到底为什么挨揍。而吕后是一边教导,一边打你。

  吕后在施暴的过程之中,一一说出了自己打刘长的理由。

  第一,藐视国法,作为皇子却带头破坏大汉律法,宫中的规矩,罪加一等!

  第二,莽撞无智,以身犯险,一时的冲动险些害死自己!

  第三,欺骗父母兄弟,不听他们的教诲!

  刘长这次是真的趴在病榻上疼的直哼哼,这让来看望他的几个兄弟很是心疼。

  “以后啊,要吸取教训,再有下次,可就不是挨揍这么简单了...”

  刘恒无奈的摇着头。

  刘恢也是劝道:“要听母后的话,可不能再惹她动怒啊。”

  刘长满脸的不服气,“她也就是这几年可以动手打我!”

  “等我将来封王了,去了自己的封地,我就不信她还能从长安跑到我封地里揍我!”

  “这还真不好说...就你这德性,万一在封地里搞出什么大事来,别说母后了,说不定阿父都要动怒,直接用囚车将你押到长安来打...”

  刘长并不信,只要长大,是可以避免挨揍的,你看大哥和二哥,不就是这样吗?父母再生气,也不会动手打他们啊。

  刘长想起了什么,忽然问道:“对了,二哥怎么没来看我啊?”

  平日里刘长受了点小伤,二哥都要亲自来看望,这一次,怎么二哥消失了呢?

  刘恒长叹了一声,“你可将二哥害苦了呀....”

  .......

  储殿内,刘盈跪坐在案牍之前,神色愁苦。

  四位老者坐在他的面前,默默无言。

  “身为大汉太子,我从小到大,竟做不出一件事...如意少我,却能向父皇请罪,恒少我,行事却不会让母后动怒,恢少我,却善待兄弟,众人爱之,友少我,但他乖巧淳朴,必有作为。长少我,也能做出纺车来造福天下...”

  “唯独我,空长这么些岁数,不能为父皇分忧,不能让母后安心,甚至连答应兄弟的事情也不能完成...我到底还算是个什么样的太子呢?”

  看着面前失态的太子,那四个老人第一次没有再严厉的训斥他。

  东园公唐秉摇着头,说道:“太子怎么可以妄自菲薄呢?太子不能为陛下分忧,是因为要让皇后安心,不能让皇后安心,是因为要完成答应兄弟的事情,不能完成答应兄弟的事情,是因为不能让皇后动怒...”

  “不...不是这样。”

  刘盈缓缓抬起头来,脸色已经有了些愠怒,“一事不成,何以称太子耶?何以为人耶?”

  “这一次,我一定要完成这件事!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现在还有父皇与母后能帮助我,可是将来呢?难道天下需要一个一事无成,什么能力都没有的皇帝吗?”

  刘盈猛地朝着面前四个老人行大礼,说道:“请老师们教我!”

  “太子请起身!!”

  几个老头手忙脚乱的将刘盈扶起来。

  他们的年纪实在是太大了,最年轻的周术,都已经七十多岁。这这个时代,他们完全就是人瑞中的人瑞。他们最初来辅佐刘盈的原因,我们尚且不得知,可是在刘盈身边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之后,刘盈是真正打动了他们,让他们愿意全力辅佐。

  “太子既然想要保下淮阴侯,那就只有一个办法,皇后目前没有杀死他,将他囚禁起来...”,唐秉抚摸着白胡须,平静的分析着。

  “皇后之所以没有杀他,我想,只有一个原因。”

  崔广接话道,“这是因为皇后认为淮阴侯对她还有用,因此,她将淮阴侯囚禁起来,准备在可以利用到他的时候再动用他...”

  “也就是说,太子想要保下他,就要让皇后明白,淮阴侯还有用处。”

  “这对太子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淮阴侯行事虽然不似人臣,可他在将领们之中有很高的声望,另外,他本身的能力也是不错的。”

  “而他与皇帝出现分歧,主要是因为淮阴侯的思想还不曾能改变,他不习惯如今的一王天下而已...他更像是春秋战国之士,对皇帝没有完全的服从之心...可太子若是能以对待国士的态度对待他,必定能得到他的相助...”

  四个老头一顿分析,这跟平日里不同。平日里,这四个老头只是负责看着刘盈的一举一动,然后告诉他哪些行为是不对的,并不曾为他出谋划策过。

  刘盈只觉得惊讶,他不解的问道:“老师们当初为什么不肯告诉我这些呢?”

  “是太子没有询问过我们,我们又怎么好多嘴呢?”,吴实笑着回答道。

  “其实,太子您的力量并没有您所想的这么薄弱...若是您愿意全力争夺...我们四个已经老了,没有什么用处了,但是,如果您不嫌弃,我们依旧愿意为您出谋划策。”

  “请老师们教我具体的办法!”

  ........

  “谁让你出来的?”

  吕后眯着双眼,眼里满是寒意,她看着跪坐在自己面前行礼的刘盈,怒气已经达到了顶点,这几天,没有一个孩子是让她省心的。

  “母后,儿臣闭门思过,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过错,已经前来向您认罪。”

  刘盈面对吕后,还是有些害怕,可这一次,他并没有被吓得乖乖回到储殿,而是认真的回答着。

  看到刘盈这样的态度,吕后的神色缓和了些。毕竟这是她的亲生儿子,虽然他在吕后眼里是那么的不争气,与她之间总是隔着一个厚厚的无形的屏障。刘盈的性格就注定了他没有办法跟刘长那样与吕后亲密无间。

  刘长可以扑进吕后的怀里撒娇,可刘盈不行。刘长可以肆无忌惮的跟吕后吵架,让她气急败坏,刘盈不行。这跟年纪没有太大的关系,主要还是性格。

  “怎么,你这是换个方式来保淮阴侯的性命?”

  “不是这样的,儿臣这么做,并非是为了保淮阴侯,而是有自己的想法。”

  吕后冷笑了起来。

  “你能有什么想法呢?”

  “是这样的。”

  “儿臣在百姓与群臣心里威望很高,但是跟随父皇开国的那些将军们,未必就看的起我,而且宫中还有一些人,时刻都想要取代我的位置,父皇也几次有了换我的想法,因此,若是我能得到韩信的辅佐,就可以坐稳太子的位置,那些桀骜的将军们也会听我的话,最重要的是,父皇也会重新审视我的地位与能力....”

  刘盈将四个老人教的话如实说出后,便看向了吕后。

  此刻的吕后,目瞪口呆。

  她瞪大了双眼,嘴巴也合不上,呆若木鸡。</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