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036章未来是你的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刘长是被甲士偷偷给抱进去的。

  这是吕后下达的命令。

  就在刘长挣扎着想要起身的时候,正好刘盈匆匆赶来,于是乎,刘长将唯一的希望放在了刘盈的身上。二哥是太子,目前阿父不在,他已经算得上是朝中的二号人物,他的发言,大概是能起到一点作用的吧?

  至于韩信,他此刻正在皇宫之内,坐在亭阁里,跟萧何有说有笑的吃着饭。

  他的身边摆放着一柄剑,但是萧何一点都不害怕。

  就在他们的周围,站着数百位甲士,几乎是将这个亭阁围的水泄不通,就是只苍蝇也飞不出去。而吕后本人却并不在这里,她已经派遣吕释之去捕杀韩信的门客与下人们了。

  显然,稳操胜券的她压根就不担心韩信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两人正在吃喝的时候,远处的甲士们之中忽然出现了骚乱,萧何注意到了这一点,韩信则没有理会。片刻之后,一个人分开由甲士们组成的波浪,从他们之中走了过来。

  来人正是大汉太子,刘盈。

  萧何缓缓起身,行礼拜见。

  韩信却不理会这个太子,平心而论,他连刘邦这个皇帝都看不起,何况只是一个刘邦的儿子呢?

  刘盈礼貌的朝着萧何回礼,又以对诸侯之礼向韩信行礼。

  “太子殿下为何要如此催促呢?”

  萧何有些不解的问道。

  刘盈知道他误会了自己,摇摇头,说道:“我是以长弟之请,想要保下淮阴侯之命。”

  韩信一乐,说道:“这小子倒是诚实。”

  萧何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他摇了摇头,说道:“太子仁慈,只是...这是皇后殿下之令。”

  刘盈听闻,迟疑了片刻,又说道:“我答应了长弟,就得说到做到,丞相,您曾告诉我,人没有信用是不能立在这个世界上的。”

  萧何也不知该怎么说,沉吟了片刻,“那太子可以去找皇后殿下,无论能否说动,都算是没有违背承诺了。”

  刘盈点点头,这才离开了这里。

  “你又何必欺骗他呢?”

  “太子心善,若我不这么说,他是不会离开的。”

  韩信摇了摇头,不屑的说道:“他怎么会立这样的太子呢?”

  “不,这样的太子很好,等一切战争过去了,他一定会成为比他父亲更优秀的皇帝。”

  萧何看起来很有自信,“他心善,从群臣到百姓,没有不爱他的,兄弟们没有不敬佩他的,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太子,我们这些老臣才能安心合目啊。”

  韩信嗤笑,他可不认同萧何的这番话,萧何看人的确很准,这小子也的确有不少的优点,可是,他就是缺了一点点的勇气,若是他有刘长半点的胆魄,那肯定就是远超刘邦的雄主,可惜啊。

  看他那唯唯诺诺的样子,吕后还如此年轻,那般的强势,等到刘邦不在了,这朝中的事情刘盈说了算不算都是一个问题。

  韩信看着面前萧何自信满满的样子,心里很是疑惑,难道连自己都能轻易看破的事情,他就看不出来吗?

  或者,他有办法制止这样的情况?

  或许,只是在自我安慰?

  韩信正想要开口嘲讽一下萧何,跟他说一说未来可能的大乱,却忽然愣住了。

  若是真的有了那么一天...朝中之事皆归属与吕后,皇帝与吕后之间出现了巨大矛盾...吕氏与刘氏争位...他猛地想起当初刘长坐在他的面前,跟他吐槽做皇帝是多么的困难。

  萧何看到面前的韩信忽然发呆,一动不动,有些惊讶的闻了闻手里的酒杯,“你无碍?”

  韩信猛地回过神来,他急忙站起身来,他这么一站,周围的甲士们忽然放下了长矛,“刷”,寒意逼人。

  “我想最后再见吕后一面,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跟她说!”

  萧何皱了皱眉头,静坐了许久。

  “事关这次战争,请你相信我。”

  “唉....好...见完,请你上路,留给自己体面。”

  当韩信再次出现在吕后面前的时候,吕后真的很惊讶,她惊愕的看着萧何,仿佛在问,这厮怎么还活着?

  萧何无奈的说道:“淮阴侯在离别之前,说自己有要事要禀告与皇后殿下。”

  吕雉一脸不屑,她跟韩信其实是一类人,极度的自信,不是很看得起别人。

  韩信说道:“请您留下几个信任的宫女,让甲士将我捆绑起来,然后让其他人离开大殿。”

  吕后虽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可还是照做了。

  殿内就剩下了韩信与吕后两个人。

  “说吧,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愿意投效皇后殿下,为殿下效力。”

  “哈哈哈”

  吕后大声的笑了起来。

  “刚才还表现的大义凌然,此刻又来向我求饶,说一些令人发笑的话,这是什么缘故呢?方才刘盈还来为阁下求情,我已经派人将他送回了储殿,让他闭门反思...现在,阁下又准备亲自来求饶吗?”

  “殿下误会了,我并非是求饶,我的意思是,我愿意为殿下效力。”

  韩信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羞耻的,他年轻的时候,经历过更受辱的事情。

  吕后听懂了他的话,并非是安心为大汉效力,是为皇后效力。

  吕后眯着双眼,不屑的问道:“你能帮到我什么呢?天下太平的时候,你还有什么用?”

  “皇帝在世,各地诸侯依旧在作乱,更别提等皇帝不在,各地又会变成什么样,这怎么能说是天下太平呢?”

  “何况,我到底有没有用,那是您自己的事情了,这全看您准备如何用我。若是您合理的用我,我的才能可以帮您完成任何事。若是您不懂得如何用我,就是十个韩信在您手里,也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吕后这一次是真的迟疑了。

  .......

  很快,长安传出消息,淮阴侯韩信谋反事败,已经被抓住下狱。

  对此,朝中群臣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淮阴侯怎么会造反呢?他被软禁在长安,远离自己的封地,身边可用的人不到十个,他怎么敢谋反呢?凭什么谋反呢?

  既然谋反失败,怎么只是下狱呢?为什么不是诛杀?

  别觉得只有秦朝才有严谨的律法,大汉一样也有,一样的齐全,包含所有的方面,依汉律,别说你谋反,就是被迫从贼,那都是要诛你三族的。韩信第一次谋反被抓住,刘邦没有杀他,很多大臣就曾劝谏,认为这样包庇造反的人,会引起更多人造反,他们不会再像从前那样迟疑,反正造反后的代价那么低。

  而韩信这是第二次谋反,还不杀?这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刘长醒来的时候,七八个身强力壮的宫女站在他的面前,经过了上次的逃亡,吕后非常的生气,直接下令,将他禁足,再也不许他离开椒房殿,连天禄阁都不许去了。

  刘盈也是受到了牵连,本来盖协助吕后治理国家的他,此刻同样被禁足,据说因为他反驳吕后,吕后还险些打了他。

  一时间,后宫里风声鹤唳,皇子们都被他们的母亲给按在皇宫里,不许外出。

  “我想要去见见长弟,他们说他生了大病...”

  “还去见他?见什么见!他这次逃出去,自己没事,可是将你害苦了,他骑的是你的马!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傻儿子?!他跟吕雉根本就是一伙的,是想要一起来害你!以后,再也不许你去见他!离他远远的!知道了吗?!”

  戚夫人叉着腰,大声的训斥着刘如意,刘如意满脸的不服气。

  而在另一旁,薄姬拿出了自己刚做好的肉粥,小心翼翼的递给了刘恒,交代道:“这是我亲自做的,拿去给你长弟尝尝,半大的孩子,真是苦了他了,多陪陪他,不要训斥他...知道了吗?”

  “嗯。”

  黑暗的牢房内,韩信穿着囚服,双手双脚戴着锁镣,披头散发的背靠着墙壁,遍体鳞伤。

  尽管沦落到如此处境,可韩信的双眼依旧明亮。

  若是从前的他,或许会因为受不了这样的侮辱而自杀,可如今的他并没有。

  “还有机会....”

  “不过,那不是我的机会...是你的....”

  “哈哈哈哈”

  韩信大笑着,猛地拿起随意被丢在地上的蒸饼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div>123xyqx/read/4/4907/ )